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悔恨恨的看著頭頂那個又禿又矮的老頭,一臉的無奈,仇不凡此時還擺著剛才施法的動作,剛才聲如雷電一般的水晶光柱就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本來以為吳悔年齡就夠大的了,但和這巴洛丹城主一比,確實是小孩子,因為仇不凡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禿頭兩旁各有一簇雪白色的頭髮,長相相當奇怪。

「仇老頭,本城主今天無意冒犯你們巴洛丹,我只想將這幾個小鬼殺死而已。」面對仇不凡的搗亂,吳悔竟然先服了軟,目的是先殺掉眼前這個小傢伙以報弒子之仇。

「這可不符合你吳悔大城主的做事原則啊,既然來了,要不咱倆就切磋一二?」仇不凡懸浮在半空之中慢慢飄了過來,笑眯眯的說道。

但吳悔敢嗎?他不敢!仇不凡不知道早自己多少年就進階到了皇階,自己完全不是這個老王八的對手,與他切磋無異於找虐。

「仇老頭,你別你以為我就怕了你了。只不過本城主手下有要事要做,沒工夫陪你瞎胡鬧。」說完這話,吳悔又準備朝楚凌飛他們動手。

「城主救命,我們是來投靠您老的。」眼看著吳悔即將來到自己面前,楚凌飛心生一計,朝著仇不凡求救。

像他們這些老頑童向來都是很要面子的,自己既然求救了,吳悔想要在仇不凡面前出手將自己擊殺怕不是那麼容易吧。

「這樣不太好吧,人家可是來投靠我老頭子的,你把他們殺了,你這是在打我的臉嗎?」仇不凡下一時間就出現在了楚凌飛他們面前,擋住了吳悔前行的道路。

「仇不凡,不要倚老賣老的好,這幾個小傢伙今天必死!」吳悔被逼停了下來,咬牙切齒的說。

聽到吳悔這話,仇不凡笑道:「多大仇啊,非得在我手底下將他們殺死?」

「弒子之仇、戲耍之恨!」

「哈哈,你那遠近聞名的笨蛋兒子終於死了啊,死的好啊。」聽了這話,仇不凡大笑起來,「而且,你竟然還被這小傢伙戲耍,真是老了啊你,看來這個卡斯拉城主的位置怕是要換人了吧。」

看到這一幕,楚凌飛知道自己又賭對了,以仇不凡的性格,吳悔今天怕是不會得手了。另外,這更加堅定了楚凌飛變強的決心,凡事他都喜歡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覺,雖然憑藉計謀能夠暫時安全,但他可不喜歡這種一直被人保護的感覺。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有這麼幾位小天才來投靠我,本城主沒空伺候你,快點滾吧,不送。」說完這話,仇不凡直接背過身去,面對這楚凌飛他們說說笑笑的,把一個背後賞給了吳悔。

現場突然變得好尷尬,仇不凡毫不在意吳悔,笑呵呵的向楚凌飛他們詢問事情發生的原委。而吳悔尷尬的站在不遠處怒氣沖沖,同時還有這一臉的矛盾,他在糾結要不要拼一把,怎麼也不能看著弒子仇人在自己的面前安然逃脫。

「喝!」終於,吳悔忍不下去,這仇老頭太不給面子了,當著這幾個小傢伙的面如此無視自己,讓自己這個皇階的臉往哪裡擱,真是叔可忍嬸子不能忍啊。

隨著吳悔的一聲大喝,仇不凡也知道終於將吳悔惹怒了,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巴洛丹帝國與卡斯拉帝國常年交戰,一直分不出勝負讓自己很是憋屈。

他仇不凡也有著一顆梟雄之心,他也希望能夠和摧雲山脈另一邊的米雷達帝國一樣統一混元大陸的半邊天,卡斯拉帝國的唯一皇者吳悔實力絕對不如自己,但卡斯拉帝國卻有著一支勢如破竹的軍隊,並且其中聖系的人數是自己國家遠遠不能比的。

