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最終還是放下了,兩邊有時差,這時候國內應該是深夜了,還是不要打擾她睡覺了。

眯了眯眼睛,打開了電腦,查看起國內的新聞來,確定沒有關於黎姿的負面消息之後才關上了電腦。

端着紅酒,看着對面的夜景,安木森久久回不了神,他的思緒停留在了自己五歲的那一天,那天,是自己個妹妹的生日,那個被稱作父親的人終於來了,還帶了許多禮物,可是他並不開心見到他,因爲那時候的他已經懂事了,每天晚上都能見到自己的母親暗自傷神,他知道,全是因爲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有自己的孩子,而他們,只是見不得光的。

想到此,手緊緊的捏着杯子,若不是那個男人的女人上門來,妹妹又怎麼會跟他分離這麼久?母親又怎麼會離開這個世界?說到底,都是那個男人的錯!

此時的安木森,眼裏迸發出了怒火,心,久久不能平靜。

看着櫥窗裏的衣服,黎姿皺了皺眉頭,聽着旁邊服務員的講解,黎姿嘆了一口氣,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替我包起來吧。”

服務員明顯一愣,說道:“小姐不試試嗎?”

“不用了。”

結了帳,黎姿百無聊賴的走在大街上,說到底自己並不是來逛街的,只是因爲呆在家裏實在是無聊了,這纔出來逛逛。

“不要跟着我。”

“可是.。”

“沒有可是,我有喜歡的人,你不要再纏着我了.”

黎姿看着前面的兩個人,詫異了一番,這不是緱明姿嗎?一身大紅色的衣服讓她看起來格外的高貴。

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男子,倒是沒有見過,聽他們倆的談話,想必是緱明姿的追求者吧。

黎姿不禁揚起自嘲的笑容,自己長這麼大還沒有被人追過了,什麼情書啊,鮮花啊,她都沒有收到過。

當然,張遠揚是不算的,在黎姿心裏張遠揚只是對自己存在新鮮感,等着新鮮感一過,就沒有感覺了。

看着緱明姿雖然生氣,但是連生氣都別有一番風韻的樣子,不禁羨慕無比。

“你走開!”

緱明姿的聲音將她拉回了現實,連忙走了過去,說道:“緱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緱明姿沒有想到在這裏會碰到黎姿,尷尬一笑,說道:“沒什麼事,只是跟朋友又了一點摩擦而已。”

黎姿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看了一眼那滿臉不甘的男人,問道:“需要我跟狄澈打電話嘛?”

“我已經跟他發了信息了。”

緱明姿皺着眉頭說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是自己在酒吧裏認識的,只是聊得來,也可以說是逢場作戲,但是這個男人卻纏上了自己,還真是頭疼。

想到此,不禁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那男人的眉頭也越皺越深,眼神十分的痛苦:“明姿,難道說以前你對我說的都是假的?”

“是。”

緱明姿毫不猶豫的擡頭說道,“在酒吧那種地方,也只是逢場作戲,你去了那麼久你會不知道?”

緱明姿挑眉,狄眼看着他

黎姿不懂這裏面的彎彎道道,她只知道緱明姿是狄澈喜歡的人,所以當然得幫着她:“這位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不,我沒有,我沒有誤會,明姿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在了心裏,記得牢牢的。”

男子的眼裏流露出了深情的目光,黎姿嘆了一口氣,又是愛情中受傷的人。

此時的緱明姿聽到男子這樣說,有點不耐煩了,轉身就要離開,但是男子一把將她拉住,神色略微有點激動:“你,不要走,你說你有喜歡的人,他是誰?他有哪裏比得上我!”

緱明姿將他的手拂開,挑了挑秀眉,說道;“他哪裏都比你好。”

“不可能!”

黎姿的眼神黯淡下來,勉強勾起了一個笑容,說道:“是的,他哪裏都比你好。

至少,他們兩個是兩情相悅的。”

說到此,黎姿的心裏一陣絞痛。

“你也知道?”男子看着黎姿的神色,略有所思,“你見過他?”

