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葉凡直接來到四個神靈面前,身後虛空中光華一閃,一株蒼勁碧翠的菩提樹飛了出來,懸浮在四個神靈面前。

而綁縛住四個神靈的法則,也在葉凡念頭一動下,直接崩潰瓦解了。

「我其實只需要菩提子,將菩提樹帶走,只是以防萬一,事實上,我這麼做是正確的,現在用完了,自然可以還你們。」

葉凡微微點頭說道。

四個神靈一怔,很快發現了菩提樹的變化,菩提子少了不下五十顆,總共才一百零八顆啊,還有一段樹枝,也莫名被截斷了,整株神樹的神能都下降不少。

見狀,四個神靈倒吸涼氣,而後心疼的直抽搐。

特斯拉這混蛋是真不把菩提樹當自己的啊,如此糟蹋神樹,會被天打雷劈的。

同時,他們也知道了,為什麼特斯拉這混蛋說他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菩提子足足消耗了超過五十顆,這種消耗,別說借,就是想買,自家大界也絕不可能賣,只能搶。

而且這麼看來的話,特斯拉突破,和這麼大的消耗是有很大關係的,如果不是消耗了那麼多神珍,特斯拉能否突破到神靈,興許還是個未知數。

拿回神樹,四個神靈神色仍舊有些不好看。

神樹是回來了,可卻需要好好恢復與調養,更不用說一個至尊神靈死在了葉凡手裡,這是大仇!

葉凡也不管他們怎麼想,這仇肯定是結下了,還回菩提樹,只是讓他們別老惦記著自己。

畢竟自己如今是神靈,而且還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沒有利益牽扯,即便死了一個至尊神靈,對方在沒有把握的時候,也不會一直惦記著自己。

可菩提樹在自己的手裡,那就有些麻煩了,肯定要被處處針對,眼下這種形勢,葉凡可不想招惹那麼多麻煩。

這也算一個示好的信號,仇恨雖大,日後葉凡是要找機會化解的,絕不可能一直跟此界敵對。

這是天啟會的現實勢力啊,要挑戰不朽皇界的恐怖存在,自己招惹了能有好果子吃?

如果早知道太初古界另一重隱藏身份的話,打死葉凡都不會覬覦菩提樹,這種勢力太嚇人了。

「殺了你們太初古界一個至尊神靈是一個誤會,日後有機會,我會化解這段仇的,給予你們足夠的補償。只希望貴界在這段時間不要針對我,也不要針對……殷屠神。」

葉凡如是說道,示好的意味已經十分明顯了。

四個神靈聞言,臉色好看了很多,如此態度,已經足以說明特斯拉示好的心意了,仇依舊在,至於復仇與否,看特斯拉日後怎麼做,能否化解了。

事實上,他們也是感到格外頭疼的,與這麼一個強大的神靈為敵,對方還是一個散人,真的是很麻煩,可再麻煩也要報仇,否則臉面就丟盡了。

現在倒好,特斯拉主動認慫示好,四個神靈和太初古界也是十分滿意的。

「你要幫殷屠神?」

四個神靈神色一凜。

這位不是一般的強悍啊,無需過上幾年,必然是一個與當年的殷屠神,疾風浪人比肩的超強神靈,足以讓百強大界都忌憚不已!

