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往前走……五百里。

這小子說的輕鬆,你咋不天呢!

這五百里走完,怕是自己的腿都要斷了吧!

【三更奉,大家也別忘記給個收藏推薦和票票,喜歡本書的朋友可以加羣跟雞蛋互動,羣號:426394581】

wωw ⊕ttκΛ n ⊕℃O 遠遠的靠近恩託斯城林寒發現有一股極強的靈力波動,儘管已經很壓制住靈力外泄了,不過可能是因爲強者太多的緣故,所以靈力還是到了沒辦法控制外泄的程度。

如果迷荼之境的強者都去了冥界的話,冥王何愁無人可用。怕是會直接挑起跟天界的戰爭吧。

而迷荼之境的這些鬼怪似乎都被這隨處可見的安魂草弄得不那麼好戰了,對它們而言,似乎安定舒適的生活纔是它們想要追求的事物。

誠如小弟弟所言,依照他的外貌,打從他出現在恩託斯城的那一刻,成爲了所有鬼怪矚目的焦點。尤其是他那一頭在陽光下散發着鬼魅神祕色澤的鮮紅色頭髮,更是讓人無法直視。那些鬼怪都在紛紛討論林寒的來歷。當發現他身邊的跟着一隻食鬼時,眼底閃過一抹驚愕。

在迷荼之境,像小弟弟這樣的食鬼,是最低等級的一個物種。

“看到沒有!他們在看咱們!”從未受到過如此矚目的眼神,這讓小弟弟的心裏充滿了驕傲,在迷荼之境這樣的世界裏。顏值纔是王道擔當,迷荼之境的顏值是分爲好幾個等級的,第一等級自然是甲,而甲級容貌的鬼怪,在迷荼之境裏,大約只有幾百人個的存在,所以顯得彌足珍貴。隨後是乙,乙的話較多,屬於稍微好看那一類,大約有個數千人,剩下的是屬於普通級別的丙級,那種大約有數萬人。最後的是丁級,那種到處都是,是長相略醜的。

而林寒這樣的長相,可以稱得甲級容貌,所以當他出現的一剎那,吸引了所有的鬼怪的目光。大家都爲他的外貌所震撼。尤其是那一頭火紅色的長髮,更是顯得他神祕不已。

因爲迷荼之境,還沒有出現過紅色頭髮鬼怪。

要命的是,這顏值還這麼高。

林寒也感覺到四周傳來的熱切眼神,環顧了一下四周,才發現那些人的表情都停留在了自己的身。

該說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呢?兩次變臉,變得臉一次一次好看。可都不是自己原來的臉。所以連自己的魂體出竅時,他魂體的臉長什麼模樣別人都認不出來了。

相起小弟弟的興奮,林寒顯得鬱鬱寡歡,臉始終都沒有一絲的笑容。

“絕品啊!簡直是超越甲級的存在。”那神祕的紅色頭髮配那一臉憂傷的表情,眼前的這個男人,簡直是極品的極品啊!

人羣傳來了竊竊私語聲,甚至有些因爲跟林寒對眼直接給暈了過去。再看看那些鬼怪的修爲,最低也有鬼仙修爲。

站在這麼一羣強者之間,還被人當猴子似的觀察,對林寒來說簡直是站如針氈。感覺怎麼做都是錯的,所幸的是,這些鬼怪沒有絲毫的惡意。

“你在這裏,有住處嗎?”林寒開口問了一下小弟弟,此處的城市看起來偏歐式,隨處可見的歐式城堡建築風格的房子,而且這恩託斯城也他想象之的大太多太多了。多到林寒感覺自己站在這裏,好似一隻螻蟻一般。

連修爲也是猶如螻蟻一般,那麼多的強者安心的住在此處,他們從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裏嗎?

“我聽說這裏來了一個超越甲級容貌的存在~”一道爽朗的女聲傳來,隨即,一道星光劃破天際。一個身材嬌俏的少女騎着一把掃帚出現在了所有鬼怪的面前。

“是雪大人!”所有的鬼怪在見到少女之後,都發出了驚呼聲。

那些鬼怪吃驚於這個名叫雪少女的傾世容貌,而林寒則吃驚於對方的修爲。

竟然是……真神修爲!

