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嗵!”

星辰鐵塊被扔進了鼎爐,發出一聲轟響,隨着真氣的催動,滔天的火焰猛然爆發,幾乎都要漫出鼎爐之外了。

與此同時,夜寒也終於出手,手掌一探,身後頓時浮現出一層夜幕,將他籠罩在其中。

圍觀的人面面相覷,這片夜幕將他們的視線完全隔絕,除了少數幾個年輕高手,那些人甚至連夜寒的影子都看不到。

“這種煉劍術還真是聞所未聞……”

“難道說煉劍的時候不能見光?”

聽到身邊人議論,李敗天撇了撇嘴,心道:“別說你們,就連我這個和他一起開店的,都不知道他那劍是怎麼煉出來的。”

“裝神弄鬼!”煉九霄冷冷地道,心意一動,鼎爐中的火焰竟像是受到了什麼吸引一般,全都向他那裏匯聚過去。

而隨着他這樣一吸,夜寒煉劍的那片空間火焰盡消,頓時形成了一個大空洞! 當煉劍師達到劍氣境時,就可以隔着鼎爐操控裏面的火焰,而當達到劍心境時,就可以讓那些火焰凝形化物,在鼎爐中完成一切煉劍步驟。

鼎爐之中,火焰翻騰,外人根本看不出什麼,但夜寒和煉九霄卻是神色凝重,因爲,在這個外表平靜的鼎爐裏,已經展開了一場大戰。

夜寒全身籠罩在暗夜之中,就是那些年輕高手也看不出他的神色,只見那一層黑暗如煙似霧,忽濃忽淡,而每一次變化,鼎爐中的火焰都猛烈抖動一下。

煉九霄雙眼露出璀璨的神光,這是真氣和精神力同時用到極致的表現,看來這一次他也是拼盡了全力。

鼎爐之中,星辰鐵已經被一團熾盛到極致的火焰包裹,那些火焰由於高溫,幾乎都快轉變成了白色,而放在其中的星辰鐵也瀕臨熔化的邊緣。

“沒有火焰,看你怎麼煉劍!”煉九霄心中冷笑,真氣的運轉又加快了幾分。

丈許高的鼎爐,內部完全被割裂成了兩個空間,一半火焰騰騰而起,一半黑霧幽幽流轉,兩中不同的力量相互摩擦,讓中間接觸的位置直接變成了混沌。

“這是怎麼回事?”

外面的那些人看到眼前的景象,都是吃驚不已,煉九霄所施展的自然是這些人熟悉的煉劍術,可夜寒那邊的黑霧卻讓他們無法理解了。


夜寒的那半邊空間沒有一絲炙熱的感覺,反而充滿了陰冷,這些人不由得疑惑,難道夜寒煉劍不用火的?那佔據半邊鼎爐的一片黑暗,怎麼看都像是火被澆滅冒出的黑煙。

然而這些人卻是不知道,這個明顯荒誕的猜測卻是直接道破了真相,夜寒煉劍還真就是不用火。

一片黑暗掩蓋下,夜寒嘴角笑意盎然,煉九霄自以爲得計,將鼎爐中的火焰全都聚攏過去,卻料不到夜寒根本不需要那些。

此時鼎爐中已經有了一把凡鐵短劍,這自然是夜寒從儲物袋中拿出來的,只不過在黑暗之中,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夜寒心念一動,天道無雙劍上的六道細紋同時亮起,分出六根極細的線條,侵入那短劍之中。

而與此同時,鼎爐周圍的天地靈氣也開始劇烈波動起來。

將本源力量融進凡鐵劍中需要極其浩瀚的真氣支持,更何況夜寒這次把每種本源都融合進去一線,需要的真氣量更是巨大,於是他一開始就拼命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補充體內的消耗。

煉劍師煉劍的時候需要靈覺極度敏銳,隨時感知外界的一切變化,周圍天地靈氣一發生波動,煉九霄就感覺了出來,一雙狹長的眼睛泛着冷光,向夜寒這裏掃來。

然而黑暗之中,他什麼也看不到,陣陣靈氣波動傳出,越來越劇烈,讓他感覺到有些不安。

“這小子到底在幹什麼?”煉九霄眉頭一皺,手勢一變,鼎爐中的火焰頓時出現了變化!

原本火焰和黑霧之間被混沌光幕相隔,井水不犯河水,而這一刻,熾白色的火焰突然一陣翻滾,最後凝聚出一個白虎形狀。

“吼!”


