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爲什麼啊?周哥,你不要生氣啊。現在公司對我們極爲不利,難道我們不應該爲自己做些什麼嗎?周哥我不明白。咱們在光影,還能有什麼優勢。” 周文軒說道:“穎兒,你知道我爲什麼要你拒絕其他公司的邀請嗎?”

趙穎兒搖了搖頭:“周哥,我真的不明白。現在公司明顯對我們不利。爲什麼咱們不能走啊。而且,那些公司的實力也不是很差啊。”

周文軒笑了笑,說道:“穎兒,雖然在光影,我們目前的情況不是太好,但是咱們也只是利用不上公司的一些資源而已。對我們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反而得個輕鬆自在。在說,論影視行業,哪家能有光影大?但如果咱們跳槽,就算是新公司能給咱們保障,但是我們初來乍到,也只能聽命於他人。”

“而且,穎兒,我不瞞你說。我們經紀人和你們藝人不一樣。我和公司簽訂過擇業合同,一旦離開公司,五年內不得接觸經紀人行業,不像是你們藝人,只要繳納違約金就行。而這是我所不能答應的。”

說着,周文軒將那些信件推到趙穎兒面前,說道:“當然,穎兒,如果你不願意,可以選擇離開,我是不會阻攔你的。只是,我不會和你走。”

正當周文軒要轉身離開,趙穎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周哥,等一等。”

只見趙穎兒拿起那幾張邀請函,雙手一使勁兒,將那幾張紙撕成了碎片。

“周哥,這件事情,我聽你的。我明白,我能走紅,全憑你的舞。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

聽到趙穎兒這麼說,周文軒內心是一陣感動。他周文軒算老幾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經紀人,還是最低級的那一種。人家趙穎兒,雖然說是在雪藏期,但是好歹人家也是藝人,怎麼地也比自己強太多。人家姑娘放着那麼好的機會不跳槽,就因爲自己一句話,就留在了光影陪自己受苦受累的,怎麼能讓周文軒這個單身漢不感動。

周文軒拍拍胸膛,向趙穎兒保證道:“穎兒你放心,我一定將你捧成最紅最火的明星。讓那個姓蘇的小子親自來求着你,給你賠禮道歉。”

趙穎兒彎着眼睛,認真的點了點頭:“嗯,周哥,我相信你,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呢?”

周文軒想了想:“咱們暫時不要有什麼舉動。我先觀察觀察再說。畢竟你現在屬於雪藏狀態。要是公司真的全面封殺你了,那將會是個不小的麻煩。”

“啊?那我真的不用做些什麼嗎?”

周文軒拿起她的包,說道:“有,你的任務是,去逛街。”

“啊?這是什麼任務?”

周文軒強制性的將她的手包塞了過去,小聲說道:“現在咱們需要一點輿論。一會兒你去逛街的時候,不要去那些高端的商場什麼的。多去那些平常化,人多的地方,美食街什麼的。”

說着,周文軒就搶過了趙穎兒手中的口罩:“這些東西不要帶。咱們就是需要人們能認出來你。和粉絲多交流交流,最好是在廣場啊,人多的地方,秀一段舞蹈啥的。”

交代好後,周文軒拿了一套單反相機,就和趙穎兒走出了光影大樓。

作爲藝人,其實並不是平時看起來那麼光鮮亮麗。相反的,他們吃什麼,用什麼,穿什麼,都受到了嚴格的規定。趙穎兒手中拿滿了在小吃街買的零食,蹦蹦跳跳的在人羣中走來走去。周文軒也沒閒着,除了忙裏偷閒吃些小吃以外,他舉着單反,隨時抓拍着趙穎兒。

“周哥,你快點啊。”

周文軒擦了擦汗,說道:“姐姐,你倒是玩的高興了,我還得工作啊。”

正說着,趙穎兒將手中的一個冰激凌送給了一個小孩子後,突然,幾個年輕人尖叫起來:“趙穎兒,你是舞神趙穎兒嗎?哈哈,我真是太幸運了,竟然遇到了鬼步舞的創始人,趙穎兒。”

這時,人們紛紛涌了過來,有的都拿起了手機拍照發朋友圈。

趙穎兒甜甜的笑着,和熱情的粉絲們打着招呼。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女神,能不能現場跳一段舞蹈啊。我特別喜歡那個鬼步舞,真是太有魔力了。”

