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乾祥這位天仙境巔峰高手也難以真正護住。

頓時,乾祥也大怒不已,兩位天仙境強者左右分開,同時襲殺。

「你們走,我來攔住這兩個老傢伙,必殺他們!」林楠寒聲,對身邊的崔慶邵凡等人說道,讓他們帶著其他人離去。

「我不走,一起乾死他們,邵凡你們退!」崔慶大吼。

隨即不待林楠開口,主動殺了上去。

「老匹夫,吃小爺一戟!」

「轟隆!」聲勢依舊不小。

然而剎那間,崔慶慘叫一聲,林楠救援都沒有來得及,直接倒飛出去,不夠天仙境強者一招之敵。

「別廢話,快退!」林楠怒聲。

邵凡見狀,雙眼通紅,看著一位位重創的蔣鑫洪辰等人,心中一動一座仙宮出現,連忙將其他人帶了上去,而後一個加速,直奔而去。

「一個都別想走!」靈韻仙族僅存的這位天仙境族老怒聲。

而這時,林楠動了。

哪怕是對上天仙境,他也並非沒有反抗之力。

「老匹夫,我在這裡!」林楠怒吼一聲。

手中長刀直接斬出。

「蓬!」一掌一刀爆發,剎那間林楠被轟退,嘴角溢血,然而卻也將這位天仙境高手擋了下來。

與此同時,林楠的聲音也在乾祥耳邊響起。

「師傅,我拖住他,你先殺了那人!」

霸道總裁濃濃愛 眼下的情況,唯有這般。

以乾祥的實力,斬殺一人不難。

乾祥聞言,掃了臉色煞白的林楠一眼,心中頓時瞭然,這也是最好辦法。

「你小心,別逞強!」

林楠重重點頭,隨即毫不遲疑,雙手持刀,直接再度主動出擊。

「殺!」

「找死!」

一位地仙境,一位天仙境,兩者廝殺在一起。

一次次的,林楠被拍飛,然而快速再度折返。

這個時候,空間至高屬性的優勢再度體現而出。

空間裂縫,不間斷的爆發而出,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不敢無視。

虛空刃爆發,更有風刃之龍襲殺而至。

有風的地方,都可以利用。

但凡還在這片空間之中,空間之力林楠都可以掌控。

一刀刀斬出,刁鑽詭異,在瞬間移動的輔助下,索性放棄了和這位天仙境高手的正面廝殺,一次次的襲殺。

直接將人纏住!

高空中,廝殺繼續,凌雲仙宗這位太上長老,林楠的這位師公很強,徹底爆發,真正的在廝殺,在拚命。

殺的靈韻仙族老祖節節敗退,根本無暇再動手襲殺林楠等人。

另一邊,乾祥這位天仙境巔峰高手同樣大爆發,能成為凌雲仙宗三長老,位高權重,實力自然超強。

此刻,同樣殺的古仙族那位天仙境後期高手節節敗退,身上不斷遭到重創,哪怕是想逃,都不行。

被貼近廝殺!

自己的弟子再給他爭取時間,冒著隨時可能被殺的危險,乾祥一刻都不敢耽擱。

「蓬!」

「噗呲!」

終於,殺得古仙族這位天仙境後期高手受不住了,發出了慘叫。

「啊……」

「快來助我!」

然而林楠這邊,哪怕是臉色煞白,哪怕是渾身是血,但一刀刀斬出,毫不退讓分毫,更是不讓這位天仙境高手離去,死死纏住。

悍不畏死。

看到古仙族老友差點被乾祥斬殺,靈韻仙族這位天仙境族老怒極,抬手一掌將林楠打飛出去,急忙就要趕過去救援。

「哪裡走!!」林楠大喝,一刀再度斬出。

「滾開!」這位天仙境高手大急。

然而倉促之下,林楠詭異的一刀終於建功了。

「撲哧!」

凌厲一刀,直接斬在這位天仙境高手右臂,差點整條手臂被斬落。

「你找死!」這位天仙境高手怒極,瞬間恢復了一些,猛然間再度對著林楠狂轟亂炸起來。

不多時,林楠身上傷勢更重了,差點被斬殺。

天仙境高手的怒火,不可估量。

然而就在這時,陡然間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來自那位古仙族的天仙境後期高手!

「啊!!!」

「砰!」

慘叫聲戛然而止,乾祥忍不住大笑。

終於快速斬殺對手,徹底騰出手來。

「還剩最後一個,今日老夫要大開殺戒!」

林楠見狀,頓時笑了。

靈韻仙族這位天仙境高手頓時臉色煞白,他只是天仙境中期而已,此刻本就傷勢不輕,更不可能是乾祥的對手,眼看著乾祥朝他這邊殺來,先是一懼,隨即竟然一瞬間好似鼓足了勇氣。

今日無可逃,接連幾位老友隕落,他也不打算逃了。

無論如何,都要斬殺林楠這個小賊!

