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當日跟凌羽楓對峙,凌羽楓也不會無緣無故濫殺人。

若說凌羽楓那邊是魔鬼的容身之所,那吳天霸他們簡直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大哥,蘇河死了。”陳大錘涕泗橫流,傷心不已。

楊雲飛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猛的一拳捶在了地下。

地下組織這些年明爭暗鬥,對此楊雲飛已是見怪不怪,但今日,吳天霸將他差點殺掉。

這種屈辱,他也從來沒受過。

但他實力不濟,又能怎麼辦呢?

“大哥。”陳大錘嘴脣微微顫抖,“八爺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

如果八爺能完好無損的回來省城,那他們還有勝算。

八爺身邊的那位殺神,可是人見人畏,就算他們幾兄弟聯手,他們也得敬畏殺神幾分。

可如今,整個省城羣龍無首。

這江南省又有何人能抵擋得住吳天霸?

楊雲飛攥着拳頭,咬牙切齒。

“就算八爺不回來,老子也絕不向那個狗雜種低頭。”

殺了他的兄弟,還要自己歸順於他?

哪怕楊雲飛死在吳天霸手裏,也不會屈服。

陳大錘一行熱淚流了出來,“大哥,你如果不投降,那其他兄弟就會屍骨無存,而且……”

陳大錘頓了一下,“其他幾個大佬都已經歸順吳天霸了。”

“老子混跡地下圈子,腦袋一直都是別在褲腰帶上。”

楊雲飛憤怒不已,狠狠的抓着陳大錘的胳膊,“你要是怕死的話,我不攔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陳大錘擦了一把眼淚,皺緊眉頭,“大哥,我不走,小武哥被歹人所害,我怎麼能臨陣脫逃?我要給他報仇雪恨。”

星際游輪 ,但在吳天霸面前,他就如同一隻小螞蟻。

如果那三個高手想要對他動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他人頭拿下。

整個省城沒了八爺,又有何人能抵得住吳天霸的攻擊?

“凌羽楓……”楊雲飛突然想到什麼,說出了這個名字。

“大哥,你說那小子?”

陳大錘微微一愣。


對於凌羽楓這個名字,他們都驚駭不已,身邊這些被打的半身不遂的人,有一半都是因爲凌羽楓。

不管是吳天霸還是凌羽楓,兩個人實力非凡,同樣都不能小覷。

“可是大哥,那個凌羽楓……”

“管不了那麼多了,不管他是不是咱們這一邊的,至少他不會亂殺無辜。”

楊雲飛咬着牙關說道。

楊雲飛早就過了青春年少那個時代了,現在的他,雖然是地下圈子的大佬,但如果有機會洗白,他一定會竭盡全力。

都是爲了養家餬口,他也有難言的苦衷。

剛纔他的手下蘇河,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一刀捅死。

這種血腥的場面,就算是楊雲飛這種見慣血雨腥風之人,也驚懼不已。

他的年紀也過半百,有些東西,他比誰都清楚。

若不是當時他們去了凌羽楓的地盤,凌羽楓是不會找他們麻煩。

比起吳天霸,凌羽楓好歹有血有肉,不會隨便殺人。

“收拾一下,去東海。”

楊雲飛斬釘截鐵。

就算是要他性命,他也不會向吳天霸屈服。

而且關於八爺,他隱隱感覺到,八爺真的出大事了。

如若不然,這些天吳天霸鬧得沸沸揚揚,八爺怎麼會沒有行動?

這簡直是羊入虎口啊。

放任吳天霸在江南省爲非作歹,這不是八爺的風格。

楊雲飛稍作思考,便趕緊出發去往東海。

他知道如果再不作出決定,他的弟兄更會死傷無數。

另一邊的吳天霸,在江南省肆意妄爲,濫殺無辜。

如果有人攔住他的去路,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除了向他投降,沒有退路可言。

少了八爺,整個江南省,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吹彈可破。

“八爺啊八爺,你應該不會想到,有朝一日整個江南省將會是我吳天霸的天下吧?”

