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詩倩面色微變:「其實也沒什麼,是小烽的公司研製出的美容產品,呵呵。」

「是嗎,那更要看看了。」周夫人更加的興趣盎然,這個年齡的女人,對自己的容貌的重視,可以說已經達到了一種令人髮指的地步。

都是自家人,周詩倩不好拒絕她們,就把紅木盒子拿了出來。

母女二女本以為是某種霜、乳之類的化妝品,打開一看只是兩顆類似麥麗素的巧克力球,頓時少了很多興趣。

周小妞兒更是用懷疑的語調說:「未來姐夫,你確定這兩粒東西對姑姑有效?」

秦烽慢條斯理的夾起一塊回鍋肉,放進嘴裡慢慢的嚼,慢慢的咽下,然後才開口道:「沒有效果的話,我就把自己的公司賠給周阿姨。一粒,就可以保持三年容貌不變,兩粒至少能保持五年的時間。」

「這麼神奇?」周夫人瞪大眼睛,再看那兩粒巧克力丸的時候,眼睛里儘是羨慕之色。

「舅媽,秦氏集團很快就會進軍化妝品業,到時候我讓小烽給您留一套頂級產品,保證絕對比市面上的好。」舒警花笑著說。

周夫人喜出望外:「太好了,那我就先謝謝小烽了。」

周沐思在旁邊嘟囔道:「有那麼好嗎,別把牛皮吹上天。」

「小妞兒,你要是不信的話,盡可以去試試。」秦烽信誓旦旦的說:「哥別的不敢保證,讓你永遠保持現在的樣子,還是能做到的。」

他當然沒有吹牛,因為林採薇已經成功的煉製出了駐顏丹,只需要服用一顆丹藥,能讓修真者保持幾十年容顏不變。

更重要的,駐顏丹還能保持一個人體型不變。

和修真者相比,普通人的身體里有太多的雜質和毒素,對藥效的吸收會產生很大的阻礙,但也能做到十年內保持容顏不變。

可以說,駐顏丹的功效是養顏丹的三倍以上。

「真的假的?」周小妞兒當然不信,這年頭兒各種化妝品的廣告滿天飛,永遠都是廣告比療效更好。

「事實勝於雄辯,你敢跟我的公司簽訂合同嗎?」秦烽先頂著她的錐子臉,然後一路向下,笑著說:「不過呢,保持容顏和體型對你來說,好像是利大於弊呢,我無法想象十年之後,你還是現在的樣子,到時候萬一嫁不出去,可怎麼辦?」

面對他帶著敵意和鄙夷的目光,周沐思氣呼呼的說:「有什麼不敢,姑奶奶本來學的就是表演選修模特兒,有人要跟我簽約,求之不得呢。」

秦大少吃了一驚:「你學的是模特兒?」

「怎麼,不行嗎?」周小妞兒特意挺了挺胸。

奈何她的身材過於纖細,以至於胸前並沒有多少料,據秦大少的觀察,估計是個小A,尺寸絕對不超過32。

舒警花在一旁解釋說:「表妹念的是中戲表演專業,小烽你可不要小看她哦,說不定幾年後,思思就是演藝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呢。」

秦烽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話,人不可貌相啊,乾柴棍兒都能當演員和模特兒,天理呢?

最新全本:、、、、、、、、、、 秦烽有些想不通,周沐思算是根正苗紅的官二代,為毛要當個演員,而且還兼學模特兒?

以她老爹的能力,隨便幾句話,就能給她在市政府或者省政府安排個職位,工作輕鬆不說,而且還不少拿錢的那種。

再看周銘楚夫婦,周夫人一臉的傲色,周大叔眼睛裡帶著一絲不敢言的無奈。

要不說偷腥的傢伙沒人權呢,很明顯他是屈從在了自己兩個女人的面前,要是按照他的想法,肯定不可能讓女兒讀中戲的。

舒警花在一旁起鬨:「小烽,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呢,你直接把表妹簽了唄,讓她當秦氏新產品的代言人。」

秦大少咂咂嘴,用手摸著下巴說:「這不太好吧,選形象代言呢都是以一線明星為首選的。退一萬步講,就算要簽新人,至少也得是個美女吧,她這麼瘦,一副沒吃飽飯的樣子,能行嗎?」

