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站住。”我把他喊住。

他站定回頭問我:“你還有事?”

“你能不能帶我出去找個人。”

我從枕頭底下掏出小包,斜跨在身上,身上還穿着睡衣,睡衣下面肋骨處還纏着繃帶,眼睛巴巴的看着他。

夜七看我這樣子,定是被關的狠了,也怪可憐的。

他轉過身問我:“你想找誰?”

我眼睛亮晶晶的,笑道:“鳳子煜,你不是說你的鼻子很靈驗嗎?只要是凌海市,你掘地三尺都嗅得到。”

夜七驚叫:“鳳子煜,南陰屍皇?你說你要找他?沒搞錯?”

我驚愕的看着他,點點頭:“嗯,怎麼了,你反映這麼大幹嘛?”

他雙手環抱,認真的審視我:“你確定真的想去找他?”

“廢話,當然了,要不是君無邪困住我,我早就去了。”

他眉頭緊皺:“你是認真的?”

“那當然,不然我求你幹嘛,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忙活,斬龍劍你可以拿去玩,玩夠了再還回來。”

話落,他兩三步走到斬龍劍前,執起斬龍劍,手輕撫劍身,撫摸珍寶一樣。

我咳咳的咳嗽幾聲,打斷了他:“你先拿劍出去,我換身衣服。”67.356

他對我點頭:“行,我在門外等你,快點。”

“好!”

他扛着劍走到門口,開門出去。

衣櫃裏全部是高檔禮服,褲子都沒有,我翻出一件黑色連衣裙套上去,迅速換上單鞋,帶上包,出了門。

我剛走出門口,夜七見我這一身打扮,吹了個口哨。

“不錯,收拾一下還是能看的,剛纔那樣子,嘖嘖嘖,我都不知道君無邪爲什麼會看上你。”

我瞪了他一眼:“閉嘴!”

這裏前後左右,樓上樓下,層層哨崗,他再羅嗦,一會我被逮住了,都別想出去了。

他回頭問我:“準備好了?”

“嗯。”

他挽着我的胳膊,直接拉着我從樓上跳下來,快落地時才放慢速度。

我們一起安全着地,他帶着我,幾個大跳躍,奔到他越野車旁。

他打開車門,讓我先上車。

我落坐後,把安全帶繫好。

他關上車門,坐好後卻沒有立即發動車子,而是很認真的問我:“你真的想去看他?”

我很奇怪他的問題:“我去看他怎麼了?難不成你以爲我紅杏出牆?別逗了,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打開車燈,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堅持的話,我帶你去。不過你要有心裏準備。”

“心裏準備? 重生名門暖妻 當然……”

我擔心的要死,心裏很忐忑不安,我在將近20多天的煎熬裏,每天都祈禱,他千萬不要有事。

他要是出事了,我怕這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永生活在愧疚中。

我現在上了車,心裏都是七上八下的,心臟比平時跳的速度快了一倍。

夜七嘆了一口氣,發動車子,開車之前,冷不丁的給我來了一句:“你要是看到真相,千萬不要生氣啊。”

我奇怪的問他:“生氣,生什麼氣,行了吧你,快點開車。”

趕緊讓我知道,現在鳳子煜是死是活。

唉,我的心怎麼就這麼忐忑呢!

雙手放在腿上,緊緊的握在一起,好怕知道聽見的是鳳子煜的噩耗。

他發動車子,我看了下時間,正好十一點半。

大概開了半個小時,行駛到市中心,午夜人流量最高的地方,他把車子開進停車場後,立即有保安跑過來,給他指引停車位。

下了車,我被眼前景象所驚呆。

前方廣場高大建築上,左右兩隻紅色巨龍騰飛,龍口中吐出火焰,火焰燒出四個大字:《盛世豪庭》

盛世豪庭背後,是一座很高的大廈,類似東方會所。

東方會所集休閒、娛樂、購物、飲食於一體的大型會所,而盛世豪庭我略瞭解些。

盛世豪庭據說裏面的夜店,大大小小的,有幾十家之多,從二十樓開始,上面全部是酒店客房。

大學那些富二代,經常帶妞來這邊開房,緣由是這邊的保全系統成熟,只要給夠價碼,開過房的就不會有任何記錄。

所以,盛世豪庭也成了上流社會人士,偷情約炮的好去處。

只是,我不懂,夜七帶我來這做什麼?

我正想開口問,他似乎讀懂了我的心思:“你先上去,你找的人在上面。”

“你說什麼?”

