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席兒沒敢動,生怕自己的動作會吵醒顧擎天,只想等著顧擎天再次熟睡后悄悄離開。

又過了半個小時,喬席兒想再次離開的時候,卻發現顧擎天的手怎麼也掰不開,怕顧擎天醒來,喬席兒又不敢太用力……

怎麼辦,她該怎麼離開?

手機又響了兩遍,喬席兒拿過手機一看,是崔瑩瑩發來的信息,「什麼時候出來?」

轉頭看了看顧擎天熟睡的俊臉,喬席兒咬了咬牙回了一條信息,「今晚出不來,明天一早見機行事。」

說完,喬席兒直接將手機關了機。

而此時,崔瑩瑩看到喬席兒的簡訊后,氣的跺了跺腳。

她在這麼冷的天氣里等了喬席兒兩個多小時,喬席兒竟然敢耍她?

明明說好今晚離開的,非要拖到明天早上,難道她想反悔?

想到這裡,崔瑩瑩就有些焦急,忍著怒氣又給喬席兒發了一條信息,可是那條信息出去之後石沉大海,再也沒等到喬席兒的回應。

越等越著急,崔瑩瑩只好冒著被顧擎天發現的消息給喬席兒打了個電話,沒想到得到的卻是喬席兒關機的消息。

崔瑩瑩氣的咬牙切齒,一張精緻的臉此刻變得有些扭曲。

剛好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走到了崔瑩瑩面前,「崔小姐,喬席兒什麼時候來?」

「今晚的行動取消,你們明天一早等我的消息。」

「什麼!?我們都等了大半夜,行動竟然要取消了。」

崔瑩瑩冷冷地瞪了男人一眼,「喬席兒不接電話,我能怎麼辦?你以為我想拖?」

風衣男暗咒了一聲,「這個喬席兒也太可惡了,竟然不把崔小姐放在眼裡,不過崔小姐……喬席兒的存在對你來書始終是個威脅,就算她暫時離開了顧擎天,顧擎天肯定也會用盡一切辦法去找她,到時候人家夫妻破鏡重圓,那你可不就白忙活了一場?」

崔瑩瑩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喬席兒答應過我這輩子都不會出現在顧擎天面前。」

「話是那麼說,可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況且就算她不出現在顧擎天面前,也不能保證顧擎天不去找喬席兒啊!」

崔瑩瑩緊緊地捏了捏拳頭,「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

風衣男陰笑了一聲,「我想崔小姐應該比我更清楚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喬席兒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樣的話再也沒有人敢跟你搶顧擎天了。」

。 「難怪越深的公路沒有人敢踏足,這裡的野怪數量這麼恐怖,能夠輕易地將一支信息收集小組吞沒。」

夏波盯著那三五成群,優哉游哉的野怪。

即便是隔樂這麼遠,他都能夠感覺到這些聚集在一起的野怪身上散發出來那股恐怖的波動,放在公路求生上,絕對是一隻小型boss,就跟海巨人一樣。

這個時候,夏波面前的空氣緩慢的扭曲起來,那股詭異的波動再次傳來。

「嗯?是獵人?不,不是獵人,是規則!」夏波目光閃動,任憑規則入侵。

一股冰冷的寒意在體內蔓延,系統再次毫無徵兆的跳動出來。

「你好,局外人!」

系統上,熟悉的字眼再次出現。

「你一直說我是局外人,什麼是局外人!」夏波問道。

對於局外人,他並不是太清楚,只是知道此前被規則消除的技巧,自己依舊可以使用。

「天地就是一場局,是宇宙規則衍生的,一切都遵循著宇宙規則,所有人都是局內人,包括公路,包裹我,而你,卻是局外人。」

一個個字緩緩地浮現。

夏波目光一凝,內心震動,他似乎知道了一個了不得的東西。

「這場局裡,每個人都在拚命的掙脫,外邊的公路遊戲的規則,乃至公路遊戲誕生之初的存在,都在為了這一切而努力,你的位置越高,你所接觸的東西就越多,他們已經接觸到這個局。誰都不想成為局裡的人,誰懂不想自己的命運被左右,被掌控。」

規則不理會夏波的震驚,繼續說道。

「那麼你們這做,宇宙規則沒有發現嗎?」夏波沉思了一下,抬起滿是震驚的臉。

「它自然會發現,作為宇宙的規則,它沒有辦法抹殺我們,因為它是規則,它只能夠制定規則,卻無法對我們出手進行抹除。」斷層世界的規則繼續說道。

夏波目光閃動。

「這個局已經成型,一切都在遵循制定好的軌跡發展,即便是誕生了智慧的宇宙規則也無法干預。」

「它雖然無法對制定好好的規則干預,對我們進行抹除,但它卻在這場局裡形成了一場宇宙風暴,無差別的對局裡的一切進行掃蕩,多數人和規則都會在這場風暴之中毀滅。」

系統上再度浮現一排排字。

夏波心中一動,他想起了自己在高山公路上完成的三轉職業任務以及生物大覆滅。

這會不會是公路規則留給玩家們的信息?

