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扔下手中的筆,兩手向前伸展,洛麗亞將身體貼緊椅背,用力地伸了個攔腰。

拿起掛在胸前的懷錶並打開,時針指向了12點的位置。

“出發!”合上懷錶,即興地配上自己想到的曲調,洛麗亞哼着侏儒童謠走出房間。

侏儒語的語法簡單,形容詞和修飾語非常少——他們習慣用精確的度量衡去描述事物。來到過去的諾莫瑞根近兩個月,如今的洛麗亞基本掌握了侏儒語,至少在日常對話上已經沒有太大的困難。

果然學習一門語言最大的助力就是語言環境呢,轉身關上工坊的房門,洛麗亞向着隔壁的娜諾卡工坊走去。

洛麗亞的工坊位於諾莫瑞根上層都市17區,除了洛麗亞,還有兩名人類居住在這裏。

輕輕敲響娜諾卡工坊的房門,不久後洛麗亞聽到有人小跑着過來開門。

“歡迎……什麼啊,又是厚臉皮粉毛笨蛋。”房門打開,開門的是一隻毛茸茸的金髮人類蘿莉,在發現來人是洛麗亞後,她面色不善的用某個耳熟能詳的著名傲嬌聲音說道。

“嘖嘖,今天也沒有長高呢,安琳瑟·赫斯羅普。”洛麗亞微微翹起嘴角,玩味的看着對面身穿紅色公主裙的金毛蘿莉說道。

“笨蛋!人家只是發、發育比、比較晚而已。”身高119.99釐米的安琳瑟漲紅了臉,結結巴巴的辯解道。

洛麗亞用憐憫的神態注視着安琳瑟說道“沒記錯的話你已經18歲了吧,沒記錯的話你是人類吧,沒記錯的話人類女性到了18歲就很難再長高了。真是可悲吶,安琳瑟·赫斯羅普。”

惱羞成怒的安琳瑟大叫着‘笨蛋’將門砸上。

洛麗亞毫不介意的再次敲響房門。

我老婆是大明星 過了一段時間後,房門再次打開,這次開門的人換成了一個紅髮單馬尾的人類少女。

“娜諾卡姐姐~”洛麗亞朝着紅髮少女撲去。

接住洛麗亞後,娜諾卡摸着粉毛蘿莉的腦袋溫和問道

“安琳瑟又欺負洛麗亞了?”

“沒有哦,安琳瑟姐姐只是在和洛麗亞開玩笑而已。”雙手環抱住娜諾卡,用腦袋蹭着她的洛麗亞甜甜回道。

“洛麗亞真是個乖孩子呢,今天做你最喜歡的炸蝦蓋飯哦。”露出被治癒的幸福笑容,娜諾卡對洛麗亞柔聲說道。

明明是個天才御宅發明家,卻詭異的燒得一手好菜的娜諾卡目前擔任着兩隻蘿莉的飼主。

洛麗亞將腦袋從娜諾卡身側伸出,對躲在牆角咬牙切齒的安琳瑟眨了眨眼睛。

安琳瑟炸毛了!

“安琳瑟姐姐,洛麗亞惹你生氣了嗎?”將腦袋縮回娜諾卡的懷中,顫抖着的洛麗亞用只有娜諾卡才聽得到的聲音小聲說道。

轉過頭的娜諾卡看到安琳瑟兇惡的表情後生氣的說道

“安琳瑟,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欺負洛麗亞妹妹了。”

“粉毛笨蛋是個大壞蛋,娜諾卡不要被騙了!”安琳瑟外強中乾的叫道。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今天中午罰你啃乾麪包!”被安琳瑟拒不認錯態度激怒的飼主娜諾卡決定用乾麪包來讓金毛蘿莉反省。

……

“炸蝦蓋飯真好吃呢,是吧史託卡。”洛麗亞對着送自己來齒*學報到的機械狗說道。

“是的洛麗亞大人。”娜諾卡家的機械狗史託卡恭敬回答道。

看着和自己保持着五米以上距離的史託卡,洛麗亞歪着腦袋問道

“你很怕我嗎史託卡?”

