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到說說怎麼回事,是不是文部長爲難你了?”商天雄感覺事情不怎麼秒,文部長應該是威脅了陳文靜什麼話。

想着就是站了起來,先是走到了***的身邊,冷笑着說道:“喂!”

***一看是商天雄驚訝了不少,看來是不是見陳文靜回來愁眉苦臉的,明白陳文靜已經無法在公司待了,媚笑道:“怎麼了,以後跟我混,姐姐給你想要的!”說着話,她還是故意的舔了舔舌頭。

在別人的眼前這就是**裸的勾引,但是在商天雄的面前就是**裸的噁心,冷笑了一聲,道:“我怕你不配,記住我的話,如果你敢動陳文靜一個手指頭,我必讓你永遠的後悔。”

“你。。!”***聽了他的話,十分生氣的怒色道。

話沒有說完,已經被商天雄給打斷,道:“看看你這一身的打扮,徹徹底底的**,三十一次,還是二十,我給你找一大堆如何?”

“你。!”氣的***臉色都是發青了,但在他們身邊的員工,一個個都是在偷着笑。


***因爲和文部長有着那一層的關係,大家都怕得罪了文部長,沒有自己的好果子吃。所以平日以來***不管如何的囂張,對誰都是沒有度,擺着一副好像大小姐的架子,大家也是不吱聲。

今天,終於是有人說了出來,對於給***的打擊不小,氣的她:“我,會讓你在公司裏呆不下去!”

“哈哈,真是不小的大話,難道靠你的情人文部長,你們苟合在一起,符合國家的法規嗎?”商天雄還真不相信她有這個能力,多半都是要去文部長哪裏告狀。

“你。!”***徹底麼有話可說了,氣的她站了起來,朝着衛生間就是跑了進去。

“看了吧,這就是**!”商天雄看***朝着衛生間跑了過去,哈哈的笑着道。、

但大家的神情都是比較的嚴肅,一個個都是謹慎的看着他,商天雄也感覺氣氛不對勁了,回頭看去發現文部長正直眼看着他,臉上怒氣充滿了臉上,憋得通紅:“商天雄這是在造謠,懂不懂?”

“是嗎?”商天雄呵呵笑了一聲,突然臉色就是一變:“你來了正好,我正想要去找你,你剛纔找陳文靜了吧?”

“我找不找關你什麼事情,這裏誰是部長,你最好睜大了眼睛。別以爲你和總裁有親戚,我就是怕了你。”文部長此時此刻已經在壓根裏恨透了商天雄,他竟然敢在大庭廣衆之下侮辱***。

“是嗎?”商天雄悶聲的問道,眼神凜冽的嚇人,步步逼了過去,對文部長問道。

“你要幹嘛?”文部長看商天雄這副痞子樣,好像要打人的模樣,警告道:“告訴你,這裏可是公司,你別動手打人!”

“艹,打的就是你!”商天雄罵了一句,一拳頭就是下去,直接打在了文部長的臉上,噗的一聲,文部長臉上被狠狠的捱了一拳頭,嘴中瞬間吐出了一口膿血。

“啊,你打人,快報警,報警!”文部長捱了這一拳後,整個人如同瘋了一般,向着人多的地方開始逃竄着喊道。

“商天雄你不要太過分了。”在人羣中站出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他正是八組的組長李浩,這人早已經和文部長同流合污。這時候文部長被打了,他不出來幫助一把,事後他也是說不過去。

“管你什麼事情?我今天就要湊他了,少管,否則,連你一起打?”商天雄就想要好好的湊文部長一頓,也正好給目前他和三叔的局面攪出一頓渾水。

“鬍子,跟我上!”李浩明白這個時候纔是表忠心的階段,叫了一聲鬍子,轉身拎起後面的一把椅子,朝着商天雄的頭部就是砸了過去。

“咚!”商天雄低了一下頭,椅子腿正好砸了商天雄的後背上。

椅子腿屬於鐵質無鏽鋼的類型材料,砸在了普通人的後背上,說什麼也要踉蹌幾步,但商天雄根本就沒有什麼事。對李浩笑了笑:“來,再給爺一下子,打不死我,就是你的末日,信不信?”