這就導致了兩國常年交戰,卻一直分不出勝負的原因。

假如仇不凡能夠在這裡將吳悔擊敗,致其重傷的話,那自己統一的大業將會前進一大步。到了他們這種修為一般不會受傷,但一次受傷就不是一兩年能夠恢復的了的。而憑藉這一兩年的時間裡,足夠仇不凡為自己的國家爭取很多優勢的了。

看到吳悔鬚髮皆張的朝自己衝過來,仇不凡沒有絲毫的緊張,甚至有些期待。只記得當年吳悔初次進階皇者的時候曾經還來挑戰過自己,不過這對於他這個進階了不知多久的老頭子來說,根本不是對手。

其實仇不凡現在想想也挺後悔的,當時太自負,根本沒有把吳悔放在眼中,也沒想到他竟然在以後的歲月之中成為了自己統一路上的一塊臭烘烘的絆腳石,一直將自己牽扯住。

「重力之術!」隨著仇不凡話語的落下,楚凌飛幾人瞬間感覺身體彷彿被什麼重壓了一般,不受控制的趴在了地上,無論如何用力都站不起來,並且肌肉和骨骼被壓的咯吱作響。

而吳悔原本極快的速度也漸漸慢了下來,在眾人眼中彷彿吃了遲緩劑一般。 楚凌飛艱難的抬起頭,看到地上一個黑乎乎的圓圈,以站在正中央的仇不凡為圓心,四散而出。看似雜亂無章的圓圈卻有著一種難言的壓抑感。

這正是仇不凡的重力加成,在重力加成之下,吳悔四度下降明顯,但同時楚凌飛幾個人也被包括在內了,只能強忍著重力的強壓,謹慎的看著旁邊的兩人。

「吳悔,這可是你自找的。休要怪我心狠手辣!」仇不凡在重力範圍之內時能夠自由活動的,相對而言就具備相當大的優勢,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仇不凡原本布置在地上的黑色圓圈是能夠跟隨者仇不凡移動的。

他發現楚凌飛幾個人跟本抵擋不住重壓的時候就將交戰圈帶到了另一個地方,這樣的話楚凌飛幾個人終於能夠站起來喘口氣了,原先被重壓之下連呼吸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身為武皇的吳悔想要攻擊仇不凡就得近身,而想要近身就得經過仇不凡眼前的黑色圓圈,也就意味著就自己緩慢的動作暴露在了仇不凡的視野之中。

現在楚凌飛才察覺到,仇不凡這個老頭子竟然是法皇強者,雖然又矮又老,但變態的技能卻能夠讓他在面對武皇的時候依舊佔優絕佳的優勢。

還沒開戰之前吳悔就想到了這一招,上次自己前來挑戰的時候就死吃虧在這個技能上。有這重力加成之下,自己根本近不了仇不凡的身,而且只要進入了黑色圓圈之內就無異於成了仇老頭的活靶子,緊隨而來的就是一連串的無情炮轟。

「怎麼辦?怎麼辦?」雖然吳悔想要用強硬的手段對付仇不凡,但近不了身什麼都白費。

終於,吳悔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大喝一聲:「影分身!」


看到這一幕楚凌飛甚是眼熟,因為當時在角斗場的時候吳西安那個廢物也曾使用過。

但同一個技能吳西安和吳悔用出來還是有很大差別的,因為吳悔用出來的分身雖然數量不多,但勝在質量,足足五個分身都有著皇階的實力,將仇不凡完全包圍住,讓他逃無可逃,剩下的就是對付他腳下的黑色重力圈了。

突然吳悔身上迸發出強大的力量,幾個分身從四面八方向著中央的仇不凡急速衝過去,在進入到黑色重力圈之內的時候速度並沒有下降,而是在身體四周出現了劇烈的火花。

這是在強重力之下過快的速度與空氣摩擦而形成的,看來這次吳悔真的動真格的了,不僅召喚出了影分身,而且還強行用肉體去接受那巨強的重力加成,才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幾年不見,你小子進步挺快的嘛?」看到這一幕,仇不凡單手撫摸著下巴上雪白的山羊鬍笑呵呵的說道,「不過你認為這樣就能戰勝我的話你就太天真的了。」

看到這一幕,吳悔心中突然一冷,「哼,老傢伙,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看不起我,今天我就送你歸西!」