夏波越想越覺得可能,那麼這場宇宙風暴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宇宙規則對局裡里不安分守己的人的清除計劃。

就是為了將不安分的人全部消除。

當然,生物大覆滅不可能將所有的人全部清除,一旦全部清除,那麼這個局就破了,規則也就不復存在。

所以生物大覆滅只能無差別的部分清除。

那麼,自己作為局外人,是不是可以避免被生物大覆滅清除呢?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雖然你是局外人,而局外人的身份也僅僅是不受這個局裡的規則掌控,但是你別忘記了,宇宙風暴可是無差別,不管是你局內,還是局外,只要進入這個局裡,就在宇宙風暴的清除目標之中。」

規則繼續說道。

夏波十分冷靜,他稍稍沉思,繼續跟規則對話:「說罷,你找我的目的,你來找我恐怕就是因為我這個局外人的身份吧。」

這個規則突然出現,絕對不是簡單的給告訴自己這些。

「宇宙大覆滅,將有百分之八十的宇宙生物被清除,即便是外邊的公路規則,也會被清除,而這個遊戲的將會陷入重啟狀態,到時候會誕生一條條嶄新的公路,而屆時,你我將都不復存在。遊戲重啟意味著遊戲數據清零。」

「所以我來找你的目的,為了生存合作。」

規則說出了他的目的。

夏波十分謹慎,並沒有立馬同意,而是陷入了思考。

他已經猜到了這個規則的想法,只能說野心非常大。

「你想取代公路求生遊戲!?」夏波道。

「沒錯,取代它,我成為公路求生遊戲的規則,在生物大覆滅到來的時候,我可以保證你不會被清除掉。」規則的字與字之間充滿了誘惑。

夏波心中冷笑,生物大覆滅可是無差別的攻擊,即便是公路求生遊戲的開發者,都不得不重啟遊戲,僅憑你的一面之詞。

他當然不會相信斷層世界的規則。

「有計劃沒有?」夏波問道。

「計劃要依靠你,我現在還在不斷進化中,但是外邊的公路已經察覺到,它們對我進行了壓制,這些公路迫切的想要進化到二級,以此來完成對空間的鞏固,一旦他們完成了二級,我的進展就會緩慢許多。現在已經有公路完成了二級的升級,我的進化比以前艱難太多。」

斷層世界的規則繼續說道,似乎在訴說一般。

「依靠我?你想讓我去對付公路?」

夏波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內心冷笑,這規則真是打著一手好的如意算盤。

自己為他拚命,他卻在背後坐收漁翁之利。

「在宇宙風暴到來的時候,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規則說道,「這本就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

夏波真想給它一拳頭,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不,我不相信你,我需要實質性的好處。」

系統上陷入一片寂靜,似乎是規則沉默了。

「你想要什麼好處?」

許久,上邊才浮現一行字,看樣子它是妥協了。

「你在這裡收集了不少來自公路上的技巧吧?」

「你想要那些東西?」

「對。」

「這不行,這些技巧已經被我消化進化了,兌換系統里的東西你都可以使用,我可以給你無限貢獻值。」斷層規則說道。

「你覺得我缺少貢獻值嗎?」夏波平靜的反問道。

斷層規則陷入沉默,眼前這傢伙之前的兌換動靜早就吸引了他,短短的兩個小時內,這傢伙積攢了萬億貢獻值,將兌換系統上的物品挨個兌換了一遍。

他確實不缺少貢獻值。

這一下,它陷入沉寂,內心在思考,也在權衡。

7017k 可惜系統並不是那種你佔在那裏,我就會選擇你的人,它的選擇就是土地優選,原著名次子,反正他們的國家人數很多,每次升級的時候帶過去一兩個人,很快就能將整個奇沙國的人解決完。

因為這樣的原因,奇沙國的居民一直在變少,去開會的人越來越少,國王真的生氣了,可是這種事情也不是他可以解決的,沒有辦法只能請聖,將他們的老祖請出來,這些事情有也只有他們的老祖可以解決了。

可惜他們的老祖早就已經去了地球,現在沒有把問題解決掉,反而把自己給暴露出去了,這個時候已經被關了起來,離開奇沙世界,他就和普通的人類沒有什麼差別,想要離開都不容易,更不要說逃走了,這個時候已經被關了起來。

