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父一聽周瑩瑩這話,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了。

“哎,這小子啊,不讓他做什麼,他還就偏偏要做!估計就是那道符鬧騰的,興許還是一隻厲鬼!不然這樣,你帶點東西先過去找他,晚上這邊的事兒都處理好了,我再過去看看。”周父一邊說着,一邊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能用的上的東西。

不多會兒,不管是符啊,還是工具的,甚至就連鈴也都找出來了,一股腦兒的丟給周瑩瑩,“這些你全都拿去。”

周瑩瑩愣住了,“爸,你這是要做什麼啊!”這是讓自己去保護張昊天呢,還是讓自己開展覽會呢?

“廢什麼話,讓你拿着就都拿着,說不準哪個能用得上,到時候要是沒有啊,有你哭的!”周父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朝着外面走,想看看外面的情況如何了,早點結束,自己也好早點去盯着張昊天,至少要確保他的安全。

周瑩瑩抱着那些東西,心裏要多不痛快,就有多不痛快,在收拾的時候嘴裏還不停的嘟囔着,要不是看在老張家祖輩的份上,真的希望張昊天能被那些惡鬼給抓住,就算是不弄死他,至少也要給他一個教訓,省的他對誰都這麼輕薄!

張昊天在離開周家範圍之後,心情大好,看什麼都順眼的一塌糊塗。

平日裏看着小孩子在附近調皮搗蛋,他大多數時候都會把人趕走,今天不一樣,心情很好,於是,在經過的時候,張昊天故意走到那些孩子中間,甚至還主動打了招呼。

那些孩子本來玩兒的開心,看着張昊天出現了,臉上全都換上了驚喜的神情,哆哆嗦嗦的朝着圍牆的方向靠近。

“怎麼,剛纔不是膽子挺大的嗎,現在膽子怎麼就變小了?”張昊天慢慢的蹲下身子,笑呵呵的對那些孩子說。

那些孩子本來就夠害怕的了,一看到張昊天蹲下了,顯然更加害怕了。

“哥哥,你,你,你脖子上……”其中一個個頭較高的男孩,怯生生的指着張昊天的脖子,弱弱的說着。

張昊天擡手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脖子怎麼了?好着呢!你要說什麼?”

日月終風 這話說完,那些孩子明顯哆嗦了一下,轉身逃跑。

張昊天看着那些孩子離開的方向,心裏一陣莫名其妙,心說這些孩子真是沒禮貌,連個招呼都不打,說話還都說一半,真是的!

還什麼脖子,我脖子好着呢!

想到這兒,張昊天又一次摸了脖子一圈,這一次不知道爲什麼,脖子上竟然有些冰涼,還有些痠疼。

這是什麼情況?不會是自己頸椎出現了問題吧!貌似不對,應該是自己剛纔轉頭太着急了,所以扭到了脖子。

張昊天擡手又揉了揉脖子,想讓自己的脖子稍稍舒服一些,可效果並不明顯。

依稀記得三叔的藥箱里長期備有風溼貼膏,或許自己回去來上這麼一貼,也就藥到病除了!

張昊天一邊揉着脖子,一邊想着這些,邁步繼續朝着三叔家的方向走,剛一進門,一陣怪異的風就從腳底下慢慢的吹過了。

低頭看了一眼,張昊天覺得奇怪,但是也沒多想,關好門之後繼續朝着房子裏面走。

平日裏有三叔在,所以家裏處處都是生機,三叔現在不在了,張昊天只覺得家裏處處都是灰濛濛的,看的自己心裏難過。

嘆氣之後,張昊天從櫃子裏找到三叔的醫藥箱,在打開的時候,看到三叔平常吃的那些藥,心裏更加難過了。

三叔那身體啊,看着是好的,但是隱藏的疾病太多了,就不說別的,三叔這靜脈曲張就很嚴重,這些藥都是給他治療用的,平時自己實在是太忙了,好幾次三叔讓自己幫着買藥,自己都說沒時間,現在……

張昊天越想,心裏越是難受,一直忍住的眼淚開始在眼圈兒裏醞釀。

當滴一滴眼淚掉落下來的時候,張昊天突然看到一隻蒼老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面前,看着那個樣子,像是要把自己面前的那些藥拿走一般! 張昊天被嚇的一哆嗦,手上的藥箱猛地被丟到地上,嘩啦啦一聲,藥片四散。

擡頭朝着那隻蒼老的手看了一眼,張昊天心裏又是一緊,這不是三叔嗎,是三叔回來了啊!

