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自語聲落地,這黑影的身影也再次一閃,直接衝出了這個大殿,隨手還把大殿之門關上,沒人進入大殿,根本就不知道殿內已經有人死了。

同樣的一幕,也在其他的大殿之內發生著,半個時辰之後,天神天宮看起來依舊和之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唯有氣息變的有些寒冷了。

「奇怪。」

天神宮外圍的一圈宮殿中,一個老者看著四周的宮殿,皺了皺眉頭。

「怎麼奇怪了?」

殿內的另一個老者這時候睜開了閉著的雙眼,淡淡道。

「大哥,你沒覺得這氣息有些不對么?」

之前話的老者皺眉道,「好像比之前,冷了一些啊。」

「是么?」

聽到這話,那問話的老者也是眼睛一眯,「你這麼一,還真是有,這樣吧,派人去各大殿看看。」

「不用了吧,或許是我想多了。」

那老者突地一搖腦袋,笑道,「這裡可是天神世界,難道還有誰敢在這裡鬧事不成?」

「天神世界怎麼了?天神世界,也不是所向無敵,特別是現在天神天宮這個情況,更不能大意,畢竟雙神天宮的那群高手可都是跑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過來報復?」

另一個老者卻是搖頭,「我們夢家和天神天宮是相互依存的,天神天宮完蛋我們夢家就完蛋,而此刻我們肩負著守衛天神天宮的責任,萬一出了問題,那天神會怎麼想?」

聽到這話,那之前話的老者也是眼神一肅,「大哥得對,既然是天神天宮現在的守衛,那我們就要把守衛的事情做好,來人啊。」

話語吐出,嗖嗖破空聲立刻響起,大殿之內頓時出現了幾個年輕人。

「你們去各大殿看看,有什麼異常沒有,當然,要客氣一些,不要打擾那些記名弟子,明白么?」

「明白。」

幾個青年都是認真頭。

「嗯,那就去吧,如果有什麼不對,第一時間傳訊給我們。」

老者再次了一句,那幾個年輕人也是恭敬的行禮,下一刻就紛紛散開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黑夜中,天神宮殿群之內,方恆和兩位師兄的殺戮,依舊在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嘿嘿,這才半個時辰都不到,天神天宮記名弟子就已經被我們三人殺了一半了,照這個速度,想必再過片刻,天神天宮弟子就會全部死亡,只剩下夢家的傢伙了。」

一處宮殿外的角落處,方恆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臉上露出了冷笑。

從開始殺人到現在,事情的進展是他意想不到的快速,這讓他是很高興的,他知道,要是天神回來,知道了自己的損失,怕是會氣的吐血。

這就行了,就算他暫時殺不了天神,只是讓天神氣的吐血,他也樂意,對於敵人,任何的打擊,方恆都是無比熱衷的。

身體一動,方恆就直接潛伏到了自己所站的這個宮殿之內,在他進入的一瞬,這幾個弟子也是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眼神中露出了警惕之色。

「哦?反應不錯,看來你們算是比較優秀的。」

看見這些弟子竟能在自己進入這裡的第一時間就掙開眼睛,方恆也是一笑,「可惜的是,你們還是得死。」

唰!

話語落地,劍光閃爍,連給這些青年話的時間都沒有,方恆那凌厲的劍光就直接劃過了殿內幾個青年的身軀,當場讓幾個青年胸腹破裂,五臟六腑一股腦的從其中掉落出來,眨眼間就沒了呼吸。

這些青年修為都是很不錯的,大部分都在魂武巔峰,只是對現在的方恆來,普通的魂武巔峰,他是隨便殺的,更不要他還特意潛伏偷襲了,如此雷霆手段,便是風雄都要緊張應對,何況這區區幾個天神天宮的記名?

「嘿嘿。」

看見這些青年死了,站在殿中的方恆也是冷笑一聲,動作沒有任何停留,手掌直接抬起,一股股黑色的氣流就從他的手上升騰起來,瞬間就融入了這幾個青年的屍體中的靈魂內,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死亡鎖鏈的力量,現在已經融入了一大半了吧,按照這個程度,只要我想,那≥≥≥≥,m.∧.我隨時都能在這天神世界腐蝕出一個通往外界的空間通道,讓天神世界受到大面積傷害。」

看著那些消失在大殿中的黑色光華,方恆冷笑更濃了,死亡鎖鏈,高階神器,其內部蘊含的部分死亡之力,曾經造就出狂殺魔神那種魔道神武,何況現在方恆利用全力催動,把其內的死亡之力融入天神世界中?這種破壞力,一定是非常強大的。

「再殺一些,在讓死亡之力融入一些進入這天神世界內,能多傷害一是一,畢竟對方是天神。」

念頭一閃,方恆的身體就猛的一閃,打算再次出去殺人。

只是就在他剛剛想動的時候,嗖嗖破空聲卻突地在他所站著的大殿外響起,當即讓方恆的身體站定,眉頭皺了起來。

「夢家晚輩,求見天神記名首席弟子天虎。」

一道話語吐出,站在殿內的方恆眼神一閃,看了地面上的一個無頭腔子一眼。

怪不得他剛才進來的時候這個青年反應的最快,原來還是天神記名弟子中的首席。

「天虎大人,夢家晚輩求見。」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再次傳出,卻是門外的人見到大殿內沒有迴音開始發話了。