黎姿點點頭:“狄氏集團的總裁。”

男子一愣,隨即黯淡了眼神,

就在此時,狄澈開車過來了,下了車,挑了挑眉頭,沒有想到黎姿也在這,而緱明姿見到他,露出了笑容,挽着他的手,說道:“澈,你終於來了。”

緱明姿淡淡的應了一聲,眼光掃了一眼黎姿,什麼話也沒有說,而黎姿的頭一直都是低着的,除了剛開始的時候看了他一眼。

那男子見到狄澈的那一刻,知道了什麼叫差距,狄澈看了一旁的緱明姿,說道:“可以走了?”

“當然可以。”

說着,兩人相視一笑,十分默契的轉身離開了,黎姿這才擡起頭,看着兩人的背影,有着濃濃的羨慕,他們兩人之間,根本就不會有自己的存在。

那個男人也看到了黎姿的表情,說道;“你喜歡他?”

黎姿一愣,顯然這個男人不知道自己就是狄澈的妻子,只是笑了笑,不說話,但是嘴角邊的苦楚,也只有她自己明白。

男子略有所思的說道;“我叫李思成,我們去喝一杯吧,同時天涯淪落人,你說了?”

黎姿一愣,隨即展顏:“好啊。”

勁爆的音樂聲震耳欲聾,臺上的人盡情的扭動着身體,女的身材暴露,十分的火辣。

黎姿緊緊的跟着李思成,嚥了咽口水,眼裏流露出了害怕:“李思成,爲什麼要來酒吧啊?”

但是,音樂的聲音實在是太大,李思成根本就沒有聽到,只能看到黎姿的嘴巴在蠕動,不禁湊近了幾分,大聲說道;“你說什麼?”

黎姿撇撇嘴角,十分的無奈,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什麼都沒說

李思成熟門熟路的將黎姿帶到了包廂,關上門後,聲音這才小了點,黎姿深吸一口氣,說道;“好吵。”

說着,皺了皺眉頭。

看着這個半路上認識的女人,李思成只覺得她十分的單純,笑着說道;“你第一次來酒吧?”

“嗯。”

黎姿不好意思的笑了,“是第一次。”

說着,好奇的四處打量着。

李思成加來服務員,點了許多的酒,放在了桌子上,黎姿一愣,隨即說道;“我不會喝酒,我一喝酒就醉了。”

李思成聽此,大笑起來:“我剛認識明姿的時候,她也是這麼跟我說道,但是她明顯比我能喝,我問她的時候,她說,女人不能暴露自己的底細。”

說到此,李思成的聲音越來越小,似乎開始回憶起那時的場景。

黎姿看着他,就猶如看到了自己,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也不要太傷心了。”

“呵呵,我知道,是我一直都不死心,明知道她只是玩玩,好了,不說了,來,幹!”說着,給黎姿倒了一杯酒遞給了她。

看着李思成的樣子,黎姿想到了自己,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一口氣喝了下去,就讓自己放鬆一次吧!

果然,一杯下肚,黎姿的頭就開始暈乎乎了,臉上的笑容則是越來越多,那傻兮兮的笑聲,讓李思成的心情好了不少。

“來,繼續,他們不喜歡就不喜歡,那是他們沒有陽光!來,幹!”黎姿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倒了一杯酒,猛往嘴裏灌着。

李思成聽着她的胡言亂語,看着她醉醺醺的模樣,不禁嘴角抽搐,原來,她是真的不會喝酒,是真的一喝就醉了。

“我跟你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都不是好東西!”

“哼,狄澈有什麼了不起?還不就是一隻鼻子兩隻眼睛,我可沒覺得他有哪裏好!”

“..。”

李思成聽着黎姿的抱怨,心裏升起了一股憐惜,誰能想到外表如此柔弱的她,心裏卻是如此的剛強,居然傻兮兮的喜歡一個男人這麼多年。

“黎姿,你醉了。”

李思成皺了皺眉頭,將她手裏的酒杯搶了過來。

“我沒醉!”紅撲撲的小臉在黯淡的燈光下格外的誘人,搶過酒杯,一飲而盡,卻因爲太急而嗆到了,不住的咳嗽着。

李思成嘆了一口氣,看着她搖了搖頭:“你就那麼喜歡狄澈?”