我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問他,指着背後盛世豪庭四個大字。

“你說鳳子煜在這上面?你特麼的逗我呢?”

他給了我一個,信不信由你的眼神:“你在質疑我的能力?你要是不想跟我上去,現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我趕緊說道:“行,上去,進去好像是要vip的,我沒帶錢。”

我的錢全部被君無邪給沒收了,兜裏只剩下上次加油時,偷偷省下來的兩百塊錢。 他給我來了一句:“原來你沒錢啊!”

接着他把我認真打量一番,嘀咕道:“還真沒錢,君無邪這麼摳門嗎?他好像資產不少,還能把你養的這麼瘦,不然你跟我混如何?”

“去你的,先上去!”

我心裏急,我怎麼都不相信鳳子煜在上面,他不是那種隨便亂來的人。

現在,他不是應該待在家裏好好養病的嗎?

夜七似看透我的心裏想法,嗤之以鼻道:“哼,你懂什麼,知人知面不知心,整個凌海市,屍氣最重的就是盛世豪庭,除了南陰屍皇,別無他人。”

我被夜七說的啞口無言。臉色一沉,直接對他說:“上去。”

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進入金碧輝煌的大廳,有穿着華麗長裙的漂亮迎賓走過來。

她帶着甜美笑容問我們:“二位,可是有vip會員卡?”

夜七從皮夾裏掏出vip卡,遞給她,

她放在刷卡機上刷好遞迴,微笑道:“先生小姐,請問你們定了房間嗎?”

夜七雙手插着褲兜,漫不經心的問:“上面現在有什麼活動?刺激,帶感的,別讓我去唱什麼歌,我唱煩了。”

迎賓面帶笑容一僵硬,看了眼夜七,然後打量夜七身後的我,目光通透銳利。

她微笑的問道:“請問,你們二人是夫妻嗎?”

夜七都沒有詢問我的意思,直接回答:“是。”

科技之無限未來 我在身後扯着他的衣服,讓他別說假話,萬一君無邪那廝知道,一定會把他打成內傷的。

“哦,你們二位是夫妻的話,我們七樓大廳正在舉行一個活動,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參加。”

夜七轉身,牽着我的手,對美女迎賓道:“說,什麼活動。”

迎賓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先生,您跟我來就知道了。”

夜七拉着我的手,給我一個過去看看的眼神。

她帶着我們從中間寬大樓梯上了二樓,然後左拐,拐進左走廊的天梯口站定。

“二位,請稍等片刻。電梯還沒下來。”

我一看電梯,還是六十幾樓,一層層的停一次,一時半會兒也下不來。

美女迎賓打開手中的小冊子,面帶微笑道:“電梯還沒下來之前,我和二位講解下七樓活動內容。”

“七樓舉辦的活動,是盛世豪庭最受歡迎的活動之一,先聲明,每位顧客都是自願且接受的,不帶任何強迫性質。”

夜七雙手環胸,手指在手臂上輕點,問了一句:“這個活動叫什麼?”

美女迎賓笑的很曖昧:遊戲主題叫,換妻遊戲。”

啥?

換妻遊戲?我和夜七來參加這個換妻遊戲?

這不是扯淡嗎?

君無邪要是知道,一定會打斷他的狗腿子,不,直接把他打回原形,魂飛魄散!

我狠狠的掐了下他的手臂,瞪着他,壓低聲音怒道:“走,趕緊走!”67.356

夜七把我給扯住,嘴角盪漾,笑的極其曖昧:“老婆,既然來了,我們上去看看,咱們不換,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把你換給別人。”

我給了他一個銳利眼神,磨牙霍霍:“你說不換就不換啊?到了別人的地盤,由不得你。”

再說了,他打架又不厲害,還不是被君無邪揍!