李浩還真不信了這個邪了,心想你商天雄也就是以前在社會上混過的混子,他李浩雖然是大學畢業,但也在大學中沒少的打架鬥毆。相信剛纔一定是力度不夠,嗷的一聲,又是砸了過來。

“臥槽,當你爺爺真的是傻子嗎?”商天雄呵呵的苦笑道,一個側身就是躲過了對方砸過來的椅子,隨手接住了對方砸過來的椅子腿,向後一拉扯便是將椅子搶了過來:“剛纔你砸了我兩下子吧?”

“你要幹啥?”李浩感覺有一些的不對勁了,這個商天雄移動的速度太快了,心中已經有了一些害怕的問道。 “呵呵,你說我要幹啥?”商天雄一臉壞相拎着椅子走了走近了林浩身前,問道。

“湊死你!”商天雄剛剛說完話,忽然背後鬍子拿着一木頭的板凳砸了過來,噼裏啪啦的一聲,木頭凳子碎裂開來,不過商天雄並沒有任何的大礙。

“你們這是當狗當習慣了吧?”商天雄根本沒有去理會後面的鬍子,一椅子砸向了李浩的頭部,嚇得他哆哆嗦嗦的慌忙用手護着頭部,身體還是在地上蹭着向後退着。

“住手!”這個時候忽然在人羣外張楠響亮的喊了一句,人羣給讓過了一條路,走到了商天雄的身前:“啪!”啪的一聲手掌打在了商天雄的臉上:“你,給我上辦公室來,本事真大了,還敢在公司裏打架了,當這裏是菜市場了嗎?”

商天雄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痛,張楠下手還真是厲害,畢竟這一天裏因爲業績的問題,已經讓她非常頭痛。樓下經理打來了電話,說商天雄要湊文部長,讓張楠快一些下來。

張楠接到了電話,就是一個勁的往下跑,這一巴掌打在了商天雄的臉上,算是消了不少這一天憋得火氣。看商天雄還是不走,拉了他一下:“抓緊!”

“好,不過要等等!”商天雄可不想這麼就是放過了文部長,看文部長在人羣中譏笑了一聲,用手指着他:“你要是敢動陳文靜一手指頭,或者你想要玩什麼陰招,我必讓你永遠的後悔。”

文部長看商天雄的眼中包含着一股嚇人的神色,嚇得他趕忙的退了兩步,故意躲在了其他人的身後,生怕看到對方的眼睛。

商天雄跟着張楠進了辦公室,張楠就是叉着腰,喊道:“關門!”

商天雄關上了門,張楠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說道:“講講什麼原因吧?”

商天雄還真沒有想到,張楠會這麼樣的問,如果放在以前早就是一頓狠批,然後就會給送出辦公室。但今天竟然沒有太生氣的跡象,期待着這件事情的起因。


“文部長要將陳文靜給開了,你不知道.!”

“陳文靜?”張楠打斷了他的話,呵呵的苦笑了一聲道:“沒有看出來呀,你這沾花惹草的功夫真深。”其實,張楠這是吃醋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是我們組的組長,哎,聽我解釋!”商天雄看張楠又要說話,趕忙的說道,張楠纔是點點頭:“你繼續!”

“好,陳文靜在銷售上的業績一直都是優秀,包括我們一組的組員,可以說每個月都是達標甚至超標。這些你應該知道,或者人家只是一個小組組長,你根本不會去關心。” 我是真的重生啦 ,趕忙的解釋着說道。

“喔!”張楠一聽臉色生氣的氣焰,還真是又消了不少:“據我所知銷售部的業績一直在下滑,你說,你們一組業績只是都達標?”


張楠雖然有一些的半信半疑,商天雄明白這其中一定是文部長故意做了假賬而已。張楠自然不知道這其中的內幕,現在還是不能說,說了後,張楠也許會信,信了後她會按照他們的方式去扭轉目前的局面嗎?