「看來殺的有不是時候了。」

聽到這話,方恆也是念頭一閃,身體突然一晃,就在隱藏在大殿的高出,等待起來。

果然,再過片刻,外界的人發現大殿內沒有回應,氣息也都開始涌動了。

「夢家之人是天神天宮的屬下,按照道理夢家之人絕對不敢對天神天宮弟子無禮,可現在卻打算硬闖,這表明我們的殺戮,一定是一些夢家的高手感覺出來了。」

眼神一閃,只是通過對方涌動的氣息,方恆就推斷出了一個結論,他知道,他和劉塵以及王風的殺人快速不假,只是人死和人活著的時候,氣息的確是不一樣的,一定是有人感覺到了不對,派人來檢查。

「看來事情已經暴露了,不過暴露了又如何?想找到我們,可是要花很多時間的,就算找到我們,我們也不過是由暗轉明而已,到時爆發全部力量,一舉屠殺大部分敵人,這倒也省了我們再去找人殺的麻煩。」

臉上露出了冷笑,方恆就開始等待起來,他知道,已經殺了這麼多人的他們,拖是拖不過去了,那就只能殺,正好,他也能見識一下這些人真正的絕望。

轟!

突然間,就在方恆的念頭剛剛閃過腦海的時候,爆炸聲響起,大殿之門破裂,整整五個氣息雄厚的年輕人衝到了殿中。

當看到殿內的幾具無頭屍體之後,這幾個年輕人的臉色也全都變了,其中一個為首青年道,「果然是出事了,我等速速傳訊,將這件事彙報給兩位族老……」

「呵呵,光是傳訊多沒意思,用你們的命來傳訊,這才是有意思。」

還不待這為首的青年話語完,一道笑聲就突然傳出,下一刻,一道人影就瞬間降落到了大殿的中央,手中真武劍瞬間劃出,劍光四射!

噗噗噗!

沒有任何的遲疑,幾乎就在方恆真武劍劃過這幾個年輕人身軀的一瞬,這幾個年輕人的身體也徹底一分為二,鮮血揮灑,當場死亡!

「嘿嘿,看來我猜得不錯,事情藏不住了,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好好驚喜一下。」

手中真武劍猛然插入劍鞘中,下一刻方恆的手掌就是一甩,一股紅色的火焰頓時從他的手上爆發出來,當場就蔓延了整個大殿。

呼!

火焰洶洶,幾乎只是一瞬,這座華美的大殿就瞬間開始燃燒起來,濃濃黑煙直衝天空,瞬間就引起了無數到驚叫聲。

「殺人又放火,真是痛快!」

走出大殿,方恆回頭看著這洶洶的火焰,冷笑不停,下一刻身體再次一閃,就消失無蹤了。

殺人,依舊要繼續。

同一時間,在天神宮殿群最外圍的一處大殿中,那兩個老者的身體也是猛然站了起來。

「族老!屬下有事求見!」

只是還不待這兩個老者話,他們所在的大殿外就再次響起了一道喝聲。

「進!」

聽到這話,一個老者頓時喝了聲,下一刻大門就直接被撞開,一個中年人跌跌撞撞的來到了殿內,撲通一聲就跪在地上,臉上已經完全被驚惶之色充斥。

「怎麼回事!雖然出現了意外,但也不至於慌張到這個地步,你是我夢家大管事,怎麼能如此慌張,成何體統!」

看見這中年人的樣子,那讓這人進來的老者頓時喝了一聲。

「完…完了。」

聽到這話,那中年人卻顫抖的道,眼神中完全被驚恐充斥,似乎根本沒聽見那老者的什麼。

啪!

清脆的耳光聲傳出,卻是那老者上去就給了這中年人一耳光,當場讓這中年人的臉頰扭曲起來,狠狠砸在了大殿的地面上。

「什麼完了!有話就有屁就放!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近乎咆哮的聲音從老者的嘴裡吐出,那中年人這時候也是愣了愣,驚惶之色散去不少,立刻開始道,「家主本命玉佩碎裂,同時三百名族中年輕人本命玉佩碎裂,天神天宮記名弟子有五百人本命玉佩碎裂,天…天神大人之女,天雪姐本命玉佩,也已經碎裂!」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些話語,殿內兩個本來還有些憤怒的老者,此刻都是臉色蒼白,眼神中完全是驚恐之色。

現在,他們總算是知道一向穩重的大管事為何會這麼慌張了。

這是真完了!

夢家三百年輕族人死亡,這三百年輕族人,本來就是要借著這次天神天宮缺人,要送入天神天宮成為記名弟子的,是他夢家最為核心的一批年輕人,現在卻就這麼死了!

同時,家主也死了!

這對夢家來,無疑是滅之災!

