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單這一點,就讓自己與林炳和兩人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而且恐怕就算自己想要緩和,看楊林海和夏海東兩人的那個架勢,恐怕也別想能緩和了。

既然無法緩和,那斗到底吧!

如果連個區區的林柄和都對付不了,那自己怎麼能奢望去對付程飛,對付擁有森木集團的林家嫡系林甲秀呢!

轉身,葉天堅定地走向教學樓。

另一邊,看著走向教學樓的那道人影,那頂級跑車邊上氣度極為不凡的年輕人,也就是林家旁支的林柄和,不由得有些訝異。

沒想到昨天晚上半路遇見的那個正處於孕氣階段的年輕人,居然也是將陵南中學的學生,這該說世界太大還是太小了。

「怎麼會?陵南中學什麼時候出現的這樣的天才,我怎麼會不知道的!」林柄和不禁喃喃自語道。

邊上的楊林海見林柄和喃喃自語,不禁輕聲問道:「林少,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林柄和隨口回道。

在林柄和看來,像楊林海和夏海東這樣的人,根本不夠資格知道這些事情,這是屬於位居這個世界上層社會的人才夠資格知道。

隨即,林柄和隨意的掃了周圍一眼,不由得雙眉緊蹙,不悅的問道:「怎麼回事?華海升去哪裡?怎麼不見他的人影!」

雖然林柄和知道華海升是個牆頭草,但這樣的牆頭草絕對不敢在明知自己今天要回到學校的情況下,居然還敢不過來迎接。

當然,事情沒有百分百,林柄和知道華海升之所以沒有過來迎接自己,也有可能是他的牆頭草屬性發作,攀上了更強的高枝,所以不屑於迎接自己。

至於另一個可能,則是華海升出了什麼事情,導致沒辦法過來迎接自己。

在這兩個可能當中,林柄和更傾向於後一種,因為在此時的江陵市當中,除了幾個有數老妖怪之外,就再也沒有誰能比自己更強了,以華海升牆頭草的屬性,絕不可能會做出不明智的選擇。

當下,林柄和看上楊林海,等待著他的回答。

「林……林少,華海升他……他……」楊林海有些說不下去。

「他怎麼了,快說,別磨磨唧唧的!」

邊上說話的人,正是昨天晚上給林炳和開車的程玉海,此時他正穿著一身不符合他年齡的高中生校服,看上去顯得多少有些滑稽。

「他……他瘋了!」楊林海嚇了一跳,趕緊捊直了舌頭說道。

林柄和雙眉緊蹙,沉聲問道:「瘋了?怎麼回事?這才一個多月而已,他怎麼就瘋了,練功走火入魔了嗎?

不對,他家家傳的功法雖然只是旁門左道,但也只是修鍊起來有些困難,絕沒有走火入魔的危險,怎麼會說瘋就瘋了呢?」

邊上的夏海東帶著哭腔地喊道:「林少,你一定要為華哥報仇啊!」

邊上的程玉海一向性子急,見夏海東和楊林海說話都不著三四的,不由急吼道:「你們倆倒是說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啊!一個兩個的光在這裡唧唧歪歪的,能頂什麼用?」

「林少,程老大,事情是這樣的!」

楊林海這時才反應過來,連忙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

「葉天?這人以前怎麼沒叫過?」林柄和雙眉緊蹙的說道。

夏海東趕忙回道:「林少,這葉天是上個月你和幾位老大不在的時候,正好轉校過來的,之前在學校太過囂張,後來華哥出手想要教訓他,結果反被對方給打敗了,造成極度精神失神!」

聽到這裡,林柄和莫名的回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道人影,那個人應道也是最近轉校過來的吧?難道也是為了那件事?

倒是有趣,也不知道這人是哪個家族的?這學校除了自己及欒家和蔣家的人外,又有其他家族的人過來了嗎?

笑了一下,林柄和從懷中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楊林海,說道:「這卡裡面有著兩千萬元,你等下送去給華家,告訴華海升的爺爺,就問他願不願意和我合作!

願意的話,這兩千萬就是個訂禮;不願意的話,這兩千萬就是送給華海升的慰問金,讓他們好好的給華海升找個好醫生,怎麼說話華海升也算是我曾經的手下!」

聽到這話,楊林海頓時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林柄和,沒想到他會這麼顧念著他們這些手下,當下不由得生出了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見楊林海一臉的激動,林柄和絲毫不以為意,只是隨意的揮了下手說道:「去吧!先去把這件事情辦了,其他的事情回來再說!」

「是!我這就去!」

說著,楊林海轉身便走,連之前想說的一些話都給忘了。 見楊林海走了,林柄和轉身也便想要去往教室卻見,夏海東還站在身邊,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便奇怪地問道:「夏海東你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林少,我是想繼續跟你說一下剛才的那個葉天的事情!」夏海東連忙說道。

一聽這話,林柄和不禁雙眉緊蹙,對於被留在學校的夏海東三人多少有些不悅,本來他們和那個新轉校來的起了衝突,居然沒能將對方踩在腳下,反而還被對方踩了,當真是沒用至極。