“你運氣可真好,一來恩託斯城出了名,雪大人是恩託斯城出了名的顏控。幾乎所有的好看的鬼怪都被她招攬去了。”小弟弟也吃驚於這名叫雪少女的出現,湊到林寒耳邊低語了一番。

林寒緘默不說,迎視對方的眼神,眼底有着敬意,但是沒有恐懼。

該怎麼形容眼前的這個騎着掃帚的少女……

長相絕美自然不多說,她的髮色更加讓人驚,她是一頭白髮,好似純白色的綢緞一般,隨意披散在肩。頭掛着一個紅色的蝴蝶型的法式,舉手投足,都充滿了迷人的風采。

竟然敢與她對視,要命的是,他的長相竟然可以跟自己不相下,的確是超甲級的存在。

“嘿,你是第一次來恩託斯城麼?”雪饒有趣味的看着林寒,從飛天掃帚一躍而下。當她的腳尖落地之際,那把她所使用的掃帚變幻成了一條鞭子,落入了她的手裏。

“嗯。”林寒點點頭。

“那你可知,我是誰?”雪洋溢着燦爛的笑容,滿是自豪的問道。

“雪大人。” 爹地成堆送上門 周圍的這些鬼怪不都說過了嗎?

“除了這個呢?”雪繼續追問。

“……”林寒沉默不語,搖搖頭。

“真可愛,竟然還有鬼怪不知道我的。那你現在記好了,我是恩託斯城的城主,高級顏控,雪。”雪指了指自己的臉頰,如此特殊的自稱方式,讓林寒瞠目結舌。

我去……高級顏控是什麼鬼?

顏控也分等級的?

林寒感覺這個世界玄幻了,自己到底是跑到了一個什麼地方來。

“你呢,叫什麼名字?從哪兒來?”雪笑眯眯的開口,依照眼前紅髮少年這個顏值,怕是在他們整個迷荼之境都是能夠引起轟動的存在。因爲整個迷荼之境,擁有頂級顏值的不過才十幾個人。而她是其之一,其餘的十幾人,都是在別的城邦裏做城主的。

依照林寒的顏值,完全可以自己建立一個城邦,收攬一大批他的死忠粉作爲子民便可以了。

不過他出現在了恩託斯城,難道是有意加入自己的麾下?

“我叫林寒,來自凡間。”林寒如實回答。

“凡間!”聽到林寒的回答,全場譁然。

顯然,大家都難以置信林寒的來歷。

要知道,他們所有的鬼怪,都是迷荼之境土生土長的鬼怪,而林寒,竟然不是來自迷荼之境,而是來自別的空間。 “稀!凡間的人竟然能夠來到這裏,那你也算本事了。”雪面色開始變的嚴肅,可是緊接着後一秒立馬不正經起來。

在林寒看來,這迷荼之境的這些人,空有一身的修爲,卻每天干着不務正業的事情。着實讓人覺得啼笑皆非。

“那既然如此,你要不要加入到我的麾下,以後你的修爲所用的東西,均有我來提供。”雪提出了很優渥的條件,吸引林寒。

林寒猶豫了很久,“我習慣了自由,怕是不行。”林寒搖頭,他從來都是一個散修,沒有加入過任何的勢力。之前在凡間沒有,如今到了這迷荼之境,更加不會有。

“嗯,你的性格和外貌我都很喜歡。”雪見他一口拒絕了,眼底滿面會有些不高興,不過她更多的是難受。他們恩託斯是禮儀之邦,尊崇禮儀至,不能怠慢了遠道而來的客人。

林寒不語,靜靜的看着她,想要看看她後續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

若是在冥界,怕是自己反抗,依照對方的修爲,直接一指將自己給點死了。還輪的到她這麼困惑難受麼。

“那你現在,有地方可去嗎?”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本着這麼一個絕品絕對不能被別的城邦搶走的想法,雪是卯足了勁的拉攏。

“無地可去。”他想要找到靠譜的人,得知離開這迷荼之境的辦法。

因爲他怕自己在這樣祥和的地方呆的太久了,久到會讓自己鬆懈下來,忘了在忘川河底苦苦等待自己的楠兒和已經失蹤需要自己去拯救的好兄弟。還有父母,如果自己消失的時間太久,他們一定會擔心的。所以,林寒必須要回去。而對方的修爲,極有可能知道離開這裏的辦法。

“那先在我的城堡裏暫住,成爲我恩託斯城的客卿。不然依照你的修爲,一旦離開城邦,極有可能會被悍匪給抓去當壓寨相公。迷荼之境,可是女尊世界。”雪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她說完,那些圍觀的鬼怪立馬做出了一副驚懼的表情,跟着她的話點了點頭。

“……”自己到底跑到了一個什麼詭異的世界裏……

林寒感覺自己的腦殼有些疼。

“你還是不願意嗎?”雪見林寒還是沉默不說話,以爲他不願意。

前妻,許你一世寵 “願意,謝謝你。”沒想到離開城邦的危險這麼大。依照對方的話語來看,他這鬼靈脩爲,實在不夠看。

怕是出去,會被有心之士抓走,然後做出一些恐怖的事情來。

所以待在這裏,未嘗不可。

“來,我帶你去我的城堡。”雪見林寒總算答應自己了,興奮不已。以後每天一睜眼能看到一張頂級顏值在自己面前晃盪,想想心情很好呢。

雪說完,將自己手的長鞭甩出,鞭子幻化成了那把會飛的掃帚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雪一躍而,對着林寒伸出了手。

