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舞麟現在要是放出風去,說自己已經是聖匠,那麼,想要在史萊克學院賺錢,絕對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楓無羽乃是封號斗羅,不好打交道,但他還年輕,魂師們當然都願意跟他合作。

謝邂一閃身,就到了唐舞麟身邊,真到了要二對五的時候,他不禁有些擔心,低聲道:「老大,我們行不行啊?我的斗鎧還沒回復完成呢,我恐怕幫不了你太多啊!」

唐舞麟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有點骨氣好不好?原恩可看著呢。」

謝邂嘿嘿一笑,「有你我就有信心啊!老大,來吧,讓他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樂正宇眉毛一挑,「誰讓誰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還不好說呢。」

雙方後退,二對五,數量懸殊。

原恩夜輝、葉星瀾、樂正宇三人在前,許小言、徐笠智二人在後。毫不猶豫的,五人都是直接穿上了斗鎧。

唐舞麟的斗鎧根本就沒有脫,面對五位夥伴們,他的表情也已經變得非常嚴肅。這一戰可就不像之前那麼輕鬆了。

徐笠智已經開始念咒語,一個個包子不斷製作出來,嗜血豆沙包、穿刺叉燒包、堅固水晶包,看那樣子,是準備人手一個。

唐舞麟大喝一聲,「開始!」他可不能等著徐笠智把包子都做好了,那樣的話,他們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身形暴閃,唐舞麟已經率先沖了出去,謝邂一閃身,就藏匿在他身後消失了。

此時的唐舞麟,明顯感覺到在自己身後有一股鋒銳之氣在不斷的激增著,移動蓄勢?這傢伙先前輸給自己,主要原因還真是源自於血脈啊!

自從和原恩在一起之後,謝邂從未鬆懈,實際上,他的戰鬥力原非今天表現的那麼不堪。

成為友軍,謝邂的感覺也和先前面對唐舞麟的時候完全不同了,因為不再是敵對,他明顯感受到唐舞麟身上的血脈波動讓自己的血脈變得極度亢奮,移動蓄勢的過程比平時要快得多。

雖然他的血脈之力不能直接增加實力,但血脈旺盛,卻能讓他自身實力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

這就是差距了。更別說,唐舞麟還有能夠同時增強他們的能力。

哪怕面對五人,唐舞麟依舊一往無前,整個人就像是一頭巨龍,正向對手展現獠牙。

就在這時,一圈光芒突然出現在他前方必經之路。唐舞麟心中一驚,身體瞬間橫移,在間不容髮之際改變方位。

星輪冰鏈悄然出現,如果他再慢一拍,就要被星輪冰鏈纏繞住了,那絕對成立的定住效果,立刻就會讓他氣勢驟降。就算如此,因為閃避,唐舞麟的衝鋒氣勢還是減弱了幾分。

原恩夜輝給自己嘴裡塞了個嗜血豆沙包,率先迎了上來。樂正宇手中聖劍再次凝聚,聖劍高舉,一道審判之光從天而降,直劈唐舞麟。

五對二,他們有絕對的優勢,戰鬥方式也自然和之前不同了。

原恩夜輝吃下一個嗜血豆沙包還不算完,反手接住徐笠智用唐門暗器手法扔過來的堅固水晶包,也是塞入自己口中,全身頓時亮起了一層水晶般的光澤,防禦大增。

一道道星辰鎖鏈也在這是將他們五人連接在一起,五位一體。

唐舞麟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多了許小言和徐笠智,果然是不一樣啊!如果是二對三,他有絕對的把握能贏,可二對五,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許小言笑吟吟的釋放了星輪鎖鏈之後,又朝著唐舞麟一指,唐舞麟下意識的就做出了閃避,可這次卻是什麼都沒發生。

許小言向他吐了吐舌頭,一臉的巧笑嫣然。

唐舞麟雙眼微眯,突然,他左腳一步跨前,右臂向身後伸直,緊接著,黃金龍槍就化為一道金色閃電,直奔許小言方向暴射而去。

要知道,現在唐舞麟的力量絕對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再加上他自身斗鎧的增幅、黃金龍體的增幅。黃金龍槍本身恐怖的破壞力,當做擲矛投出,其威能之強,就算是七環魂聖,也要認真面對才行。

————————————–

求月票、推薦票。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的《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電視劇大約四月份開機了。預計最快今年底可以和大家見面。 許小言看到唐舞麟作出那動作的時候就已是花容失色,雖然她已經及時釋放出了自己的星光璀璨魂技,無數星光朝著唐舞麟的方向暴射而去,瞬間就將他的身體籠罩其中,可這也不能改變唐舞麟將黃金龍槍投射出去的過程。