林柄和可是知道華海升的實力,雖然華海升的武勁修鍊方法並非名門正派,可也就是這樣使得它的無盡有著別樣的陰毒狠辣,尋常武者與之初次交手的時候,往往容易在這上面吃虧。

可就是這樣,華海升依舊被對方打得精神失常,顯然這是與對方有著知道了實力差距,才會被打成這個樣子。

如果只是這樣,林柄和也就不想多說些什麼,畢竟是他們技不如人罷了,既然是技不如人,那要嘛就乖乖的夾起尾巴做人,那麼就是奮發圖,強等著下次打敗對方。

可這幾個人所作所為實在是太讓他失望,那華海升居然被打得失去自信,一下子就精神失常了。

夏海東和楊林海則在自己剛一回來,就衝上來告對方的刁狀,想著依靠自己報復對方,實在是一群爛泥扶不上牆啊!

林柄和本身也是個武者,對於夏海東三人的所作所為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當下便不想理他們,隨口敷衍道:「好了,這事情我知道,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就下去吧!」

莫不是因為特殊的原因,林柄和根本看不上夏海東他們仨,更不可能收他們為自己手下的七武海了,簡直是在給自己丟臉吶!

「唉!我要是能像林甲秀那樣,生在撲家嫡系一脈的話,又何必像這樣麻煩呢!」林柄和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自嘲的笑道。

隨即,他便走向教學樓,不打算再繼續理會夏海東。

「林少,不是我們無能啊!實在是那個叫葉天傢伙實在是太囂張了,不僅在學校當中橫行霸道,而且……而且還敢接近尹依大嫂!」

身後,見林柄和快走遠了,夏海東不禁趕忙大聲喊道。

話音剛落,夏海東只覺眼前一花,林柄和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提著他的衣襟將他整個人帶離地面,厲聲喝道:「尹依?他居然敢接近尹依!我不是讓你們看著了嗎?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啊!」

「咳咳……咳……林……林少……」夏海東痛苦的掙扎著,滿臉憋紅的艱難呻吟道。

見此情景,林柄和便將其丟在地上,隨即問道:「說!這是怎麼回事?」

「林少,事情是這樣子的……」

夏海東連忙這個月以來,關於葉天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其中自是死命的往裡添油加醋了。

林柄和沉吟了下,說道:「尹依退學了?程玉海,我們走!」

「林少,去哪?」程玉海一愣,不能的問道。

「去找尹依!什麼都可以出事,尹依絕對不能出事,她對我非常的重要,我必須先去確認尹依的情況!」林柄和說道。

說完,林柄和轉身走向超級跑車,邊走邊又說道:「至於那個葉天不用著急,他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等下我們回來再去找他不遲!」

「好嘞!」程玉海應道,也跟著走上去。

其他幾個跟在林柄和身邊的人,貝狀也緊跟著坐到車上,很快豪華車隊便又開出了校門。

「哎……林少!林少!」

夏海東連聲呼喊著,可豪華車隊已經出了校門,任他怎麼呼喊都沒有用。

「靠!這算什麼事啊!本來就等著他回來好收拾那個葉天的,結果還沒等我說完,他就又走了!艹!」

見此情景,夏海東只好無奈的嘀嘀咕咕著走向教學樓了。

這時候,葉天早已回到了教室,並沒有記掛林柄和的事情。

幾節課過去了,吃完午飯,葉天便接到了何雨欣的電話。

「怎麼了?那件事有眉目了?」葉天笑著問道,他說的自然是關於王鋼被其他警察帶走的事了。

「不是,我已經問過了,可市局跟幾個分局都沒有抓過這人,我懷疑會不會是其他市的來抓人!」電話裡頭,何雨欣認真的回道。

葉天點了下頭,奇怪的問道:「自然不是因為這件事情,那你現在找我有什麼事情?」

「哎呀,都怪你,光顧著和你說這件事了,你不說的話,我都差點給忘了!葉天,你現在有空嗎?」何雨欣的語氣聽著似乎有些著急。

「恩?」葉天微微一愣,點了點頭,「有空啊!怎麼了?」

「那你能再幫我個忙嗎?」何雨欣似乎也有些尷尬,遲疑的問道。

「哈哈,沒問題!你不要這麼客氣,直接跟我說就是了!」葉天當即笑道。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堂妹叫何雨歡,是我三叔的女兒,現在也在市三中讀書,剛才她的同學打電話過來和我說,她跟人在學校門口和人發生了爭執,我現在還要執行任務,實在沒時間過去!

