后卿這傢伙肯定不甘心只有一個抱抱,他趁火打劫,又吃了她的一大盆豆腐,這才滿意地放她走。

自打他們回來之後,在容毅和江凝的監督下,他們沒有結婚之前,就再也不敢同房睡覺。

他現在是感覺每一天都難過,恨不得明天就到他們結婚的日子。

在這樣殷切的盼望之下,終於迎來了他們結婚的大好日子。

這一天,仙醫門四周貼紅挂彩,喜樂飄飄,賓客盈門。

這幾年,仙醫門的名聲也揚了出去,江凝也成了仙界的煉丹大師。

那些人想要購買稀罕的仙丹,可不就得求到江凝的頭上嘛。

這些仙界的大家族和大門派的主事人,為了和江凝拉好關係,也都紛紛帶著重禮,親自上門道賀。

就連仙帝都帶著仙后,親自前來祝賀,令整個仙醫門的人,都感覺很有面子。

小月兒和贏勾也提前幾天就帶著兒子小贏衍來了。

誰也想不到,贏勾和后卿這倆上古時期的大魔神,竟然會有成為連襟的一天。

他們倆也都很珍惜現在的幸福,兩個大魔神把酒言歡,齊齊感慨,也齊聲歡笑,一起喝完一壇又一壇酒。 洞房花燭夜,是每個男人都期待的大喜之事。

特別是對煎熬了三四年的后卿來說,就更是如此。

送走了賓客,趕走了要鬧洞房的那些人,后卿就迫不及待地進了他們的新房。

一想到這個新房裡面,有他的小雲兒在等著他,后卿就感覺有些按捺不住,渾身都熱了起來。

他帶著一絲急切,推開了房門,穿著一身喜服的小雲兒,就瞬間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滿眼喜氣,輕喊了一聲,「雲兒……」

小雲兒正一個人等得無聊,聽到門外的腳步聲,她就知道后卿要回來了。

果然,很快就看到他進了門,聽到了他深情地那一聲呼喚,她也笑了開來,輕聲應道,「小卿卿,你回來了!」

后卿直接瞬移到她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急急地吻了下去,手也開始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四處遊走。

充滿激情的夜晚,這才剛剛開始……

小雲兒和后卿的新房,設在仙醫門的湖邊別墅。

由於后卿沒有直系的長輩,所以小雲兒也就省了第二天見公婆的麻煩。

要不然,昨晚被后卿折騰了大半夜的她,可起不了身。

沒有父母的管制,娘家又是三天後才回門,這幾天,后卿就天天想著法子折騰她,想方設法不讓她下床。

直到回娘家門的這一天,小雲兒才終於有機會出門。

「爸、媽,我們來了!」

江凝和容毅聽到小雲兒的呼喊聲,趕緊走了出來。

他們在看到小雲兒這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就知道這個丫頭過得應該不錯,至少眉眼裡都透著一股子幸福的味道。

孩子過得好,他們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現在四個孩子中,就只剩下一個小風兒沒有結婚了。

等小風兒完成了婚姻大事,他們做父母的責任也就盡得差不多了,以後他們的日子過得如何,就要靠他們自己去過了。

小雲兒回門,在仙醫門的親戚們自然又聚在了一起。

吃飯的時候,喬清微卻突然吐了。

等江凝給她一檢查,才發現她懷孕了。

這個大好消息,讓眾人大樂,直說喬清微的懷孕,是給小雲兒的回門錦上添花呢。

喬清微跟容嘯陽結婚也有好幾年,現在他們在仙界也穩定了下來,老人家也盼著他們快點生,他們倆也就沒再避孕,準備生孩子了。

沒想到竟然這麼順利,剛解除避孕沒三個月,喬清微就真的懷上了。

很快要榮升做奶奶的江凝,也給喬清微科普了不少孕期和育兒的知識,也讓喬清微做好了當媽媽的心理準備。

其實,喬清微懷孕,並沒有他們意想中的那麼緊張和不安。

因為喬清微很清楚,有醫術超凡的婆婆和她家老公在,她和孩子肯定會平平安安,絕對不會有事的。

她這個當事人淡淡定定,倒是周圍的人老是替她緊張,這個不讓她干,那個也不讓她做,每天除了吃喝,散步,就是讓她去休息。

喬清微覺得她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認識了容嘯陽,然後,再嫁給了他,掉進了容家這個福窩裡。 回門之後,接下來的日子,小雲兒和后卿就過上了蜜裡調油的日子。

