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驚訝的看著她,有些不解。

一般情況下,客人的照片被毀,一定會大發雷霆,進而各種找影樓的茬,可是面前的這個女人並沒有,反而還在關心影樓員工的安全,這讓人有些意外。而負責人看著旁邊的趙以諾,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最近,負責人正在準備移民,加上影樓的生意越來越差,所以他打算關掉影樓,雖然大家都很不情願。可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又突然改變了主意。

或許,可以把影樓交給面前的這個女人。

辦公室里,顧忘正在和其他公司的老闆商談著項目的事情,對於醫院裡的一切,他毫不知情。

「大哥,嫂子去醫院了。」山貓跑進來,說道。

「她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顧忘立即問道。

「不是嫂子出事,是你們的婚紗照出事了。」山貓繼續解釋著。

一下子,男人鬆了口氣。

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出現。顧忘撇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看起來很是淡定。

「大哥,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山貓問道。

「行了,別問那麼多,趕緊工作!」說著,顧忘向他擺了擺手。

山貓走出辦公室,顧忘停下手裡的動作,拿起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怎麼?終於忍不住了?」顧忘冷冷的說道。

電話的另一邊,先是一陣沉默,而後男人緩緩開口。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說著,凌辰就要掛電話。

「自己做過的事情,這麼快就忘了?」顧忘繼續問道。

「凌辰,我警告你,你做什麼,我不管,但你若是傷害到了趙以諾,我會將你碎屍萬段。」說完,顧忘直接掛了電話。

凌辰舉著電話,氣勢有些緊張,還好那個影樓員工沒有出什麼大事,不然,他就真的要坐牢了。

「凌辰,不要做得太過分。」電話里,沈珏提醒著說道。

「我知道,我有分寸。你放心吧。」說著,他便掛了電話。

角落裡,兩個男人輕聲嘀咕著什麼,看起來很是驚慌。

「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啊。」男人趕忙說道。

「這筆錢,你先拿著,把人家的醫藥費付了,處理完這件事情后,你就出國吧,別在這裡待了。」凌辰繼續說道。

有人說,錢能使鬼推磨,這話,還真的是被時時刻刻證明著。

很快,影樓員工的身體漸漸恢復,而影樓也很順利的到了趙以諾的手裡。

「顧太太,以後,這個影樓就是你的了,您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負責人在旁邊笑著說道。

其實一開始,趙以諾並沒有打算接受這樁生意,只是後來顧忘一直在勸說自己,加上自己平時確實也不是很忙,便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來來來,給大家正式的介紹一下啊,這位是趙以諾趙小姐,從今以後,她就是你們的領導……」

瞬間,掌聲響起。

看到大家這麼熱情的面孔,趙以諾笑了,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

「趙總,以後您就是我們的領導了,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是啊,趙總,您喜歡喝什麼啊?咖啡?或者奶茶?」

幾個員工圍在趙以諾身邊,輕鬆地開著玩笑,似乎一點也不拘謹。

「你們做什麼呢!哪有員工這麼跟領導說話的?趕緊幹活去!」突然,一個主管過來說道。

「沒事沒事,我覺得這樣挺好,大家不用那麼緊張,我對攝影現在還不是很熟悉……」

趙以諾說的很謙虛,很低調,讓周圍的人對她更加喜愛了。

「趙總,您的咖啡。」主管抬起頭,笑道。

「謝謝。」她立馬接過咖啡,輕輕點頭表示後轉身離開。

因為,她不喜歡太過恭維的人。 聽著兩個女孩兒的話語,姜辰陷入了一絲沉默,因為他心裡隱約有一絲不安的心在迸發,乾坤袋為了鎖住死靈法師犧牲了自己,如果遊俠之劍真的能夠劈開神族的國寶,那肯定是同歸於盡的存在。這一點姜辰有些做不到,但是現在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不管前方溫格思的戰果是怎麼樣的,這個神聖重生台必須破壞掉,這的確是一個超級大的隱患。

而正當姜辰在思考的時候,突然背在身後的遊俠之劍釋放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來,讓房間裡面的人都下意識的遮住了眼睛。而當大伙兒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突然發現背在姜辰身後的遊俠之劍直接從劍鞘裡面飛了出來,而聽歌在了半空中,對著姜辰不停的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

「這?這什麼情況?這遊俠之劍真的有生命?他能夠聽懂我們之間的對話?」

夜歌公主趕到無比不可思議道!