回答不怕會不會顯得不敬,回答怕會不會惹怒對方……史託卡此刻無比糾結的想着。

在第一次見面時就被洛麗亞一把揪住後腿強行辨認公母,之後又無數次見證了安琳瑟慘敗的史託卡十分畏懼洛麗亞。

爲什麼要把護送大魔王的任務交給我啊娜諾卡!怎麼看有危險的都是路人吧!還是說你其實是想讓我保護路人嗎娜諾卡?比起這個,不想死的話就快點回答她啊啊啊……

“我只是在警戒,洛麗亞大人。”靈光一現的史託卡轉移了話題。

“是嗎……說起來你爲什麼會說話呢?好想拆開看看啊。”說着,洛麗亞的視線開始在史託卡身上掃蕩,想找到螺絲或者接口之類的東西。

史託卡快要哭出來了。

……

“我告退了,洛麗亞大人。”飛快地說完後,史託卡轉身就跑。

站在齒*學正門前,正打算找人問路的洛麗亞一愣後,想向史託卡告別的她卻找不到機械狗的蹤影了。

……

“一年級必修課是化學、經典物理學、微積分、平面解析幾何和簡易零件製造……另外可以選擇五門選修課,這麼多選項……該選什麼好呢?”

看着手上的選課單,洛麗亞在密密麻麻的選修課列表前迷茫了。

“你可以根據自己二年級想選擇的專業來確定。”一個聲音從左側傳來。

放下眼前的選課單,洛麗亞低頭看向給自己提供建議的人。

黑色短髮,侏儒特有的大眼睛大鼻子大耳朵,和臉部相比不成比例的五官使他和其它侏儒一樣,看起來有些滑稽。

“啊,你好,那個……我叫格爾賓,也是今年的新生。”黑色短髮的侏儒自我介紹道。

“謝謝你的建議,我叫洛麗亞。”洛麗亞蹲下身體,微笑着對格爾賓說道。“另外,專業是怎麼回事。”

“就是專精於某一方向的研究,比如化學、自動化應用、人工智能編寫、計算機或者機械工程學之類的,順便一說,我的目標是機械工程學。”格爾賓對於高人能蹲下和自己說話顯得很開心,這是尊重自己的表現,他蹦跳着說道。

洛麗亞思考起來……

“機械工程學應該選擇哪些選修課?”良久,做出了決定的洛麗亞向格爾賓詢問道。

“我推薦蒸汽機改良研究、工程製圖和工程設計。”格爾賓晃動着自己的選課單向洛麗亞推薦到。

洛麗亞努力辨認着格爾賓說的詞語,在選課單上勾選起來。

“那是新型動力機械開發,你選錯了。”格爾賓指正道

唔……沉吟一會兒後,詞彙上不太熟悉的洛麗亞乾脆將選課表遞給格爾賓,請他幫忙勾選。

似乎察覺到洛麗亞的侏儒語讀寫能力不太好,格爾賓勾選好三個選修後,乾脆打算代勞了。

“另外兩個可以隨便選擇,你想選什麼呢?高人朋友洛麗亞。”

對於被侏儒稱呼爲高人朋友或大個子姑娘已經習以爲常的洛麗亞問道

“手工和語言類的有嗎?”

“初級裁縫和初級艾澤拉斯語言學怎樣?”格爾賓推薦到。

“好的,多謝你,格爾賓。”