兩個人就像連體嬰一樣,不管去哪裡,都形影不離。

他們一起遨遊仙界,玩轉四方,用小雲兒的話來說,他們就是在度蜜月。

只是他們這蜜月期有點長,這一度就是八個月。

直到小雲兒突然懷孕,他們倆才終止了蜜月旅行,回到了仙城的仙醫門。

小雲兒也開始進入了被強制呆家裡養胎待產的生活。

后卿大魔神也化身老媽子,整天跟在她身後,把她侍候得周周到到,真的連杯水他都要親自端給她喝,讓小雲兒感覺自己像是個什麼也不會的廢人一樣,很無奈,卻又感覺很幸福。

在小雲兒他們回來不久,喬清微就生下一個兒子。

經過一家人的商議,最後取了一個很大氣磅礴的名字——-容驚宇。

這個名字,也代表著他們一家人對這個孩子的期待和盼望,希望這位容家新一代的長孫,以後也能夠成為人中之龍,震驚宇內,名揚世界。

而出生之後的容驚宇,也沒讓他的親人們失望,從小就表現出了卓絕的天賦,很快贏得了「小天才」之稱,長大了,更一躍成為仙界赫赫有名的仙界奇才。

此為後話。

小雲兒和后卿的小寶貝兒,也在懷胎十月後,呱呱墜地,生的也是一個男孩。

后卿也給他家寶貝兒子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后驚世。

這名字也正好和容嘯陽的兒子容驚宇排了個「驚」字,寓意就是,後來者也要繼續震驚世界的意思。

當嫁出去的女兒、女婿、還有外甥全都回了娘家,再加上容嘯陽和喬清微的孩子,江凝和容毅那享盡天倫之樂的願望,也終於實現了。

不過,她也還有一個遺憾,就是三兒子容嘯風的親事一直沒成。

容嘯風的性格也像風兒一樣,喜歡瀟洒自由,這哥哥姐姐妹妹都結婚生子了,他倒是悠閑自得的喜歡一個人過,完全不著急自己的婚事。

江凝他們催他的時候,他倒是好,反倒說起他們來了,「哎喲,我的媽咪啊,我都不急,你們急什麼啊? 獨家限量愛:離婚律師請入懷 這是我的人,她跑也跑不掉;這要不是我的,我就是急也沒有用,你們說對不對?」

江凝見說不動他,也只能由了他去。

等十年之約到來的時候,江凝和容毅又回了一趟地球。

終於盼到了江凝和容毅他們回來的程一鳴、吳靜靜、黑岩石、呂小佳、羅濤等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們還真怕江凝他們一去不回,和他們再也沒有見面或團聚的機會。

雖然當初他們選擇了再留十年,畢竟那是沒有辦法之下的辦法。

等江凝他們真的飛升上去之後,他們這心裡又空空落落的,總盼著時間能快一點過。

他們在地球已經走到了高峰的位置,如果不上仙界,這一輩子也就只能這樣混吃等死了。

而這一次回來,江凝也已經在仙界站穩了腳跟,仙醫門也名聲大振,她也就沒有再限制上仙界的人數。

她不但將其餘的留守弟子也全都接上了仙界來,還將他們這些人的父母和孩子也一起帶了上去。

容毅那邊也接了一些親人上去。

有了他們這一幫弟子的加入,仙界仙醫門的隊伍也更加壯大。

(全文完結) 靈劍宗,後山。

十六歲的韓易是名普通外門弟子,凝氣三重的玄力修為,在眾多外門弟子中屬於倒數之列,這不是他不努力的緣故,實際他每天都來後山勤奮練劍,資質也還可以,否則進不了靈劍宗,但不知為何,他再怎麼努力就是趕不上自己的同門。

「奇怪,這幾天怎麼老是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覺?」韓易心中暗道,他今天才練了一刻鐘的劍,連熱身都算不上,卻不知怎的,精神就是提不起來,而且這段時間自己天天作噩夢,老是夢到自己被一團血霧慢慢吞吃!