金龍霸體緊接著黃金龍槍釋放,唐舞麟雙手一上一下,在星光璀璨照耀在自己身上的剎那,作出一個非常奇怪的動作。

一上一下的雙手都成爪形,掌心相對,左腳向左前方跨出一步,看上去像是擺出了一個拳架的模樣。

樂正宇看著黃金龍槍暴射而來,頓時色變。他的審判之光已經落在唐舞麟身上,但同樣也是比黃金龍槍慢了一拍。

審判之光被金龍霸體吸收,唐舞麟身上鏡面般的斗鎧光芒急速閃爍,此時,星光璀璨已到,把他定在原地。

樂正宇橫身擋在許小言身前,手中聖劍全力以赴劈出,試圖阻擋黃金龍槍。但黃金龍槍還沒到,他就已經感覺到那鋒銳之氣要刺穿自己身體似的,擋不住!他完全可以肯定,哪怕是自己斗鎧防禦力全開,哪怕現在自己已經有嗜血豆沙包的增幅,也依舊是擋不住唐舞麟這一擊的。

黃金龍槍竟然恐怖如斯,誰還敢說隊長沒有遠程攻擊能力。

鋒銳的劍芒終於從旁及時趕到,精準無比的從側面刺在黃金龍槍側面,龍槍迸發出一聲龍吟,光芒一緩,樂正宇的聖劍才隨之斬在了黃金龍槍之上。

儘管葉星瀾已經擋住了黃金龍槍的大部分威能,但當樂正宇這一劍斬擊上去的時候,卻還是不由得全身劇震,如同觸電一般倒退,險些撞在許小言身上。

黃金龍槍應聲彈起,聖劍破碎。

而另一邊,唯一衝到唐舞麟面前的,就只剩下一個原恩夜輝了。攻敵所必救,原本也應該衝過來的葉星瀾受到黃金龍槍干擾,終究還是先選擇了救人。

巨錘凌空,當頭砸落。

在原恩夜輝看來,此時的唐舞麟被星光璀璨定住,而且他的金龍霸體也因為審判之光被激發了,雖說他現在反擊的話攻擊力會更強,可他的防禦力卻已經只能依靠自身了。

為了及時趕到,她沒有動用魂技,卻是在巨魔泰坦情況下的全力一擊到了唐舞麟身前。

命中了!

原恩夜輝心中一喜。但也就在這時,她只覺得一股古怪的旋轉之力從唐舞麟身上傳來,她那原本應該轟擊在唐舞麟胸口處的巨錘居然被他直接擰了過去,而且連帶著她的身體也是滴溜溜旋轉起來。巨錘落入唐舞麟手中的同時,他也從星光璀璨中解放過來。手中巨錘沒有去管近在咫尺的原恩夜輝,而是再次拋飛而出,目標還是許小言。

一道鋒銳的光芒從唐舞麟身邊掠出,幾乎是剎那間就到了身體失控的原恩夜輝面前,可不正是謝邂么。

之前有唐舞麟擋在身前,哪怕是星光璀璨,也都被唐舞麟擋住了,他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關鍵時刻,蓄勢以待的雙龍匕閃電般出手。而且還是一虛一實,化為兩道分身,兩側夾擊。

唐舞麟身上傳來激昂的龍吟聲,一圈金色光環從腳下綻放,金龍王第四血脈魂環技,金龍狂暴領域。

謝邂本身有微薄的龍族血脈,金龍狂暴領域對他的增幅最為強烈,他只覺得全身血脈氣息暴漲,兩道分身直接就到了原恩夜輝面前。

「謝邂。」就在這時,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原恩夜輝竟然沒有嘗試抵擋,而是雙手放下,身形瞬間縮小,重新化為本來模樣,而且,還嬌聲嬌氣的呼喚了一聲謝邂的名字。

她的聲音十分溫柔,甚至可以用嗲聲嗲氣來形容。

如果現在謝邂身邊有個放大鏡的話,一定能看到,只是剎那,他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兩道分身交錯而過,雙龍匕卻是同時收起。根本就沒有落在原恩夜輝身上。