所以,商天雄決定還是不要說的好,儘可量的隱瞞一段時間纔是比較好。於是商天雄說道:“其它的組我不知道,可是我們一組的成績確實很好。”

“哦,我知道了,那你爲何要湊人家文部長,據下面的經理說文部長非常的不錯。期間公司中正面臨減員的時候,是他拉攏來了百天集團老總的業務,才穩住了大部分的老客戶!”張楠又是對商天雄問了關於他要湊文部長的整體細節。

商天雄聽了她說百天集團的業務,忍不住的苦笑道:“你這總裁當得,下面有什麼事情,你都不清楚,還不如回家喝牛奶吧!”

“哎,商天雄注意你的言辭,現在我們屬於上下級的關係。”張楠故意的提醒道,主要是他的話太難聽,就好像她不適合勝任藍海集團的總裁一樣。

當然這種話放在任何人的身上,誰都生氣,張楠也是不例外。商天雄理解張楠現在的心情,搖了搖頭:“對不起,我向你道歉,不過文部長做的實在有一些的過分了,用不用我把百天集團總裁的電話給你?”

“什麼意思?”張楠聽商天雄的話中有話,問道。

“我和百天集團的總裁藍凌有一面之緣,如果你和她達成了深度的合作關係,相信你現在也不用這麼的爲難了吧?”商天雄說着話拿出了手機,找出了藍凌的手機號碼,對張楠問道:“要不要?”

“我親自關係?”張楠問道。

“當然,你不聯繫讓別人聯繫呀!別看我在公司裏待的時間不長,但我也是知道公司中吃裏扒外的人不在少數。”商天雄的一句話說的非常真真切切,張楠還真是越來越是看不透商天雄了。

單單來說百天集團的總裁什麼身份,就算是爺爺出面,恐怕想要和對方達成合作的關係,也沒有太大的機會。但看商天雄的神情似乎已經是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再有他纔是來了公司幾天,竟然,她想或許她自己覺着自己的危機沒有人知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實,下面已經傳的沸沸揚揚,看商天雄有爲她考慮的份上。

氣消了消,說道:“給我!”

“好,133****88,好啦!祝你們合作愉快!”商天雄告訴完了後,壞笑了一聲,徑直朝着辦公室外走了出去。


文部長捂着已經腫起來的嘴巴,***在他的邊上,用熱毛巾給浮着腫起來的部位:“說你,不要去惹他,偏偏要惹!”

“還不都是爲了你,這小子的脾氣還真是火爆,說打就是一個打,哎,痛,痛!”***毛巾的力度有一些的重,痛的他哎喲的一聲叫道。

發狠道:“美美,你給我看着,我一定要將這小子給踩在腳底下不可,給我電話,我要給總裁打電話,問問她這個事情怎麼解決,是不是又要護短。”

“那你想怎麼解決?”這時候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商天雄插着兜走了進來,嘴上還是叼着一顆香菸,悠哉悠哉的蹲在了地上,嘿嘿的笑道:“你選擇住院還是?”

文部長髮現商天雄竟然這麼速度的就是下來了,非常的吃驚,趕忙的做了起來,看對方的樣子似乎還想要湊他:“你要幹什麼?”

“湊你呀!”商天雄戲謔的笑道。

“商天雄跟你說,你要再敢動...!”