這句話說完,吳悔的速度變得更快了,靈力護罩下的衣服由於摩擦竟然冒起了濃煙,這得多麼快的速度才能達到的水平啊。

「好快的速度!」仇不凡感嘆一聲,若是被吳悔這樣近身的話可就太不明智了,絕對會受傷的,自己這一把老骨頭可不想遭罪。

「反重力之術!」這一招與重力之術可是對立的,而且吳悔從來就沒有見過這一招,也不知道其妙用。當時吳悔來挑戰仇不凡的時候,仇不凡就憑藉一招重力之術就將其逼的走投無路,現在他確實長進不少。

隨著仇不凡話語的結束,地上原本漆黑色的圓圈慢慢變淡,在即將消失的竟然變成了乳白色的圓圈,這些都是在吳悔衝進來的一瞬間仇不凡做出的動作,只有眨眼的功夫。

隨著白色光圈的出現,原本重力異常巨大的地面猛然逆轉,吳悔在重力突然變化的時候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原本前沖的速度就很快,這下就更快了,快到自己根本沒法控制,只能看著仇不凡雙手抱臂笑呵呵的看著自己從他身邊滑過。

轟!由於速度太快,吳悔根本控制不住身體的度,很瓷實的壯在了大山之上,印出一個深深的人形洞孔。

「這就是皇者的力量嗎,這也太恐怖了吧,單單隻是前沖的力度就能夠造成如此強大的破壞力!」看到這一幕,銀童長大了嘴吃驚的說道。

「呸!」不一會吳悔就從山體內鑽了出來,他其實早該想到的,仇不凡既然能夠加大重力,那就也能夠減輕重力。剛才由於太激動了,一時間竟然大腦短路,忘了這一茬。

「小子,頭皮挺硬的啊。撞壞了老頭子我修鍊的大山了,這你得賠償!」看到吳悔灰頭土臉的從山體內不鑽出來,身上布滿了塵土,仇不凡心裡可開了花,忍不住調侃道。


「該死的老傢伙!接招!土流狂吼!」剛從山體內出來的吳悔這下更怒了,竟然當著這群小傢伙的面丟了臉,隨即怒吼道。

這土流狂吼正是剛才在剛才控制不住衝進山體之內的時候想到的,剛才錯過的一瞬間吳悔終於發現了這重力之術的軟肋,那就是必須依託地面才能長久存在,現在就看自己如何打破仇老頭自傲的防禦手段了。


隨著土流狂吼的發出,只見吳悔手中不斷凝聚力量,急速朝著仇不凡飛去。

「那小子以為我傻嗎?這種低級的技能也想打中午?」說完這話,仇不凡又一次將反重力變換了回來,變成了重力圈。

站在遠處控制著土流狂吼的吳悔看到這一幕嘴角微翹,就知道你會用這一招。

果然,在重力加強之後,原本直直衝著仇不凡而去的技能被重力所壓,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在技能落向地面的那一刻,仇老頭也發現了不對,急忙騰空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而原本自己站立地方的土地猛地爆開,彷彿鍋里沸騰了的水一般竟然不斷翻滾。

「這下我看你如何保命!」說完這話,吳悔急速前沖飛向仇不凡。 看著地上不斷翻滾的土地,仇不凡相當不爽,看來自己重力之術的軟肋被吳悔這傢伙察覺了。

「小子,你以為這樣就能打敗我嗎?真是太天真了。」懸浮在半空中的仇不凡俯視著腳下的吳悔譏笑道。

「看招,圓界之力。」說著話,仇不凡就看到吳悔雙腳一蹬朝著自己衝過來,那速度相當恐怖,仇老頭不再多說就亮出了自己的另一個絕招。他也沒想到這吳悔成長的這麼迅速,上一次對決一個超重力圓圈就將他搞得灰頭土臉的。

隨著圓界之力的發出,原本飛馳而上的吳悔彷彿被定在了空中一般,並且一臉的痛苦相。

「老大,這傢伙怎麼了?不會是羊癲瘋犯了吧?」金童半開玩笑的朝楚凌飛問道,對於仇老頭的這一手,他真的沒有看出來端倪。

「不,是窒息!」楚凌飛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應該是重力的緣故,巴洛丹城主將那一片空氣給剝離了,也就是運用重力原理令下面的空氣加重,上面的空氣變輕,遺留下了中間中空的地方,也就是吳悔所處的位置。沒想到重力還能這麼用,這仇老頭是個人才。」

