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達不肯同意。

喬崢道,「周叔叔,清歡承受的磨難已經夠多了,難道你還想她為了我眼睛的事情,內疚一輩子嗎?」

周文達:「……」

他當然不想清歡背負這件事一輩子。

可是……

「周叔叔,你是看著清歡長大的。在你眼裡,想必她跟你女兒一樣。而在我心裡,清歡是我的寶貝。只要她能開心幸福,我什麼都可以不要。所以,我拜託您,求求你……幫我達成願望。如果您不幫我的話,我只能自己走出這間病房了。」

喬崢掙扎著要坐起來。

周文達趕忙把他按了回去,說:「喬少爺,你身受重傷,不能隨便移動。」

「周叔叔,求你幫我。」

喬崢只有這一句話。

周文達磨不過他,嘆了聲氣,說:「我先把你轉移走。但是,要不要告訴清歡小姐實情,我希望你再考慮考慮。」

「多謝你,周叔叔。」

這個傻孩子,自己吃虧了,卻笑的那麼開心,彷彿佔了莫大的便宜一樣。

怎麼會如此缺心眼呢?

……

擔心妞妞會隨時醒來,周文達沒有耽誤時間,命令醫院那邊,給喬崢安排轉院的事情。院方哪裡敢不聽?配備了專業的護士和醫生,送喬崢走。臨別之前,喬崢握著妞妞的手,低聲說:「清歡,你一定要儘快醒來。」

話說完,他鬆開手,示意醫生可以走了。

周文達目送喬崢離去,再看向床上躺著的妞妞,眉心擰成了川字型。

下午——

慕洛琛終於返回到了A市,和葉簡汐一起趕到醫院。

看到妞妞平安無恙的回來,兩人都長長的鬆了口氣。

葉簡汐坐在床畔邊,拉著妞妞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一側:「你這個壞孩子,怎麼總讓媽媽擔心呢?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媽媽也不想活了。」

慕洛琛看向周文達,問:「怎麼救回來的?幕後主謀抓到了嗎?」

「……」

周文達欲言又止。

慕洛琛明白,這是有話不方便說,示意他跟著自己走。

……

兩人走到了外面的長廊,慕洛琛道:「說吧。」

「不是我救得清歡小姐,是喬少爺救得。我接到他消息,趕到地方時,喬少爺已經將清歡小姐平安的帶回了。幕後主謀……趁亂逃跑了……」

慕洛琛聽言,臉色有些陰沉。

周文達羞愧的低頭,說:「抱歉,先生。」

他做任何事,愧對慕洛琛。

「算了,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事情。喬崢呢?怎麼沒看到他?」於情於理,他都該跟喬崢說一聲謝謝。

「喬少爺……現在去別的醫院了……」周文達吞吐道。

「他也受傷了?嚴不嚴重?」

「挺嚴重的……身上中了好幾刀,手指頭差點被割斷,最重要的是,他的眼角膜被划傷了,現在無法視物。醫生說,除非換新的眼角膜,否則,他會失明一輩子。」周文達語氣沉重的說。

慕洛琛靜默了下來。

走廊里陷入一片死寂。 事情怎麼會弄到現在的地步呢?喬家的太太不是東西,但喬崢是個好孩子。現在,為了救妞妞,他落到了這個地步,慕家對他真是虧欠良多。

慕洛琛說:「你去請最好的專家,給喬崢重新做一番診斷,再聯繫各大醫院,看看有沒有跟喬崢匹配的眼角膜。務必治好他的眼睛,將他照顧妥帖。」

「是,先生。」

周文達頷首,卻是沒有離開。

慕洛琛抬眉問:「怎麼了?還有別的事情嗎?」

「喬太太被拘在警察局,等候處理呢。」周文達道。

有喬崢橫亘在此事里,喬家太太那邊怎麼處置,還真不好說。

慕洛琛頓了幾秒說:「先把她關在局子里,任何人都不能探視,等喬崢的傷情好一些,我再跟他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怎麼辦。」

「好。」

周文達按照慕洛琛吩咐的事情去做。

慕洛琛回到病房裡,看到葉簡汐拉著妞妞的手,默默地掉眼淚,走到她身旁,輕輕地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簡汐,別哭了。等清歡醒來,看到你眼睛通紅,又該難受了。」

「我也不想哭,可是,我止不住。」葉簡汐神情陰鬱道:「清歡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呢?明明我們想讓她,開開心心的成長,怎麼偏偏就這麼多的麻煩找上門?」

慕洛琛聽言,沒有回答。

他也很想問。

人生在世,為什麼如此多的坎坷。

但問出口,又能改變什麼?

