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還想跑,真是不自量力,看我如何抓住你們……”厲鬼陰沉的笑道,接着向着我們追了來。

無論是我,還是陳三章,亦或者老王,腳下的動作,絲毫沒有停過,雙腳跑起來,就彷彿輪子一般瘋狂的旋轉着一般。

一路狂奔,我問道陳三章,我問他還沒有有,隱身符,要是有隱身符,就快點拿出來呀!

陳三章聽着我這話,對我說道,“我要是還有隱身符,你認爲我不會拿出來嗎?”。

聽到陳三章這話,想想也是,如果陳三章手裏還有隱身符,此時此刻,他沒有理由不拿出來的,看來是真的沒有了。

難不成,我們今天就要交代這裏,我十分不甘,不甘的問道陳三章,我問他有什麼辦法,可以甩掉這個厲鬼辦法。

此時此刻,我們那可能有對付厲鬼的辦法,能從他手裏逃出去,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聽到我這話,陳三章想了想,最後,開口對我說道,“看來,只有去找他了……”。

“找誰,跟你一樣的修道者嗎?”我急忙問道陳三章。

陳三章聽到我這話,搖了搖,然後這般說道,“不是,去了你就知道了”。

接着,他大聲的對我和老王說道,“大家,加快速度,跟我走,很快就到了……就在前面不遠處,很快就到了,到了那裏,我相信我們就安全了!”。

說實在的,我對陳三章嘴裏說的那個他,挺好奇的,沒辦法,在怎麼說,陳三章也算是術法中人,他認識的想必也是術法中人。

在我認識的人之中,也就這個陳三章會點法術,我很難想象,我們這個縣城,還有和他一樣,會術法的人。

要知道像他們這種,會點術法,能抓鬼除妖的人,在我們平常老百姓眼裏,那就仙人一般的存在!

於是乎,我拼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跟着陳三章瘋狂的奔跑起來,也辛虧之前,我採陰補陽,吸乾了白玲瓏,現在體內元陽之氣異常旺盛,元陽之氣的旺盛,間接導致我精力充沛,倒也十分有勁。

一路狂奔過後,我們跑到了一教堂面前,這是一座有着上百年曆史的教堂,教堂最頂端,有着一個大大的十字架,好似震懾着,一切的妖魔鬼怪一般。

陳三章跑到教堂面前,停了下來,同時喘着大氣,擺了擺手,對我和老王說道,“停下來吧,目的地到了……”。

我們跟着陳三章停了下來,看着眼前這種雄偉的教堂,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此刻,厲鬼已經追了上來,他看見我們跑到教堂之下,本想追上來的,突然,教堂之上的十字架,發出一道聖潔的光芒,直接射在他身上,把他擊退了出去,同時,我們聽到了他發出的一聲悲鳴之聲。

厲鬼的悲鳴之聲,很快引起教堂之內的人注意,沒過多久,便見一三十幾歲的教士,衝了出來,這教士是一個洋人,白白的膚色,金黃色的頭髮,已經天藍色的眼珠,卻說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何方妖孽,膽敢在教堂四周放肆!”。

他的聲音很是洪亮,我估摸着,方圓一公里左右的人,能清楚的聽到他說的話語。

陳三章見到此人,二話不說,直接衝了過去,並一把抱住了此人,同時,我看見陳三章拍着這個洋教士的肩膀,說道,“詹姆斯,這次你可得救救我們呀!”。

洋教士,詹姆斯,來自大不列顛,來華約有十多年了吧,是我縣唯一一座天主教教堂的教士……。

以前,我倒也來這座天主教有玩過,也見過詹姆斯,當然只是見過,幾乎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

看他和陳三章很是親密的樣子,我感覺,他和陳三章不單單是相識而已……。

洋教士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推開了陳三章,問道陳陳三章,“三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無論之中,陳三章只好把我們的處境說了出來,把厲鬼追殺我們的事情說了出來。

洋教士,聽到‘厲鬼’二字的時候,幾乎大呼起來,“厲鬼!你是說本地出現了厲鬼,這怎麼可能……”。

“這又什麼不可能,要是厲鬼,以我陳三章的本事,怎麼可能落方而逃?”