……

告別了格爾賓,洛麗亞將選課單交到了規定的地點後,腦海中響起了夢想的提示聲。

【傳說任務發佈】

傳說任務:【全科目通過】

說明:在期末考試中一科不掛。

獎勵:100萬經驗值,隨機神器10件。

……

戀人栽跟斗 嘖,看看這獎勵就知道必掛了,這任務是用來諷刺我的麼,絕對是吧混蛋。

還是說你認爲以洛麗亞小姐的腦袋,只要不掛科就能成爲傳說麼混蛋戒指。

想到這裏,生氣的洛麗亞將右手舉到嘴邊,用力的咬着戒指,發泄着被小看的憤怒。

……

“嗚……好痛……嗚……”因爲牙痛而不停揉着臉的洛麗亞紅着眼睛往17區的工坊走去。

——————————

抱歉,本來打算晚上11點半發的,結果不小心睡着了,醒過了就一點半了。 “火藥是一項非常偉大的發明,我認爲它對於科學的貢獻遠遠超過了高速青銅齒輪。”

三十多人的小教室中,滿頭白髮的孟什維克教授整個人站在講臺上蹦蹦跳跳的咆哮着。

“教授,我不同意你的觀點!高速青銅齒輪纔是諾莫瑞根科技的基石。”一名侏儒女生跳到了課桌上反駁道。

“你也是機械派麼舒尼。”孟什維克教授有些受傷的說道。

“大齒輪黨萬歲!”名叫舒尼的女生大叫道。

“大齒輪黨萬歲!說齒輪壞話的人去和地精玩土炸彈吧。”教室中的學生們紛紛響應。

洛麗亞坐在教室中最後一排靠門的角落上,她的桌椅都是學校爲‘高人’特製的。

這是侏儒科技和地精科技的分歧嗎,看起來很有趣的樣子。洛麗亞雙手杵着下巴,心情愉悅的看着熱鬧。

“咳咳……安靜安靜,不要討論和課程無關的事情。還有,學校規定,上課的時候禁止就學術問題進行接觸性探討。”腦門上捱了一記不知道是誰扔出的扳手後,最先挑起和化學無關問題的孟什維克教授揉着腦門說道。

“劣質火藥作爲火藥中最初級的存在,誰能回答我它的原材料和加工程序。”爲了活躍氣氛,孟什維克教授隨意的提出了一個基礎問題。

站在講臺上的他掃視着教室中的學生,卻看見每個人都不屑的轉過臉不去看他,或許是不屑於這樣簡單的問題,或許是還在爲剛纔的爭辯生氣。

可惡,這羣一年級的臭小鬼。就在孟什維克教授這樣想着時,他看到了最後一排兩手捧腮眼睛閃亮的洛麗亞。

真高吶,不過真是個安靜溫柔的好孩子,她的話,一定能理解火藥和炸彈的魅力吧。看着坐在特製桌椅上一臉笑容的洛麗亞,老懷甚慰的孟什維克教授翻開名冊找了起來。

“洛麗亞,請回答我的問題,答對的話期末考試加一分。”孟什維克教授決定給這個順眼的高人女孩子送上一分。

“哎!”一年級的學生們沒想到居然有福利,驚訝過後,紛紛表露出後悔和失望的情緒來。

齒*學的期末考試非常嚴厲,或許一分就能決定最終的成績是a+還是a,或許一分就能將f拯救爲d.

“哎?”看着用一臉欣慰表情盯着自己的孟什維克教授,洛麗亞轉頭看看空無一人的身後,無奈的站了起來。

“啊…嗯…唔…額……”火藥的材料和製作方法是什麼來着,快想起來啊,洛麗亞小姐,你來自一個文科僧都能造蒸汽機大炮的時代啊……穿越前作爲一隻笨蛋理科僧的洛麗亞在心中咆哮着。

“不要緊張,洛麗亞同學。”孟什維克教授安慰道。

無所不知的度娘,請賜予我力量吧。洛麗亞決定遵從先賢‘內事不決問度娘,外事不決還問度娘’的教導,在心中向度娘虔誠地祈禱着。

有了!萌光一現的洛麗亞自信的挺起小胸脯,流利地說道

“火藥是用硫磺粉和木炭粉以及硝酸鉀按照化學計量數‘一硫二硝三木炭’的比例混合而製成的哦。”說罷,伸出食指的同時,洛麗亞眯起眼睛側頭微笑。

答案完美!最後的賣萌完美!一分入賬!