如果無法改變任何事情,那他也不願意理會這些了。

命運作祟,他便和命運抵抗。

上天安排的,他亦會竭力改變!

慕洛琛眼底閃過一道暗芒,手上稍微用力,將葉簡汐摟到了自己的懷裡。

葉簡汐貼著他的胸膛,默默地掉眼淚。

……

監獄里,喬母坐在床上,渾身都不舒服。這裡好像有跳蚤,咬的她每一處都痒痒的。

她不停地撓身體。

木板床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躺在旁邊的卷頭髮獄友,憤怒的坐起來吼:「你還有完沒完!我要午睡!你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音,我打死你這個小賤人!」

喬母嚇得停止了動作。

捲髮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躺倒在床上,拉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腦袋。

沒多會兒,喬母身上更加癢了。

她不得不再次撓,只是這次害怕得罪旁邊的女人,她默默地下了床,站在了監獄房間的中央。

癢……

好癢……

彷彿有人拿著一百隻雞毛撣子,在她身上搔癢般。

喬母恨不能把自己的皮膚全都撓花了!

而就在她背著手,撓自己後背的皮膚時,一隻肥壯的腳丫子,忽然一腳把她踹趴在了地上!

喬母沒有任何防備,跌倒在了地面。

下巴狠狠地磕碰在水泥地板上,牙齒咬到了舌頭,血腥的味道迅速的在口腔里瀰漫開來。

喬母捂著自己的嘴巴,發出痛苦的呻吟。

「死賤人,從你第一天來,我就看不慣你了。整天以闊太太自居,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來到這裡,大家都一樣,是監獄里的囚犯!你真有本事,就讓你家裡人把你撈出去!別在我們跟前臭顯擺!既然你沒事,要在監獄里跟我們相處,那就他媽的給我遵守規矩,否則,老娘揍死你!」

胖女人揉著手指關節,做出威脅的模樣。

喬母害怕她打自己,不敢出聲。

睡在喬母對面的瘦高個子的捲髮女,看到胖女人出手了,毫不猶豫的加入了欺負喬母的行列揪著喬母的頭髮,用腳踩她,嘴裡罵道:「一直撓,一直撓!你撓個鎚子!不就是嫌棄我們房間不幹凈嗎?今天,你睡地上,我讓你撓個夠!你要是敢私自爬上床,我就用把你的牙齒全都拔掉!」

她絲毫沒有留下力道。

喬母疼的眉眼擠在了一起,咬著牙,一動不動的任由她打罵。

監獄里的新規矩,集體欺辱新人。

剛來的第一天,宿舍里的其餘七個人,已經合夥把她揍了一頓。她喊來了獄警,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獄警也只是口頭警告了她們七個人,並沒有做出實質性的懲罰。

喬母懷疑,是慕家的人故意整她,所以安排了八人間的牢房,和七個不好惹的獄友。

等她出去了,一定要好好地跟慕家算這筆賬!

喬母的手漸漸地握成了拳頭。

捲髮女打的累了,在她身上踐踏了幾腳,回到自己的床位睡覺。

喬母不敢上床,默默地等她們七個人睡著了,拿了自己的被子,鋪在地上,蜷縮成一團。

好想快點離開監獄。

這裡,一天……不……一分、一秒……她都待不下去了。

可誰會來救她呢?

除了阿崢,整個喬家上下,應該都沒人注意到,她被慕家的人關進監獄里了吧?

但願阿崢別那麼沒良心,讓她一直在監獄里待下去。

……

與此同時——

喬家老爺子找兒媳婦和孫子,幾乎要找瘋了。他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自己住院沒幾天,老伴兒昏迷不醒,兒媳婦和孫子都不見了呢?