吳天霸眯縫着眼睛,站在東方會所門口。

東方會所,此時大門緊閉。

“這麼多年,你在江南省一直盤踞着,現在終於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大哥,我們現在怎麼做?要不直接衝進去。”

羅剎龍有些迫不及待。

吳天霸微微一擺手,“現在還不是時候,那個八爺一向詭計多端,我擔心他會有什麼陰謀,我們不可輕舉妄動。”

吳天霸的優點就是做事謹慎,因此儘管他兩個親兄弟都死在夜無殤的手下,但抱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心態,吳天霸一直等到今天才出手。


現在就是時機成熟的時候。

過了二十年,八爺已經年過半百,夜無殤也沒有當年的精力了。

所以直到現在,他纔敢踏進江南省。

“八爺就是隻陰險的老狐狸,能在江南省做這麼多年的老大,必定是有些招數的。”

“我們一切還是要多加小心。”

羅剎龍握緊拳頭,面目猙獰。

“要是那兩個老雜碎敢在我面前出現,我一定將他們粉身碎骨,給好兄弟報仇。”

十年前,他們就在八爺跟前安插了一個線人。

東方會所發生的事情,吳天霸是一清二楚。

直到前些時日,吳天霸安插的人才找到機會對八爺下毒。

他們確認,八爺身受劇毒,現在絕對是在逃亡的路上,尋求救命之術。 整個江南省現在已經沒有了領頭羊,沒有了八爺,吳天霸就是無所匹敵之人。

就算等到八爺回來,也無濟於事了。

吳天霸擡頭看了一眼,心中喃喃,“不會的,他永遠不會回來了,只要去了京城,他必定屍骨無存。”

東方會所四個字依舊醒目,吳天霸微微一笑,神態自若。

據他線人來報,京城那邊即將有大行動,到時候,寫這個牌匾之人,恐怕也性命難保。

整個江南省,從現在開始就要改頭換面。

接下來,這兩個省份都是他吳天霸的天下了。

“我們先安排一下,等到小路過來,這邊的產業我們一定要通通拿下。”

整個江南省的地下圈子,一瞬間風起雲涌。

不過是幾天的時間,地下圈子的大佬們紛紛被剝奪了勢力。

面對吳天霸,他們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只能歸順於他,給他當狗使喚。

他們也不過是想着保全自己的性命,畢竟苟活於世,也比一命嗚呼好的多。

那些反抗之人,吳天霸紛紛將他們殺了,悉數扔到了海里。

近些時間,整個地下組織個個聞風喪膽,一聽到吳天霸的名字,都驚駭不已。

就連地上的組織都得到消息,整個江南省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曾經那個人人敬畏的八爺,一瞬間便消失的了無蹤影。

重活一次 ,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就要改變自己的計劃。

陳道山悄無聲息的來到上官家,如果能跟上官家合作,說不定能抵抗蘇氏集團。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以他們兩家的名義,付出一部分資金去請八爺,讓八爺狠狠的打擊凌羽楓。

只要凌羽楓倒下,整個蘇氏集團就羣龍無首,自然會倒閉。

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短短几日八爺就生死未卜。

想當年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時至今日也沒有露面,他們是真的害怕了。

整個江南省的地下組織,就如同一張血盆大口,隨時都可以將他們吸進去。

“看來現在省城的地下組織真的要改朝換代了,八爺也已不見蹤影,不如我們去找地下組織真正的主人,我想他應該會歡迎我們的。”

對於地下組織的事情,陳道山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且吳天霸他們剛在江南省立足,自然是要穩住自己的地位的,他們現在一定想要尋求合作。如果我們兩家能給他幫助,那一位恐怕會給人很多好處。”

“你有十足的把握嗎?”

上官霸天有些猶豫。

上官家一直以來跟地下組織是毫無瓜葛,他們家族也是頗負盛名。

如果跟地下組織扯上關係,不一定是明智之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