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瑞長大了嘴巴,喃喃道:「誰啊,怎麼大方……」幾千萬的跑車說送就送,果然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嗎……

「是道恩.唐泰斯先生……」奧黛麗繼續笑眯眯地看着周明瑞,發現愚者先生的表情一直保持羨慕嫉妒的神情,並沒有其他的反應。

內心有些小小的遺憾。

「對了,這名字似乎有點耳熟……」周明瑞突然想起了什麼,陷入了沉思。

奧黛麗有些期待又有些擔心的看着愚者先生,萬一這個名字一不小心打擾到了愚者先生的沉眠怎麼辦?

「哦,我想起來了,就是之前獵人網站上有人懸賞了很高的價格去刺殺的那個大富豪嗎?」周明瑞說道,「可是接下來這個任務的人都失敗了,回來的殺手也都變得有些奇怪。」

奧黛麗嘆了一口氣,當然了,敢去的那些人都變成了秘偶了。

只是,愚者先生看上去睡的很沉啊。

就連道恩.唐泰斯這個名字都沒什麼反應。不過也正常,現在奧黛麗提到克萊恩這個名字都沒有多少回應了。

「沒想道奧黛麗小姐竟然認識這個人。」周明瑞有些驚訝。

他從獵人網站的情報中知道,這位唐泰斯先生據說掌握在了南非好幾個大的鑽石礦,還聽說他還在販賣軍火。

也正因如此他惹到了不少人,在獵人網站里發佈了很高懸賞的任務,可是都無一例外沒有成功。

最後,這些任務都無人問津了。

怕不是這個富豪身邊有很多高手吧。不過失敗的那些殺手們都詭異的沒有透露出任何情報,守口如瓶。

更奇怪的是,雖然懸賞很高,那個一直掃蕩高懸賞任務的第一賞金獵人「世界」卻一直沒有接刺殺這位富豪的任務。

甚至有人專門出高價請「世界」出手,他都沒有任何回應。這非常反常。

還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嘍啰不信邪,頭鐵的半夜闖進了那位神秘富豪的府邸,結果瘋瘋癲癲的跑了出來,好像是被嚇瘋了。

總之,那位富豪現在里世界基本上就成為了詭異的代名詞,沒有人再敢去接關於這位富豪的任務。

「是的。」奧黛麗小姐點了點頭,「曾經在生意上有過來往。」我買過他的腳踏車股份……

周明瑞也就沒有多問。

想想也很正常,奧黛麗小姐怎麼看都是一個貴族小姐,一位上流人士,肯定會認識很多大佬。

「您是不是想要去給路明非捧場?」

周明瑞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

奧黛麗笑意盈盈:「以為告白的建議就是我提出來的,我們一起去吧,他以後可是我的學弟呢。我當然要照顧一下了。」

奧黛麗小姐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讓周明瑞感覺怪怪的,好像這輛限量版瑪莎拉蒂本來就是他的一樣。

周明瑞想要買一套西裝充充場面,可是到商場裏面就傻了,定製的西裝又貴又要耗時間,成品的西裝又太難看了。

正當他左右為難的時候,他突然想了起來,自己似乎是有一件正裝的,而且看上去很合身,做工也很精細。

這是周明瑞最一開始穿着的衣服。

周明瑞來到了自己出租屋,在衣櫃最底下找出來了那套衣服。

黑色馬甲,同色正裝,腳踝略緊的褲子,一頂半高禮帽,一跟硬木手杖。

這是很復古的一套衣服,按理來說,只有這漫展之類的地方才會出現這種古典正裝。可是這衣服卻根本不像是cos服,很考究。做工也比名牌西裝好上不少。

他最初醒來的時候就是這件衣服,後來,他把衣服洗的乾乾淨淨,卻再也沒有穿過。

這次應該是他第二次穿,可是周明瑞卻很熟悉,很快就穿上了,沒有一點兒違和感。

周明瑞滿意的照了照鏡子,看着鏡子裏的自己一時間有一些失神。

他的面孔是很傳統的亞洲人長相,但此時穿着這一套古典正裝,在配上他的氣質,讓周明瑞望到鏡中的自己時,彷彿在看講述維多利亞時期故事的英劇。

不過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好像自己已經無數次穿着這身衣服了。

周明瑞就穿着這身衣服走了出來,出了自己的出租屋,來到了樓下,看見了在車裏等待着的奧黛麗小姐。

奧黛麗看見了穿着雙排扣外衣,黑色馬甲,戴着半高絲綢禮帽,拄着手杖的周明瑞。

差點直接喊出來:「世界先生!」

她及時控制住了自己。

畢竟愚者先生的這身打扮,在配上那張和世界先生有種七成相似的面孔,實在是太像了。

不,

他們本來就是一個人。

或者說,世界先生像愚者先生。

「世界醒,愚者歸。」

奧黛麗惆悵的想起了在末日之前愚者先生的那次沉睡。那次沉睡並不像是現在,愚者先生將要面對的是上一任詭秘之主。

好像自從那次沉睡以來,愚者先生就再也沒有休息過了……

「奧黛麗小姐,我們可以出發了吧。」周明瑞看着奧黛麗在發獃,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哦,好的。」奧黛麗點頭。