對A市,他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找人打聽。

最後,喬老爺子無奈的向警察局報案,希望他們能幫忙,找一下兒媳婦和孫子。

警察局聽說是找喬崢和喬太太,對喬老椰子說了聲:「我們已經立案了,很快會展開調查。您先回去。等有消息了,我再通知您。」

「謝謝你,同志。」

喬老爺子感激的說完,走出了警察局,而後帶著家裡的幾個人,四處打聽喬崢的下落。

警察局的人,在送走喬老爺子后,第一時間給慕洛琛撥打了電話。

告訴他,喬老爺子來警局報警的事情。

慕洛琛聽到這話,讓周文達轉告給了喬崢。

……

而就在醫院這邊休養生息時,雪薇歷盡艱險,從慕家的重重圍堵中,逃出了A市,與封景的人匯合。

好不容易見到了封景,封景第一句話卻是問的妞妞。

「清歡呢?你把她弄到哪兒去了?」

縱使雪薇不喜歡封景,可跟了他那麼久,也生出了一絲的感情。見他絲毫不關心自己,只問妞妞的事情,不悅的回答:「你就不能問問我嗎?」

「你這不是好好的嗎?」

「好好地?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好好地?」雪薇生氣的說。 封景道:「你這也沒哪兒受傷了呀?到底想要我怎樣?」

雪薇聽言,悶著不吭聲。

封景有些不耐煩,最近幾天,他都被慕家的人緊緊地盯著,絲毫不敢去看安清歡。原以為把那丫頭交給雪薇,她會幫自己安全的帶出來,可現在看情形,似乎清歡根本沒被帶過來。

死女人,早知道她這麼不靠譜,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把安清歡交到她手裡。

他費了那麼大的勁,卻還沒來得及,碰安清歡一下呢,人就這麼沒了!

實在是可惡至極!

封景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堪,最後,忍不住數落道:「兜兜轉轉了那麼久,卻只拉到了小手,現在還搞得整個慕家針對我。實在是不值得!你花了我那麼多的錢,動用了那麼多人,只有這點用處嗎?雪薇,我告訴你,你必須想辦法,把安清歡再給我弄出來。我一定要得到她!否則,你立馬給我滾蛋!」

雪薇惱怒了,這男人怎麼說話呢?合著,安清歡被抓回去,都是她的錯了?那關鍵時刻,他別逃跑呀!

雪薇說:「我承諾了,把人給你帶出來,好歹做到了。你呢?都幹了什麼呢?要不是你在情況危險時,急匆匆的把安清歡推給我,我至於那麼狼狽嗎?你知不知道,為了逃脫慕家人的包圍圈,我受了多少苦頭?我差點就死在了喬崢的手裡!封景,咱們做人可得講良心。我給你製造了機會,跟安清歡單獨相處,是你自己沒本事,連個女人都辦不了。現在要把責任全部都推到我身上,是不是太過分了?你的錢,我的確花了,可我從沒有白花你的!幫你辦事,人給你白睡,你甭想著,把我的功勞,全都推脫掉!」

雪薇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道:「你讓我滾,我就滾,誰再回到你身邊,就是狗!」

話說完,她轉身欲走。

封景慌了神:「你走哪兒去?」

「你管不著!」雪薇咬牙切齒道:「不跟著你,我也能養得活自己!用不著花你的錢了,你不是開心死了嗎?」

封景沒想到她竟然是鐵了心要走,這個女人怎麼忽然就翻臉了呢?之前,她不是百般討好他,恨不得跪舔他嗎?

自己不過是說了幾句重話,也沒拿她怎樣,竟然耍脾氣要走。

封景哪裡捨得雪薇。

眼下,安清歡已經被慕家的人帶走了,他唯一的替代品,只有雪薇了。連她也走了,自己肯定要鬱悶死了。

而且慕家那邊還盯著他呢。

自己不能跟任何人說自己綁架了安清歡的事情。因為,一旦暴露了真實情況,只怕不等慕家動手,宮家就能把他給打死!所以,還是還是暫時找雪薇商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