詹姆斯,聽了陳三章這話,想了想,以他對陳三章的瞭解,一般鬼魂,幾乎不可能傷得了他,那可能逼得陳三章如此狼狽,看來是厲鬼無疑。

接着,他有疑惑的問道陳三章,“即便是厲鬼,你也不必跑到我這教堂來呀,你家裏不是還有一個厲害的人物嗎?他不能收復這厲鬼?”。

洋教士嘴裏這個厲害人物,自然是指陳三章的老爸了。

陳三章聽到洋教士這話,微微嘆了一口氣,“哎,你因爲我不想呀,哎,這不是沒辦法嘛……他老人家出去了,現在不在家……我不找你,還能找誰?”。

洋教士聽到陳三章這話,呵呵一笑,然後說道,“你也真是看得起我……”。

“你就別謙虛了,你來華夏之前,好歹也是大教士,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我還不知道……”陳三章如此說道。

陳三章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洋教士也不好在謙虛下去,於是,對我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對我們說道,“咋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

“這個你們完全可以放心……我這教堂之內是絕對安全,無論什麼妖魔鬼怪,要想進來,都得脫成皮……”洋教士說完,指了指教堂之上那高高屹立着的十字架。

我也擡頭看了看那十字架,本能告訴我,這十字架,絕不尋常。

接着,我和陳三章等人,在洋教士的帶領下,走進了這教堂之內。

這教堂,我以前也來個,裏面的一切倒也清楚,除了大廳上方的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比較顯眼點外,其他的倒也沒有沒什麼。

……

厲鬼,看着我們走進教堂,幾次想要衝進去,但一看到教堂之上那十字架,他就不得不考慮起來,幾次試圖衝的,都沒那個勇氣,無論之餘,他只好暫時離去。

進到教堂之後,我好奇了開口問道這個洋教士,我問他,那個厲鬼好像很是懼怕教堂之上那個十字架,不知這十字架是何製成?

那洋教士聽到我這話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這十字架,可是我當年來東方的時候,我們教主給我的十字架,據說經過主的洗禮,一般妖魔鬼怪,豈敢靠近他!”,

洋教士再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很是自信,同時也很是崇拜自己這個天主!

“原來是這樣呀!”明白之後,我又如此說道,“那就是說,只要我們呆在你這教堂之內,那厲鬼是絕不敢進來的哦”。

洋教士聽到我這話,點了點頭,看到他肯定的點頭,我才放心下來,這下總算是安全了。 我到是覺得安全了,今晚總算是活下來了,但對於陳三章而已,他並非如此認爲,今晚能活下去,並不代表,要想永遠的活下去,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接着,我看見陳三章轉向這個洋教士詹姆斯,一直盯着他看,看了很久,上下都打量個遍了。

洋教士詹姆斯,看着陳三章如此看着自己,很不舒服,便開口對陳三章說道,“陳三章,別打我主意,我可不想摻和進去……這厲鬼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陳三章的確在打這個洋教士的主要,他陳三章可不想一輩子龜縮在這教堂之內,他還想出去走走,呼吸教堂之外的空氣呢,他陳三章一生桀驁不馴,豈能一輩子帶着這個地方。

因而,這厲鬼必須死,現在,在這個縣城之內,唯一能消滅的厲鬼的傢伙,也就眼前這個詹姆斯了,因而它必須請動這個詹姆斯,得讓他出手不可。

“詹姆斯,你就別謙虛了,以你的本事,加上你們西方獨有的驅鬼除邪的本事,應該可以把這厲鬼解決了吧!”陳三章看着洋教士,如此這般對他說道。

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微微笑道,“你別在這裏給我戴高帽子了,我那點聖力,對付西方的幽靈鬼怪還可以,你們東方世界的鬼魂,說實在的,我不敢肯定對他們有效!”。