「是的!但是我看他的樣子,他好像打算這麼做,但是他好像不能說話,我是相信他是有思想的,遊俠之劍你覺得你能破開神族的重生台不?如果你能破開你就跟我閃一下光」

姜辰看著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遊俠之劍詢問道!

而下一秒遊俠之劍果然閃出了一道金光。

「太好了!我就覺得你肯定能行的,果然不愧為遊俠之劍啊!是陪著我來行俠仗義的,你說你早點說出來嘛!害的我想了老半天,弄得頭髮都快掉了!」

面對這皆大歡喜的局面,姜辰終於笑了出來,而兩位公主和指揮室裡面的將領們也都漏出了舒心的微笑。終於把這個硬骨頭給啃下來了,雖說神族的寶物不差,但是我們人族的寶物也牛逼啊!

「快!來人速度給我召集魔法師和嵐月回來,我今天就要行俠仗義一劍劈碎這戰爭的導火索!」

姜辰之所以這麼說,他覺得這個重生台就是戰爭真正的導火索,畢竟沒有這個重生台神族的魔法師敢這麼猖狂。

「什麼?姜國王找到了劈開重生台的辦法了,什麼辦法?我的天遊俠之劍,還是劍自己說的,我的天啊!那行我立馬過去」

當接到這個消息以後,嵐月無比驚訝立馬對一旁的溫格思哥哥說道!不能陪他了,自己得回去處理事情,並且邀請自己的哥哥一起去,在怎麼說兩個人遲早都是要見面的。

而哥哥心裡雖然緩和了,但是現在還是有些不想見姜辰,因為太過尷尬,雖說他從骨子裡還是有些佩服姜辰的,但是現在見面時間還是快了一些,他還想在等等,於是交代妹妹,好好的幫助姜辰吧!畢竟現在可不是和他對著乾的時候,現在人家已經今非昔比了,時代變了,而嵐月則笑了,說哥哥多心了,人家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

就這樣當嵐月急沖沖趕回去以後,現場立馬召集了上千名大魔法師給姜辰施加魔法能量注入,並且在施加魔法能量注入的時候,還再三詢問了姜辰,確定了就用這個方法了吧!要知道一個沒有魔法元素的人,一輩子只能體驗一次魔法能量注入,而且是有十分鐘,一旦過了便再也不能使用了,因為這樣魔法,會侵犯體內的五臟六腑的,沒有魔法元素的人隨隨便便注入魔法是相當危險的。

而看著姜辰此刻堅毅的眼神,嵐月也不好說什麼,便立馬召集一千名魔法師們開始施加法術。

媽咪,爹地BOSS好痛哦 而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此刻心都捏緊了,他們已經為姜辰擔心過無數次了,而這一次他們依舊在擔心,生怕出現了什麼差錯,只希望快點把這些難纏的事情給解決了。

當一千名大法師同時吟唱咒語,換做現在聽著可能沒有以前那麼恐怖了,很快幾秒鐘過後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柱,而這道光柱越來越大慢慢鎖定住了姜辰然後衝天而降直接撞入了姜辰的身體裡面。

這一刻姜辰感覺體內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自己身體裡面流淌著,雖有些難受,但是好在可以堅持,良久之後這股力量才慢慢平靜了下來,不知道是力量小了下來,還是自己這幅強大的身軀接受了這股力量。

「行了!姜國王現在魔法已經注入你的體內了,你現在體內有魔法元素了,跟著我們進去吧!」

嵐月在前面帶路,在加上1000名魔法師,大伙兒一起進入了裡面,之所以派遣這麼多人進來,是為了怕到時候姜辰出現什麼特殊情況,人多力量大的緣故吧。

之前在視屏里看見過神族重生台的宏偉和神聖了,而當今天將辰第一次進來的時候,親身看見還是再一次被震撼住了,這裡面好像呆在乾坤呆裡面一樣,這是一個偌大的虛擬空間,空間的中間有一道白色的光柱從天而降照射下來,而下面是憑空中出現的水柱,水柱上有一塊五顏六色的彩色石頭,而神族的魔法師就是在這裡面復活走出來的。

「姜國王你只有幾分鐘的時間了,請你一定要抓緊,時間到了我們必須馬上出去。」

一旁的嵐月在姜辰身旁小聲提醒道!

