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陸吾算是被祖師爺這一招偷襲給打了個重傷,猛然後退兩步,突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

就在此時,祖師爺忽然藉助我的嘴巴說道,自古以來,邪不勝正,今日我就讓你領教一下,何爲不滅金身!

說話間,我的雙手還是不由自主的雙掌合十,頓時從我的後背上升騰起萬丈金光,那金光給天池七魔刺的根本睜不開眼。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我振聲說道,哼哼,道法之道,傳承千載,豈是你邪派所能比肩的?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不滅金身的真正作用!

這些話不是我說的,這都是祖師爺說的,當下我也不控制自己的身體,任由祖師爺控制了。

我大喝一聲,萬法金身,十方破!

頓時從我的身體之中分裂出許多和我一模一樣的我,我頓然大驚,看到此處,我想起了四師叔曾經在地獄裏用過的禁術,叫什麼名字我給忘了,但就是召喚自己內心中的心魔來幫助自己辦事,因爲心魔的威力遠遠超過了自己。

心魔本事擁有自己的實力,而且心魔還能召喚鬼魂等物,祖師爺這一招十方破,暴喝之後,頓時周圍出現了十個金身!

爹地放開我媽咪 我冷哼道,真正的不滅金身,就是虛幻交替,真假不辨,這正是道中之身外化身!

隨後我一揮手,另外十個金身朝着陸吾攻擊而去,陸吾大驚,甩動手中魔神骨臂變化而成的鬼頭刀朝着那衝在最前邊的金身開始劈砍,但他一刀劈出,另外一個金身瞬間再次圍了上來,一拳轟在陸吾的身上。

因爲此時祖師爺上了我的身,祖師爺的攻擊我都能看清,其實這十個金身,並非都是實體,所以說,這算不上真正的身外化身,可能就是祖師爺故意用來欺騙陸吾的。

那十個金身當中,只有一個是實體,而且這個實體還能隨意轉換,隨時竄到另外一個金身裏邊,所以說,不管陸吾怎麼攻擊,他始終找不到真正的金身所在,所以也就無法破解掉這十個金身。

看似這十個金身的攻擊很快,但很多都是虛的,攻擊在陸吾的身上之時,正是由於那個實體金身不停的轉換位置,這樣就給陸吾造成了一個假象,讓他認爲這十個金身,好像都是真的,也好像都是假的。

陸吾被這十個金身打的渾身直冒黑煙,我知道他的陰氣正在逐漸被消散,此刻就算他手中持有魔神骨臂,也照樣用不上了,畢竟魔神骨臂攻擊虛幻的幻影,那根本沒有什麼作用,其餘沒有實體的金身,並非法力凝成,而是單純的幻影,僅此而已。

不多時,陸吾再次吐出一口黑色的鮮血,他快要扛不住了,他發現自己的進攻完全沒有任何用處,劈在金身之上,猶如劈在空氣中一樣,根本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

就在此時,陸吾擡頭仰天虎嘯一聲,頓時展開雙臂,他渾身上下被一股黑霧籠罩,裏邊嘩啦啦的響個不停,就像是一隻大鵬鳥在呼扇着翅膀!

須臾之間,包裹着他的黑霧漸漸散去,尼瑪,此時的陸吾已經化身成了一隻巨鷲,這玩意比雄鷹還要大上幾分!

那巨鷲振動雙翅,瞬間翱翔九天,在巨鷲的雙爪之中,還緊緊的抓着一根血粼粼的骨頭,我知道,那骨頭正是魔神骨臂。

現在還站在原地的天池七魔猛然大驚,知道陸吾跑了,她就危險了,就在她準備隱身遁逃之際,我轉身大喝一聲,妖孽何處逃?!

同時伸手一指地面,地面上金光浮現,頓時地面堅硬如鋼鐵一般,她本想使出土遁,但不管怎麼使用法力,始終鑽不到土地下。

下一刻,我從口中噴出一團金光,金光中包裹着絕仙扇,此時的絕仙扇上邊,黑霧已經散去,露出了絕仙扇本來的面貌,我大喝一聲,飛來峯!拙!