“被在這裏自欺欺人,你不要以爲,我沒有看到過你出手,上次,你就出手收復了一隻惡鬼,你敢說你當時用的不是西方的手段?”陳三章如此說道。

陳三章這話,到讓詹姆斯,無從反駁,的確,在不久之前,他才收復了一隻惡鬼,用的手段自然是西方教廷教士獨有除魔手段,他也只會這個……。

“no,no,no,這次可不行,上次我那隻不過是一隻普通的惡鬼,這次你們要對付的可是厲鬼,厲鬼這東西,在我們西方世界,也很少見……你叫我一個小小的教士,怎麼可能收復他……”詹姆斯一副很是難爲情的樣子看着陳三章。

陳三章雖然對西方教廷教士手段不是很清楚,但他心中明白,這些教士,並不比東方那些修道士差,他們也有着自己獨有驅鬼除魔的手段。

雖然,這個縣城很大,但真正有真本書,能驅鬼除魔的人,卻很少,多是一些裝神弄鬼之輩。

陳三章心裏明白,這個縣城裏面,能真正降服這厲鬼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詹姆斯了。

於是乎,他只好威脅道詹姆斯,“你的本事我還不清楚,這縣城之內,如果你說不行,我恐怕就沒人能行了,如果你真不願意,那我只有爬到教堂頂上,把你那個十字架給搬下來,你知道我陳三章的爲人,一向是說到做到的!不信你大可以試一試,看我敢不敢”。

詹姆斯一聽陳三章要把教堂頂上那十字架拆下來,頓時臉就變來,從他變臉,我可以肯定說,他對此很是忌憚。

詹姆斯與陳三章認識也有些年月了,對陳三章的脾氣,他是再清楚不過,這陳三章既然敢這麼說,那就一定敢這麼做!

因而,頓時,他詹姆斯就妥協了,只見他急忙對陳三章說道,“好,好,我怕你還不成……”。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這厲鬼,我也沒把握能收復他,要是不能收復他,你們可別怪我……”。

陳三章見他答應了,頓時露出笑容,只見陳三章笑着對其說道,“我們那可能怪你,你能出手,我們高興還來不及……”。

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嘆了一口氣,“好吧,那我先出去會一會那厲鬼……看能不能收復他!”。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們皆露出笑容……,並且相互之間笑着看了看對方,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

接着,詹姆斯抱着一本聖經,走出了教堂,我們跟在他身後,走了出去。

突然,詹姆斯停了下來,轉身過來對我們這幫人說來句,“你們最好不要走出這十字架的範圍之外……”說着他指了指教堂之上那柄十字架。

聽到他這話,我們皆對他點了點頭,那意思好似再說,我們知道了。

隨後,他才放心下來,接着,我們看見他轉身過去,踏出了十字架的範圍,對着四周大吼一聲,“妖孽,我知道你還沒有離去,有種出來和我鬥一鬥!”。

的確,這個厲鬼還沒有離去,雖然他對教堂之上的那十字架挺忌憚的,也想過離去,但他又一想,這幫人總不可能一直呆在裏面不出來吧,於是決定在教堂外面守着,只要他們敢出來,敢走出十字架的保護範圍,他是不介意送這幫人去見閻王的。

於是乎,他便埋伏在這教堂四周,等待我們這幫人走出來。

現在,居然有一不知死活的教士走了出來,還向自己發起的挑戰!