在衆人的要求下,趙穎兒點點頭,在人羣的簇擁下,走向了前面的廣場。

周文軒趁機拿出一個小型的音響,放起了那首具有魔力的背景音樂。

隨着音樂響起,趙穎兒輕盈地跳起了鬼步舞。那魔性的步伐,瞬間將圍觀的人吸引了起來。

很快,一羣粉絲就在趙穎兒身後,學着趙穎兒的步伐跳了起來。


周文軒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場面。舉着手中的單反,調好焦距,周文軒便拍攝起來。

不一會兒,在人民羣衆的強大力量下,廣場上聚集的人是越來越多,很快便堵塞了幾條街,就連交警也不得不應急指揮起交通來。

“穎兒,不如,來一次多人鬼步舞吧。”周文軒說道。

在趙穎兒的號召下,很多喜愛鬼步舞的粉絲,都自覺在中心廣場上站好了位置。

隨着音樂響起,魔性的步伐,在廣場上跳了起來。

周文軒笑了笑,聯繫了娛樂記者。作爲職業狗仔,娛樂記者在接到通知的五分鐘內,就趕到了現場。而且,來的還不止一家。

一段熱舞過後,周文軒走上前,示意趙穎兒可以撤了,衆粉絲雖然不太樂意,但大都心疼趙穎兒,拍照簽名之後,趙穎兒便在粉絲們的簇擁下離開了中心廣場。

回到光影大廈,周文軒和趙穎兒都是長長出了口氣。


周文軒笑嘻嘻的說道:“穎兒,等着吧。明天所有娛樂雜誌的頭條,都將會寫上你的名字。呵呵,我就不信還鬥不過蘇辰和沈胖子。”

周文軒還在訴說宏圖大志,跳了一天舞的趙穎兒,卻已經沉沉的睡着了。

周文軒一愣,隨即笑了笑。拿過一件長衣,蓋在了趙穎兒的身上。

“臥槽,尼瑪,你們都去拜蘇辰當爹吧。”

周文軒怒氣衝衝地從會議室走了出來。

和周文軒預料的一樣。一夜之間,大大小小的娛樂週刊,雜誌等等,都刊登了趙穎兒在廣場上跳舞的事情。 緣來是你,我的傲嬌男神! ,光影也是得了不少好處。

然而,得了好處的光影,卻並不給周文軒面子。

“周文軒,不是公司不給你,而是公司真的沒有多餘的器材和資金來給你了。”

周文軒氣急敗壞:“就算沒有資金,行。可是,公司倉庫裏有那麼多閒置器材,我們怎麼就不能用了?我們不是光影的員工嗎?”

“那我管不着,這是上面的意思,你要是想說理,你找上頭說去。再說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趙穎兒可是得罪了蘇公子,那蘇公子是啥人,你不知道啊?”

周文軒算是明白了,這羣人就是給蘇辰捧臭腳的,自己是完全指望不上他們了。


憋了一肚子氣,周文軒回到了三十六樓。

周文軒狠狠地錘了一下桌子,肖吟這時正巧走了進來。

肖吟挑了挑眉:“怎麼滴了這是?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說來也巧,這時,逸俊正好來找周文軒。

周文軒說道:“公司這羣人,都是以蘇辰馬首是瞻。孃的,我也真是醉了,光影特麼是蘇辰的後花園嗎?給我穿小鞋不說,就連一些基本設施,都不讓我們用。”

肖吟一笑:“周文軒,你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你借用不上,也不代表別人也借不着啊。等着,一會兒就把器材給你帶過來。”

不一會兒,肖吟和逸俊就帶着一堆的器材,來了趙穎兒的排練室。

“這不就有了嗎?周文軒,我倒是要問問你,你準備怎麼辦啊?”

周文軒將二人推出去,說道:“機密,機密,你們就等着吧。”

待衆人走後,周文軒將熟睡的趙穎兒叫醒了。

趙穎兒揉着眼,說道:“怎麼了?周哥?”

周文軒忙着架儀器,頭也沒擡地說道:“穎兒,快醒醒了, 超級屍王 。”

“啊?什麼加把柴禾啊?”

周文軒笑着說道:“穎兒,你現在已經大火了。可是,單單一個鬼步舞,還是不足以讓你在娛樂圈裏站穩腳跟的。”

“周哥,你的意思是?”

“咱們應該開始準備製作第二個視頻了,穎兒,這一回,咱們一旦成功了,就不用再看什麼蘇公子沈副總了。”

說着,周文軒花費星值,從系統存檔下載了《極樂淨土》等網上大火的舞蹈視頻,。

“諾,穎兒,這個就是我替你編纂的舞蹈視頻,一會兒你先拿着熟悉一下。”

接過電腦,穎兒就已經迫不及待地點擊了屏幕,想要看看這個新的舞蹈,會是什麼風格。

只聽見,一首更加獨特的音樂,從揚聲器裏飄了出來。

屏幕裏面的舞者跳起了一種與現有的舞蹈作品大爲不同的一種獨特風格的舞蹈。

“周哥,這是什麼舞啊?”