聽了這話,周大叔夫婦有些尷尬,他們沒少給女兒補身體,可她生就一副吃不胖的體質,每天大魚大肉加高熱量的零食,一個暑假下來,體重非但沒有增加,反而瘦了好幾斤。

加上一個暑假之內,這妞兒又長高了三厘米,看起來就更顯瘦了。

對此,夫婦二人一點兒辦法都沒有,這些年也帶著女兒看遍了各地有名的醫生,做了各種檢查,都是毫無結果。

周小妞兒眼睛瞪的滾圓:「喂,你什麼眼光啊,我不是美女嗎?中戲可是被稱為美女集合地呢,我在班裡、系裡可是數得著的新生代美女,不管是同學還是學姐,都羨慕我的身材呢!」

不得不說,這年頭兒的確流行骨感美,但秦大少由於身邊的美女太多了,更喜歡豐滿型的女孩子,而不是這種骨瘦如柴的。

「小烽,表妹說的是真的,自打她到了中戲之後,追她的男生為數不少呢。」舒警花說。

周小妞兒十分傲氣的把下巴一抬,哼道:「那是自然的,因為大家都不是瞎子!不過呢,本姑娘眼光高著呢,那些男生我一個都看不上。當然了,隨便揪一個出來,都比未來表姐夫你強百倍。」

尼瑪,竟然被一個細丫頭鄙視了。

「簽你倒不是不可以。」秦烽笑嘻嘻的說:「既然你是學表演的,應該知道為化妝品代言的基礎,長相就先不說了,你勉強過關;膚色嘛,還算細嫩,畢竟你才十八歲,所以也沒什麼值得炫耀的;關鍵是身材,因為化妝品不光是針對臉部的,有些產品是針對全身的,所以你……」

「切,不就是增加上圍的尺寸嘛!」小丫頭因為喝了酒,膽子自然也就大,把並不明顯的小胸脯一挺,道:「本姑娘就給你一次證明的機會。」

證明,怎麼證明?

秦大少心裡不由的開始YY,難不成你想脫給我看?

這不大好吧,你可是靜靜的表妹,哥怎麼好意思看呢?當然了,你要是強迫我的話,哥一定會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周大叔和周夫人也嚇了一跳,以為女兒要做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周沐思接著說:「既然你要做化妝品,豐胸的肯定也有吧,本姑娘就免費給你當試驗品。當然了,要是你的產品沒用的話,我會以代言人的身份,對你們秦氏集團進行最嚴厲的聲討,你敢應戰嗎?」

多大點兒事兒,不就是增加上圍尺寸嘛,他想也不想的點頭答應了:「小心以後因為尺寸太大,你直不起柔弱的小腰。」

「哼,這你就不用操心了!」周沐思雖然從不嫌棄自己的纖細身材,但每次看到身邊的人高高的胸部,心裡總是會產生一些失落。

以前因為正常發育尚未完成,她並沒有太在意,暑假的時候偷偷用了很多豐胸產品,結果全都無效。

要是假貨也就罷了,她把剩下的產品送給了一個朋友,結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同學的尺寸足足大了兩個尺碼,這樣的結果讓她抓狂不已。

事實證明產品還是有功效的,是她自己不行。

現在她可以借口年齡小、晚發育等等,可是過兩年呢,要是還不見長大的話,可就只有哭的份兒了。

有這麼好的機會,她當然不會放過,她能想到秦烽的背後肯定有一個龐大的研究團隊,最主要的是秦氏的美容產品還未上市,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為她一個人服務。

到那時,想不增加尺寸恐怕都難。

想到這些,她心裡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

既然覺得自己收穫頗豐,周小妞兒對秦烽的敵意減少了許多,舉起杯子語氣豪爽的說:「未來表姐夫,妹妹敬你一杯,希望我們以後合作愉快。」

「呵呵,合作愉快。」秦烽也舉起了杯子。

這次,小妞兒沒有耍賴皮,一口氣把剩下的半杯給幹了,動作表情之爽快,頗有當女漢子的潛質。

周夫人心疼的說:「女兒啊,不能這麼喝,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周沐思已然微醉,卷著舌頭說:「沒事兒,喝多了大不了就住姑姑家,我都好幾年沒跟表姐一起睡了,正好今天重溫一下小時后的感覺,嘻嘻。」

秦大少心道你個敗家小妮子,不許住在這裡,你跟靜靜一起睡,那我呢?