周圍一片寂靜……

“咳咳……請坐。”孟什維克教授尷尬地說道,說罷轉過身不去看洛麗亞,操縱着機械臂在黑板上寫起字來。

“我們都知道,劣質火藥是用一份劣質的石頭研磨而來,當溫度超過140度時,它就會被引燃,除了冒煙外沒有別的任何效果,這時我們需要一塊標準的亞麻布,是的,亞麻布,用絲綢的話沒有任何效果,當然,你可以把劣質火藥當做染色劑用在毛料上…我們需要一塊亞麻布來過濾劣質火藥中的大顆粒雜質,大概能夠以2:1的比例取得劣質炸藥……下面我們來探討一下劣質炸藥的化學性質……”

都是世界的錯,和洛麗亞沒有任何關係。

小臉通紅的洛麗亞邊埋頭在筆記本上做着筆記,邊將過錯推到榊野學園1年3班的某位女生身上。

……

“下面是作業,回到你們自己的工坊後,嘗試改良劣質炸藥,你可以往裏面添加任何比例、任何你能想到的材料。嗯,木炭和硫磺也可以試一試。之後寫成實驗報告,在下星期的化學課上交給我,下課。”孟什維克教授說完後,拿着之前襲擊自己的扳手迅速逃離了教室。

這時,下課鈴響起。

“別跑!讓你嚐嚐大齒輪黨的布什維克鐵拳。”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全體侏儒學生瞬間從各個地方抽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兇器——扳手、錘子、電鑽和小!剪!刀!——後,氣勢洶洶的追了出去。

“唔……圖書館圖書館。”空蕩蕩的教室中洛麗亞嘟囔着。

……

將懷中的一大堆書籍俯身放到借還書檯後,洛麗亞看着99級的圖書管理員想道

這是隱藏boss麼,究竟是怎麼升到這麼高等級的。

對於長期生活在和平中的侏儒來說,大部分的普通市民等級都很低,僅有的高等級幾乎全部集中在工匠議會中——由最傑出的發明家、科學家和工程師組成的,統治着諾莫瑞根的機構。

“小姑娘,這是我的新書,送給你看吧。”牙齒掉光,滿臉皺紋的慈祥圖書管理員遞過一本小說,含糊不清的說道。

“啊,謝謝您。”接過封面上寫着‘剛大木系列150週年紀念版——夏婭的逆推’的書籍,洛麗亞將它和圖書館借來的書一起放進了斜挎着的絲綢小包裏。1

原來如此,寫小說嗎……

……

站在娜諾卡工坊門前,洛麗亞輕輕敲響了房門,在聽到小跑聲後,她迅速的從腰間抽出一把扳手,緊緊握在手裏。

“歡迎……”開門的金髮蘿莉安琳瑟看到了高舉扳手站在門口的洛麗亞,嚇了一跳的她坐到在地,顫聲問道

“你……你想幹什麼?”

洛麗亞將扳手別回大蝴蝶結腰帶上,走進工坊後蹲到安琳瑟身前,對她甜笑着說道

“沒什麼,安琳瑟姐姐,我只是在檢查工具而已,真的一點都沒有在你關門之前用扳手把你放倒的意思哦。”

你明明就是這個意思吧,看着洛麗亞腰間的扳手,手無縛雞之力的安琳瑟把話嚥了回去。

“娜諾卡姐姐在家嗎?”洛麗亞眯着眼睛問道。

“不、不在,沒事的話快回去吧。”安琳瑟用手做出驅趕的動作。

“哦,既然娜諾卡姐姐不在的話……”聞言,洛麗亞扶住併攏的膝蓋站了起來,站起的過程中又驚得安琳瑟抱頭一叫。

洛麗亞轉身走到門口,就在安琳瑟鬆了一口氣時,在屋內將房門關了起來。

“……那我們就做些有趣的遊戲吧。”將手放在門把手上,洛麗亞背對着安琳瑟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