當然,這還只是輕的,要僅僅是他夢家死人也就算了,有天神這層關係在,夢家怎麼也能東山再起,只是現在,天神天宮的弟子也已經被殺了五百多!甚至天神的女兒天雪,都死了!

他們夢家,是擔當著守衛天神天宮職責的人!天神的女兒死了,他們夢家哪裡還想好!不管那殺人的是誰,等天神回來,就這一個失職之罪,他們夢家全體就都要給天神的女兒天雪陪葬!

「完了…真的完了,我夢家千年傳承,難道就要這麼斷了?」

一個老者喃喃的道,身體在此刻都開始癱軟了下來,似乎有些站不住了。

「二弟!」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老者卻是大喝一聲,「此刻不是意氣消沉的時候!我夢家此刻是遭遇到了大劫不假,但卻不是沒有倖存的機會!若是自己放棄希望,那可真的就是全族滅亡!」

這吼聲一出,頓時就讓另一個老者身體震了震,只是很快,他的眼神就被絕望充斥,「大哥,事已至此,還能怎麼倖存?」

「家主死亡,天雪姐死亡,這意味著能夠和天神進行傳訊的手段完全喪失,天神一定不會來的,那麼我們只能自己面對。」

為首的老者冷冷道,「動用大夢泣血神通,滅殺入侵者!」

「大夢泣血!」

聽到這話,另一個老者臉色一變,「大哥!這可是要我族中最後剩餘的二百子弟都死啊!」

「哼,事已至此,我們還有別的選擇么?家主死了不算什麼,天神弟子死了也不算什麼,可是天神的女兒天雪死了,那我們就得得跟著陪葬!天神回來,絕對不會放過我們,既然這樣,那還有什麼好猶豫的!」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黑夜中,天神宮殿群之內,方恆和兩位師兄的殺戮,依舊在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嘿嘿,這才半個時辰都不到,天神天宮記名弟子就已經被我們三人殺了一半了,照這個速度,想必再過片刻,天神天宮弟子就會全部死亡,只剩下夢家的傢伙了。」

一處宮殿外的角落處,方恆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臉上露出了冷笑。

從開始殺人到現在,事情的進展是他意想不到的快速,這讓他是很高興的,他知道,要是天神回來,知道了自己的損失,怕是會氣的吐血。

這就行了,就算他暫時殺不了天神,只是讓天神氣的吐血,他也樂意,對於敵人,任何的打擊,方恆都是無比熱衷的。

身體一動,方恆就直接潛伏到了自己所站的這個宮殿之內,在他進入的一瞬,這幾個弟子也是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眼神中露出了警惕之色。

「哦?反應不錯,看來你們算是比較優秀的。」

看見這些弟子竟能在自己進入這裡的第一時間就掙開眼睛,方恆也是一笑,「可惜的是,你們還是得死。」

唰!

話語落地,劍光閃爍,連給這些青年話的時間都沒有,方恆那凌厲的劍光就直接劃過了殿內幾個青年的身軀,當場讓幾個青年胸腹破裂,五臟六腑一股腦的從其中掉落出來,眨眼間就沒了呼吸。

這些青年修為都是很不錯的,大部分都在魂武巔峰,只是對現在的方恆來,普通的魂武巔峰,他是隨便殺的,更不要他還特意潛伏偷襲了,如此雷霆手段,便是風雄都要緊張應對,何況這區區幾個天神天宮的記名?

「嘿嘿。」

看見這些青年死了,站在殿中的方恆也是冷笑一聲,動作沒有任何停留,手掌直接抬起,一股股黑色的氣流就從他的手上升騰起來,瞬間就融入了這幾個青年的屍體中的靈魂內,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死亡鎖鏈的力量,現在已經融入了一大半了吧,按照這個程度,只要我想,那≠≠≠≠,m.≠.我隨時都能在這天神世界腐蝕出一個通往外界的空間通道,讓天神世界受到大面積傷害。」

看著那些消失在大殿中的黑色光華,方恆冷笑更濃了,死亡鎖鏈,高階神器,其內部蘊含的部分死亡之力,曾經造就出狂殺魔神那種魔道神武,何況現在方恆利用全力催動,把其內的死亡之力融入天神世界中?這種破壞力,一定是非常強大的。

「再殺一些,在讓死亡之力融入一些進入這天神世界內,能多傷害一是一,畢竟對方是天神。」

念頭一閃,方恆的身體就猛的一閃,打算再次出去殺人。

只是就在他剛剛想動的時候,嗖嗖破空聲卻突地在他所站著的大殿外響起,當即讓方恆的身體站定,眉頭皺了起來。

「夢家晚輩,求見天神記名首席弟子天虎。」

一道話語吐出,站在殿內的方恆眼神一閃,看了地面上的一個無頭腔子一眼。

怪不得他剛才進來的時候這個青年反應的最快,原來還是天神記名弟子中的首席。

「天虎大人,夢家晚輩求見。」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再次傳出,卻是門外的人見到大殿內沒有迴音開始發話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