“滾,**別在這裏瞎比比,你的業績基本上都是拿了別人的業績吧?小丁丁每個月的工資都不對,文部長你來給解釋解釋?”商天雄早就是耳聞過這些事情,只是沒有時間,有時間的話早就要找文部長這兩個**問問了,今天正好已經撕破了臉,何必要給他們留面子,厲聲的問道。

“胡扯!”文部長肯定不會承認,承認了後,下面的員工他又是如何的服衆。

“小丁丁年紀小,又是在異鄉中怕得罪了你們。可我不同,不怕你們。今天,如果不給小丁丁的工資還有陳文靜的事情弄明白了,今天你還是要挨湊。”商天雄可不會今天說什麼也不會放過文部長,直接坐在了地上,將菸頭在地上湮滅了,說道。

“雄哥,雄哥,別鬧了,別鬧了!”陳文靜和小丁丁已經在人羣中鑽了進來,兩人對商天雄勸道,怕弄僵了對誰都不好。其實,小丁丁和陳文靜都不是本地人,來到這座城市中沒有親人沒有朋友。

如果這份工作丟了,再找工作的額話,房租,吃飯等等都是錢。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們只能忍着。商天雄理解小丁丁和陳文靜的難處,不過今天的事情既然已經開頭了,就要讓他有一個好的結果。

“來跟我坐在這裏,放心今天有雄哥在這裏,誰也不敢欺負你們倆。敢動你們一根手指頭,就是撅了他兩根。敢動一根頭髮,我就讓他禿頂了。”商天雄是笑着說的,不過語氣中散發着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商天雄,你這個樣子,還讓大家怎麼工作。”文部長故意找出了工作的藉口,想要將商天雄給支出去。只要給支出去,他就是給三叔打電話,既然,張總不管,他就是找管的人。

看文部長要拿手機,笑了笑,心想你個老憋中的玩意,你的手機早已經讓古塵給屏蔽了,哼哼!

“是呀,雄哥,這樣子下去,他們還工作嗎?”陳文靜指了指門外開熱鬧的員工,說道。

“你們,誰在不工作去,文部長的下場就是你們的下場。”商天雄忽然回過頭去,臉色怒的通紅,吼道,嚇得所有員工都是乖乖的轉身朝着自己的位置上走了回去,生怕這小子別一發瘋,逮着誰湊了一頓,可就十分的不值得了。

文部長一看這場面玩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哭笑不得望着***,***也是望着他。 文部長和***基本都是沒有辦法了,商天雄就是一個無賴,任什麼辦法他都是不會理會。***想想這樣也是不行,眼眉一挑,對陳文靜和小丁丁厲聲說道:“這裏沒有你們倆什麼事情,出去吧!”

小丁丁和陳文靜剛剛要動,就被商天雄給拉住了:“什麼叫沒有她們倆什麼事情,難道你吞進了肚子的東西還不承認了。行,好好的查查你吞了小丁丁多少的工資,全部給我吐出來,不吐出來,我讓你鬼臉變豬臉。”

“你!”***看商天雄的架勢真會這麼幹,跺了一下腳,對文部長不好氣的說道:“現在看你的了,我沒轍!”***說完還是想要溜了,但商天雄隨時都在注意她:“別想着溜走,啊!”

“商天雄你到底想怎麼樣?”文部長明白在不臨時妥協,恐怕依商天雄的脾氣,根本不會讓他走出辦公室一步。剛纔還是偷偷給三叔打了電話,不過手機完全沒有信號。也不知道是他今天倒黴怎麼回事,手機竟然沒有了信號,自然沒有想到這是商天雄故意做的鬼。

同時同刻在珠海大酒店三層的大會議廳中,已經聚集過來了三十多位男男女女,一個個都是脖子上帶着金色鏈子,有一位中年男子對身邊一位婦人,問道:“怎麼今天三叔臨時改了會議到了這裏?”

“不知道,既然三叔已經發話了,咱們就是過來。聽他沒有錯,反正有錢拿。”婦人手裏抱着一隻哈巴狗,手在狗的後背不停的摸着,對中年男子說道。

古塵在講席臺上,看着手錶的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鐘,相信商天雄在那邊也是夠頂得。看着藍海集團小股東們都已經到場,笑了笑對他們喊道:“歡迎大家的來到,我在這裏替三叔謝謝你們的支持。”