火焰白虎怒吼一聲,身軀一縱,便向夜寒那片黑霧中衝去,白色的火焰光芒四射,進入鼎爐的另一半,頓時照亮了一片空間。

“我不去打擾你,你反倒來招惹我了?”夜寒神色一冷,暗源力量催動下,黑霧一陣翻滾,形成一條黑色的巨蟒,迎上了那頭火焰白虎。

“嘭!”

第一次對撞,黑色巨蟒便是一口咬住了白虎的腰身,雖然是虛物凝聚,但卻栩栩如生,蛇眼中寒光迸射,任憑白虎怎樣掙扎,也是毫不放鬆。

畢竟這裏是夜寒的主場,黑色巨蟒佔據了絕對的主動,龐大的身軀一卷,就將白虎死死纏住,強大的黑暗之力侵襲下,白虎僅僅掙扎兩下,便嘭的一聲爆碎了。

與此同時,鼎爐另一面的煉九霄眼中陡然閃過一道冷光,手勢再變,全身真氣鼓動而出,將火焰催發得更加熾盛起來。

“呼!”

白色的火焰散發着灼熱的氣息,這一次化作一片浩瀚的火海,一重重火焰翻起驚濤駭浪,向那片黑暗衝擊過去。

“你還沒完了!”

夜寒冷哼一聲,一邊分心控制短劍的鑄煉,一邊調動鼎爐中的黑暗之力,凝聚成一把把黑色的魔劍。

“嗡嗡!”

鼎爐中響起錚錚劍鳴,黑色的魔劍像是一條條蛟龍在火海中騰躍,每一次沉浮,便將那些火焰磨滅許多。

如果完全施展出來,夜寒的實力也是和煉九霄相差無幾,在鼎爐中的爭鋒自然短時間內分不出勝負。


“刷!”

夜寒心念一動,天道無雙劍的藍色條紋大亮,一股冰雪之力形成的冰藍色小劍出現在鼎爐內部,在一縷黑霧的保護下,向煉九霄的煉劍處極速掠去。

在浩瀚火海背後,鼎爐的邊緣位置,一朵白蓮正安靜地綻放,這裏的火焰比任何一處都要熾熱,白蓮花幾乎凝成了實質,純潔無比,讓人動容。

在白蓮花的內部,一個短劍已經具備了雛形,看來煉九霄和夜寒的想法是一樣的,比賽中唯有鑄煉短劍最合適。

“刷!”

黑霧包裹着冰藍色小劍,像是一道黑色閃電,直接向那白蓮花衝了過去。

就在這時,煉九霄眼神陡然一厲,無盡火焰倒卷而回,再來不及與那些黑色小劍糾纏。夜寒這次偷襲絕對是打到了痛處,無論如何,煉九霄也絕對不敢讓這把短劍有失!

火焰浪濤翻卷,一下子將那縷黑霧淹沒了,火焰炙烤之下,黑霧剎那間潰散,露出了裏面的藍色小劍。

“啪!”

藍色小劍猛地爆碎開來,半截劍身磨滅在火焰之中,而劍尖卻是脫離了火海,驟然穿透了白蓮花!

“嘶……”

冰火相交,白蓮花陡然一顫,雖然這些冰雪之力不足以傷到大體,但卻讓短劍某處的溫度出現了瞬間的變化,而就是這瞬間的變化,讓原本完美無缺的短劍出現了一縷裂痕……

“夜寒!”煉九霄狂怒,忍不住大喝出聲,他沒想到,夜寒居然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搞破壞! 煉九霄雙眼發紅,殺意凜然,夜寒的這次偷襲讓他徹底暴怒了起來。

事實上,這也並不完全是他的大意所致,因爲任誰也想不到,夜寒居然掌握着冰雪之力,更加想不到夜寒在一邊煉劍,一邊操縱黑霧對戰的同時還能抽出精力搞偷襲!

然而就是這一連串想不到,讓煉九霄的劍出現了一絲裂痕,而這一道裂痕,足以讓這場比試的結果整個反轉。

“若是以爲這樣就能打敗我,那你恐怕是小看我了!”煉九霄眸光森冷,強壓制住怒火,精神再次專注在那柄銀白色的短劍之上。

幾個時辰過去,兩人的鑄煉都已經接近尾聲,火焰漸息,黑霧飄散,鼎爐旁的兩人都是臉色發白,身形不穩,顯然是用盡了力量。

然而,在這一刻,兩人似乎有感應一般,隔着鼎爐對望一眼,手掌猛地一震,兩柄成品劍直接在鼎爐中向對方衝去!

“嘭!”

突然的對撞讓所有人都是一驚,兩股龐大的力量撞在一起,發出驚人的波動,就連鼎爐都被震得一陣搖晃,火焰猛地翻騰而起,最後直衝向天空!