葉凡鄭重點頭,他現在還是莫曼特斯拉的模樣,但並不妨礙他表達態度。

「我界並沒有參與此事的打算,你大可放心。」

四個神靈沒有任何猶豫,擺擺手道。

聞言,葉凡鬆了一口氣。

他可是知道太初古界的底細的,葉小曦也說過,天之五會在找機會現世,並且挑戰十強皇界,他覺得,眼下就是一個好時機,他就怕這個時候天之五會出手。

如果是那樣,迎接自己和殷皇祖神的,除了死這一個結局,沒有別的可能。

一番交談后,葉凡回到了莫曼號,而後立刻下令,制定星空航線,以最快速度趕往九劍神界。

「葉凡,你幹嘛將菩提樹還回去?」

狻猊有些不滿。

菩提樹的名頭太大了,神效驚天,如果有菩提樹,它的修為進展會快很多,因此有些不滿。

葉小曦也有些不解地看著葉凡。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可從未得到這菩提樹。」

葉凡苦笑一聲,對二人傳音道:「太初古界只是明面上的勢力,事實上,它還有另外一重身份……天啟會。能少一個強敵,就少一個吧。現在麻煩夠多了!」

聞言,狻猊和葉小曦都懵了,一臉獃滯。

「嘶~你說它們就是天啟會?這怎麼可能。」

狻猊怔愣半晌,而後狠狠倒吸涼氣。

葉小曦也滿臉不敢置信,相比起來,這個消息對她的衝擊力更大,因為她本身就是天啟會的人,可她怎麼都沒想到,當年自己踏上的太初古界,就是天啟會老巢。

「這是真的,我也是在守護菩提樹的至尊神靈那裡得知的,而這四個來追擊的神靈太弱,似乎絲毫不知情,足以說明,太初古界不過是明面上推出來的勢力而已,掩人耳目罷了。」

葉凡苦笑搖頭。

「這真是……」

狻猊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目瞪口呆。

「好了,不要多想這些了,我從星空寶庫裡帶出來了一些東西,你們能用得上的,快點閉關,後面怕是有一場苦戰。」

葉凡對二人說道,而後取出二個儲物戒。

至於四個聖王和李澤,也各自得到了一份資源。

隨後,葉凡又進入玄神界,在眾目睽睽之下說了一句話,引發星空震蕩。

「殷屠神少一根寒毛,我便滅一界!」

如此話語,當天就傳遍了星空,引發大震蕩、大討論的同時,也引起了許多生靈和勢力的關注,準備對付殷屠神的勢力都有些無法理解,也感到一絲麻煩。

因為葉凡是以神靈之身說出這番話的,一個神靈,還是天驕神靈,蓋世神靈,一下子讓這番話的份量重了許多。

只是,對於這番話,誰也沒有當真。

開玩笑,以為你是當年的殷屠神嗎,想滅哪個界就滅哪個界,那種非人的實力,不是誰都能達到的。

「少一根寒毛滅一界,霸氣!」

「霸氣有個屁用,胡吹大氣我也能說,區區神靈,參與資格是夠了,再想深些是不可能了。」

「沒錯,百強大界都有五分之一踏進了這場風暴里,萬界也有超過五分之一,最後甚至可能達到三分之一,那麼多大界,那麼多神靈,他莫曼特斯拉算什麼。」

「我好奇的是……他為什麼幫殷屠神?除了羽化界,他跟哪個界都不熟吧?」

「確實奇怪,但是無需管他,他自己找死和我們無關,看戲就是。」

……

星空和玄神界沸沸揚揚,葉凡沒有理會,直接進入了閉關狀態,進行更多的準備,同時試驗永生始氣。

(本章完) 列車在甲府市車站停下,幾人從車上下來,拖著行李箱。出口處,已經有一個人等在那裡了。

那是一個三十多歲不到四十歲的男人,穿著一套深灰色的西裝,非常得體,頭髮打了髮膠,一根根往後面梳著。

身材中等,也就一米七左右,長相談不上英俊或帥氣,但也不醜,給人的感覺很舒服。雖說人近中年,但肚子並沒有凸出來,身材保養得很好。

「鈴木小姐,這次真是麻煩你們了,實在是過意不去。」一見幾人出來,男人連忙上前,說話的語氣也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低,讓人心生好感。

「小河先生,車已經準備好了嗎?」鈴木菲亞娜倒顯得有些高傲,直接進入主題問道。

「是,是的,車已經準備好了,請幾位跟我來。」小河先生沒有任何不愉快,一邊在前面引路。

跟著小河先生來到附近的停車場,準備好的車是一輛7人座的商務車,裡面的空間很大,而且裝飾也非常豪華。

看得出來,小河先生家境不錯,無論是穿戴還是座駕,都不是廉價的貨色。

坐到車上,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排,鈴木菲亞娜和武內千惠坐在一起,李學浩則和鈴木美娜子分配到後排,這讓兩人都很不自在。

李學浩雖然認為沒必要跟鈴木美娜子解釋清楚,但既然坐在了一起,總會有些胡思亂想。為免尷尬,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親自當司機的小河先生身上。

小河先生就是鈴木美娜子之前跟他說過的那個帶著藏寶圖主動找到鈴木菲亞娜的人,名叫小河和彥,據說祖上是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的親信,救出了因為叛亂身負重傷的織田信長,同時也帶走了大批的寶藏。

而寶藏的藏寶點,就在甲府市中。

關於這個聽上去似乎合理但其實非常離奇的「故事」,李學浩心裡並不信任,尤其是在見到小河和彥的時候,他心裡就更加懷疑了。

在剛剛的第一次見面開始,李學浩就已經看出來,小河和彥並不是個普通人。當然,也不是陰陽師,而是一個——「活死人」。

從字面上理解,活死人,就是既是活人,也是死人。外表和活人一樣,但其實已經不是人類的範疇,普通人看不出來,甚至就連身為陰陽師的鈴木菲亞娜幾人也看不出來。

因為活死人,還有另一個更恰當的稱呼,殭屍、或者是吸血鬼都可以。沒有「變身」——好吧,沒有顯露真正的身份之前,幾乎讓人無法察覺到他不是個普通人,除非實力高到李學浩這種程度的。

李學浩不止可以看穿小河和彥的真實身份,也能看穿他的實力。

身為活死人的小河和彥,既可以像人類那樣使用肉體實物攻擊,同時也不怕式神的攻擊,以鈴木菲亞娜三人的實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甚至如果小河和彥要搞偷襲的話,她們三人絕對是被秒殺的炮灰角色。

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卻要找幾個實力明顯大大不如的人來尋找寶藏,要說這裡面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那就太浪費小河和彥演的這場戲了。