頓時,他心裏那股傲氣,別起激發了出來,他好歹也是一代厲鬼,位於鬼道六等之位,其實這種小角色可以挑戰的。

因而,他毫不猶豫走了出去,只見他大笑着,顯露出了自己的身影來,“哈哈……哈哈……哈哈,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這不死活的傳教士!”。

“怎麼,就是你想保護那幫人?想和我較量一番不成?”他厲鬼袁弘從出道至今,還沒有怕過誰,因爲他比誰都恨!從他可以放棄轉世投胎的機會,就可以看出。

詹姆斯,既然答應了陳三章,自然不可能退縮,便見他指着厲鬼怒道,“大膽妖孽,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在本教士面前,還敢如此猖狂……”。

“教士,哈哈,哈哈,你這西方的歪門邪道,也想對付我,真是可笑,我看你還回到西方去吧,東方世界不適合你!”厲鬼袁弘大笑不止道。

厲鬼這話,讓詹姆斯很是憤怒,在所以基督徒眼裏,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真神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帝,其他的一切神抵,都是邪魔!無論是佛教的釋迦摩尼,還是道教的三清,在他們看來都是異教徒!

因而,在他們看來這個世界上,只要有光的地方,都是他們上帝的統治之地,現在,這邪魔居然叫自己滾回西方去,真是不可饒恕!

他必須讓這邪魔,知道自己厲害,讓他知道主的厲害。

於是乎,只見詹姆斯,捧着聖經,用右手翻開了聖經,接着,便見詹姆斯吟誦起這聖經的內容來,“起初神創造天地……”。

隨着詹姆斯吟唱,我們看見他手中的聖經,發出道道聖潔的光輝,這光輝聖潔無比,比牛奶還有純潔白皙。

這聖潔的光輝在我們看來沒有什麼,但在惡鬼眼裏,這光輝顯得無比的刺眼,好似要灼傷他的眼睛一般。

無奈的他,只好用手擋在自己雙目之前,同事慘叫起來,“啊……”大叫起來。

“啊……可惡!”厲鬼大喝一句,然後一躍而起,退了下去,躲開了聖光的攻擊。

厲鬼自然不會就這麼算了,只見他大喝一句,“不要以爲這樣就可以制服我了,不就聖光嘛,看我如何破了你這聖光……”。

“極陰罡風!”隨着厲鬼這話,我們看見遠處的厲鬼,快速的旋轉起來,頓時在他全身上下捲起一陣陣風暴起來,這些風暴,不斷的旋轉着。

很快,他嘴裏說的那極陰罡風,就出現了,隨着他這極陰罡風的出現,我才發現,在這罡風籠罩之下的厲鬼,完全不在懼怕詹姆斯散發出的聖光。

只見厲鬼周圍的罡風,直接規避掉了這些聖光,不斷向着詹姆斯襲擊而去。

“呼呼”呼聲,傳入詹姆斯的耳裏,本來專心吟唱聖經的他,不得不向厲鬼看去,他一看到厲鬼那罡風,頓時大驚不已,這罡風吹過來,他還不得脫一層皮呀。

於是他果斷後跳出去,暫時躲過了厲鬼的攻擊,厲鬼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既然攻擊手段已經出了,不拿下這傳教士,他怎麼可能甘心!敢惹他厲鬼,就得付出代價,死亡的代價!

詹姆斯見這厲鬼窮追不捨,但有不甘靠近那罡風,一時間,跑了回來,跑進了十字架的範圍之內。

厲鬼沒注意到這點,衝進了十字架的範圍,瞬間便受到了十字架的攻擊,只見一道聖光,直接射了出去,這聖光直接穿過了包裹着厲鬼的罡風,擊中了罡風之內的厲鬼,厲鬼頓時一聲嚎叫起來,“啊……可惡!”。

受到十字架的攻擊,厲鬼無奈的退了回去,退出了十字架的範圍,厲鬼一推出去,那十字架便不再攻擊了。

同時,厲鬼撤掉了環繞在他周圍的罡風,顯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來,只見他身上多了一出灼傷,還冒着一縷青煙,看來是被那十字架發出聖光傷着了。