“謝謝你這些日子來的照顧。”林寒忽然想到了什麼,轉過身,對小弟弟說了一聲感謝。

其實,對這個小弟弟,林寒的心裏還是充滿了內疚感的。

本來那顆果子是他的,結果自己從它的手裏給忽悠過來了。

“沒事沒事!哈哈!我帶進來的人竟然進了城主府!哇!”小弟弟關心的重點完全不在這裏,而是一臉興奮的想着自己帶過來的人竟然能夠進入城主府。

要知道,在每個城邦,能夠進入城主府內成爲客卿,那都是莫大的殊榮啊!

林寒苦笑一聲,顯得有些無奈,對方的關注重點顯然不在自己要離開它的這件事情。

“來吧!”見林寒跟之前的同伴道別,雪眼底閃過一抹精光,可很快消散不見。她朝着林寒伸出了手。

林寒擡手,牽住了對方細若無骨的小手,隨後,被一股力量帶着,直接坐在了這把飛天掃帚。

可是顯然這飛天掃帚的速度讓林寒有些意想不到,簡直是火箭還猛,不知道是操控者刻意爲之還是怎麼的。爲了防止自己從頭掉下去,林寒圈住了對方的腰。

雪低頭看了看林寒的雙手,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壞笑。

不僅外貌是頂級,而且身子也很溫暖呢……

如果別的城主知道自己得到了一個這樣的極品,怕是氣的眼睛都要紅起來了。

哈哈!

雪的心裏一陣痛快,很快帶着林寒抵達了她那處位於半空的雲端城堡。

林寒還頭一次看到有建築物是建在雲端的,顯然有些懵了。

若不是在這裏看到了食鬼和其它一些還算常見的鬼怪,他還真的會以爲這裏不是什麼迷荼之境,而是天堂。

掃帚在雲端城堡正門口的那一大片空地停了下來,林寒很快察覺到許多鬼神級別的人從裏頭迎了出來。當發現他們的城主大人帶回來一個超越甲級顏值的人時,眼底閃過一抹驚豔的神色。但是很快恢復了過來,對着雪行了一個禮。

“林寒,你跟我來!”雪很是高興,下了掃帚將掃帚變成了鞭子圈在自己的腰牽起林寒的手要往城堡裏走。

“等……等一下。”如此快速的行駛速度實在讓林寒有些吃不消,他打斷了雪的動作,捂住嘴轉過了身。

在雪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嘔的一口吐出了許多酸水出來。

“額……你怎麼了?”雪一臉驚愕的看着林寒。

“你這掃帚開的有些快。”等到吐掉之後,林寒舒服了很多。

這真神級別的辦事也是紅紅火火的,完全讓他這個鬼靈級別的沒辦法招架。

“看來你的修爲需要快速增長,你等着,我去幫你想想辦法。”雪盯着林寒,若有所思,很快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吩咐下人將林寒帶進城堡裏,她則騎着掃帚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寒大人裏面請。”既然城主帶回來的人,他們自然也是要尊稱一句大人的。

“叨擾了。”林寒衝着它們微微頷首,該怎麼說呢。誠如地的那些鬼怪所言,好看的鬼怪都被雪收集到了她的城主府來了。 沒想到雪跑出去這一趟是幫他尋找提升的修爲的藥材去了。 她說作爲她城主府的客卿,頂尖的外貌是最重要的,但是修爲作爲輔助不能太低。所以她爭取幫他提升一個大等級來。剩下的事情,恐怕要等開春之後,讓林寒去一趟最南邊的魔鬼森林去修煉了。

這迷荼之境的人,對人對事還真是誠懇的一塌糊塗。但是讓林寒覺得自己的心思在他們面前看起來,徹頭徹尾的是一個心思骯髒的小人了。

有些內疚的接受了雪的幫助,誠如雪所言,他的修爲得到了突飛猛漲,三個月後,衝破了鬼靈脩爲,徹底的進階成了鬼王修爲。

不過讓林寒意外的是,晉升之時,竟然沒有天劫!