還好一切都過去了…… 對於不少人而言,今晚註定了是一個不眠之夜。

全城矚目的華夏文化傳承使者稱號徽章授予儀式一波三折,鬧得沸沸揚揚的錢老爺道歉事件引出了楚塵的驚天身份。

無數人吃瓜。

整個禪城商圈也都徹底轟動了。

「宋家那位被笑話了五年的傻子上門女婿,居然有着這麼顯赫的身份。」

「完了完了,我也曾經拿楚塵當樂子,這次楚塵徹底攤牌,他會不會秋後算賬。」

「那就算了吧,楚塵估計連你的誰都不會記得。」

「宋家積了多少輩子的福氣,才會有這樣的福報。」

「我先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楚塵的朋友。」

即便已經是深夜了,可不少人徹夜不眠地熱議著這件事情。

包括在醫院內的榮東,精英拳館的學員們等等,個個都興奮得不行。

宋家,凌晨三點。

宋秋將自己的所有社交軟件都登錄上了,即便已經是深夜,仍然忙得不可開交,太多的人發來的詢問的消息。

「楚塵在你們家是什麼家庭地位?」

「楚塵會不會很強勢?」

「請問跟楚塵住在一起的壓力大嗎?」

「身為楚塵的小舅子,你印象中的楚塵是什麼樣子的?」

宋秋一個個地回復過去,絲毫沒有一絲的疲倦。

今晚得知楚塵這層身份之後,宋家人集體都處於震驚之中,但是,楚塵在下台之後,對宋家人態度沒有一絲改變,這也令宋家人徹底放下心來,楚塵還是那個楚塵,並沒有因為他的身份而改變什麼。宋秋自然也放心地以楚塵的小舅子的身份為眾多的網友們解答問題。

宋秋伸了一個懶腰,看了一眼窗外的位置,嘀咕了一聲,「姐夫怎麼還沒有回來。」

宋秋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了江映桃的身影。

半晌,宋秋的瞳孔猛然地緊縮起來……

啊,這……

羊城,珠江邊一個高檔住宅區,裝修豪華的別墅內。

從黃家出來之後,楚塵和江映桃就帶着天機玄圖來到了這裏。

「以這棟別墅為中心,四周圍的十幾棟別墅,都是特戰局的。」江映桃來到這裏之後告訴楚塵的第一句話,「這裏也可以稱是特戰局的羊城分區點。」

「壕無人性。」楚塵感嘆了一聲。

以這裏的地段珍貴性,能夠一口氣拿下十幾棟別墅,絕對不簡單,這可不是只靠錢能夠辦到。

楚塵也再一次感受到了特戰局的特殊性。

不過,楚塵更加清楚的一點是,特戰局享受的待遇越好,則代表着特戰局的責任越大。

楚塵留在別墅直到現在還沒有回去,也是因為二叔楚開平的一句話。

「你的任務還沒有結束。」

凌晨四點,別墅大廳。

「喝杯咖啡提提神。」江映桃端來了一杯咖啡,放在楚塵的身前茶几上,盈盈的身姿曼妙動人,漂亮靈動的一雙眸子掩飾不住着一絲倦意。

「謝謝。」楚塵品了一口咖啡之後,抬起頭來,看着擺放在茶几前面的一個畫架,畫架上所放置的,正是已經打開了的天機玄圖,超過十米長度的天機玄圖完全攤開,一陣古樸的氣息充斥着整個別墅大廳。

流傳數百年的華夏十大古畫之一。

「二叔真的給我出了一個難題啊。」楚塵無奈地搖搖頭,目光望向天機玄圖的一處方向。

這是一幅殘缺了的天機玄圖。

江映桃看了楚塵一眼。

她也有些想不明白,楚隊為什麼會交給楚塵這樣的任務。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江映桃開口說,「楚隊也說了,明天宮長安,慕容祖以及皇甫元景三位大師會前來幫忙,一起想辦法修補天機玄圖。」

修補華夏十大古畫。

這無疑是一件難於登天的事情,哪怕是華夏最頂尖的畫作大師,也絕對不敢自拍胸膛說能夠將殘缺了的天機玄圖修補回來。

在江映桃看來,楚塵雖然在琴棋書畫的比鬥上擊敗了羅克的八駿圖,但是,想要修補天機玄圖,資歷也尚淺,一時半會兒想辦到的話,成功率微乎其微。

近乎可以說是零。

楚塵同樣明白這個道理,他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一方面是思索天機玄圖殘缺部分有可能的畫面,另一方面,他腦海中一直回蕩著皇甫元景的那句話。

天機玄圖,代表着凶煞,邪門。

可眼前的這幅天機玄圖,除了給楚塵一股厚重的年代感外,並無其他。

「天機玄圖一半城池,一半群峰,而殘缺的部分,城池與群峰都有,難度太大了。」楚塵開口了,「想要修補天機玄圖,首先要從天機玄圖的背景開始勘察分析,這確實是一項巨大的工作,也好,等明天幾位大師到了,再一起討論討論吧。」

楚塵站了起來,看一眼時間,愣了一下,「這麼晚了?」

「樓上房間很多,隨便挑一間睡吧,這麼晚就別回去打攪別人了。」江映桃說道,「我也去休息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