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蘇蘇那趾高氣昂的態度,甚至就連飛機上的那些隱蔽鏡頭全都放了出來。

裴初九看到飛機上的那一段的時候,有些意外。

連這些都被放出來了?那看來導演組這一次是的確很惱白蘇蘇,準備徹底封殺她了。

飛機上,白蘇蘇的態度非常差勁。

她被安排坐在小蘋果的旁邊,而小蘋果因為第一次離開家人和陌生人旅遊,所以十分害怕一直在哭。

而起初白蘇蘇還有心情安慰幾句。

可看到小蘋果一直哭個不停的時候,她也終於偽裝不下去了,直接爆發了。

「哭哭哭,哭什麼哭啊,吵死了。」

白蘇蘇一臉不耐煩,黑著臉看著導演組道,「現在還不是我管她的時候吧,你們把這個破孩子抱走啊,你們怎麼找了個這麼麻煩的人給我?」

白蘇蘇一臉晦氣的看著小蘋果,那眼底的嫌棄神色被明晃晃的拍進了攝像機里。

攝像機似乎是隱藏拍攝的,因此這一段也看著十分真實。

電視機前的觀眾全都驚呆了。

小蘋果被白蘇蘇這麼一吼,都嚇到了,眼底的淚珠子都還掛在臉上,整個人都嚇蒙了。

旁邊的陳圓圓看不過眼,皺眉開口,「小蘋果還是孩子,第一次出門害怕是正常的,有東西吃嗎?拿點糖果和水給孩子吃吧,你也別這麼凶孩子。」

陳圓圓是幾個人里咖位最小的,而且脾氣也比較好。

白蘇蘇聽到陳圓圓的話,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我凶她?熊孩子就是得管教,我沒打她都算好的了,她這樣吵著別人,誰能高興?又不是你帶她,你倒是說得輕巧。」

白蘇蘇翻了個白眼,那大小姐架子十足。

她的話一頓,又不陰不陽的補了一句,「你們要是心疼她,你們自己去幫她倒水啊。」

導演組:「……」

導演組沒有插話,顯然沒有管的意思。

因為這個拍攝是偷偷的放針孔攝像機偷拍的,所以大家似乎都不知道這裡有攝像機。

觀眾朋友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全都驚呆了。

而網上視頻里大家也都開始刷起了評論。

「卧槽,白蘇蘇怎麼是這樣的一個人啊?」

「天哪,她的態度也太惡劣了把?之前還在那裝好人。」

「之前我還不相信她會對孩子動手,我現在是信了。」

「她自己不照顧孩子就算了,竟然還讓別人去拿東西,大小姐架勢也太足了吧?」 無塵道長:「你也說了是無限可能,誰也難以預料。」

寧閣老瞪眼睛:「那老夫不管,你說了有生機,就一定要有生機,就算是沒有,你造也要給老夫造一個,非衍這孩子太苦了,老夫說什麼也不能看著他英年早逝!」

無塵道長捋著鬍子搖頭嘆息:「這天妒英才……」

寧閣老冷哼一聲:「老夫聽說你最近要新修道觀啊?我手上有些散碎的銀子……」

無塵道長直接改口:「上天有好生之德,貧道必定竭盡全力。」

「你不應該叫無塵,你應該叫死愛錢!」

無塵道長搖了搖頭:「貧道這也是為了楚相爺,多建造一些道觀,人就越多,人越多,找到鬼醫的機會就越大。寧閣老手上有多少散碎銀子?」

「哼,若是你找不到鬼醫,救不了非衍,老夫就讓人砸了你道觀的招牌,然後將你的道觀全部改成寺廟,送給萬華寺的慧然大師!」

「你……」無塵道長瞪大眼睛,此時的他身上一點仙風道骨的模樣都看不到了,兩個加起來都快兩百歲的老人互相瞪著眼,一副針鋒相對的模樣。

極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好一會兒,寧閣老撐不住的眨了眨眼睛,心中冷哼一聲:「名臣呢,名臣小子進來!」

名臣快步走進來:「見過寧閣老、見過無塵道長。」

「我問你,以往元宵節,非衍也去宮中,但是從未待過這麼長時間,這次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

「這……」名臣想到那天看到的場景,有些遲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連老夫都要瞞著了?」