難怪,難怪這迷荼之境的會有那麼多的強者。

凡間和冥界那裏強者之所以少,是因爲許多的強者都在晉升之時隕落了。

而迷荼之境在這本土的人嘴裏,是被時間遺忘的空間。這裏只有祥和,沒有痛苦。

所以連晉升的天劫,也直接沒有了。

林寒在這過程也問過雪,有沒有辦法離開這裏,但是雪對這個問題,諱莫如深,不願去回答。

所以林寒只能自己去一趟恩託斯城最古老的圖書館,試圖能夠從這裏找到一絲蛛絲馬跡,離開迷荼之境。

他的修爲是達到了之前掉落此處的水平,但是要怎麼離開才成了大問題。畢竟,這迷荼之境的強者如此之多都沒有離開過這裏的,所以他不認爲自己這一點點的小修爲能夠離開此處。

“歹勢!天人來搶親了!”林寒鞏固了自己的鬼王修爲之後成天泡在了圖書館裏。每次都跑到最角落的那些存放古老書籍的地方去翻閱圖書,今天有些意外,一向安靜的圖書館竟然人聲鼎沸。許多人都在討論一件事情,那便是搶親。

“搶親是什麼意思?”林寒不解,找了一個人來詢問。

“是寒大人!”那隻鬼怪發現林寒的存在時,尖叫一聲,差點沒有暈過去。全迷荼之境,只有林寒一個是紅色頭髮的,而且還有如此外貌,想讓人認不出來都難。

“……”林寒無言以對,對這些人的反應也是很困擾。真想找個不看臉的世界好好的待着。好像冥界是不看臉,冥界更注重的是實力,而不是虛浮的外表。

“寒大人,你來咱們恩託斯城也有一段時間了,怎麼會不知道天人搶親呢?”另一個鬼怪則關心的是這個問題,難道城主沒有跟他說過?

“不知。”林寒如實的搖搖頭。

“其實,迷荼之境是天人創造出來圈養我們的地方。每個百年時間,天人會來這裏一趟,將那些外貌和實力都頂尖的大人們帶走。去往天界。”看來是雪大人刻意隱瞞的後果,林寒似懂非懂的聽着他們的描訴。

表面看似波瀾不驚,實際心裏已經猶如掀起了驚濤駭浪。

空間錦鯉之農門葯香 “那也只是搶人,怎麼說是搶親呢?”林寒抿了抿嘴脣,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問道。

“說搶親自然是有道理,搶親之意是不顧那些城主的意願,強行將那些貌美如花的城主帶天界去跟天界的人完婚。再強迫她們懷孩子,繼而爲天界孕育那些孩子,然後,我們的那些城主大人,會猶如被用過的器皿一般被丟棄掉。”迷荼之境的強者,竟然都是天族的人圈養起來用來孕育天族強大後嗣的容器!

這一消息對林寒來說實在令人髮指!

說好點是搶親,說難聽點,那徹頭徹尾是一場變相的屠殺。

“那些城主……沒有想過反抗嗎?”林寒不明白,既然如此,爲什麼不反抗?爲什麼要做甕之鱉,任由他們魚肉。

“反抗?反抗是什麼意思?”那些鬼怪一臉迷惘,不明白林寒所說的是怎麼回事。

差點忘了,這些鬼怪受安魂草的影響,完全沒有了脾氣。

林寒一想到明豔動人的雪會遭受到那樣非人的對待,他便無法忍受。將書籍塞回到書架,他轉身離開了圖書館,直奔着雲端城堡去了。

“天人搶親還有幾天的時間,大家注意點,儘量設置好結界,保護咱們的城主。”纔剛剛回到城堡,林寒聽到城堡的大管家正在佈置抵禦天人搶人的陣法。

林寒粗略的看了一下那個陣法,不過是最尋常不過的抵禦陣法,對那些天界的真神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的存在。

在圖書館裏看了那麼久的書,林寒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便是,那些書籍裏所記載的那些靈力功法全部都是最初級的。跟他們的本身的修爲一點都不符合。甚至還沒有神農教給自己的厲害。

“算了,都下去吧!別佈陣了。”雪的聲音傳來,她滿眼哀慼的開口。

對自己未來的命運,她早已經死心了。她們,是沒有未來的。

表面看似風光,實際,是天界圈養起來用來孕育天界後嗣的容器而已。

“寒!”雪剛剛說完,一擡頭看到滿臉凝重的林寒。

“雪,你跟我來。”雖然雪的表情平淡不驚,但是從她的眼底,林寒看到了不甘心。走前,他牽起了雪的手,拉着她離開了大殿,前往了一處僻靜的花園涼亭。

“我在這裏這麼久的時間,爲什麼天人搶親這個說法,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是雪刻意隱瞞吧。

“是我不讓那些人透露給你的,你不屬於這個世界,沒必要知道這些糟粕的事情。”雪低着頭,以往開朗的臉已經不復存在甜美的笑容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