周文軒笑了笑,:“這個舞蹈,名字叫做極樂淨土。因爲這種舞蹈呢,不用專門的場合空間,也不需要設備,在家裏就能跳。所以我也給它起名叫做宅舞。”

“宅舞?”

周文軒滿意得拍了拍手,說道:“好了穎兒,設備安裝好了,也調配準確了。你好好看一看這個舞蹈,一會兒咱們來進行錄製。我相信,這個舞一出,公司就再也壓不住你了。” 在周文軒的指導下,加上趙穎兒神一般的舞蹈天賦,不一會兒,視頻就錄製下來了。但是周文軒看過後,卻搖了搖頭。

“怎麼了周哥,是有什麼問題嗎?”

周文軒撓着後腦勺:“舞倒是沒什麼問題。但是我總覺得,好像缺了點而什麼。有一點彆扭啊。就像一口氣憋在喉嚨裏出不來一樣。”

仔細想了想,周文軒拿起一隻帶有貓耳朵的髮夾,戴到了趙穎兒頭上,滿意的拍了拍手。

“這纔對嘛。貓女郎,既可愛,又感性。”

待視頻重新錄好後,周文軒就迫不及待的將視頻上傳到了網上。

因爲之前的鬼步舞,對於趙穎兒的關注,已經有了一大片人。新的舞蹈視頻一經上傳,只是一頓飯的功夫,就已經破百萬了。

入骨相思知不知 啊,周哥,你創造了奇蹟啊。短短半個小時,就已經破百萬了。周哥,你真的太厲害了你。”趙穎兒高興的直跳。

“啥?”含着麪包的周文軒,聽到趙穎兒這一聲大叫,也是嚇了一跳,連麪包都沒顧得上吃,就衝到電腦跟前看起了數據。

果然,人數已經破了百萬。

我去,這反響也未免太好了吧!?

雖然周文軒知道,這新的舞蹈,絕對會更火,可是周文軒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竟然可以火到了這種程度,簡直是火的一塌糊塗啊。

“穎兒啊,我覺得,你不只是要火,這是要大火特火的節奏啊。以後功成名就了,哥可就指望你了啊。到時候,你可要提攜提攜我。”周文軒開玩笑道。

趙穎兒紅了臉,低下頭小聲埋怨:“周哥你說什麼呢。要不是你,我從那兒學來這麼好的舞蹈啊。我還要指望你,多提攜提攜我呢。”

“哈哈。好了,別鬧了。穎兒,其實你在舞蹈方面是非常非常有天賦的。你可以試着自己創造一些舞蹈來跳,你的前途,絕對是無量的。”

趙穎兒聽了周文軒的話,認真的點點頭。

看了看錶,這會已經是晚上一點多了,關了電腦,兩人紛紛離開公司,回了家。

當週文軒回到自己那六百塊一個月的出租屋的門口時,還沒等進去,就發現門上的鎖已經被人爲的損壞了。

臥槽,進賊了啊!?

不過周文軒也沒有報警,因爲這個出租屋內,是在是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拎起被敲壞的鎖,周文軒大罵:“嘿我就服了欸,這賊腦子是讓門擠過麼?你就算是偷野找個好點的高檔小區偷啊。在我這六百塊一個月的出租房裏,你特麼能找着什麼寶貝啊。媽了個蛋的。”

一進門,周文軒就看到了七零八落的場面。桌凳亂飛,連牀板兒都被人掀翻了。

“我去,這賊也忒不講究了吧。給我折騰成這樣。還得費勁巴拉地收拾。”

簡單收拾了一下,周文軒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不會是蘇辰派人來乾的吧。

但自己也就是因爲幫趙穎兒才得罪了蘇辰,就算是收拾自己,也是讓公司的人來出面,何必用這種卑劣方式呢?難道是另有所圖?

這個想法剛從腦中閃過,周文軒就好像想到了什麼。難道,他們是對那些舞蹈感興趣?

第二天,趙穎兒早早地就去了公司。來之前,她還偷偷看了一下網站,新上傳的舞蹈,已經突破了五百萬,甚至都超過了鬼步舞。而同期明星的數據,和她相比,簡直少的可憐。

笑意滿滿的趙穎兒剛剛從電梯裏出來,就看到了一副死人臉的周文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