然而就在韓易發愣的時候,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丟在了他的腦袋上……

「誰!」韓易頓時怒道,回頭就看到始俑者正輕蔑的朝自己走來。

「韓師弟,不好意思,我只想試試你的劍法,沒想到你還是這麼差勁,連塊石頭都躲不開!」朱均漫不經心的說道,他身後還跟著兩人,一個凝氣五重,一個凝氣六重,三人看韓易的目光都不懷好意,顯然是特意過來找麻煩的。

韓易眼中噴火,那朱均凝氣四重,不比他厲害多少,如果只有對方一人,他早就一拳招呼過去了,但對方家世很不一般,那兩個跟班明顯不是自己現在能夠抗衡的,貿然衝動只會被對方藉機羞辱一番。

想到這裡,韓易只好選擇隱忍,但少年心性,他還是回頭瞪了眼朱均,這才轉身離開,但就這瞪對方的一眼壞了事。

「喲?不服氣?趙四,韓師弟對你扔的那塊石頭有意見,你去跟他切磋切磋!」朱均立時借題發揮,趙四凝氣六重,而韓易只有三重,雙方切磋肯定是場一邊倒的碾壓!

「是!少爺!」趙四立刻應道,他陰狠的看向韓易,然後猛然一拳朝對方臉上氣招呼過去!

砰!

韓易被這拳擊中,直接昏了過去。

趙四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回頭朝朱均討好的問道:「少爺,要不要再廢掉他一隻手?」

望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韓易,朱均滿意的點點頭,正要答應,旁邊那名凝氣五重的馬高頓時接道:「不妥,我們現在也是外門弟子,教訓這小子是因為周師兄的吩咐,但事情一旦鬧大,我們就有被逐出靈劍宗的風險!」

朱均心中一動,頓時覺得對方說的有理,點頭回道:「沒錯,我們是幫周師兄辦事,但不能把自己搭進去!反正到時周師兄會親自出手,誰讓這廢物的夫婚妻那麼漂亮,而且現在還是內門弟子?」

說完,三人便揚長而去。

兩天後,一間簡陋的房屋內,躺在床上的韓易忽然睜開雙眼,一股腥紅的戾氣頓時從他身上發出,卻又很快被他收回體內。

「天地物變魂未盡,漫漫長夜終見曉!」韓易幽幽嘆道,他的眼神和身上的氣度已跟從前完全兩樣。

「本座終於重見天日!」韓易忽然詭異的笑道,但他隨即便收斂起笑容,表現的與韓易平常並無二至,緊接著,他便雙目緊閉,開始感知這附近的強者。

片刻之後,韓易嘴角劃過一道輕鬆的笑意,自己現在虛弱無比,好在這附近玄師雖多,卻沒什麼能發現自己的強者。當然,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還是先融合掉這具身體原來的記憶為好。

這樣想著,韓易盤膝而坐,開始融合腦中的各種的靈魂碎片……

「有趣!韓易?我的名字里好像也有個『寒』,但歲月太久,我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叫什麼了……韓易,這就是我現在的名字!」

「咦?魔道式微,已被正道打壓的連個宗門都沒有了?」

「原來我沉眠了這麼久,已經過去了九位大帝……」

……

一個時辰后,韓易融合了身體原主人的所有記憶,想起原主人不缺資質,又很勤奮,卻就是玄力修鍊難以寸進,他頓時笑了。

「幽冥魔體練什麼魔功都是一日千里,但就是不適合修劍!」 舊愛成婚:顧少誘愛入局 韓易微微笑道,這身體的原主人跟自己真是有緣! 當宅女撞上高富帥 幽冥魔體即便是在自己那個時期也不多見,這種體質天生招邪引魔,很多魔道梟雄對此無比渴求,但若是普通人擁有這種體質,則會厄運連連!