迎賓掩着嘴笑道:“這位客人,其實換妻遊戲呢並非你想的那樣,我們不會強迫任何人,你們可以先去參觀,如果感興趣的話,下次再加入如何。”

我正準備拒絕,夜七先我一步說道:“好,下次再說,我們先去七樓看看。”

我一下把他拖進電梯右面的拐角,先是用腳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隨後壓低聲音朝他罵:“你瘋了嗎,帶我去參加什麼撈子換妻遊戲,你不想活了?君無邪知道,會把你……”

我瞪着他,做了一個割脖的動作。

夜七壓低聲音說:“這棟大樓,屍氣最強最重的在七八樓,你確定不上去,如果不上去,我們現在立馬就走。”

照他話裏的意思,鳳子煜處在七八樓。

我有些猶豫,這換妻遊戲,我一良家婦女哪裏敢去參加。

夜七雙手環抱,對我打趣道:“你是君無邪的女人,我沒有把握,不敢亂帶你上去,這次我帶你來,還得瞞着他,不然他發現,我不死也得扒層皮。”

“行,記住,我們是來找鳳子煜的,不是來參加那個什麼撈子游戲的。”

“放心,就衝着你把斬龍劍給我玩了這麼久的份上,我不會坑你。”

我把他從角落裏拉出來,對迎賓小姐笑道:“我們兩個商量好了,我們就先上去看看,不參加,可以嗎?”

“可以的客人,七樓還有個化妝舞會,二位可以去參加化妝舞會,遊戲是在化妝舞會結束後,纔會開始。”

這時,電梯到了,她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我和夜七進電梯後,她伸手按了七樓,手裏不知從哪裏多出兩個面具,遞給我和夜七。

“二位客人,七樓的化妝舞會,需要佩戴面具,我們這裏的保全系統極其完善,不會讓您人生有任何污點,但是,如果您露面遇見熟人的話,恐怕就不好了。”

我伸手接過她手上的羽毛眼具,正要戴上。

夜七奪走我的眼具,笑了笑道:“我們出了電梯再戴。”

電梯小姐笑容一僵,這時電梯停下來。她伸手按下按鍵,門打開後自顧出去。

乘機,夜七把兩張眼具塞進垃圾桶裏,手上幻化出兩張一模一樣的,給我戴上一個。

迎賓小姐站在門口時,我們已經戴好了。

“客人,大廳裏請。”

出了電梯在一條走廊,夜七和我站在大廳上一層的走廊上,往下望。

大廳寬敞,正中間的巨大金黃色水晶吊燈,把大廳照的金碧輝煌,奢華迷離。

牆上貼着金黃色壁畫,畫上畫着歐洲中世紀的裸體少女。

大廳裏,空氣中瀰漫着濃濃香氣,低沉的音樂透露着曖昧萎靡氣息。

舞池四周是散臺和卡座,座無虛席,無一散臺空着。

夜七打趣道:“生意好像不錯!”

“客人,還有空臺,我帶您過去。”

我們在樓下一個小角落裏坐下,高腳椅和桌子都是臨時搭建的,戴面具的服務員很快給我們端上果盤和啤酒。

待服務員退下後,夜七問我:“你聞到什麼氣息了?” 我閉上眼睛屏息凝神,深呼吸一口氣,這裏的氣息很複雜,煙、酒、鬼氣、屍氣、還有妖氣。

各種氣息混雜着,充斥我的感官。

我回答他:“這裏氣息很混雜,鬼,妖,殭屍都有。”

他又問我:“你會隱身術嗎?”

“不會,師傅沒教過我。”

他站起來說:“那算了,不隱身了,反正都帶着面具,誰也認不出我們。”

我問他:“你要去哪?”

“你不是說去找南陰皇嗎?現在帶你去,難不成,你還真的想留下參加換妻遊戲?”

我趕緊站起來,跟上他的腳步。

夜七帶着我從七樓應急通道的樓梯爬上八樓,沒有走電梯。

他對我說:“來這種烏七八糟的場合你得注意點,酒水,飲料不要亂喝,果盤什麼都不要亂吃!”

我擡頭看他問道:“裏面有蒙汗藥?”

“笨蛋,下蒙汗藥是最次的小混混做法,夜店都是放毒,海洛因,搖頭丸混合的東西,一次性成癮,終身戒不掉。”

“放心吧,我不混夜店。”

他沒在說話,快到八樓時,還沒打開門,他手朝我一擺。

我當即停下,伸長脖子想往裏面望。

大樓門口半掩開着,裏面的深冷陰氣,源源不斷的從裏面冒出來。

我能感覺的出,八樓裏面的屍氣和鬼氣,比七樓更濃郁更盛。

夜七轉頭,壓低聲音道:“八樓屍氣很強大,鬼氣更強大。有磁場強大的鬼魂和殭屍在裏面。”

我被夜七的話給嗆了!

我不管什麼強大的殭屍和鬼怪,我就想知道,鳳子煜在不在裏面,他是不是還好。

夜七回頭問我:“要不要進去看看?”

“你確定鳳子煜在裏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