眼淚終於止不住了,張昊天小孩子一樣,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三叔!三叔啊!你回來了,你可回來了!”哭着哭着,張昊天開始朝着“三叔”的方向靠近,像是要和從前一樣,跟他來個親密的擁抱。

可“三叔”這會兒根本就沒有要跟他擁抱的意思,眼看着地上的藥片,想都不想的衝上去,使勁兒的朝着地上扣,就好像是要把那些藥片從地上撿起來一般。

然而,不管“三叔”怎麼努力,根本就沒辦法碰到那些藥片似的。

張昊天抹掉眼淚,繼續瞪大了雙眼看着“三叔”的方向,想搞清楚三叔到底要做什麼,還有,三叔既然都回來了,爲什麼不跟自己說話,自己可是他最疼的昊天啊!

不等張昊天開口發問呢,“三叔”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張昊天趕緊又抹了幾下眼睛,像是要確認一下,“三叔”到底是不是真的回來了。

可不管張昊天怎麼看,房間裏也就只有自己,根本沒有其他影子。

低頭看着地面上的那些藥片,張昊天重重的嘆氣,自己怕不是產生幻覺了吧!沒準兒真的是自己太思念三叔了,所以纔會這樣的。

再次嘆氣之後,張昊天決定去找到掃把,也好把地上那些藥片收拾乾淨,可這一轉身,張昊天再次看到了“三叔”,這一次“三叔”直接衝進了廚房!

“餓!好餓!我要吃東西,給我吃東西!”正在廚房裏的“三叔”不停的打開關閉那些櫃子,想要在裏面找到自己能抓得住,還能吃的下的東西。

張昊天連忙快走了兩步,衝到“三叔”跟前,也跟着十分着急的問着,“三叔,你想吃什麼,我拿給你。”既然是“三叔”想吃東西,自己沒理由不給吃,就算是明知道他已經不再是人了,也要給吃的!

“餓!我要吃東西!”正在翻看櫃子的“三叔”聽了張昊天的話,轉頭可憐巴巴的看着張昊天,並且臉頰以可見的速度慢慢癟下來。

眼看着三叔慢慢變瘦,張昊天心裏更加難受了,他不會是在那邊吃不到東西,所以纔回來的吧!

不管咋樣,張昊天還是慌亂的從櫃子裏找出能吃的東西,放在桌子上,等着“三叔”來吃。

可“三叔”還是和剛纔抓藥片的時候一樣,手是沒少揮舞,可東西一樣也沒抓住!

“三叔”開始着急,雙手開始不停的亂抓,希望可以抓到桌子上的那些東西,然而,根本就沒什麼用,原來抓不住,現在還是抓不住!

“這怎麼辦?”張昊天默默的唸叨着,大腦也開始快速的運轉,想找到讓“三叔”吃上東西的辦法。

思來想去,三叔已近過世了,這些東西都是人世間的東西,三叔碰不到也是正常的,或許,自己燒給他,他就可以拿到了!

想到這個,張昊天趕緊從廚房的櫃子下面找出一個不鏽鋼盆,又找來一些紙,上面倒上油,最後用火柴點燃。

讓火苗升起來的時候,“三叔”明顯安靜了下來。

張昊天看着“三叔”,心說自己還真是聰明啊,真的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順手從桌子上拽過一根雞腿,張昊天毫不猶豫的丟進火盆裏,眼看着雞腿表面的油脂燃燒的噼裏啪啦的,甚至還飄散出一股焦糊的味道,“三叔”臉上開始漸漸出現了滿足的神情。

看着“三叔”很開心,張昊天心裏也開心起來,想着這或許是自己能爲三叔做的最後一件事兒了。

陸陸續續的,張昊天把很多食物丟進火盆,空氣中飄散着各種食物被燒焦的味道,張昊天不以爲意。

但是很快的,張昊天開始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兒了,因爲他在家裏看到了第二個“三叔”!