而姜辰點了點頭說知道,然後迅速的拔出了天下箭,捏在了手上,此刻天下箭開始閃爍金色的光芒,好像已經開始在蓄力準備似的。

面對這神聖而偉大的時刻,姜辰此刻的內心都不由得跳動了起來,而在外面通過姜辰胸前的攝像頭,聯盟將領們也看著這偉大的時刻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行了!神族的兄弟姐妹們,其實我也不想摧毀這重生台的,畢竟這是你們神族的國寶,但是你們也知道死靈法師在裡面,一旦她再次釋放出來,可能就不是你我種族之間的事情了,她肯定是要把整個世界都給毀滅的,所以我只有這麼做,而你們放心,以後不會有戰爭你們也不會在有危險,所以這個重生台基本上沒用了,因為沒有人還會為戰爭而死了」 說完這句話姜辰把遊俠之劍捏在了手中高高舉起道!

「看你的遊俠之劍,人族的寶物,和神族的寶物,到底誰更硬那就碰一碰吧!」

本來姜辰說完這番話,準備自己衝上去砍的,但是這個時候手中的遊俠之劍彷彿有了魔力一般,直接從姜辰的手裡脫手而出,直接朝著空中飛去,而且越飛越高身上所閃爍的光亮也越來越強烈,讓人不由得再次拿手擋住了眼睛。

「這到底是何方神奇,居然會迸發出這麼巨大的力量,怎麼我們以前沒有感受道!」

「就是!以前我看這不就是一把普通的劍嗎?」

看著姜辰的遊俠之劍居然迸發出這等威力,讓所有神族的魔法師們都不由得嘆為觀止道!

而眼看這遊俠之劍迸發出了黃色的光亮,而下面的重生台也微微發出白色的光亮,而且這光亮越來越強,慢慢的行程了一個玄武的模樣趴在了地上,彷彿在向遊俠之劍挑釁就你,就想攻擊我。

「我的天!沒想到神族的重生台也是有神力和智慧的」

嵐月此刻看著像玄武一樣的重生台忍不住驚訝道!

而只聽見上空出現了一道龍哮聲,所有人都被這聲龍哮聲給震撼得愣在了原地,在看空中的遊俠之劍已經變成了一條閃著金光的金色八爪巨龍。

身邊不停的閃爍著黃色的雷電,而且體格還在不斷的壯大,這壯大的體格已經慢慢大出了下面趴著的玄武了。

「這!」

此刻裡面的魔法師和外面的將領們看著這畫面一個個都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加油啊!遊俠之箭,劈開他!」

看到這裡姜辰那叫一個熱血激昂,沒想到曾經被自己一直背在背上普普通通的遊俠之劍居然是這等神物,你說自己以前怎麼沒有好好珍惜呢!通過了這件事情以後,姜辰發誓以後天天倍加珍惜他,每天都要給他擦洗一遍身子。

此刻遊俠之劍已經完全化為一條巨大的金色金龍,然後在空中盤旋了一圈,突然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姜辰,而就是這一眼姜辰預感到不妙。

「不要!」

當姜辰準備衝過去的時候,只見遊俠之劍化為的巨龍直接從天而降朝著下面的玄武俯衝了下去,而玄武的巨大龜殼,強力的頂著金龍的衝撞,慢慢的不行,這份衝擊力越來越大,玄武龜殼開始裂開,緊接著粉碎開來,重生台也和遊俠之劍相撞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

在這巨大的爆炸聲中重生台化為了塵埃,而姜辰也親眼看見遊俠之劍裂開,然後慢慢粉碎了開來,姜辰終於明白了那條金色巨龍最後看自己一眼的表情,原來那是告別的眼神,他現在也終於明白為何遊俠之劍會自己閃爍出來要解決重生台,原來他早知道自己可以摧毀重生台,但是他就是捨不得姜辰這個主人,而現在當箭在玄上不得不發的時候,他毅然決然的站了出來選擇和敵人同歸於盡。

重生台毀了對於整個世界來說,都意味著是個好消息,因為死靈法師將不會在復活了,但是姜辰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有一個老友走了,從自己來到天下大陸,第一個接過的寶劍,無數次救自己與為難之中的老友走了。

隨著重生台的毀滅,整個虛擬空間也瓦解,姜辰他們和上千魔法師直接回到了地面上,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趕忙沖了過來,將姜辰扶起。

「你沒事兒吧!」

「遊俠之劍也沒了,早知道他是選擇去同歸於盡,我就不讓他去了,我以為他會活著,會完好無損」

姜辰無比痛哭流涕的咆哮著,因為他已經把身邊跟著他一起殺敵過來的武器當做了自己的兄弟親人了。

「真是一把偉大的好劍啊!居然把神族的神物都給摧毀了,面對神物只有神物通過摧毀自己才能同時摧毀別人,看來神物果然都是有靈性的啊!你說這武器都有靈性,為什麼人卻沒有靈性非要廝殺和掠奪呢!」

可能剛才那震撼的畫面也讓嵐月震驚到了!現在正在哪裡自言自語的開口道!