「屬下不敢,主子在宮中遇到了蘇姑娘和沐公子。」

寧閣老微微坐直身子:「你說蘇姚?」

「是,還有沐公子。」

「那他們可有碰面,都做了什麼?」

「……主子看到了蘇姑娘跳舞,之後就讓屬下將沐公子先行帶走,至於之後發生了什麼,您要詢問衛一了,屬下不是很清楚。」

「跳舞?」寧閣老唇角的笑意止不住,「我就說嘛,蘇姚那孩子心思機敏、人長得也好看,關鍵是性子好,和非衍很是相配。」

之前他提起蘇姚,楚非衍還一副冷漠不理會的模樣,這才過了幾天,都去看人家跳舞了。

無塵道長有些好奇:「寧閣老說的是誰?」

「你剛剛回京,不知道具體的情況,這個蘇姚是被榮王府強迫,頂替其嫡女沐凝華進京的……」

聽到寧閣老說完,無塵道長不由得皺了皺眉心:「這個蘇姚真的和沐凝華容貌一致?」

「是啊,這件事情也太過巧合了,不得不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人有相似不假,可長得全然一模一樣,又非雙生子,這就有些讓人意外了。」

「非衍讓人去查了,蘇姚的身世背景沒有什麼問題,也許就是巧合吧。」

無塵道長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蘇姚的書信很快送到了榮王府,榮王妃收到消息的時候,信已經直接送到了沐辭修的面前。

重返九五:不負時光不負卿 沐凝華臉色略顯不安:「母親,您說大哥是不是因為我上次燒掉了蘇姚做的香囊生氣了?」

榮王妃端著茶盞的動作一頓:「胡說什麼?」

「母親難道還沒看出來嗎?大哥分明就是在意那個蘇姚,要不然臨行的時候,為什麼偷偷的給她送上五萬兩銀子?」

那個蘇姚到京都之後,不僅沒有很快被害死,反倒是名聲響亮了,還給皇上跳舞獻禮,能耐了她!

「這件事情你大哥和我說過了,不管怎麼說,蘇姚名義上頂替的是你的名頭,為了名聲著想,也不可能對她太苛刻。」

「可是大哥房間中留的那隻蝴蝶琉璃瓶……」沐凝華微微垂下眼眸,似乎只是隨口一說。

榮王妃猛地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抹銳利之色:「什麼蝴蝶琉璃瓶?」

「就是……就是大哥之前送給蘇姚的,蘇姚離開的時候,又拜託大哥幫忙照顧,大哥就一直留在房間中,那琉璃瓶子里的蝴蝶死了之後,他還專門讓人去溫泉莊子那邊重新找了一些回來。」

榮王妃的臉色一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周嬤嬤,上一次我把蘇姚寫回來的信撕掉了,我記得是讓春寧拿下去燒掉的,可對?」

周嬤嬤連忙應聲:「是,當時王妃是這樣吩咐的。」

榮王妃抬了抬眼眸,端起茶盞來抿了一口:「春寧那丫頭,年紀也不小了吧?」

「已經二十歲了。」

「人大了,心思也就大了,」榮王妃輕輕地閉了閉眼睛,一抹冷意漫上唇角,「我聽說你有個遠房侄子,今年二十多歲了還未婚配,前段時間還來你這裡探望,逗留了好幾日才離開。」

「回王妃的話,的確是如此。」

身為王妃的心腹,備受信任的同時,一舉一動也都會被嚴格控制在主子的眼皮子的底下,只有主子不想知道的,沒有她不能知道的。

她的確有個遠房的侄子,原本家境也算是殷實,可那個侄子不爭氣,全然就是個酒鬼、賭棍,敗光了家業不說,年紀輕輕地便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前段時間過來,也根本不是為了探望她,只是無賴的希望能打個秋風,看看能不能混些銀子。

「男未婚、女未嫁,正好是天賜的良緣,讓春寧收拾、收拾,再賞給她十兩銀子,就讓她嫁過去吧。」

「是。」周嬤嬤連忙應下。

沐凝華站在一旁,微微的咬了咬嘴唇:「母親,那個春寧有什麼問題?」

「之前,蘇姚送回來的東西,都是直接送到我這裡的,可這次呢?」

「送到了哥哥那邊……」沐凝華說完,見榮王妃臉色更差,連忙閉上嘴,定然是春寧對大哥說了什麼。

「呵,孩子大了,都學會在自己的母親身邊安插人手了,真不愧是我的好兒子。」榮王妃面上帶著一抹冷嘲,好一會兒才漸漸地平復下去。

門口忽然傳來一陣哭鬧聲,緊接著一名侍女不顧身後之人的拉扯跑進來,連滾帶爬的撲到榮王妃腳下:「王妃,奴婢知道錯了,求您饒過奴婢這一次,奴婢以後再也不敢了,奴婢不想嫁人。」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裴子辰比裴初九還要緊張。