這第二個“三叔”也和剛纔的那個一樣,雖然有着三叔的外貌,但是臉頰乾癟,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什麼肉,儼然一把骨頭架子似的。

張昊天覺得奇怪,這是什麼情況?自己就只有一個三叔,爲什麼現在出現了兩個?

還沒等張昊天弄明白呢,第三個,第四個……

不多會兒,整個廚房裏幾乎都是長得一模一樣的三叔了!

那些三叔拼命的朝着那個不鏽鋼盆伸手,像是要從裏面拽出來食物似的。

張昊天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開始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後退,這事兒不正常,難不成,自己喂三叔的時候,引來了其他的孤魂野鬼?

可如果是一般的孤魂野鬼,爲什麼會有三叔一樣的外表?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不鏽鋼盆裏的小火苗開始慢慢變小,最後徹底熄滅,那些“三叔”不約而同的站直了身子,開始朝着張昊天的方向逼近!

張昊天被嚇的渾身哆嗦,天啊,這些“三叔”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那神情,簡直就像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

本想快走兩步,也好趕緊離開這裏,可還沒等後退幾步呢,張昊天就發現自己身後也開始有“三叔”聚集了。

張昊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心說完蛋了,完蛋了,自己怕不是要被這些“三叔”包圍,之後給吃掉吧!

就在那些“三叔”眼看着要到近前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拍門聲。

“張昊天!你給我開門!趕緊開門啊!”

周瑩瑩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帶着一絲不滿。

張昊天心裏一喜,心說自己這下可有救了!

想要趕緊去給周瑩瑩開門的,可這會兒張昊天被那些“三叔”團團圍住,根本就沒辦法走到門口。

孽罪青春 “救命啊!我開不了門,你自己想想辦法,趕緊來救我啊!”

張昊天只能大聲的喊着,希望周瑩瑩可以聽到自己的呼救,也好趕緊破門而入。 周瑩瑩聽到張昊天的呼救聲,趕緊又踹了幾下門,希望可以把那扇門踹開。

可就她的力氣,別說是踹開門了,就連一道縫隙都踹不開!

周瑩瑩四下看着,想知道現在要怎麼辦。

猛的,周瑩瑩想到以前三叔有個習慣,就是在門口留一把備用鑰匙,防止自己不在家的時候有人來,在外面傻站着。

又四下看了看,周瑩瑩翻找了幾處地方,果然真的找到了一把鑰匙!

慌亂的打開三叔家的大門,周瑩瑩朝着裏面一看,心裏又是咯噔一聲。

蒼天啊,這房子裏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有這麼多隻惡鬼啊!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站在門口乾瞪眼,也沒有要過來幫自己一把的意思,趕緊衝着周瑩瑩大喊出聲,“我說,你倒是趕緊來救命啊!”

說着這話的時候,那些“三叔”已經全都離着張昊天近的不能再近了,甚至有幾隻還開始在張昊天的身上聞着,像是在研究要如何把張昊天生吞下肚一般。

周瑩瑩也愣住了,自己雖然從小就有陰陽眼,見到的鬼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了,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隻惡鬼聚集在一起啊!

被張昊天這麼一提醒,周瑩瑩也意識到自己來這裏的目的了,順手把揹包朝着地上一丟,周瑩瑩從裏面摸出來一把大概也就巴掌大小的銅錢劍,擺好姿勢,奔着張昊天周圍那些惡鬼就衝了過去!

那些惡鬼感受到銅錢劍的威力,慌亂的四散開,但是仍舊不肯徹底離開這裏,眼巴巴,可憐兮兮的盯着剛纔的那個不鏽鋼盆,還有張昊天。

順着那些惡鬼的目光,周瑩瑩也發現了那個不鏽鋼盆的存在,即便是沒親眼看到全過程,周瑩瑩也大概能知道張昊天做了什麼了。

“你也真是不怕死啊!”周瑩瑩狠狠的瞪了張昊天一眼,心說這什麼都不懂真可怕!

張昊天心裏不爽,但是現在這種時候也不好爆發,只能儘量壓低身段,繼續衝着周瑩瑩求救,“你就趕緊幫幫忙,有什麼事兒一會兒再說!”