「遊俠之劍已經完成了保護人族的使命,或許這就是他的宿命,可能這個世界上也只有遊俠之劍能夠摧毀重生台,你想能夠打贏玄武的那便只有是青龍了」

「對!這是遊俠之劍自己站出來的,神物這種東西只有在關鍵時刻才能展現他真正的價值,就好像遊俠之劍如果不是遇見姜辰你可能就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劍了,但是就是因為你,才讓他越來越閃爍,越來越鋒利,他只是到達了他最後的歸宿才會顯得偉大」

此刻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都對姜辰一個勁兒的安慰道!生怕他情緒太過激動了。

「我沒事兒!只是沒想到遊俠之劍這最閃耀的一劍居然叫做告別,行了!回去吧!替我問問歌賽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說著姜辰緩緩的站了起來,在兩位公主的陪伴下準備回去。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報!」

就在這個時候情報兵火急火燎的跑上前來道!

「什麼情況?」

夜歌公主趕忙把姜辰遞給了晚霞,讓她帶姜辰先回去休息,畢竟姜辰這斷時間徹夜難眠的想著怎麼摧毀這個重生台的事情,太過累了,沒有好好休息好,這好不容易摧毀了,按理說應該無比高興才是,結果沒想到居然會是這種情況。

而姜辰正準備和晚霞公主回去休息的時候,只聽這個情報兵立馬開口道!

「有一對神族的人到來說有事兒見姜國王?」

「姜國王有事兒要回去休息,讓他們有什麼事兒就告訴我吧!」

夜歌公主為了姜辰的身體,直接開口道!

「什麼事兒?」

而姜辰直接開口道!

「神族來了一群特使說要見你,這是他們讓我先轉交給你的信」

說著這個情報兵遞過來一封神族的信,而姜辰接過來便直接打開了來,而剛打開信頓時飄起一股黃色的粉末。

「小心!」 對於趙以諾成為影樓新主人這件事情,凌辰並沒有得到消息,所以他還在一如既往的找著影樓的各種麻煩。

「怎麼回事!」趙以諾立馬跑到大廳,大聲問道。

只見影樓的窗戶,已經被人給砸碎,辦公室里,一片狼藉。員工們看著面前的一切,低下了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是誰幹的?」趙以諾問道。

「趙總,今天早上我們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一個員工低聲回答。

「咱們影樓之前是不是得罪過一些人?」她繼續問道。

「沒有沒有,趙總,咱們一直都是兢兢業業,從來都不會做得罪人的事情。」另一個員工立馬辯解著。

「監控呢?」趙以諾問道。

「監控,已經被毀了。」

看來,這一切都是被計劃好的!她一時感到有些焦慮和不安。

「好了,大家先不要著急,我們一起來收拾收拾,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清楚的。」說著,趙以諾便開始動手收拾著地上的殘渣。

如今的她,已經是一名小小的老闆了,她必須負起自己的責任!

「趙總,我們該怎麼辦啊?」一個年輕小姑娘過來問道。

什麼怎麼辦?繼續上班啊!趙以諾站起來,看著面前的姑娘,有些狐疑。

「我們手裡,已經沒有客戶了,前段時間,客戶已經被別的影樓挖走了。」小姑娘提醒著。

還真是一個燙手的山芋。趙以諾捶了捶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樣,我們換一個名字,然後做宣傳,製作一個方案,目的是給客戶優惠,前期甚至免費也可以為他們拍攝……」

雖然趙以諾並沒有管理公司的經驗,但是好歹她也是顧忘的妻子,這麼長的時間,她在那個男人身邊,早就已經耳濡目染,了解了一些經營公司的點子。

「怎麼樣?大家覺得可行么?」會議室里,趙以諾認真的問道。

「可以,不過趙總,免費拍攝,會不會太虧本了?」一個員工直接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