在未來丈母娘的眼皮子底下偷情,一定是很刺激的事情,他從一開始就很期待,眼看這個計劃要被周小妞兒破壞,他心裡當然不忿。

跟舒警花對視一眼,警花做出一個很無奈的表情。

「呵呵,思思可以在姑姑這裡多住幾天的。」周詩倩笑著說:「以後你們姐妹見面的次數,肯定會越來越少,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親近親近。」

嗚嗚,連老丈母娘都這麼說,秦烽那顆火熱的心,就快碎了。

周大叔見他一點兒醉意都沒有,翹起大拇指說:「年輕人,好酒量啊!你以後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這一點舅舅敢打包票。」

秦烽選擇無視他的存在,用得著你打包票嗎,你一個小小的副廳長,哥們兒的後台是魏老爺子好不好。

最新全本:、、、、、、、、、、 周沐思果然喝的暈乎乎的,留在了姑姑家,周夫人負責開車,帶著微醉的周銘楚離開這裡。

周詩倩指著朝北的一間客房,跟秦烽說:「房間準備好了,小烽你是現在就休息呢,還是跟靜靜她們聊會兒天再睡?」

秦烽看了一眼腕錶,說:「才九點四十,現在就睡有點兒早。」

「呵呵,那你們年輕人再玩兒一會兒吧,阿姨累了,過會兒就睡覺。」周詩倩拍拍他的肩膀:「就當這裡是自己家,千萬不要客氣。」

秦烽心道我當然不會跟你客氣,一會兒還要跟您的寶貝女兒研究生孩子的過程呢,嘿嘿。

至於周沐思這個跟屁蟲,他和舒雅靜早就商量好了,等她睡著的時候,舒警花就偷偷溜到客房,周小妞兒喝的暈乎乎的,一旦睡著肯定會睡的很死。

做完某些事之後,舒警花再回到自己的房間就行了,絕對的神不知不鬼不覺。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拖住周小妞兒,不讓她睡的太早,時間拖的越長,酒精的效用也就越明顯。

在舒警花的提一下,三人坐在大床上鬥地主。

不一會兒的功夫,周小妞就在兩個人的「夾攻」之下,輸了個清潔溜溜,錢包里的幾百大洋全歸了秦烽。

小妞兒的嘴巴越撅越高:「表姐,你們也太不厚道了吧!一個是大集團的董事長,坐擁上億元的家財,一個是國防部的軍官,每月的工資高的不得了。可你們卻贏光了我的零花錢,這是我好不容易從老媽那裡榨出來的,本想著回學校之後過幾天好日子呢,幾把牌下來就回到解放前了。贏我的錢,你們好意思嗎?」

秦大少笑嘻嘻的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願賭服輸是作為一個賭徒的最起碼品格。哥雖然不在乎這些小錢,卻很在乎贏的感覺。」

舒警花伸展右臂勾住表妹的脖子,說:「舅舅不至於小氣到連零花錢都不給你的地步吧,堂堂官二代,兜里只有幾百塊大洋,說出去誰信。」

周小妞兒嘟囔道:「有什麼可不信的?」

秦烽哼道:「當然不信,你老爹養小三,一個月至少要花幾萬甚至十幾萬吧,至於對你這個親生女兒小氣嗎?對了,你確定自己是親生的,不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

周小妞兒直接撲了過去:「姑奶奶當然是親生的,你才是垃圾堆里撿來的,你這個魂淡……」

這對於秦大少來說,無異於是主動送上門兒的豆腐。

那就可勁兒吃唄!秦烽看似被小妞兒壓在下面,落了下風,實則已經用兩隻賊手,幫她「檢查」了一遍身體。

這妞兒的確把骨感美髮揮到了極致,能夠摸到的地方,全都是皮包骨頭的感覺,不過翹挺的小屁屁卻是彈性十足,兩條大腿摸起來也很有感覺。

至於胸部,只能用盈盈一握來形容,就連剛上高一的黃筱芷,都比她大了不止兩個尺碼。

周沐思沒意識到自己吃了大虧,騎坐在他的腰上,一邊使用必殺技降龍十八掌,嘴裡一邊喊道:「我打死你,敢說姑奶奶不是親生的。」

當事者迷,但旁觀者清啊,舒警花見表妹吃虧,趕緊上去把兩人拉開。

沒了豆腐可吃的秦烽尚未發表意見,周小妞兒先不幹了:「表姐,你太過分啦,事事都向著自己男人,有異性沒人性。」

舒警花只剩下苦笑,心道我會告訴你,其實吃虧的是你嗎?要不是我的話,就以秦烽的那雙善解人衣手,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你身上的衣服全得脫離崗位。