看着張昊天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周瑩瑩覺得好笑,但是想着現在還是趕緊解決了這些惡鬼比較好,不然,等會兒聚集更多,就是麻煩事兒了!

想到這些,周瑩瑩趕緊收斂了臉上的不屑,轉而變成認真,繼續揮舞着手上的銅錢劍,朝着那些惡鬼的方向衝。

不多會兒,那些惡鬼消失的消失,逃跑的逃跑,房子裏終於安靜下來。

張昊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周瑩瑩收好那把銅錢劍,得意的走到張昊天身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得意的說着,“看吧,知道你自己有多沒用了吧!”

張昊天不服氣,剛纔的情緒瞬間又全都出現了,一把推開周瑩瑩的手,“不就是有點兒本事嗎,我告訴你,就算是你不來,我也有辦法逃跑!”

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張昊天心裏還是十分後怕,要是周瑩瑩真的沒出現,自己這會兒弄不好已經被那些鬼給吃了。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紙老虎一樣的神情,笑的前仰後合的,“就你?還逃跑?我跟你說啊,這都是你自己找的!”

“行了!有什麼好笑的,真是的!”看着自己吹的牛皮被瞬間戳破,張昊天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周瑩瑩稍稍收斂了一些,指着張昊天的鼻子,“你回來的路上有沒有覺得什麼不對的地方?”

張昊天被這麼一問,自己也開始努力的回憶,可思來想去也沒想到什麼不對的地方,猛的,張昊天突然想到那些小孩子,把那些小孩子還有自己脖子疼的事兒說了一遍。

“難不成,那些小孩是鬼?”張昊天好奇的問着,平日裏自己都不搭理那些小孩的,今天也就搭理一次,沒想到居然還是鬼!

“那倒不是,那些孩子應該沒什麼問題,問題是你!你走路的時候有沒有踢到什麼東西,比如垃圾桶啊,易拉罐什麼的。”周瑩瑩繼續認真的問。

張昊天點頭,“有啊,我回來的時候看到有一隻野貓在扒垃圾桶,我就踢了兩下,省的那隻貓把垃圾弄的到處都是,這有什麼問題?”

“嗯,肯定是這樣了,你踢垃圾桶的時候一定是遇到了正在找食物的餓鬼,那些鬼大多都是盯着垃圾桶,在裏面翻找可以吃的東西,還有,他們不管怎麼吃都吃不飽,對食物的渴望簡直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踢翻了他們的垃圾桶,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嗎?弄不好從那時候開始,餓鬼就已經騎在你的脖子上了!”

聽周瑩瑩這麼一說,張昊天趕緊又摸了摸脖子,果然啊,剛纔還一直痠疼的脖子,這會兒竟然不疼了!

“等等,這事兒也不對啊,如果真的像是你說的那樣,爲什麼我看到的全都是三叔?不會是三叔也變成……”張昊天有些說不下去了,三叔那是多麼好的一個人啊,要是死後變成這樣,天天扒垃圾桶,自己是萬萬接受不了的。

“你想多了!那根本就不是三叔,那些傢伙最有本事了,能看出來人最想見到的人是誰,爲了騙吃騙喝,直接變成對方的樣子,還有,三叔的魂魄還在那座墳墓裏,哪兒就可能變成這樣啊!”

周瑩瑩順嘴一說,但是剛說完就已經意識到不對勁兒了,趕緊捂着嘴,當作自己什麼都沒說,稍稍有些慌亂的看着張昊天。

張昊天瞪大了雙眼,“什麼?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三叔的魂魄怎麼了?爲什麼會還在那座墳墓裏?還有,那座墳墓?”

一連幾個問題,周瑩瑩被問的有些後悔,這事兒父親交代過的,至少暫時不要讓張昊天知道,現在自己倒好,竟然順嘴直接說出來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周瑩瑩開始嘗試着編造謊言,但是她實在是不擅長這事兒,還沒等編造出來呢,就已經神情慌張了。 但凡是涉及到三叔的事兒,在張昊天這裏都是天大事兒。

眼看着周瑩瑩明顯就是要編造謊言,張昊天干脆,直接抓住了周瑩瑩的肩膀,“我知道你想糊弄我,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們到底還有多少事兒瞞着我,關於三叔,關於我家祖上的那些事兒,還有那個大將軍,你到底還知道多少?”

