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什麼時候事情?”

司徒若嫣微微的驚訝!

“已經見過面了,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以後見面,就是朋友,陌陌,孃親,你們不用擔心。”

蘇紫念知道她們心裏擔心她,可是說開以後,她的心裏沒有之前那樣痛了,她現在已經能坦然的面對豐恆了。

“這就好!姐姐,陌陌覺得把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送給姐姐都不夠,陌陌就把自己送給姐姐好了。”蘇紫陌開玩笑的說道。

“你啊?你想把你自己送給姐姐,姐姐還不敢要呢?齊兒爹爹會吃醋的。”

蘇紫念也打趣的回道。

瞬間,母女三人相視一笑。

“姐姐,這裏有治癒丹和駐顏丹各一顆,洞房花燭夜一生就一次,姐姐可別錯過,吃了這治癒丹,姐姐的傷口就沒有大礙了。”

蘇紫陌笑得一臉的別有深意。

蘇紫念卻瞬間紅了容顏,垂眸,嬌羞得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

蘇紫陌一看姐姐的樣子,毫不客氣的大笑起來。

“陌陌,你就會打趣姐姐。”

蘇紫念嗔怪的拍了一下蘇紫陌,臉上火辣辣的。

“念兒,陌陌沒有說錯,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啊?”

司徒若嫣是過來人,到是一臉常態。

蘇紫念嬌羞的點了點頭,“孃親,念兒知道了。”

“姐姐,陌陌給姐姐準備了幾套首飾,都是按照姐姐的喜好打造的,已經讓禮部記入禮單了,其它的呢?陌陌會看着給的。”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陌陌,不用準備太多,姐姐一個人,用不了多少。”

“姐姐,那哪行呢?陌陌再怎麼說也是明月山莊的莊主,小富婆一枚呢?在說姐姐現在的身份已經不同以往,可不能讓婆家小看了咱們。”

蘇紫陌卻是一臉的無所謂,那臉上似乎有着與生俱來的驕傲感,在她眼中,姐姐和家人都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人了,可不能委屈了姐姐。

而且在這重男輕女的時代裏,特別是黎夏國,女方嫁妝豐厚,在婆家人的眼裏,地位也是非比尋常的。

“行,隨你吧!”

“對了,陌陌,齊兒和櫟兒跟着大哥去發生瘟疫的地方了,現在還沒有回來……。”

“姐姐,你就放心的做你的新娘子吧!齊兒和櫟兒會沒事的,姐姐知道他們兄弟兩人的本事的。”

蘇紫陌快速的打斷蘇紫唸的話,自己的兒子她還是信得過的,她會這麼放心,原因很簡單,她就是不去也猜的出事情的結果,如果她猜得沒有錯的話,一定是有人在水源裏投毒了。

“也是!”蘇紫念端起茶水間優雅的喝了一口。

“姐姐,陌陌先回去,孃親一定還有很多話對姐姐說,要是陌陌在這裏,姐姐一定會害羞的。”

蘇紫陌努了努嘴,今天晚上,按照黎夏國的習俗,孃親要和出嫁的女兒說*笫的事情,有她在,姐姐一定會很難爲情的。

“孃親今晚就不回去,陪念兒一起睡。”

司徒若嫣看着她們姐妹兩人,一臉的內疚,她錯過太多太多。

“你啊?就會拿姐姐尋開心。”蘇紫念笑着捏了捏蘇紫陌的鼻子,眼裏無盡的*溺。

“對了,陌陌,明月山莊的時候,姐姐看到明月軒裏又很多漂亮的小盆栽,姐姐在這裏除了刺繡也沒有其它事情,不如你抽空告訴姐姐,如何栽種,姐姐很喜歡那些小盆景。”

蘇紫念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來。

“行,姐姐要是喜歡,陌陌改天交姐姐弄就好!”

其實蘇紫陌也挺想念明月山莊的,她喜歡多肉植物,比如藍絲絨非常的有仙氣,黑法師,還有月影,她感覺它們非常的漂亮。

“孃親,姐姐,陌陌先回去了。”蘇紫陌起身,開心的朝着他們擺了擺手,心情無比的雀躍,姐姐也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了,那接下來就是大哥了。

“姐姐。”

蘇紫陌正高興的走着,突然聽到納蘭憶的聲音。

“咦!憶兒,這個時候你不是在修煉嗎?怎麼會在這裏?”