現在仇老頭可不知道楚凌飛他們幾個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那片中空的區域雖然能夠暫時困住吳悔,但也只是暫時,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出來的。因為作為修鍊者雖然要呼吸空氣,但在一小段時間內不呼吸還是可以的。

仇不凡正在準備另一個技能,就是在這個技能的基礎上,趁著吳悔動彈不得的時候給他上一劑猛料。

果然,在吳悔還停留在真空罩內的時候,仇不凡就已經開始攻擊了,楚凌飛能夠遠遠的看到仇不凡手中的冷白色氣體,應該也是重力壓縮空氣而形成的吧。

隨著那團冷白色氣體的慢慢凝固,楚凌飛他們能夠明顯感覺到周圍溫度的上升,難道空氣壓縮到極致的時候能夠這樣來用。

接下來就證實了楚凌飛的猜想,在吳悔還沒逃脫出來的時候仇不凡異常謹慎的控制著手中的那一團冷白色氣體往他身邊飛去,最終停留在了吳悔面前。

對,就停留在了吳悔頭部正前方。

終於,吳悔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他能夠深刻體會到這團冷白色氣體之中蘊含著狂暴的能量。

就在束縛住吳悔的那片空間崩碎的瞬間,吳悔面前的那團氣體轟然爆炸,出現了大量的水汽。

「這特么也太霸道了吧!」楚凌飛他們雖然距離兩人交戰的地方很遠,但還是被波及到了,一個個的成了滾地葫蘆,被搞得灰頭土臉的。

「哼,吳悔,和老子斗你還嫩的很。本城主走的橋比你走的路還要多呢。」看到冷白色氣體成功爆炸,懸浮在不遠處看著水霧瀰漫的半空,仇不凡囂張的叫道。

但在水霧散去之後卻失去了吳悔的身影,難道他在束縛失去威力的一瞬間成功脫離了這冷白色氣體的攻擊範圍,這速度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事實上吳悔並沒有躲開,在被轟炸到的一瞬間,藉助這轟炸之力飛向了遠方。雖然受了傷,但也不是什麼重傷,而且他的目標還是楚凌飛他們,因為通過剛才的比斗,他能夠感覺出來,自己根不是仇不凡的對手。

這個老油條進階到皇階不知道多少年了,他手中的手段層出不窮,而自己在面對他的時候已經有點黔驢技窮了,還是無法近身,現在能做的就是將楚凌飛他們幾個解決掉之後立即遠遁。他相信,只要自己得手之後逃離,仇不凡並不會因為楚凌飛幾個小傢伙對自己窮追不捨的。

隨即憑藉著水霧的遮掩,吳悔被轟出去好遠之後躡手躡腳的有返回來了,而且在仇不凡並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已經即將接近楚凌飛他們了。

這是紅桃夭察覺到了吳悔的氣息,急忙呼救到:「仇城主,救命啊!」

紅桃夭的這一聲求救聲讓吳悔和仇不凡同時聽到了,吳悔得知自己行蹤暴露也不再隱藏,更加快了速度朝他們幾個飛馳而來,而且手上的蓄力已經準備好了,只要自己能夠在他們身旁劃過,他有自信憑藉憑藉自己皇者的修為絕對能將楚凌飛一擊兩斷,他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了。

但仇不凡還在水霧的另一邊,想要趕過來也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以為肉體羸弱的法皇速度也遠遠比不上武皇的。

但這吳悔竟然如此瞧不起自己老頭子,當著自己的面擊殺自己揚言要力保的人,太不給面子了。若是楚凌飛他們死了,這吳悔不就是打了自己的臉嗎?