所以,能不能拜託你一下,替我過去看看嗎?我實在是怕她會吃虧,這丫頭的性格實在是太沖了,也不懂得隱忍!」何雨欣焦急的說道。

「沒問題,我這就過去。」葉天笑道。

「那好,實在是謝謝你了!晚點我會去看一下的。」

說到這裡,電話裡頭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雨欣,要上車了,快點!」

「哦!好!馬上就來!」何雨欣趕緊對葉天說,「不跟你說了,我得掛電話了。」

「恩恩,放心吧!」葉天笑道。

掛掉何雨欣的電話,葉天當即就站起身,便與陸雨萱和李琳說了一下,便向著校門走去,既然是何雨欣的妹妹,葉天當然不會有所怠慢了。

陵南中學面積極大,從食堂到校門口的距離極遠,葉天走了好久還沒到校門口。

就是這個時候,一輛紅色的跑車從他的邊上經過。

「咦?葉天?」車停了下來,窗戶也搖了下來,柳卿看著葉天問道:「你這麼著急是要去哪裡?」

「恩?柳老師?」葉天看到柳卿,也有些驚訝,「你怎麼在這裡?」

「哈哈,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柳卿笑著說道,「上完課了,我回家去吃飯啊!」

「你家在哪裡?」葉天好奇的問道。

柳卿白了葉天一眼,說道:「當然是市政府的家屬大院了,你忘了我爸是做什麼的了吧?」

葉天撓了撓頭,笑道:「呃……一時還真沒想起來!」

隨即,她便索性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對著柳卿說道:「那正好,反正你去市政府的時候正好路過市三中,就順路送我去那裡吧!省得我再去開車了!」

「得,你還真是不客氣!」柳卿不由得翻了下白眼,打趣著說道。

當下,便繼續開著車,又問道,「對了,你要去市三中?有什麼事情嗎?」

坐在車上,葉天自然一臉舒適了,當下便苦笑著說道:「是這樣的,我一個朋友剛打電話過來,說她的妹妹在校門口和人起了衝突,她有事沒辦法過來,所以就讓我過去看看了!」

「你朋友的妹妹?應該就是市三中的學生嗎?」柳卿笑問道。

「嗯,是的!」葉天笑道,「我也是剛知道的!」

沉默了一下,柳卿突然問道:「對了,你這個星期的星期五晚上有空嗎?」

「怎麼了?」葉天疑惑道。

柳卿說道:「你忘了嗎?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就是讓你假裝我男……男朋友這件事情啊!」

「沒忘!沒忘!怎麼會忘了呢?」葉天連忙訕笑著說道:「這麼快,這個星期就要讓我去當擋箭牌了嗎?」

「喂!你好像很不樂意呀!能給我這樣的大美女當擋箭牌,這可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柳卿白了葉天一眼,氣鼓鼓的說道。

「是!是!我的錯!我不知足!能給美女當擋箭牌是天大的喜事,我居然還敢抱怨簡直是罪孽深重!我懺悔!我檢討!」葉天趕忙笑著說道。

「哼!知道就好!」柳卿得意的說道。

只是這表情持續不到一秒鐘,又換上了哀愁的神情,繼續說道,「我也不想這樣,偌不是我媽催的太緊,說我這個星期再不帶男朋友回去讓她看一下,她就不讓我再來學校上課,所以這次就只能再麻煩你了!」

「沒事!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麻煩我了,也不差這一次!咦,到了!」葉天雙手一攤,笑著說道。

有了跑車代步,兩人說話間的功夫,便到了市三中的學校門口。

隔著老遠,葉天就看到一群人正圍在一起,里三層外三層的,顯然是正在看什麼熱鬧。

「你看那裡那麼多人圍著,應該就是那裡了吧?」柳卿指著前面一眾圍觀的人群,轉而問道。

「應該就是了,先過去看看再說!」葉天點頭說道。 將車停好,葉天見柳卿也解開了安全帶,不禁疑惑的問道:「柳老師,我自己下去就行了,你要回家先回去吧!」

柳卿白了葉天一眼,說道:「我還是和你一起下去的好,萬一你那個朋友的妹子是和其他女孩起的衝突,我不還能幫得忙嗎?你一個大老爺們總不能就這麼上去和人女孩吵架吧?」

葉天一聽,覺得很有道理,當下便輕笑道:「那就謝謝你了!」

柳卿笑著回道:「謝什麼?你之前幫我那麼多次,特別是……我都沒謝你呢!」

說到後面,許是想起了那天鄭承攻差點下藥得手,被葉天所救后的權曖昧情節,柳卿的俏臉上不由得布滿誘人的紅暈,讓葉天看得有些失神了。

見葉天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柳卿心中莫名竊喜的同時,臉上更是一陣陣的滾燙熱辣,當下便嗔道:「葉天,你還在看什麼呢?還不快點下車,等一下你朋友的妹妹就要被人欺負!」

「哦哦哦……」葉天回過神來,不免也有些老臉一紅,當即連聲應著,便推開門下車。

從車上下來,葉天便和劉青走到人群後面,還沒等他們擠開人群,就聽到從裡面傳來了一聲咆哮。

「哎喲喂!我說你臉皮可真厚,還敢說我化妝難看呢?咋不看看你自己呢,長得跟鬼一個德行,還一幅自以為美若天仙的自戀樣子!我呸!

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那蛤蟆般的五官,大象般的身體,活脫就是一頭6500萬年前稱霸地球的史前生物!還有,看看這羅圈腿和水桶腰,怕是橫著都進不了教室門吧?」

這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只是那話語中可謂是句句刻薄,字字尖酸,攻擊力當真是MAX級別的。

聽著這話,葉天和柳卿當下擠進人群當中,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短裙,身材高挑的女孩正掐著腰,扯著嗓子對著另一個女孩子喝罵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