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淡然一笑:「有些時候,知道了就可以了,沒有必要非要證據證明。」

這句話絕對夠霸氣,讓徐隨的心頭也是一寒。

「我們走了。」唐浩說道。

「小心。」徐隨知道,現在他攔不住唐浩。

「嗯。」

唐浩應了一聲,人已經不見了,落月其實是更早的不見了。

空蕩蕩的丹房之內,徐隨感到一陣陣寒意襲來。 餘生漫漫盼君歸 現在的事情,已經完全超過了他的想象。周寅作為周先生叔叔,竟然參與謀害周先生的行動之中。作為周先生的兒子,周為現在凶多吉少。整個周家,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其實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他來到周家一百年了,周家從未有過這樣的危機。

而此刻,周家的掌舵人周興昱卻恰恰不在,而把一切都壓在了一個年輕人身上。這似乎是一個笑話,但是卻是實實在在的。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徐隨緩緩來到窗前,望向了獵妖宮的方向,他雖然看不見那兩個年輕人的身影,但是卻能夠感覺到奔向獵妖宮的殺氣。這個夜晚,註定了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作為這天都城最好的煉藥師之一,他從未如此壓抑過,他的心情遠比他臉上的表情更加沉重。

獵妖宮同周府一樣,也在盛安城的西南方,距離丹府並不算太遠。

唐浩和落月很快就到了獵妖宮外,兩人隱在夜色之中。

落月對唐浩說道:「我去殺人,你去救人。」

「嗯。」唐浩覺得這是個很不錯的決定,殺手之王殺人自然是最輕車熟路的,他雖然不了解百川野,但是他不相信一個丹尊中階,能夠給一個法尊中階造成什麼麻煩。最重要的是,殺手之王是為了殺人而生的,她是來殺人的,不是來和百川野打架的,所以這個夜晚,百川野必死無疑。

「完事之後,我們就在這了匯合。」落月說道。

「嗯。」

「走吧……嗖。」落月說著就不見了。

「嗖。」唐浩也隨之不見了。

雖然唐浩不知道地牢的具體位置,落月也不知道百川野在什麼地方,但是這都難不住他們。

費了一點周折,唐浩便出現在了地牢入口外。他當然不會拚命殺入地牢之中,他放出金蛇,讓金蛇噴點毒霧。

等守衛都躺下了,唐浩便悄然的進入了地牢。

獵妖宮並不是關押重犯的地方,所以這個地牢相對簡單一些,只有一層,面積也不是太大,裡面關押的人也不多。

唐浩身形飛過,很快就找到了西海冉冉和揚琴母女。

這母女兩個看見唐浩,十分吃驚,她們知道她們被關押的地方是獵妖宮。唐浩出現在這裡,意味著他闖進了獵妖宮。私闖獵妖宮,私闖地牢,這是死罪的死罪。

「刷。」

光芒一閃,唐浩用紫風劍把地牢的大門開了一個缺口,對驚詫不已的母女兩個說道:「走吧。」

「好。」揚琴雖然知道唐浩這樣做犯了死罪,可是她更明白,這個時候,不是啰嗦的時候,一拉西海冉冉,從牢房內出來。

「嘭。」

唐浩迅速的凝出了源力屏障,把揚琴和西海冉冉包裹起來,然後拖著她們,飛快的向外飛去。

到了地牢大門口,稍微停頓了一下,確定外面沒有埋伏,唐浩拖著母女兩個,飛出了地牢。

夜空之下,唐浩拖著母女兩個,速度依然快的驚人。

雖然這已經足夠快了,但是畢竟不是一個人,目標總是有些太大了。

「有人!」

終於,唐浩三人被巡視的修武者看見了。

「有人私闖獵妖宮!……快……來人……!」

頃刻間,人聲鼎沸,四面八方,修武者迅速包偉了過來。

「砰砰砰……。」

唐浩一般拖著母女兩個飛行,一邊釋放出源力重鎚,把攔阻他們前進方向的修武者撞飛出去。

源力屏障之內的母女兩個看到此情景,兩人的表情都是驚恐不已,她們恐懼,也擔心連累了唐浩。

「唐少爺,你自己走吧。」揚琴終於說道。

唐浩根本就沒有理會揚琴,拖著兩人,繼續向前飛去。

「天官大人出事了!……!」

突然,遠處傳來了驚恐的喊聲,這聲音里透出的驚恐在這夜空中十分響亮。

這一聲喊,立刻讓那些攔阻唐浩三人的修武者微微一愣,在他們心中,兩個女人,當然是無法跟天官大人的安危相比的。

「轟轟轟……。」

唐浩連出重鎚,向南衝去。

後面的修武者速度遠不及唐浩,自然是無法跟唐浩相比的,前面的修武者聽到了寢宮方向的聲音,便向寢宮方向去支援去了。

這樣一來,唐浩帶著揚琴母女兩個便徹底的擺脫了修武者們的糾纏。

很快,唐浩就到了和落月相約的那條街道,他相信,落月很快就到。

西海冉冉母女兩個看著唐浩,她們都知道此刻的危機,不明白為什麼突然挺住了腳步。

就在母女兩個疑惑的時候,一道黑人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她出現得是那麼的突然,以至於她們的眼睛根本不知道她是何時出現的。

「走吧。」

說話的唐浩,所以艷琴母女兩個根本沒看清楚那個黑影的輪廓,她們便又向前飛去。

這一下,速度比之前更快,揚琴母女雖然身在屏障之內,卻也感覺有些眩暈,更別說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了。