周瑩瑩張了張嘴,想要趕緊找到一個站的住腳的謊言,可這會兒大腦全都空白一片,被張昊天這麼一說,更不想編造什麼謊話了。

伸手推開張昊天的雙手,周瑩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事兒啊,你也別怪我,也不能怪我家,什麼都不告訴你,其實也是在保護你!”

“保護我?呵呵,我都這麼大一個人了,還有什麼事兒是需要你們來保護的!”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張昊天覺得好笑,如果說鬼神的事兒是要保護自己,那他們要保護到什麼時候?還有,自己貌似也不是很害怕這些事兒的好不好,自己好歹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我爸還有我爺爺不跟你說太多,是因爲擔心你衝動,萬一你現在就衝進去了,到時候就前功盡棄了。”周瑩瑩繼續說着讓張昊天半懂不懂的話。

“我不想聽那些,你直接說,我想知道真相,我也有權利知道真相!還有,就算是你今天瞞着我了,你覺得能瞞着我一輩子嗎?我不是早晚都要知道的?”張昊天開始努力的想要說服周瑩瑩。

不得不說,張昊天的口才還算是不錯,幾番勸說之後,周瑩瑩終於決定把所有的事兒和盤托出。

“你只知道三叔已經沒了,但是你不知道三叔的魂魄還在,我爸和我爺爺去看過的,三叔的屍體很奇怪,並不是那種死掉之後魂魄出竅,而是先出竅之後再死亡,這就能解釋爲什麼三叔是被自己活埋的了,其實活埋他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佔據他身體的那幾只厲鬼!

至於三叔自己的魂魄,正常來說,新死的鬼都會在屍體附近,但是三叔也沒有,我爸跟我爺爺招過魂了,可什麼都召喚不出來,這就說明三叔的魂魄被困在什麼地方了,我爸猜測,八成是被大將軍想辦法帶進古墓裏了,畢竟那是三叔的魂魄,對咱們來說,是一張很好的王牌!”

周瑩瑩十分認真的說着。

張昊天眉頭越來越緊,“你的意思是,魂魄可以自由的進出那座古墓?”

周瑩瑩點頭,“這個算是吧,我也說不清,我爸說,大將軍在地底下時間實在是太長了,他肯定有辦法影響周圍的那些厲鬼,至於怎麼進出,這個現在還不確定,畢竟誰也沒真的挖開那座古墓,誰也不知道里面的符有沒有失效。”

“如果失效了會怎麼樣?還有,那些鬼要是都能自由進出了,爲什麼大將軍不能自由出入?”張昊天不明白了,鬼都能,爲什麼那麼厲害的大將軍就不能?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我爸,我爸給我的解釋是,那些鬼是沒有實體的,但是大將軍是有實體的,簡單點說,當初大將軍的魂魄堅持不肯離開,所以就用執念,把自己的魂魄封印在了身體裏面,也正是因爲這樣,你們家祖上封印的時候,也只是封印了大將軍的身體,至於魂魄,當時也沒想那麼多。

再後來,大將軍開始在墳墓裏蠢蠢欲動,你們家其他的祖先就開始在那座古墓上面擺放一些控制鬼魂的陣法,使勁兒的鎮壓他,不過,那麼多年了,誰也說不準。”

張昊天大概明白了周瑩瑩的意思,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也就是說,有可能是那個大將軍已經衝破了外面的陣法,可以控制那些鬼,但是自己還出不來,是不是?”

“大概是這個意思,所以你父親才把自己當祭品,繼續封印大將軍。”周瑩瑩順嘴又是一說,結果說完又後悔了。

張昊天剛弄明白三叔的事兒,還沒等問怎麼解救三叔呢,就又聽到了自己父親的事兒,瞬間眼睛又瞪大了幾分。

“什麼?你是說,我爸是自己把自己當祭品了?”依稀記得周爺爺臨死之前只是跟自己說父親是去解決那座古墓了,可沒說是把自己當祭品啊。

“這個,這個。”周瑩瑩還想再編造一下謊話,心裏也十萬分的責怪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嘴上就沒個把門兒的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