「那就一起死!」一瞬間,這位靈韻仙族天仙境族老發狂,仰天大笑,直接朝林楠靠近,絲毫絲毫不管乾祥的殺來。

見狀,乾祥頓時臉色大變,連忙開口大喝。

「快逃!」

而不用他提醒,林楠已然看到了。

一位天仙境強者發瘋了,不顧一切了。

渾身此刻爆發的氣息,充滿了狂暴之力,猶如一座人體炸彈,隨時要爆發而出。

林楠之前沒有遇到過,但聽過。

有這種神秘禁忌之術,可以瞬間將自己點燃,而後爆發出最後毀滅性的一擊。

自爆!

眼下,便是如此!

危險氣息瀰漫,這位天仙境強者狂笑,肆無忌憚,體內氣息澎湃狂暴,讓乾祥這種高手都害怕。

「該死!」林楠臉色超級難看,直接開口大罵,但身形卻是極快。

風之律動!風遁!空間瞬間移動!

全部動用,逃! 秦峰看著秦芸芸,神情前所未有的嚴峻:"芸芸,你告訴爸爸,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這事情事關嚴重,你可不能胡說!"

秦芸芸沒好氣的開口:"爸,我可沒有胡說,我都是有根有據的,您還記得之前的秦夭夭嘛,膽小的跟個老鼠一樣,哪裡有現在這個樣子,現在她囂張不說了,還打人,之前直接把我胳膊弄斷了不說,還會動武,她以前一點都不會這些的,而且,一些東西在短時間內,是無法學會的!而且我想,秦夭夭性情大變,這個您跟于慧敏更有發言權,你們難道真的覺得,一個人可以突然性情大變嗎?"

秦峰的臉色難看的要命:"那芸芸,你告訴我,現在的秦夭夭不是夭夭,又是誰呢,她跟夭夭長得一模一樣!"

秦芸芸的臉色陰沉:"爸,您別忘了,現在整容行業那麼發達,再加上科技如此發達,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其實並沒有那麼困難,而且,秦夭夭一年前被撞成植物人,植物人醒來的幾率有多大,您難道不知道嗎?秦夭夭突然就醒了,您不覺得奇怪嗎?"

秦峰沉著臉,半天才開口:"你說的這些,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我們必須仔細捋一捋,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首先,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光憑你的猜測,我不可能相信你這樣空穴來風的話,其次,如果現在的秦夭夭,真的不是我的親生女兒,那這個人有何目的,為什麼要扮演我的女兒,最後,這件事情,到底是只有夭夭一個人知道,還是有其他人參與!"

秦芸芸愣了愣,突然感覺,自己之前,真的想的太少了。

秦未青一句話,就能把她帶到溝里去,現在聽秦峰這麼一分析,她突然覺得,這件問題,的確不是個小問題。

想到這裡,她才開口回答秦峰的問題:"爸,這件事情,是我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告訴我的,她可以用性命跟我擔保,這件事情絕對熟悉,我也絕對相信她,她只跟我透露了秦夭夭並非真正的秦夭夭,而是別人冒名頂替,至於真正的秦夭夭,她也不知道在哪裡,她是為了我好,才跟我透露這件事的,所以,我會保密她的身份,再說了,如果真的要證據,也沒有那麼難,秦夭夭不是真正的秦夭夭,做個親子鑒定,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秦芸芸頓了頓,繼續道:"至於扮演秦夭夭的這個人,到底要做什麼,我初步猜測,她是為了我們家的財產,所以,為了眾城集團的利益不受到損害,爸,我們一定要儘快把那個冒名頂替的假貨,從我們家趕出去,最重要的一點,如果這件事秦芸芸也參與了的話,那她肯定是為了報仇,或者奪走你集團,爸爸,您別忘了,一年前,您為了維護我,跟她之間早就產生了分裂!"

秦峰的臉色陰沉如水,他沉吟了會,這才開口:"你說的沒錯,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儘快著手處理,不能坐以待斃,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那個假秦夭夭跟于慧敏一起聯手起來做的,那就不好辦了,而且,我現在很想知道,他們把我的女兒,到底弄到了哪裡去!"

秦芸芸沒想到,到了這個節骨眼上,秦峰居然還在擔心秦夭夭。

她氣得不能自已:"爸,您怎麼還在擔心秦夭夭啊,秦夭夭不光是您的女兒,也是于慧敏的,如果這件事情,于慧敏知情的話,那她肯定就是幕後主事,她肯定會將自己女兒藏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你就不要再擔心了!"

秦峰愣了愣,想到秦芸芸的話也有幾分道理,他點了點頭,便直接起身:"走吧,我們現在就去于慧敏那邊!"

秦芸芸頓時興奮的站起來,整個人激動的不行:"爸,我們現在是不是就要直接過去,揭露秦夭夭的真實身份!"

秦峰看著女兒如此的不長腦子,說風就是雨,想到公司以後要交到她手裡,突然就覺得心累。

他想了想,突然嘆了口氣:"芸芸,你先聽我說,現在,我們還不能貿然揭露秦夭夭的身份!"