原恩夜輝巧笑嫣然,身形翻轉,一雙長腿同時踹出,正中兩個謝邂的屁股,直接就將這傢伙給踹飛了出去。

唐舞麟一陣無語,原本是必殺的局面,謝邂這傢伙卻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了。

二對五,本來就劣勢,想要贏,就必須另闢蹊徑。對他威脅最大的是許小言,所以唐舞麟才通過投擲來限制,然後他營造出的機會,讓原恩夜輝落單,並且被自己牽制。只要謝邂能夠一擊制勝。二對四可就要容易多了。

可誰知道,關鍵時刻,謝邂卻突然痿了。不但被踹飛了出去,而且撲倒在地后就沒起來,竟是被原恩夜輝和之前一樣,封住了血脈。

唐舞麟飛出的巨錘和之前的黃金龍槍相比,威力就差多了。沒有黃金龍槍的速度和鋒銳,被葉星瀾直接挑飛。

而唐舞麟一拳轟出,雖然轟飛了原恩夜輝,但在星辰鎖鏈的作用下,傷害共享,根本就沒能傷到她。

「你們耍賴,還帶言語騷擾的。」唐舞麟悲憤的說道。

原恩夜輝嘿嘿一笑,「隊長,我們可是從魔鬼島畢業回來的。你忘了在那裡我們都學到什麼了嗎?」

話音未落,原恩夜輝、葉星瀾、樂正宇三人就圍了上來。一圈星輪冰鏈也精準無比的出現在唐舞麟腳下。

唐舞麟無奈之下,只能再次用出金龍霸體,同時擺出之前那個奇怪的姿勢。

說也奇怪,他這個姿勢擺出之後,無論是誰攻擊他,都會被直接帶的飛了出去。原恩夜輝那麼強的力量都不行,其他人也是一樣。

哪怕是葉星瀾的星神劍刺過來,也如同刺入一個旋渦一般,然後人就被帶飛了出去。

通過這奇怪的姿勢,唐舞麟又一次得以脫險。

可是,他面對的卻是五個人的圍攻啊!當眾人的攻擊不再只是從正面之後,受到許小言不斷的控制,唐舞麟就悲劇了。

而讓他無語的是,破解他那奇怪姿勢的,居然是徐笠智。

徐笠智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他背後,一雙胖手帶著紫黑色光芒,悄然印在了他後背上。

強橫無匹的毀滅氣息直接就讓唐舞麟在接下來一次面對星輪冰鏈和星光璀璨時沒能擺好拳架。然後……

五分鐘后。

鼻青臉腫的唐舞麟,一臉鬱悶的坐在試煉場內。不遠處的謝邂都不敢看他。

樂正宇得意洋洋的道:「隊長,你現在明白了吧,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了。跟他單挑!」

先前他們群毆唐舞麟的時候可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不過,唐舞麟的防禦力也又一次讓他們震驚了,在三大強攻系戰魂師的圍攻下,竟然還堅持了五分鐘才選擇投降。這其中,他不止一次尋找機會嘗試突破,卻都被許小言及時控制化解了。

無疑,如果沒有許小言的超級強控,就算是三對一,他們也未必就一定能贏得了唐舞麟,就算是贏,也一定會付出代價。

———————————

求月票、推薦票。 唐舞麟臉上的淤血正在快速消退,以他的恢復能力,這點小傷根本算不了什麼。

謝邂低眉順眼的道:「老大,我錯了。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原恩從來都沒這樣過。我保證,下次絕不會這樣了。」

唐舞麟瞪了他一眼,「沒有下次了。下次她要是叫你一聲老公,你還不反手給我一下?」

謝邂驚訝的抬起頭,看看唐舞麟,再看看原恩夜輝,似乎、可能、肯定,會出現這種情況吧。

在原恩夜輝面前,他確實是沒有什麼戰鬥力的。

唐舞麟直接一腳就把這傢伙踹飛了。其他人卻是不禁哈哈大笑,原恩夜輝一臉嫌棄的道:「誰會叫他那個啊!想都別想。」

唐舞麟有些無奈的道:「你們的狀況我大體都清楚了,回頭我再跟你們每個人單獨訂方案,今天就到這裡吧。」

和夥伴們分開,唐舞麟重新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之中,直到此時,他臉上才多了一份落寞。

眼看著夥伴們都是成雙成對的,要說他心中沒有一點羨慕那又怎麼可能?可是,羨慕又能如何呢?也只能是羨慕。直到現在,他一點古月和娜兒的消息都沒有。他們究竟在哪裡?究竟在什麼地方啊!