一想到自己繼承這身體的過程,韓易不由想到了朱均三人,雖然自己是被幽冥魔體喚醒,這才出現在了身體原主人的夢中,但若沒有趙四那一拳,自己想要完全掌握這具身體的主權恐怕還要很長一段時間,畢竟這身體原主人的意志十分堅強。

如此說來,朱均三人卻是間接幫了自己。

「嗯,我要賞賜他們!」韓易自言自語的說道,然後嘴角便露出一絲邪異的笑容,「那就……賞賜他們被我第一個吸干精血吧!」

打定主意,韓易又把身體原主人所有熟識的人都在腦子裡過了遍,很快就把所有人都排好了吸血順序,他本來就是為禍蒼生的大魔頭,吸血練功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至於『親人』這層關係……呵呵,那是身體原主人的事,對自己來說,近親的鮮血才是最好的修鍊材料!

「不過,我現在實力太弱,才凝氣三重,得先把玄力提升起來,另外,修鍊魔功也要在暗中進行,畢竟時代不同,以我現在的狀態還不能跟全天下為敵。」韓易暗暗說道,接著便準備修鍊玄力,但這個時候,一陣敲門聲頓時響起。

咚咚咚!!

「韓師兄,秋雪小姐過來看你了。」

韓易眉頭微皺,但很快就找到了相應記憶,門外稱他『師兄』的也是名外門弟子,名叫駱剛,凝氣三重,玄力跟自己一樣,不過對方今年剛剛入門,而自己卻已在靈劍宗呆了整整四年……至於對方所說的秋雪小姐,則是自己的未婚妻,這是韓家和尹家上一輩人定下的。

「呵呵!有意思!」韓易輕聲笑道,自己這身體的原主人對尹秋雪非常戀慕,只是兩人雖有婚約在身,尹秋雪卻是靈劍宗內門弟子,又是凝氣九重即將步入拓元境的玄師,兩人差距極大,以後還會越拉越遠,尹秋雪自然不希望嫁給一個比自己還弱的男人,因此對韓易一直保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這是韓易現有的記憶,令他感興趣的是,對方這個時候忽然過來看自己,會有什麼好事呢? 屋內只坐著韓易和尹秋雪兩人,駱剛在尹秋雪進屋之後便識趣的走了。

尹秋雪今年十五歲,是靈劍宗無人不知的美女,她身穿白衣,烏黑的長發直垂腰際,此刻安坐在韓易對面,並沒有立即開口,雖然她這次名義上是來看對方的,但按照以往的經驗,韓易馬上會先向自己驅寒溫暖,如果自己心情比較好,便會隨意應付兩句,否則的話,就把對方晾個半天,等到對方實在找不出話題,在那尷尬出醜的時候,自己再開口個兩句,這樣雙方談話就直接變成自己的一言堂,對方不敢說一個『不』字。

然而,一刻鐘過去了,兩刻鐘過去……

韓易看都不看尹秋雪一眼,他平心靜氣的開始修鍊冥血魔功,這套魔功可以對自身血液進行淬鍊,前期強健體魄,後期別具神通。

半個時辰后,尹秋雪漸漸心情煩躁,她終於等的不耐煩了,今天的韓易跟往常有很大不同,但具體哪裡不一樣她又說不出來,只是感到在這裡呆的時間越長,自己越有種毛骨悚然的錯覺!

「韓易,聽說你昏迷了兩天?」尹秋雪終於打破了沉默,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表現的溫柔。

這個時候,韓易正好將全身血液精鍊了一遍,體內的玄力也因此更進一步,只要時間充足,他隨時都可以突破到凝氣四重。

聽到尹秋雪問話,韓易也停止了修鍊,他平淡的回道:「直接說明你的來意,我不想浪費時間。」

尹秋雪一時有些意外,韓易今天怎麼回事?怎麼忽然對自己這麼冷淡?正常情況下,自己這一句關心的話,對方不是應該立刻激動的對自己掏心掏肺嗎?

尹秋雪心中這樣想著,臉上卻始終保持著溫柔的微笑。

「看來韓易也不傻,應該猜到我今天找他的原因了。」尹秋雪心中暗道,她摸了摸手上的空間戒指,裡面有一千靈石,足夠一個普通家庭一整年的花銷,就算韓易再怎麼鋪張浪費,也夠用上很長一段時間,而且她還準備了很多提升修為的靈材……

「我想解除婚約!」尹秋雪平靜的說道,這話會傷到對方,對方若是拒絕,自己會立刻把那一千靈石送給對方,如果不夠,那就給更多的補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