秦芸芸皺眉:"為什麼啊,難道你不想早點戳破他們的陰謀,你不想知道,他們到底把真正的秦夭夭弄到哪裡去了嗎?"

說到這裡,秦芸芸裝出一副心疼的模樣:"爸爸,雖然秦夭夭是于慧敏生的,但是,她到底是我的親妹妹,我怎麼可能不關心她呢,我還是想早點知道她的下落!"

秦峰聽到女兒這樣說,心裡也算是有了幾分安慰:"你放心,芸芸,爸爸一定會找到夭夭的,只不過,我們現在貿然揭露那個假夭夭的身份,我怕他們有應對策略,我們今天過去,這樣……"

秦峰低聲,把他的計劃,跟秦芸芸說了一遍。

秦芸芸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好的,爸爸,就按照你說的做,我們現在就過去!"

秦峰笑了笑,帶著秦芸芸出門。

話說,秦未央睡的正香,突然聽到樓下傳來吵鬧聲,她是被生生吵醒的。

秦未央起床,心裡暴躁的要命,她昨晚本來就在醫院,沒有睡好,今天趕飛機回來,卻沒想到,一個安生覺都睡不了。

她生氣的起身,一臉睡意的下樓,想要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等她站在樓梯樓的時候,她就看到,樓下客廳里的一幕。

于慧敏和家裡的阿姨,正在把秦峰和秦芸芸往外推。

于慧敏的表情很不好:"秦峰,你跟我都離婚了,你現在還有什麼臉來這裡!"

秦峰也不惱,只是平靜的站在客廳里,于慧敏推他,他就站在另一個地方,反正,就是不願意出去:"于慧敏,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是離婚了,但是,我們離婚,不代表我就不能見夭夭了,夭夭是我們的女兒,我有權利探視她!"

于慧敏冷笑了一聲,聲音突然變得格外諷刺:"你有權利探視她,秦峰啊秦峰,你是怎麼有臉說出這樣的話來的,你難道不記得,夭夭變成植物人,躺在醫院病床上的時候,你多久沒來看過她嗎?如果你真的當她是你的親生女兒,你會這樣做嗎?"

秦峰的一舉一動,真的讓于慧敏寒心,她敢確定,這個男人今天過來,肯定沒安好心。

秦峰聽到于慧敏的話,忍不住皺眉:"我能有什麼辦法,我那個時候也很忙啊,而且,就算是我不能過去,我也派人看著夭夭那邊,夭夭一醒來,我不就立馬趕去醫院了嗎!"

聽到秦峰這樣說,于慧敏心裡的滿腔憤怒,都被提起來了:"你還有臉說這話,如果她不醒來,你這輩子還會去看她嗎?她可是你的親生女兒,你心狠成這樣也就算了,你知道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什麼嗎?你去看她也就罷了,還帶著你前妻生的女兒去騷擾她,讓她剛醒來,也不能安心靜養,秦峰,我們都離婚了,現在夭夭跟我,你就別再我面前假惺惺了,我看著噁心!"

秦峰的臉冷下來:"你噁心,我今天也是要見夭夭的,你沒有權利阻止我!"

秦芸芸跟著幫腔:"是啊,於阿姨,秦夭夭再怎麼說,也是我的親生妹妹,我爸爸這幾天很想她,就是想過來看看她,畢竟,我跟夭夭是親姐妹,她是我爸爸的親生女兒,我們之間需要聯絡感情,您這樣阻止我們,怕不是太好吧!"

聽到秦芸芸的話,于慧敏冷靜了幾分,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倆人以前不是都不待見她跟夭夭么!

今天,他們為什麼非要來見夭夭!

突然,于慧敏就想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人,路彥昭!

如果是因為路彥昭的話,那所有的事情都說得通了,路彥昭收購了眾城的股份,以及路彥昭成為了秦夭夭的男朋友。

這兩件事,任何一件被秦峰和秦芸芸知道,他們都會上趕著巴結夭夭,也就是所謂的聯絡感情。

畢竟,他們心裡應該清楚,如果有路家做靠山的話,最終的眾城集團,夭夭肯定會拿到手的。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想到這裡,于慧敏對這倆人更加厭惡起來,她直接跟阿姨說:"阿姨,打電話喊保安過來,說這倆人私闖民宅!"

阿姨立馬要去打電話,結果,秦芸芸急了,她一把搶過阿姨手裡的電話,直接向著地上砸下去。

手機摔到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于慧敏徹底的陰沉下來,她沒想到,秦峰前妻的女兒,此刻也來他們家裡撒野,他們還真當這裡是秦峰家啊!

于慧敏直接拿出手機:"今天這個電話,我打定了,只不過,現在我要報警,你們私闖民宅,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啊,可以在我家裡為非作歹!"

秦峰也愣了幾秒,他也沒想到,秦芸芸會突然摔手機。

他無奈的看著于慧敏,伸手去阻止她打電話:"慧敏,你別這樣啊,我們好歹是夫妻一場,不要把事情做得那麼絕,我今天過來,就是看看夭夭,真的沒別的意思,你這樣做,就有點不好了吧!" 「轟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