所以,當她們感覺停下了的時候,她們幾乎不知道身在何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這是一個很寬敞的房間,房間里除了她們兩個之外,還有三個人。一個是唐浩,一個是唐浩的那個面色陰冷的隨從,另外還有一個裹著大氅的黑衣人。

西海冉冉母女聽西海山說過,這個裹著大氅的人應該也是唐浩的隨從,只是他平時很少說話。

「咚咚。」

突然,門外有人敲門。

「進來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門開了,一個身材健壯的漢子走了進來,正是西海山,他看見了西海冉冉和揚琴母女,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山叔叔!」西海冉冉高興的迎了上去。

「小姐,夫人。」西海山驚喜的說道:「你們終於安全了。」

「是唐少爺把我們救出來的。」揚琴說道。

「多謝唐少爺。」西海山立刻跟唐浩道謝。

「不用了。」唐浩看著西海山說道:「你有什麼安全的地方可去嗎?」

西海山一聽這話,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對萬年湖附近的一切很熟悉,如果去那裡躲一陣子,也許不會有人想到。」

「好。」唐浩對落月和燕十三說道:「你們送他們去萬年湖。」

「是,少爺。」

「嗯。」

燕十三和落月答應了一聲。

「多謝唐少爺。」西海山再次道謝。

「多謝唐少爺。」揚琴也感激的道謝。

「唐少爺,我們還能再見面嗎?」西海冉冉看著唐浩說道。

「一定能的。」唐浩說道。

「好,我等你。」西海冉冉看著唐浩,那雙明亮的眼睛里透著期望。

「走吧。」說話的是落月。

「唐少爺,我們走了。」西海山說道。

「嗯。」

唐浩微微點頭,說道:「藏好了,等著我。」

「是,少爺。」

這給了西海山、西海冉冉和揚琴很大的希望,若是再也見不到唐浩了,他們真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了。

落月拉住了西海冉冉,燕十三拉住了揚琴,西海山站在兩人身後。

「快去快回。」唐浩對燕十三和落月說道。

「是,少爺。」燕十三答應了一聲,便立刻消失了。

「嗖嗖。」

西海冉冉還想跟唐浩說話的時候,她已經被帶著離開房間,頭頂已經是漆黑的星空了。

落月即使到了法尊高階,速度依然不如燕十三。燕十三拉著揚琴,拖著西海山,速度依然能夠和落月相抗衡,這樣的速度,在夜空之下,很少有人能夠捕捉得到。 落月和燕十三走後,唐浩閉上眼睛,開始靜靜的修練。

在這樣的一個夜晚,也只有唐浩這樣的人,才能夠如此淡然的修練。

夜色深沉,整個周府似乎和平時沒有兩樣,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周府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周顯和周家的所有人,都還在尋找周為,但是結果依然讓所有人失望。

凌晨時分,周顯再次來到了唐浩的住處,讓僕人去通報唐浩,他有事跟唐浩說。

不一會兒,唐浩便出現在了大廳,看見了有些疲憊和焦急的十四爺周顯。

「唐少爺,還是沒有找到大哥。」周顯看見唐浩,立刻站了起來。

「繼續找。」唐浩平靜的說道。

周顯看著唐浩,面色凝重的說道:「這麼久找不到我大哥,已經有人懷疑我大哥出事了。」

唐浩一聽這話,立刻說道:「確實有這個可能。」

「唐少爺,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周顯問道。

「因為亂石山強盜的時候,我只是懷疑有人想對周家做些什麼。」唐浩默默的說道。

聽到這個,周顯又立刻說道:「還有一件事也很怪異,三叔祖也一直沒有回來。」

「他也有可能出事了。」唐浩說道。

「不會吧?」周顯心頭大驚,立刻說道:「三叔祖是丹尊高階,這天都城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可是他確實早就該回來了。」唐浩說道。

「是的。」周顯的心更加的不安了。

唐浩繼續說道:「繼續找找吧。」

「唐少爺,我想進宮卻見大帝。」周顯說道。

「到現在為止,什麼都證明不了,你去見大帝,能說什麼?」唐浩反問道。

周顯聞言,暗暗的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不夠資格去見大帝,他也未必會見我。」

唐浩平靜的說道:「繼續找找,若是有了蛛絲馬跡,證明周為出事了,你去見大帝,他自然會見你的。」

「也只能這樣了。」周顯無奈的說道。

「去吧。」

「好,我再找找。」周顯說道。

「不用太擔心。」唐浩安慰周顯。

「我知道了。」

周顯看了唐浩一眼,轉身走出了大廳。

唐浩眉頭一皺,心中暗道,這位十四爺似乎是個正直的人,他顯然什麼都沒感覺到。

突然,唐浩向外望去,夜色雖然漸漸褪去,但是外面依然不是太明亮,而且還帶著些許森冷。

「嗖。」

一道人影出現在唐浩的視線里,進而進入了大廳,站在了唐浩的面前。

進來的是一個身材微胖的老人,老人頭髮花白,一襲灰袍,雖然紅光滿面,但是目光中卻帶著一點點的不安。來人是徐隨。

「有事嗎?」唐浩問道。

「你殺了兩位天官?」徐隨看著唐浩說道。

「兩個?」唐浩有些意外。

「你不知道?」徐隨感覺唐浩似乎並不知道。

「我去救人,我隨從去殺人。」唐浩平靜的說道。

徐隨一聽這話,心頭狂震,殺了兩位天官大人,竟然是唐浩的隨從做的!這也太兒戲了吧?

「除了百川野,還有哪個天官被殺了?」唐浩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