秦烽聳聳肩坐起來,說:「表妹,你都沒有賭本兒了,我看就別玩兒了吧。」

「憑什麼,姑奶奶要翻本!」周小妞兒不服氣的說。

秦烽瞄了她一眼:「你拿什麼翻本?要不咱們賭脫衣服吧,誰輸了就脫一件衣服,怎麼樣?」

「好啊……就不!」周小妞兒趕緊把胳膊交叉放在胸前,哼道:「萬一你們兩個聯合起來對付我,本姑娘豈不很慘!」

他很不給面子的說:「你就是脫了,也沒什麼好看的。要不咱倆聯合起來,讓你表姐不停的脫,嘿嘿。」

小妞兒不傻,哼道:「才不呢,我要跟表姐聯合起來對付你。」

秦大少裝作吃驚的樣子:「你就那麼想看我的身體啊?」

「魂淡,表姐你怎麼都不管管他,太過分啦!」

「……」

三人一直打鬧到快十一點,周小妞兒哈欠連天,秦烽才一本正經的離開這裡,走之前不忘給舒警花一個曖昧的眼神。

躺在客房的床上瞪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警花終於來了。

他一把抱住只穿了睡袍的她,直接壓到下面,一邊把她的裙擺往上撩,一邊迫不及待的挺槍直入正題。

等待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以至於他懶得做任何的前戲。

舒警花被他進入身體的時候,忍不住叫喊出來,但她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畢竟老媽周詩倩就住在不到十米開外的主卧室。

秦烽開始快速運動,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襲來,警花只能用兩隻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但低沉的聲音還是從鼻子里哼出來。

聲音維持了將近一個小時,秦烽低吼一聲,伏在美女的身體上不動了,兩人都因為劇烈的運動出了一身汗。

舒警花這才敢鬆開捂著嘴巴的手,香喘著嗔道:「你這個壞蛋老公,差點兒沒讓人家死過去。」

「呵呵,誰讓你來的這麼慢,老公都快憋死了。」秦烽的繼續把自己的那根東西留在她身體里,壞笑著說:「你休息一下,咱們接著再來,好不好?」

舒警花嚇了一跳,說:「不行,我得趕緊回去,要是被起夜的表妹發現,可就露餡兒了!」

她心想要是留在這裡的話,就得承受秦烽一夜的折騰,明天中午能不能睡醒,都是未知數呢。

在她的堅持下,秦大少只好放人。

舒警花回到自己的房間,果然半個小時后,睡在旁邊的周沐思迷迷糊糊的起來,去了一趟廁所,然後徑直朝著客房走去。

最新全本:、、、、、、、、、、 周沐思一直是姑姑周詩倩家的常客,以前表姐舒雅靜沒去平原市上班的時候,小妞兒總會以各種借口來這裡蹭吃蹭喝。吃飽喝足了懶得走,就直接在這裡住下。

秦烽此時住的客房,以前一直是為周沐思準備的。

迷迷糊糊的她從衛生間出來,因為醉酒的原因,沒有去往舒雅靜的房間,而是下意識的走向客房。

開門,上床。

床上有個人,她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是跟表姐睡,有人就對了,她順勢抱住了「表姐」。她哪裡知道,自己不但走錯了房間,而且還是主動羊入虎口。

秦烽睡的正熟,剛才的一場大戰,耗費了不少的體力,突然有一具身體躺在自己身邊,還摟住了自己。

不用想,肯定是靜靜又回來了,這妞兒剛才還信誓旦旦的不能留下來,萬一被表妹發現了怎麼辦,這才過了多大會兒,就忍不住回來了。還是讓老公抱著睡舒服,是唄?

他翻身摟著那具略顯滾燙的身體,黑燈瞎火的他未曾多想,一隻手摸到對方的雙腿之間,未加思索就把她的小內褲脫了下來。

在他看來,既然都已經來了,還穿內褲幹嘛。

懷裡的人不自覺的扭動幾下身體,秦烽摸向她胸部的手被滑到了旁邊。

其實他已經感覺有些不對頭,懷裡的人好像瘦了一些,要是他那隻手順利的摸到一座山峰,肯定會意識到她不是舒雅靜。

急色的趨勢下,他未曾多想,和之前的做法一樣,懶得進行前戲,把對方的睡袍往上一掀,挺著怒目圓睜的小秦烽,徑直殺入。

一種無以倫比的緊窄,讓他感覺舒爽不已,卻也不得不因此稍作停頓,積蓄力量。懷裡的人兒扭動的幅度更大了,他深吸一口氣,猛的將腰身一沉。

啊……

一聲高亢的喊叫聲,刺破了房間里原本曖昧的氣氛。

懷裡的人正在劇烈的抖動著,剛才的一聲喊叫,驚了秦烽一跳,因為聲音明顯不屬於舒警花。

從小秦烽處傳來的緊窄和一股暖流,說明她很有可能是第一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