他自己是什麼也沒有說,那邊女主可不是一個能瞞得住話的人,催眠師不過一會兒就將事情有了解得清清楚楚了,他們再接合系統的存在,已經知道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情況,也已經了解到因為系統的存在,他們人類得到了活下去的尊言。

因為這些事情,他們對奇沙國難免有了敵對的心理,可是真要這麼說,好像又不太對的樣子,不說其它的就光是那些傻傻的奇沙國居民,從他們那裏就可以看得出來,那些人對於搶佔別人世界的事情,並不怎麼正意,他們就是聽命行事,如果說他們為什麼會那麼積極,一個是因為他們如果不努力,他們的世界就要消失了,再有一個就是聽說搶了別的世界,他們就可以生小崽崽了,這麼大的好處在前面,他們怎麼可能會不動心。

從這些信息里都可以得出,所有的事情都是這個聖主和國王鬧出來的,如果不是他們非得鬧出入侵的事情出來,他們一定可以和平共處的,所以對奇沙國的居們,他們開始了兩個態度,將國王和聖主關起來,其它都成為普通的居民,那怕是想要結婚,也只有一對一,他們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國家,不可能像這些人上輩子那樣,一個奇沙國的人要配上幾百個地球人。

如果不是為了兩個世界的和平,其實他閃想要將聖主弄死算了,這位在地球上鬧出來的事情可不少,看看因為他的關係,有不少人受傷,還有兩個特別背的,因為這個人的手人,直接就死掉了。

就這件事情,這個聖子就足夠吃木倉子了,可是他們的體質特殊,根本就殺不死,不止是殺不死,如果他們將對方殺死了,不止弄不死對方,還能幫着對方弄出來一群的子子孫孫,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反而給他們自己找了不少的麻煩,反正這種事情有他們是不會做的,免得到時候因為看到這些氣不過,把自己給氣死。

好在這件事情因為副本的關係,一直沒有被鬧出來,知道的人都是內部人員,他們就算是內部處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這件事情處理過了,他們也是會覺得心情特別不爽,想想看鬧出這麼多的事情出來,結果人家一點事情都沒有,這種事情誰又受得了。

宋綿綿那邊懈怠了,其它人還是很努力的,也正是有一個出工不出力的存在,讓副本升級的速度變慢了,上面很快就發現了情況不對,將事情一下,馬上就發現了宋綿綿的可怕戰鬥力,有了聖主的存在,一個系統主人的存在,也不是那麼不能接受的事情了,有人就往這邊猜了,誰知道越是這樣的事情,越是沒有人願意將事情攤開來說。

」你最近在做什麼了?都多長時間了,趕緊回來開工了。「紅姐得到通知,讓人將宋綿綿騙回來工作,就算是不回來,在其它城市裏也要工作。

如果是以前紅姐自然是不接這樣的工作的,她就是一個打工人,賺點辛苦錢就行了,沒有必要去管別人非得跟着她的步子走,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她每天都在努力的工作,憑什麼這傢伙就可以好好的休息,這個決對不行,必須要好好的工作才行。

」那不行,我不是已經定好了休息二個月時間,我這才出來一個月時間,怎麼可以連休息都沒有完,就要回去了,這個決對不能有呀!「實力拒絕這樣要求加班的事情,好不容易將副本刷到綠色安全線上,她已經累成了狗,現在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要不然她覺得自己會因年早死的,並不怎麼想要早死頭禿,所以她已經決定了,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從這一天開始紅姐就開始天天給宋綿綿打電話,她覺得自己每天都太累了,必須要有一個人和她一樣,要不然她要把自己給酸死了

宋綿綿雖然表面上和紅姐說,她現在就是休息時間,就必須要好好的休息,其實到了晚上,每天都要刷怪,原來刷的是二十次,這次直接就增加到了五十次,這樣的速度已經很不錯了。

她自己的戰鬥力在那裏,又是從最高等級刷起的,那速度是真的很快了,不過只刷了二十次,其餘的三十次直接用到了最低等級上面,將這些刷滿了,早點升到下一級去。

就這樣時間分配好了,她又坐上了高鐵去了下一個城市,在火車上也接到了紅姐的電話,又說起刷副本的事情,結果一個沒有注意,火車上就出來了一個新的合併副本,火車直接被停了下來,所以的人開始刷起副本來。

」紅姐,我覺得你可能是一個烏鴉嘴,你聽聽這都是什麼話。「她這會兒只想要打人了,聽聽他們整個車箱裏的人都進入到了這個副本里,因為是橫穿的原因,那怕是過關了,接着還會被刷進來,反正這個副本不升級合併,他們就沒有辦法離開這裏。