接着,厲鬼憤怒指着站在十字架範圍內的我們,對我們怒道,“你們有種就不要出來,只要你們敢出來,我就敢送你們去見閻王”。

詹姆斯退了回來,走到我們面前,對我們說道,“哎,我並非他的對手,這厲鬼遠比我想象得還要厲害,我看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陳三章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但他也看了詹姆斯的戰鬥,就那場戰鬥而已,雖然只有幾個回合,但他看得出,詹姆斯是真是經歷,他並非厲鬼的對手。

於是,陳三章也沒有好說的了,接着他對詹姆斯這般說道,“詹姆斯,看來今晚我們要在你這教堂呆着了……”。

詹姆斯也是明事理的人,自然知道我們一旦出去,必定會受到那厲鬼的攻擊,也就點頭同意了下來。

“好吧,今晚,你們先跟我進去休息,我想等到天亮了,我想他自會離去,到時候,你們再去另請高明吧!”。 無論是什麼鬼,其實對大白天的陽光,都頗爲忌憚的,雖然袁弘位居於鬼道六等,是個十足強大的厲鬼。

但他還是沒膽在大半天陽光之下,與傳教士詹姆斯硬拼,沒辦法,詹姆斯乃西方教會之人,使用的是聖光,聖光大白天在太陽光的加持下,威力巨大不已,他也得退避三舍。

因而,厲鬼袁弘是不可能呆在這裏一直不走的,正如詹姆士料想的那般,厲鬼袁弘只可能守到天亮,天亮之後,他必定會離去。

最後,我們再一次回到了教堂之內,回到教堂,陳三章便對詹姆斯如此說道,“詹姆斯,你真不管我們了?”。

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也很抱歉,不是他不想幫,而是沒那個能耐,以他現在的修行道行,還不足以滅殺厲鬼,除非他們主教來了,不然,這厲鬼實在是太難被除掉了。

因而,他頗爲抱歉的對陳三章說道,“三章,你之前也看見了,我並非那厲鬼的對手,要不是本教堂,有那聖光十字架庇護,恐怕那厲鬼,早就衝進來了……”。

教堂之上那屹立不到幾次逼退厲鬼袁弘的十字架,乃是詹姆斯來東方世界時候,教廷主教請求他們那個主降下聖光加持過的……,因而,對這些邪物有着天然的震懾作用。

陳三章也知道詹姆斯並非厲鬼的對手,但當他聽到詹姆斯說這個聖光十字架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一旁的詹姆斯看到陳三章臉上露出的那似笑非笑的面容時,頓時一震,這還用說嘛,認識陳三章這麼久了,他還不瞭解陳三章嘛?

陳三章這幅模樣,定是在打什麼主意,很有可能就是在打自己昂聖光十字架主意。

於是,他急忙搖手對陳三章說道,“你千萬別告訴我,你在打聖光十字架的主意,我是說什麼也不可能讓你把它帶走的……”。

“再說,別看這聖光十字架對邪物有着天然震懾作用,就以爲他能除盡天下惡魔了,說白了它總歸是一件死物,能抵抗那隻厲鬼已經不錯,要想用它去殺那厲鬼,簡直就是天荒夜譚……”。

詹姆斯這點的確說得不錯,這教堂之上的聖光十字架只可能作爲一種庇佑寶物,並非那種殺戮之器,它可以保佑一方平安,但用它來除邪驅魔,就真的有點不現實了。

跟詹姆斯相識這麼多年了,他陳三章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當初他選着帶我們來這座教堂之時,便的看中了聖光十字架的庇佑作用。

當然,他也十分清楚,那聖光十字架只能庇佑他們,並不能除魔。

因而,陳三章如此對詹姆斯說道,“詹姆斯,我什麼時候說過了我要打你那十字架的主意了”。

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頓時鬆了一口氣,好了,好了,自己那十字架算是保住了。

然而,瞬間他又有一個不好的預感,突然,他看見陳三章對他如此說道,只見陳三章對他笑着臉,一副猥瑣至極的模樣。

陳三章開口了,他一開口就是這樣的話語,“嘿嘿,詹姆斯,我記得你當初來我們這兒的時候,你們那個……對了,就是你們那個主教,好像給了你幾滴聖水吧……”。

詹姆斯一聽陳三章這話,眼睛的瞳孔迅速放大,心中大呼道,這個挨千刀的傢伙,居然打起老子的聖水來了。

陳三章說得沒錯,詹姆斯來東方的時候,他們那個主教,的確給了他幾滴聖水。

教堂聖水,那可是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聖水之內,蘊含着主的光輝,是主給他們這些信徒最好的禮物,聖潔無比!