古月,難道你就真的永遠都不見我了嗎?等著我,我一定會足夠強大的去找你。

……

一輛魂導大巴車飛速行駛在高速路上,這輛大巴車看上去十分平常,和普通的魂導大巴並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略有不同的是,大巴的一扇扇窗戶都拉著窗帘,無法令人看到裡面的情況。

遠遠的,史萊克城檢查站就要到了,大巴緩緩減速,按順序排隊,等待著檢查。

正在這時,檢查站方面,走出來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看其肩章,明顯是在檢查站有一定地位的。

他快步走出檢查站,然後朝著那輛魂導大巴車招了招手,又指了指旁邊一處處於關閉狀態的通道。

魂導大巴反應很快,立刻轉了出來,快速扭轉方向,向那通道而去。

那名工作人員走入通道內,開啟了裡面的設備,大巴車門開,一名看上去相貌再普通不過的中年男子從上面走了下來,來到那工作人員面前,將自己的證件遞了過去。

工作人員看了看他的證件,就遞還給他,然後走進裡面的操作室,打開了阻擋的設備,鐵柵緩緩升起,中年人轉身上車,駕駛著魂導大巴快速通過,向史萊克城方向而去。

鐵柵重新放下,那名工作人員也是自然而然的走了出來,這條路依舊不會通行。

像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引起其他車輛的關注,畢竟,在什麼地方都有特權階級,哪怕是史萊克城也不例外。人家這叫特殊通道,只有有關係才能使用,可以避免排隊,甚至不繳納費用。

可沒有人注意到的是,那名工作人員在完成了剛才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直接回到收費站工作人員休息區,換了一身衣服,還和同事們打了個招呼,自行上了一輛魂導汽車,悄然離去。而他離去的方向,並不是史萊克城那邊,而是朝著遠處而去。

因為路上的車越來越多,魂導大巴放慢了速度,在車流中緩緩行進著。車內一共有十幾個人,都顯得很沉默。他們全都是一襲黑色制服,臉上更是帶著頭套,只露出鼻子和眼睛,由於他們的裝扮,令整個魂導大巴車內的氣氛都顯得有些陰森。

只有那名開車的司機,也就是之前曾經下車的中年人才顯得十分正常。

一名坐在前面的黑衣人站起身,快速走到後面,沉聲道:「屏蔽設備情況如何?」

另一名黑衣人拿出一個儀器看了看,向他點了點頭,「一切如常,除了本底輻射之外,沒有任何泄露。」

「很好。」說完,他又回到前面,向前面的司機道:「按照原計劃行動。」

「是!」司機恭敬的說道,同時,在他眼中,明顯流露著狂熱之色。那狂熱中更是充滿了瘋狂的味道。

魂導大巴車持續行駛,很快就進入了史萊克城市區內部,漸漸的,遠處已經能夠看到史萊克城內城了。

大巴車沒有再向內城方向而去,而是拐上了一條較為寬闊的街道,又行駛了一會兒后,緩緩減速,路邊,一個看上去像是酒店的建築,大門緩緩開啟,大巴車自如的拐入,隱沒在大門之後。

……

海神島。

盤膝坐在木床上,擎天斗羅雲冥緩緩睜開雙眸,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眼底深處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雅莉。」他輕喚一聲。

「怎麼了?」聖靈斗羅雅莉從外面走了進來,她明顯聽出,雲冥的聲音略微有些不對。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雲冥聲音中帶著幾分疑惑。

雅莉大吃一驚,「什麼?心神不寧?」要知道,擎天斗羅乃當代極限斗羅,有大陸第一人之稱,其實力之強大,冠絕魂師界。他的感知不知道要比常人強大多少倍,精神力更是早就進入到了靈域境層次,他的感知之強,幾乎可以說是感受到整個斗羅大陸上的一些氣象變化。

能夠讓他有心神不寧的感覺,一定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就像之前天斗城遭遇襲擊的時候,他就曾有預感,甚至曾經準確的預感到是天斗城方向出事了。可惜,當他向聯邦發出警示的時候,聯邦沒能及時處理,才有了天斗城慘案的發生。

「很強烈嗎?是哪邊?」雅莉追問道。

雲冥眉頭緊蹙,然後搖了搖頭,「很強烈,但也很奇怪,我的心神不寧忽強忽弱,無法辨別方向,並不能感受到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這個太奇怪了。難道說,是天災?」

雅莉也是眉頭緊皺,「天災?方向也沒有嗎?」

雲冥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但感覺強烈的時候卻是前所未有,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有災難發生,那也將是史無前例的大災難。」

雅莉倒吸一口涼氣,能讓雲冥這麼說,可想而知這有可能出現的災難會有多麼可怕了。她沉聲道:「那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