“咔咔!”

轟鳴過後,清脆的破裂聲迴響在衆人的耳畔,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那足有半尺厚的鼎爐竟然自上而下裂開了一道縫隙!

熾白色的火焰從縫隙中透出,散發出讓人心悸的高溫,周圍空氣剎那間變得乾燥起來。

隨後,兩柄短劍從鼎爐中衝出,分別落到兩人手中。

夜寒和煉九霄各執短劍,相對而立,兩人的目光中都是充滿了冷意。

同時亮劍,煉九霄手中的星辰鐵短劍銀光閃閃,輸入一縷真氣進去,竟然變得虛幻起來,揮舞間劍氣森然,而那柄短劍的形體卻是越來越虛淡……

看起來,那道裂痕已經被他完全修復,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而在夜寒的手中,短劍卻是暗淡無光,給人的感覺似是凡鐵一般,鋒銳內斂,平凡無奇。

看到這樣的情景,一直站在兩人身後的趙長老頓時露出了笑容,僅憑這氣勢,就已經是高下立判。

圍觀的衆人一片譁然,夜寒一開始那麼囂張,沒想到居然完全被壓制了,只能煉出一把凡鐵劍來。這樣看來,百鍊宗在煉劍術方面的權威還真是不可挑戰。

就連遠處的李敗天都眉頭微皺,以夜寒平時的煉劍術來看,就算再差,也不該弄出一把凡鐵劍來啊,難道他手裏的珍稀金屬不夠了麼?

“事已至此,你還有什麼話說?”煉九霄短劍直指夜寒,冷喝道。

“事實已經證明我完全俯視你們,還需要多說什麼?”夜寒淡淡一笑,玩味地道。

“你什麼意思?”煉九霄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安,他發現夜寒太過鎮定了,彷彿已經胸有成竹。

“不過煉出了一把凡鐵劍而已,也敢口出狂言?”趙長老冷哼道。

夜寒拿着短劍晃了晃,笑道:“誰告訴過你,這是一把凡鐵劍?”

“是與不是,鑑定過便知。”趙長老淡淡地道,隨後手一揮,一名鑑定師便向這裏走來。

“慢着,鑑定不能你們自己說了算,我們李家也來了鑑定師。”李敗天在這時走上前來,身後跟着一個白髮老者。

路過夜寒,李敗天眉毛一挑,面露疑問之色,夜寒則是微笑着眨了眨眼。

兩人眼神一交流,李敗天心中大定,臉上再次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星辰鐵短劍,品質高級,潛力……七星!”

說到這個潛力等級,李家鑑定師聲音都有些發顫,七星這是什麼概念?那是有機會成爲皇者劍的存在,而這整個帝域,恐怕皇者劍都未必能湊得上五把!

那個級別的劍,隨手一擊就是天崩地裂,皇威之下,萬劍臣服!

鑑定結果一出,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涼氣,百鍊宗的年輕一代居然出了一個七星煉劍師,要知道,就算是皇室御用的煉劍師,也沒有誰能達到這個級別!

到了現在,除了李敗天依然相信夜寒之外,再沒有誰對他看好了,畢竟這個等級實在駭人,就是夜寒手中那把劍不是凡鐵,想要超過這個級別也是難上加難。

然而,夜寒的表情卻是仍然篤定,沒有絲毫擔心之色,哪怕是聽到七星這個數字,也沒有產生任何的情緒波動。

“看看這個。”夜寒笑吟吟地將手中短劍交給鑑定師,雙臂環胸,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百鍊宗的鑑定師厭惡地看了一眼夜寒,低頭看短劍,臉色卻是驟然急變!

與此同時,李家的鑑定師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回事?”

其他人看到這兩個鑑定師的變化,都疑惑起來,難道夜寒的劍真的有什麼玄機?

“夜寒的這把短劍,品質高級,潛力……七星!”

良久過後,兩人才艱難地說出這個結果,看他們的表情,明顯是震驚過度的表現。

“這把凡鐵劍居然能達到七星?”煉九霄不可置信地將劍搶了過來,一股真氣輸入其中,短劍頓時爆發出一道沖天的劍氣!

劍氣足有小臂粗細,直衝雲霄,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劍在微微顫抖,似乎像是恐懼。

就連那把達到七星的星辰鐵劍也暗淡了許多,彷彿被壓制了。

“這是……”煉九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他沒想到,原本看着不起眼的凡鐵劍居然蘊含着這樣的力量。

“消失了三千多年六源生陣,沒想到竟在今日重現世間……”百鍊宗的鑑定師臉色蒼白,艱難地道:“這次比試,算我們輸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