因而,詹姆斯自己都捨不得用,因而,當他聽到陳三章這話的時候,急忙搖手搖頭道,“沒……沒……沒有,你在那裏聽到這個傳言的,這一切都是傳言……聖水這麼寶貴,主教那個老傢伙,怎麼可能給我……”。

陳三章聽到詹姆斯這話,也不多解釋,只是直直的盯着詹姆斯,臉上掛着笑容,笑着看着詹姆斯。

詹姆斯見陳三章這種似笑非笑的笑容,心中很是忐忑,心中暗道,難不成他看穿了自己?

正當詹姆斯忐忑不已的時候,陳三章開口了,只見陳三章對詹姆斯如此說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是,這一切都是傳言,傳言而已,且不可當真……”詹姆斯急忙說道。

然而,陳三章盯着詹姆斯,不經不慢的對其說道,“是嗎?我好像記得,上一次,你和我去酒吧喝多了,好像是你告訴我哦”。

“當時,你好像還說了一點,說這個聖水,不禁能起死回生,還能滅殺天地間的大多數邪物……”。

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大驚不已,同時使勁的用手錘了捶自己的腦袋,都怪自己這個愛喝酒的毛病……不然,怎麼可能暴露聖水之事。

世人眼中,聖水的功效,其實不過是救死扶傷的聖藥,很很少人知道,聖水其實還是很恐怖的利器。

聖水是會燃燒的,一旦燃燒起來,那便是聖火,聖火可以滅殺天地間大部分的邪物,就連地獄裏面那些魔鬼都可以滅殺掉。

不過這得有個前提,那就是找到魔鬼的本體,把他的本體混合着聖水燒去,這樣一來,無論這隻魔鬼多強,都得飛灰湮滅!

因而,當陳三章說出那個用途來的時候,他已經可以肯定,自己這麼祕密早別自己曝露出去了,而且還是暴露給這個傢伙!

因而,詹姆斯只好尷尬的看着陳三章笑着,最後他實在是受不了陳三章那炙熱的目光,最後只好妥協了。

只見詹姆斯妥協的對陳三章說道,“好吧,我承認,我來東方是時候,主教的確給了我幾滴聖水……”。

說完詹姆斯又對陳三章這般說道,“不過……我是不可能把它給你的,這可是我保命的傢伙……”。

陳三章聽到詹姆斯這話,站了起來,走到詹姆斯的面前,伸出右手,拍在了詹姆斯的左肩上,對其這般說道,“你不是有幾滴嘛,給我們一滴又能咋樣?”。

“不行……不行……”詹姆斯急忙搖手道。

陳三章見詹姆斯再次拒絕自己,突然強硬起來,對詹姆斯如此說道,“你不給我是不?信不信,我這就去拆了你那十字架!”。

陳三章十分清楚,這十字架對詹姆斯的重要程度,只要用這個威脅他,一般詹姆斯都會妥協的,而去屢試不爽。

果然,詹姆斯聽到陳三章這話的時候,只好妥協道,“好……我怕你成了不,不就給你一滴嘛,不過,這話得說到前面,我給你一滴可以,你絕對不能打我那十字架的注意,不然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陳三章見詹姆斯妥協了,用手拍了拍詹姆斯的肩膀,對其笑道,“這纔對嘛,不就一滴聖水嘛,反正你有好幾滴,少一滴也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