原本李學浩對於「尋寶」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但現在卻有了興趣。

小河和彥身上散發出的血腥氣和怨氣,其濃烈的程度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幾千人……可能有上萬人直接死在了小河和彥的手上,不然他身上的血腥氣和怨氣不會這麼濃重。

在李學浩的「法眼」之下,小河和彥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人形的妖魔。

要知道在現代社會,殺這麼多人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性是,那些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是用了很長的時間積累下來的,而這個時間的長度,對於幾乎擁有無限生命的活死人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所以李學浩非常懷疑小河和彥的身份,甚至在他心裡已經隱隱地有了一個猜測。

……

商務車在飛馳著,小河和彥的開車技術非常好,平穩勻速,幾乎感覺不到車體的震動,就如同坐在沒有移動的沙發上一樣。

而且車裡的氣氛並沒有冷下來,小河和彥一邊開車,一邊介紹甲府市的情況。

從甲府市地處山間小盆地,到甲府市久負盛譽的溫泉,從「日本第一葡萄之鄉」,到號稱「日本第一溪谷」的升仙峽。

說來也巧,這次去的目的地,就是臨近升仙峽的一座溫泉旅館。

小河和彥已經安排好了幾人的食宿問題,把人送到之後,他自己也會留宿在溫泉旅館,因為下午幾人要一起出發去尋找寶藏。

商務車穩穩地在溫泉旅館的門口停下,早收到消息的溫泉旅館老闆和老闆娘就等候在門口。

「歡迎光臨,非常感謝你們的到來!」溫泉旅館的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頭髮稀疏,似乎是因為常年掉頭髮的關係,人卻長得很和藹,臉上的神情也非常恭敬。

老闆娘看上去年紀要小一些,四十齣頭,穿著一身顏色艷麗的浴衣,風韻猶存。

小河和彥最先下車,將車門一一打開,讓「客人」們下來。

兩個巨大的行李箱,自然有溫泉旅館的服務人員接手,鈴木菲亞娜和武內千惠無事一身輕,饒有興緻地打量著眼前的這座溫泉旅館。

就連李學浩帶來的旅行包也被笑眯眯的溫泉旅館老闆接手了,服務得極其周到。

一行五人在溫泉旅館老闆娘的引領下,來到為幾人安排好的房間。

不知道是不是被針對了,李學浩的房間在最外圍,然後依次往裡面的是鈴木美娜子、武內千惠、鈴木菲亞娜以及小河和彥。

行李箱和背包也被送到了房間,李學浩在房裡待了一會,便出了門。他可不僅僅是來「尋寶」的,還有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趁著現在大家還在房間里整理東西或者熟悉環境,李學浩打算自己一個人出去「閑逛」一下,反正離下午3點的出發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足夠他做事了。 九劍神界。

大界恢弘,山河壯麗,而今更是匯聚無法計數的恐怖生靈,界內,無數強大生靈齊聚,界外,千億、萬億大軍齊至,一艘艘戰艦匯聚成江河,形成堅固無匹的防線,將九劍神界圍成了鐵桶。

此情此景,看得許多附近,或是星空各處的生靈心中惴惴,大氣不敢出,被這股鋪天蓋地的氣勢壓的窒息。

景象太懾人了,這可是千億、萬億精銳的星空大軍,戰艦都有數十萬、百萬,這是要將九劍神界和殷屠神逼到絕路的態勢。

事實也是如此,眼下除了大界,散人神靈輕易都不敢接近,更何況是進入九劍神界相助了,便是大界,也要面臨無比巨大的壓力。

星空中的賞金獵人、星空浪人等,都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原本可以請來。

但是,因為這些傢伙各自為戰的原因,雖然來了,卻無法接近,更進不去。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散人能進來的,都是大界。

九劍神界外,無法計數的戰艦金屬光芒冷意森森,如同一片鋼鐵森林,又像是一片鋼鐵蒼穹,每一艘都浩蕩著彌天極地的聖威,奧義匹練漫天交織,氣息雄渾如汪洋般洶湧。

這樣一片鋼鐵蒼穹懸在頭頂,如萬座大山壓在九劍神界每一個生靈心頭。

滅天殿內,諸多神靈巨頭,宇宙巨擘匯聚一堂,整個大殿神威涌動,如同無邊汪洋在盪動,不是神靈層次,根本無法在這裡。

這些神靈巨頭,都是來自各個大界,前來支援殷屠神和九劍神界的,有一些大界更是連界主,以及一些底蘊都出動了,這是將整個大界的命運都壓上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不少是九劍神界自身麾下的大界,只要沒有叛出九劍神界的,都全力支持,神靈全部趕來支援。

「現在情況如何了?」

上首,項天神色沉凝,目光望向鎮天劍主。

「有些不妙,支持我們的還是沒多少個大界,我們這邊的萬界序列不足百個,百強大界只有我們自身和虛空界,我等曾向羽化界請援,但他們並未答應。」

鎮天劍主嘆息道:「對方現在向我們宣戰的百強大界,已經達到十四個了,萬界序列也達到七百多個,是我方七倍以上,差距不可以道理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