黎姿不做聲了,好久才點了點頭:“是,我一直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

黎姿的眼神雖然迷離,但是十分的堅定,讓李思成知道,她是真的喜歡那個男人。 正要說什麼,黎姿卻突然趴在了桌子上,睡了過去,李思成啞然失笑,看着醉了的黎姿,翻出手機,想找她的朋友過來。

看到她的手機電話簿的時候,卻愣住了,居然只有不到十個人,嘴角微微上揚,將自己的電話存了過去,然後打通了林琳的電話,只因爲,林琳的電話在她的通話記錄中是最多的,應該是好朋友吧。

李思成沒有猜錯,林琳很快就趕來了,看到醉的猶如一灘泥的黎姿,頓時怒了:“黎姿,你最好給我起來,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跟一個陌生人跑到酒吧裏來?你就不怕她把你買了?就不怕把你跟強了?”

可惜,黎姿根本就聽不見,但是李思成卻一字不差的聽到了,滿頭黑線的說道:“這位小姐,我幫你送她回去吧。”

林琳轉頭,看了一眼李思成,倒是一個帥哥,但是,帥又怎麼樣,沒好氣的說道:“廢話,當然得幫我,不然我一個人怎麼弄得起她!”

說着,狠狠的搖晃了黎姿幾下,可是根本就不見她有醒來的跡象。

“狄澈,狄澈.。”

聽着她夢囈的聲音,林琳皺了皺眉頭,嘀咕着說道;“狄澈,狄澈,就知道狄澈,真不知道他哪裏好,將你的魂都勾走了!”搖了搖頭,細心的用紙巾將她嘴角殘留的液體擦乾後,纔拿起她的東西,示意李思成將她帶走。

看着林琳的動作,李思成一愣,隨即說道;“你們關係很好?”

“廢話,幾年的朋友了,能不好嗎?”林琳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說,等下再找你算賬。

李思成知道這件事情是自己的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將黎姿抱了起來,離開了酒吧。

計程車上,林琳打發走了李思成,對於一個陌生人還是保持警惕的好,她總覺得這個李思成不簡單,但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不再多想,轉頭看着旁邊的女子,不住的嘆着氣

於媽看到醉成不成樣子的黎姿的時候,愣了半天,這才叫人幫忙將黎姿扶在了牀上,林琳忙裏忙外的將她安頓好後,才說道;“於媽,等下麻煩你給她弄一碗醒酒湯,然後讓她給我一個電話。”

“好的,林小姐。”

林琳再次望了一眼二樓,搖了搖頭,這才緩緩離去。

林琳走後,於媽想了想,還是將事情告訴了狄澈,接到電話的狄澈,緊緊的握着電話,好,很好,狄氏家規看來是忘了!

黎姿揉了揉太陽穴,看了看天花板,慢慢的坐了起來,緩了一會兒,不禁疑惑:“自己不是在喝酒的嗎?怎麼回家了啊?”說着,皺起眉頭走了下去。

於媽看到黎姿,連忙將手裏的醒酒湯遞了過去;“小姐,喝點湯舒服一點。”

黎姿接了過來,道了一聲謝,說道:“於媽,是誰送我回來的啊?”

“是林小姐。”

於媽恭敬的回答着,“林小姐說了,您醒後給她回一個電話。”

黎姿一愣,點了點頭,林琳?她怎麼知道自己喝醉了?說着,拿出手機,看着裏面突然多出來的電話,笑了笑,並沒有在意,對於李思成來說,自己並沒有想要再次聯繫。

很快,林琳就接了電話,吼了半天,才停了下來,而從她的怒吼當中,黎姿也知道了事情經過,連忙陪笑着,林琳熄了火才說道:“我說黎姿,你不會喝酒就不要逞強了,還好那個李思成不是什麼壞人,如果是一個壞人,我看你怎麼辦!”

黎姿也知道今天是自己大意了,連忙點頭保證着不會再犯,是啊,若是一個有別的企圖的人.。一想到此,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林琳見她明白過來,也不多說,只是再次提醒她不要這麼傻,這才掛了電話。

黎姿嘆了一口氣,打開電視,突然間,電話來了短訊,疑惑的拿起來一看,卻是李思成的。

“黎姿,你醒了嗎?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能喝酒,對不起。”

看着上面的信息,黎姿隨意的回了一句,便沒有多想了,而另一邊的李思成收到黎姿的回信之後,挑了挑眉頭,放下手機,鑽進了舞池中間,扭動着身體,將不開心的事情拋到了腦後。

“小姐,狄總回來了!”外面,傳來了於媽的聲音,黎姿一愣,雖然疑惑,但是心裏卻是十分的開心,他怎麼回來了?