“哎,你誰呀?”臺下一位穿着中山裝的老男人,問道。

“他是代我講話的主持人,大家都是久違了。七叔,你做好,千萬不要摔着。”這時候突然在臺上,張天翔走了出來,對大家含蓄的笑道,特別還是對剛剛說話的老者提醒道。

“噢,天翔呀!只要你在這裏,我們就是放心了。我說現在聽說公司的業績一直在下滑,你的新公司也不怎麼景氣吧?”叫做七叔的人,首先的發話問道。

“各位,還真的對不起了,新的公司成立本來就是爲了接替目前老公司的,但你們也知道目前的事情一重接着一重。我們也都是在努力中,用不了多長的時間,新的公司就會和老公司合併的,到時候我們集團就會在**上市。”三叔張天翔特意給大家鞠了一躬,表示了一下內心的歉意說道。

臺下的股東們無非都被三叔這次舉動感到意外,平常時的張天翔哪有這麼的客氣,但也沒有太大的驚訝,想必新公司雖然業務量已經起來,但不過硬件設施不齊全,造成有了一定的困難,這時候恭維一些在正常不過。


“喔,那今天叫我們來什麼事情?是不是還要對張楠那丫頭示威,放心,我們都不同意她做總裁。但你也要保證我們以後可以在**上市後,我們每一位都能夠增加百分之一的股份?”七叔這人更是一個老狐狸,如果不是有利益擺在眼前,他也不會這麼的說。

“這百分之一的股份我們都會給加上,但你們需要簽署一份合約。”三叔笑了笑點頭答應,但也提出了籤一份新的合約。

“什麼合約,跟我講講!”七叔問道。

“是這樣的,讓我的主持人跟你們講講,我今天有一些的傷感,不便多說話。”張天翔咳嗽了一聲說道,指了指主席臺上的古塵,古塵對大家恭敬的笑了笑:“我還是要歡迎大家來到會場,三叔也是說了,將要給大家簽署一份合同。什麼合同那,是大家以後可以獲得上市後,增加百分之一的股份合同。

當然,這只是三叔以後成爲了集團總裁,你們纔可以得到的,但要記住這件事情誰也不許說出去,如果說出去,不好意思,到時候我們的買賣全部都泡湯了。”古塵笑着對大家解釋道。

又是說了一些餘下的條款項目,衆多的股東聽着也是可以,畢竟關係未來增加百分之一的股份。百分之一可是有着不少的錢,看來這張天翔真是瘋了。

看大家同意後,古塵給歡歡使了一個眼色,歡歡便是拿着合同下去,交給了每一個股東一份。待等大家都是簽好了合同後,纔是給他們留有了一份,剩下的一份又是收了上來。

“好啦,既然都已經同意了,如果不走的,就在這裏吃飯?”張天翔笑了笑對大家問道。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不啦,我還有事!”

“我也有事!”

...........

這些股東都是精明的很,明白這頓飯吃了無所謂,但如果張天翔的計劃失敗,恐怕他們也會連着受苦。所以還是趁早離開的好,不趟這渾水,如果張天翔贏了,他們自然也就是掙了一筆,輸了,沒關係,這合同張天翔也不敢明出來,他也怕老爺子一怒之下,收走了他手上所有的股份,不值得!

股東們陸續的走出會場,古塵鬆了一口氣,對裝扮張天翔的殘雪,笑道:“行啦,你還不累嗎?”

“怎麼不累,瞅瞅這臉皮內的汗水,哎,爲了雄哥咱們也是拼了。”殘雪摘掉了臉皮,吹了一口氣,說道。

“殘雪哥哥你這本事以後可是要教教我,太厲害了,他們竟然都沒有看穿了?”歡歡佩服殘雪製作的臉皮,簡直沒有任何的瑕疵,崇拜着抱着拳頭說道。

“傻丫頭,他們都是在高度緊張中,誰會注意我的面部表情。這多人和三叔見面,他們屬於不正規的見面,如果被張老爺子知道了,都有他們好果子吃的,所以這臉皮纔會這麼的成功。傻丫頭,以後多學一點吧!”殘雪豎起了手指頭在歡歡的額頭上戳了一下,對她講解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