蘇紫陌喜笑顏開的跑到納蘭憶的身邊問道。

納蘭憶仰着頭,十二歲的他,英挺的鼻樑,還有一雙未經世事的雙眸,簡直俊逸到完美的不可挑剔

蘇紫陌一看,忍不住捏了捏他白希的臉頰,“呀!我們憶兒越來越俊了。”

“姐姐,明天就是姐姐的大婚了,師傅放了憶兒一天假,可是憶兒想找齊兒和櫟兒玩。”

“哦!”蘇紫陌目光閃了閃。

“憶兒,齊兒和櫟兒跟着大哥出去了,今晚很有可能回不來也不一定哦!”

蘇紫陌看了看天色,已經黃昏了,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齊兒他們很有可能不回來了。

“哎!”納蘭憶一臉失望,最近爲了提高修爲,他天天努力修煉,可是也只是晉升了幾階,修爲還在金玄期五階左右,他想追上齊兒和櫟兒看來是異想天開了。

看着弟弟失望,蘇紫陌臉上閃過一絲不忍,腦海裏突然劃過一抹光亮。

隨問道:“那憶兒要不要陪姐姐去玩?”

納蘭憶一聽,雙眸發亮:“姐姐,去哪裏玩,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嗯……!”蘇紫陌想了想,“對了,憶兒,不是夜市嗎?剛好姐姐也沒有吃晚膳,不如我們出去外邊吃去,咱們邊吃邊玩怎麼樣?”

“好啊!姐姐。”納蘭憶開心的眉開眼笑,“姐姐還沒有陪憶兒逛過街呢?”

納蘭憶的聲音裏滿是驚喜。

蘇紫陌揉了揉他的頭髮,“走吧!姐姐一邊走一邊給憶兒講故事聽,這樣纔有趣。”

“好!姐姐講的故事一定很有意思?”

納蘭憶更是瞬間來了興趣。

“那好!姐姐想想,給憶兒將什麼故事呢?”

蘇紫陌撓了撓腦袋,微微思索着,童話故事她會說的也不多,也就那麼幾個。

突然,她眼眸一亮,睜得大大的,“憶兒,姐姐給你說白雪公主吧!從前……。”

“紫陌姐姐……。”

納蘭黎昕突然出聲,打斷了蘇紫陌的話。

“郡主。”

畫春光 蘇紫陌收回臉上的笑容,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納蘭黎昕一聲桃紅色的

其實,她從上次見過納蘭黎昕以後,她就總感覺納蘭黎昕對她有話說。

而且自從她從星月國回來以後,看着她的眼神都帶着埋怨。

“紫陌姐姐,憶兒,天色已晚,你們這是要出去嗎?”

“我想帶憶兒出去逛逛夜市。”

蘇紫陌的語氣有些淡漠,因爲她又在納蘭黎昕的眼眸裏看到那抹淡淡的埋怨,她並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得罪了她。

“姐姐好興致,邊境瘟疫四起,我父王他們都忙的焦頭爛額了。”

蘇紫陌眼眸微微眯起,這話她聽着咱有些不對勁呢?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蘇紫陌淡淡的開口。

猛地,納蘭黎昕臉上快速的閃過一抹不自然。

垂眸咬着脣,想到那日慕容邵峯說的話,她心裏一抹恨意填滿了胸口,在加上最近幾天,慕容邵峯對她避而不見,她只覺得心裏堵上了一口氣,不管她怎麼安慰自己,它始終堵在胸口,讓她瘋狂的想問一問蘇紫陌,既然什麼都給不了邵峯,爲什麼還要霸佔着那個位置不放。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姐姐,紫念姐姐明天就成婚了,不知道紫陌姐姐要什麼時候成婚,黎昕好想看一看紫陌姐姐新娘子的樣子,一定非常漂亮。”

納蘭黎昕突然改變了語氣,笑看着蘇紫陌,慕容邵峯提醒過她,她要是把那件之前跟蘇紫陌說了,慕容邵峯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這個世界上,慕容邵峯把所有的愛,所有的好,所有的包容都給了蘇紫陌,對別人,在心狠手辣的事情他都做的出來,從禹王的事情就能看得出來。

只有入了他心尖的那個人,纔會得到他全部的溫柔和*愛。

納蘭黎昕靜靜的看着蘇紫陌,她很喜歡穿紫色,而她也特別的適合穿紫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讓她更加秀雅絕俗,那一股天生的一對輕靈之氣中,神態又有些悠閒,美目流盼,桃腮帶笑,含辭未吐,氣若幽蘭,這樣靜靜的看着她,有一股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這樣的女人,只要是男人,都會被她迷住。

“郡主,至於我什麼時候成婚,到時候一定會給郡主發喜帖的。”

蘇紫陌有些奇怪,她怎麼突然對她的婚事感興趣了。

“陌陌……。”

一聲溫柔又喜悅的聲音傳來。

蘇紫陌和納蘭黎昕同時看向聲音的來源處。

“邵峯,你回來了,大哥和齊兒他們呢?”