而這個車箱裏,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他們想要將這個副本刷到最高級,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他們現在擔心的不是要不要刷副本,而是這裏沒有人煙,如果不早點將副本解決掉,他們怕是根本就找不到食物,只能餓死在這裏,這樣想想突然就覺得自己有些可憐了。

好在宋綿綿的實力是真的很強,再加上裏面有一個高手,兩人配合著,不過花了一天的時間,就將這個副本刷到了滿級,這個還是在宋綿綿放慢了自己速度的實力的情況下,副本一離開火車馬上開動起來,一個小時之後到達目的地。

宋綿綿和那位高手擦身而過,她沒有在意這個人的存在,因為對方實在太沒有存在感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剛剛可以說是在刀尖上跳舞。

聖主被抓了起來,下面的人對地球人就不會有一絲的好感,既然現在所有的局面都被地球人撐控了,那就毀掉最關鍵的那個人好了。

這個人其實是過來暗殺宋綿綿的,只是他在接觸過宋綿綿之後,發現對方並不是真的系統主人,更重要的是他的實力不如對方,如果不是正主,這個時候動手,只會讓自己白白丟了性命,她又不是真的很傻,那裏會去做這樣的事情。

宋綿綿沒有感覺到危險,也覺得事情還是慢一點解決完的好,要不然出行的時候總到這些麻煩,對她來說也不是愉快的事情,她並不想要在路上一耽擱就是一天的時間,這個還是因為手裏有一個高手的存在,要不然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解決那個副本。

一晚上直接就將所有的最低等級副本刷完,最低等級又重新增漲了一個等級,這個速度也是真的快了,所有的副本因為最低等級的提升,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少起來了,除了S市,其它的城市再也見不到一個城市會存在兩個副本的機會。

第二天一大早紅姐又打了電話過來,前面因為宋綿綿遇到副本的關係,她的手機信號不是很好,有時會有信號,有時候又沒有,他們那段時間就沒有通過電話,等到查看內部消息,知道那裏的副本已經升級了,這才趕緊級宋綿綿打電話,想要確認一下情況。

」大姐一大早的,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已經兩個沒有合眼了,好不容易睡一覺,能不能讓我好好的休息一下。「這個說的是火車開動的這段時間,其實晚天晚上她也沒有休息,在紅姐打電話過來半個小時前,她才剛剛躺下,這會兒只覺得頭混眼花的。

」我就是想要看看,你還在不在,聽說你們那個副本有兩個高手存在,才沒有出什麼事情,其中一個就是你吧?另一個你認識馬?「紅姐有些尷尬的笑笑,趕緊轉移話題,心說自己也是一下沒有動腦子,就直接這樣做了。

」行了,行了,我怎麼可能會覺得其它人,我那裏有那個時間,趕緊掛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並不想要再聊下去,她現在只想要睡覺,躺下就直接睡了過去,連電話沒有掛都沒有發現,那邊紅姐聽到小呼嚕聲,只覺得一頭的黑線。

小姑娘怎麼能一點都不在意,她要是一個男孩子,聽到這樣的聲音,怕是沒有辦法喜歡上她了,想到這裏也沒有再打擾人家休息的想法,將電話掛斷,自己吃過早飯,這才慢慢的去上工。

有人加班到現在才休息,她也只是正常的上下班,有了這樣的對比之後,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一點也不難受了,必須要好好的慶祝一下,那就晚上吃火鍋好了,沒有了一起出門吃飯的人,他們最近都是一直吃盒飯,都沒有好好的吃過喜歡的東西。

宋綿綿還不知道,自己不過離開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已經有人開始想她了,當然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在意,還會每天曬朋友圈,讓人看看她多姿多彩的美好生活,美好的人生就是要拿來炫耀的。

心情不怎麼好的宋綿綿點着這個城的副本刷,將這個副本刷得天天升級,因為是內部人員的關係,她可以一直進入,不用像別人那樣排隊,她的速度又很快,直接就帶着那些人躺贏,原來還會有人有一些意見,後來誰也沒有意見了,這麼好的事情,那裏是天天能遇到的。

再說因為對方的存在,現在副本的等級提升了,副本的出產也會更加的高,這樣的好事,可不是經常可以見到的好事。

。 在離小蒼山脈還有數萬里的時候,姜塵突然停下腳步,以秘法隱匿起伏魔天兵的身影,小心翼翼的往小蒼山脈靠近過去。

待來到小蒼山脈附近,姜塵突然朝伏魔天兵命令道:「來人,給我支起十重天羅地網,將此地圍起來。」

沒敢把整個小蒼山脈給圍起來,姜塵就隨意選了一塊地方,大約有三四個山頭那麼大,讓伏魔天兵祭起十重天羅地網,將之給圍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