快速的跑了過去,看到狄澈的身影,笑眯眯的問道;“你回來了。”

那語氣,那樣子,儼然就是在家等着丈夫下班回來的小妻子。

狄澈掃了她一眼,狄狄的說道;“跟我上來。”

說着,頭也不回的刪兩個二樓。

黎姿心裏一個“咯噔”,他生氣了!是自己惹到他了嗎?可是,自己今天才見過他一次,連話都沒有說上啊!

忐忑不安的黎姿慢慢的走進屋裏,關上了門,站在狄澈的面前,等待着他的發落

“黎姿,狄氏家規你是全忘了?”過了很久,就當黎姿以爲他不會說話的時候,終於開了口,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一開口居然是這個。

黎姿皺了皺眉頭,說道;“我都記得。”

“記得,記得你還犯?”狄澈就“噌”的一聲站了起來,走到黎姿面前,黎姿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嚥了咽口水。

“酒很好喝是不是?一次兩次不夠,居然還跑到酒吧裏去喝酒,怎麼,滋味不一樣吧?”

黎姿愣住了,看着狄澈,喃喃問道:“你怎麼知道?”

狄澈挑眉,很顯然是在問,這個問題重要嗎?

好吧,她錯了。

“跟誰去的。”狄澈坐了下來,耐着性子問着,那一雙深邃的眼眸,讓黎姿無法躲藏。

“李思成。”

黎姿低聲說道,一雙眼睛慌亂不已,四處的亂看着,就是不敢跟狄澈對視。

“李思成?”狄澈皺了皺眉頭,只覺得這個名字十分的熟悉,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就是,就是今天跟緱小姐在一起的那個男人。”

黎姿好心的解釋着,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狄澈的火徹底被勾了起來了,“和一個陌生男人,和一個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男人去酒吧喝酒?”狄澈的聲音徹底狄了下來,臉也黑了起來。

“不錯啊,黎姿,想不到你還有這個本事!”

黎姿嚇了一大跳,看着狄澈,說道;“我,我錯了。”

“錯了?”狄澈狄哼一聲,不屑一顧。

看着狄澈的面龐,黎姿突然想到了什麼,情不自禁的傻呵呵的笑了起來。

狄澈挑了挑眉頭,都這個時候了,這個女人還有心情笑?看着那一雙月牙兒般的眼睛,那清亮的眼眸,眉頭越皺越深。

黎姿停止了笑,看着狄澈,說道;“我知道,狄澈,你在關心我,是不是?”

狄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狄狄的說道;“你確定酒吧裏面沒有狗仔隊?”

此話一出,黎姿臉色一白,對啊,她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一般,連忙走到狄澈的身邊,拉着他的衣服,焦急的問道;“是不是被狗仔隊拍到了?這怎麼辦.怎麼辦.”

看着心急的黎姿,狄澈不客氣的說道;“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該去那種地方!”

黎姿抿了抿嘴,擡頭看了一眼狄澈,然後嘀咕着說道;“爲什麼緱小姐能去,我就不能去。”

“如果她是我的妻子,她也不會去。”

狄澈只是就事論事,然而,聽在黎姿的耳朵裏就變了味,是啊,緱小姐這麼知書達理,這麼優秀,當然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她又怎麼會像自己這麼傻,總是出錯

看着黎姿低頭不語的樣子,狄澈十分的煩躁:“記得我說的話,下次再喝酒,要經過我的同意!沒事就不要亂跑,安安靜靜的呆在家裏!”

“我又不是你養的金絲雀!”聽着狄澈的話,黎姿叫出了聲,十分的不滿。

狄澈揚了揚眉毛,眼神裏閃過一絲不屑;“你不過就是我用錢養的寵物.。”

“轟隆”

黎姿的心猶如被雷打到了一番,姿天霹靂,讓她無法相信自己親耳聽到的話。

看着狄澈的身影漸漸的淡出了自己的眼前,滾燙的淚水流落了下來,自己只不過是他花錢養的寵物。

寵物啊,多麼的可笑,原來,在他面前,自己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嘛?他就這樣討厭自己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