蘇紫陌笑着迎了上去。

納蘭黎昕見到慕容邵峯,也瞬間擡眸一亮,快速的走了過去。

王者榮耀之西行 “黎昕見過皇上。”

納蘭黎昕規規矩矩的給慕容邵峯行禮,不像蘇紫陌那樣隨意,在她的心裏,慕容邵峯的身份又高了一層。

慕容邵峯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平身吧!”

聲音裏全是冷漠,這都不是最讓納蘭黎昕痛苦的,最讓她痛苦的是他那淡漠的表情和冷酷的眼眸,刺得她的心如刀割,到底要她怎麼做,他纔會多看自己一眼,他的眼眸裏纔會有自己。

“陌陌,情況比較嚴重,清絕和齊兒還有櫟兒可能不會回來了,遺憾的是,長公主的婚期他們也很有可能趕不回來了。”

“啊!”蘇紫陌微微驚訝?同時也很可惜,大哥不在,姐姐會傷心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嗯!你們這是要出去嗎?”

慕容邵峯看了看她們。

“還沒有吃晚膳,我正想帶憶兒出去逛夜市呢?齊兒和櫟兒不在家,馨兒要泡藥浴,修煉,挺冷清的。”

“正好!我也沒有吃晚膳,不如我們一起去吧。”

慕容邵峯柔柔的笑看着她,眼眸裏一片*溺,他們好久沒有一起逛街了。

“咦!”蘇紫陌眼眸一喜,“憶兒,咱們姐弟倆今晚貌似有人請客了。”

“好啊!姐姐,有人請客,我們是不是可以放開肚皮的吃了。”

納蘭憶配合着蘇紫陌,姐弟兩人都笑得很開心。

“就你最淘氣,我大老遠來黎夏國,陌陌你是不是該盡一下地主之誼,請我大吃一頓呢?反而要我請你吃,你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慕容邵峯笑意絕絕的看着她,特別喜歡看着她一雙靈動的眼眸時而狡黠,時而歡快的樣子。

“邵峯,看你,幹嘛把自己說得那麼小家子氣呢,你可是一國之君,家有金山銀山,而我呢?只是一個小小的,小小的明月山莊的莊主,那過日日可是隨時勒緊褲腰帶過的,我和憶兒金今天晚上還吃不了你一兩銀子呢?一份臭豆腐加上烤羊腿,在來一份花雕酒而已,你要是連這一兩銀子都捨不得花,那你可不是我蘇紫陌的藍顏知己了。”

蘇紫陌微眯着眼眸,斜視着慕容邵峯,掐着手指頭,漂亮的容顏上表情豐富多彩,聲音娓娓動聽又繪聲繪色,讓聞者有一股捧腹大笑的感覺。

“哈哈……!”慕容邵峯被她幽默風趣的語氣逗了,忍不住開懷大笑,可是笑到一半,他的笑聲嘎然而止,微驚訝的看着她,“陌陌,你剛纔說什麼?臭……臭豆腐?”

“呃!”蘇紫陌猛地點了點頭,“邵峯,臭豆腐有什麼問題嗎?”

“不許吃!”

沐雲軒略帶警告的聲音在她身後想起。

蘇紫陌嘟着紅脣回頭看了看。

“你說不許吃我就不吃啊?你什麼時候見我這樣聽話過來了,既然你們兩個都不喜歡我吃臭豆腐,那你們就別去了,我和憶兒去就好!走,憶兒。”

蘇紫陌瞟了瞟他們兩人,拉起納蘭憶就走。

納蘭黎昕看着蘇紫陌的舉動,心裏很羨慕,她就是做不到她這份隨和,對於有些大膽的話,她都要斟酌很久纔敢說出來。

“陌兒。”

“陌陌,等等我。”

兩個男人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互瞪對方,快速的跟了上去。

納蘭黎昕站在原地,進退兩難,想跟過去,卻又怕給自己難堪,想這樣回去,又覺得不甘心。

“哎,這人都去哪裏去了。”

夜輕寒四處找蘇紫陌的身影,找遍了半個皇宮,依然沒有找到。

納蘭黎昕聞言,回頭看了看。

“公子是在找紫陌姐姐嘛?”

“哦,原來是郡主,郡主難道看到她了?”

夜輕寒走近幾步,快速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