「跳!」得知了自己趕不到,仇不凡只能遠距離施法了,也幸虧他精通重力之術,只不過這麼遠距離的施法會耗費大量的靈力,但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在施法的同時提示楚凌飛他們起跳,盡最大限度的削弱重力。

其實楚凌飛他們的死活對仇不凡自己沒多大的影響,但是這個吳悔倘若當著自己的面將他們殺死的話那自己也太沒面子了吧。

於是楚凌飛就才對了仇不凡皇階強者自負的性格,成功利用仇不凡當了擋箭牌。在聽到那聲提示之後,楚凌飛立馬招呼幾人起跳,嗖的一聲幾人一同起跳,在吳悔到來之前騰空而起。

由於重力無限接近消失的緣故,楚凌飛等人這一跳可不得了,竟然停不下來了,在兩位皇者眼中慢慢變成了一個小黑點消失在天空之中。

而吳悔由於是蓄力一擊,根本來不及臨時改變方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楚凌飛他們在自己眼前溜了。

「哼,竟然敢看不起我!」說完這話,仇不凡已經來到了吳悔身邊,這次他不準備再留手了,吳悔這次徹底激怒了自己了。一個法皇準備和武皇死磕,看似很不明智,但卻將吳悔嚇住了,因為仇不凡手中的底牌太多。

吳悔心裡暗道:「不能和他糾纏時間太長,這次自己認栽了!」想到這吳悔賣了一個明顯的破綻跳出戰圈,迅速的朝著來路逃竄,這次無功而返不說,還受了點傷,更加深了心中對楚凌飛的憎恨。

「假以時日,你若是再來卡斯拉帝國,絕對讓你入地獄!」在逃跑的途中,吳悔衝天大聲怒吼一聲,想要將自己心中的鬱悶發泄出來。但是空中空蕩蕩的一點回聲也沒有。 唰~

接連幾聲,楚凌飛他們平安的落到了地上,由於重力變弱,他們很平穩的在天空遊了一番回來了。正常情況下那麼高掉下來還不得摔死啊。

「多謝城主出手搭救!」一下來楚凌飛就拱手道謝,這次要不是仇不凡出手,在即將幾人是絕對不可能在吳悔手中活下來的。

仇不凡看著眼前這個幾個毛頭小子,冷笑道:「別套近乎,你那些小九九我還不知道嗎?讓老頭子我白白被你這小子利用了一回。」

「咳咳…城主,實在是迫不得已,多有冒犯還請見諒。」沒想到自己等人的陰謀早已被察覺了,但仇不凡還是出手阻止了吳悔,於情於理都應該感謝他的。

「好了,我也沒時間和一群小傢伙這裡浪費。不過你們幾個天資倒是不錯。」仇不凡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幾個激情四射的少年,笑道。

「那個,城主。我們初來貴國,還不知道該如何謀生呢?」楚凌飛還沒準備放過這個仇老頭,還想從眼前這個脾氣不錯的老頭子身上掏點好處。

「小子,不要太狡詐的好,不然會死的很慘的。」能作為一城之主他仇不凡也不是傻子,怎能聽不出楚凌飛話語里的意思。

但仇不凡貌似想到了什麼,補充道:「既然初次來到巴洛丹帝國,就幫你們一把吧,拿著這個牌子去巴洛達城去找王城。他看到這個牌子自然明白。」

說完這話仇不凡直接朝著那座大山裡走去,頭也不回。看來剛才雖然將吳悔趕跑了,自己應該也受了點傷害。看他那一把老骨頭,搞不好剛才比斗的時候把腰給扭了呢。

「好了,虛驚一場。我們哥幾個就是命大。」看到仇不凡離開了,楚凌飛這才長舒一口氣說道,同時他也迫切希望自己能夠變強,他可不想過這種躲躲藏藏的日子。


「小火,你就留在這座山上吧,有仇不凡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楚凌飛轉身朝怒火勸道,小火這麼大個子確實不適合進城。


「好的,老大,用不了多久我也可以化身為人了。」其實怒火也不想自己獨自一人呆在外面,他也很希望能夠和楚凌飛他們幾個打打鬧鬧的,可自己現在的形態根本不現實,只能無奈的接受了楚凌飛這個意見。

「小火,其實你這樣就好。不用化身為人的,那樣的話,你一身的修為將要重新來修鍊了。」楚凌飛一聽怒火這話怎麼聽不出來其中的言外之意呢,他是不想整天獨自一人呆在外面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