他在看到網上評論出來的時候,連呼吸都停滯了,緊張的看著屏幕。

他在看到網上大家都偏向裴初九的時候,才鬆了口氣。

「姐姐,你看網上的消息。」

裴子辰眼睛里滿是亮光,興奮不已,「姐姐,網上對你的評價好了很多哎,你看……」

「嗯。」裴初九表情好了些,「我看見了。」

網上有這樣的評價,是她意料之內的事。

之前一直她被白蘇蘇壓著,大家都以為是她在欺負白蘇蘇。

如今白蘇蘇牆倒眾人推,在之前的那些誤會給公布出來之後,大家自然也意識到之前是錯怪了她。

在這個事情上口碑逆轉也是很正常的。

……

「墨總,通稿已經發了,關於小蘋果的採訪我們也放到了網上,只要這個事炒起來,應該不會有幾個人在記得裴小姐那個案子的事,不過就怕沐之晴那邊……」

王蕭瀟臉上有几絲猶豫,「沐之晴那邊因為牽扯到了沐家,沐家的事隱瞞得最是深,我們也暫時沒查到沐之晴針對裴小姐的原因,不過最近似乎沐如風在找什麼人。」

找人?

墨北霆眯著眼,表情淡淡,「找誰?」

「找他在幾十年前被拐帶的姐姐,沐家的大小姐,沐之晴的姐姐沐婉雲。」王蕭瀟深吸了口氣,「當時沐家這個大小姐在五六十的時候就走失了,一直到現在也沒找到,都幾十年了。」

墨北霆拿著杯子的手在空中停頓了片刻,「嗯,繼續說。」

王蕭瀟咬牙,「沐家一直在找沐婉雲的下落,你說……會不會……」

想到這個可能性,王蕭瀟的臉色就有些發白。

難道裴小姐跟沐婉雲相關?

不可能啊。

如果跟沐婉雲的事相關的話,沐之晴不應該是針對她才對啊。

王蕭瀟怎麼也想不明白。

墨北霆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眼神里閃過了几絲神采,「這個沐之晴,看來秘密很多啊,沐家的事你繼續查,這條線也不能放過,另外網上的事你多留意。」

「嗯。」

王蕭瀟跟墨北霆報告完了之後就又繼續去工作了。

隨著王蕭瀟的動作,白蘇蘇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黑料。

包括一段小蘋果的採訪視頻。

小蘋果似乎已經醒了過來。

已經從重症病房轉到了VIP病房,頭上臉上也全都包滿了繃帶,原本靈動的雙眼也變成了一潭死水。

眼神里閃動著與她年齡不相關的成熟冷靜。

採訪視頻里,小蘋果小小的一隻,孤零零的坐在那格外可憐。

「小蘋果,你覺得白蘇蘇在旅行中對你怎麼樣?」

記者在採訪。

小蘋果搖頭,「她對我不好,我不喜歡她,她經常不給我東西吃,要不是那幾天初九阿姨給我東西吃,我肯定餓死了。」

小蘋果一臉的委屈,「她還很兇,反正我不喜歡她。」

小小的聲音里都能聽出來對白蘇蘇的怨念。

「那天騎馬的時候,是白蘇蘇讓你選的那匹馬嗎?」記者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小蘋果想了會,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奇怪的開口,「那倒沒有,只是她好像很想讓瑾汐騎那匹馬,她一直讓我把那匹馬讓給瑾汐,不過……」

小蘋果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當時我也很喜歡那匹馬,所以初九阿姨讓瑾汐把馬讓給我了。」

小蘋果實話實說了。

而她的話也在網上造成了巨大的波瀾。

這不是很明顯了嗎?

結合之前白蘇蘇跟裴初九的矛盾,這顯然就是要害裴初九的孩子啊!

網友們全都憤怒了。

這是多心狠手辣才會對一個孩子下手?

底下的評論蹭蹭蹭的翻倍的漲。

「卧槽,這麼賤?」

「這個白蘇蘇是不是也太惡毒了吧,一個孩子而已,你也能下得去手?怎麼有這麼狠心的人啊?」

「裴瑾汐那麼可愛,我靠,白蘇蘇之前還在那裝,還把鍋全甩初九女神頭上,簡直不能忍好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