同時我手中猛扇了一下絕仙扇,頓時扇中金光一閃,天空之上飄來一座黑壓壓的小山!那座山,足夠三間房子那麼大,當然了,造型像是山,論大小,肯定不能算是真正的山。

我知道祖師爺是爲了壓住這個天池七魔,如果是爲了鎮壓更多的惡魔,那肯定直接召喚一座更大的飛來峯,以祖師爺的法力,我估計他能召喚來一座與泰山一樣大的飛來峯。

飛來峯急速襲來,在飛來峯的左右還夾雜着一股破風聲,天池七魔根本無處逃遁,瞬間被飛來峯蓋在了地上!只露出了一個腦袋!

我眯着眼睛走到了那女鬼的旁邊,眯眼說道,天池七魔,上一次我放你們一馬,這一次,你們還敢回來?

上一次我知道,那是祖師爺請出六丁六甲神來對付天池七魔,他們七個還變成了一個獸人,現在想想,倒是跟邪王有點像。

那女鬼求饒道,我不敢了,求大仙放了我吧?我回去之後定然躲進天池,再也不出山了!

我冷哼一聲,說道,現在知道不出來爲禍世人了?晚了!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是你們自己不珍惜!

說話間,我蹲下身子,咬破手指,迅速在女鬼的額頭上寫下了一個勅字,然後單手二指並立呈做劍狀朝天舉起,振聲喝道,天兵神將,賜我世間斬魔之威!

忽然從天上將落下一點金光,當那點金光落在我的雙指之上的一剎那,忽然我的手心中浮現出了一把金斧!

那斧頭金光閃爍,看不清它的模樣,當下祖師爺控制着我的身體,頓了下來,一手抓住那女人的頭髮,隨後舉起拿着金斧的手掌,狠狠的用金斧劈在了天池七魔的脖子上,一斧之擊,頓時砍掉了那女人的頭顱!

我左手提着金斧,右手看着那女鬼的頭顱,隨後口中唸唸有詞,天上有神明,地下有閻羅,塵歸塵,土歸土,亡魂之屬,託生浮屠,急急如律令!

我對着那天池七魔的人頭說完這句話,頓時天池七魔的人頭開始化作一團黑氣,漸漸的消散,而那女魔的身體也慢慢幻化成煙氣,消散在了空中。

祖師爺一揮絕仙扇,收回了飛來峯,隨後從我口中飛了出來。

我驚訝的說,祖師爺,剛纔你念的是什麼?唸完之後,她立刻就魂飛魄散了,這麼厲害啊。

祖師爺說道,我並沒有殺她,這是往生令,當你斬下妖怪頭顱之際,你對它念動往生令,如果它去地府當中投胎,下輩子老老實實做個人,那麼它就會煙消雲散,如果它不同意的話,則會猛然睜開雙眼,但僅僅是睜開雙眼表示自己不服,別的,它倒也做不成。

我哦了一聲,然後說,媽的,頭都被砍掉了還敢不服?我左右開弓,幾個大嘴巴子就把她打到服!

祖師爺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趕緊回去,黑骨之花你應該知道了吧?

我恩了一聲,說道,殭屍王送給我一朵黑骨之花,祖師爺一愣,然後說道,殭屍王送給你?

我點了點頭,祖師爺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感嘆道,開天教日後必然香火鼎盛!

等我扛着公主的肉身快速趕到開天教的時候,七師叔趕緊跑過來拉住祖師爺說,祖師爺,不好了,你快看看二師兄怎麼了。 我猛然一驚,趕緊朝着後堂走去,師傅躺在沙發上,整個人面如金紙,看起來就像是迴光返照了一樣,祖師爺振聲道,黑骨之花給我!

說話間,我將黑骨之花趕緊給了祖師爺,祖師爺從旁邊的抽屜裏取出火山雪蓮以及花妖內丹,當下他從手中冒出兩團火焰,將這三種東西融合在一起灼燒,很快,這三樣東西就在祖師爺幻化出來的火焰中,慢慢的變成了三顆顏色不同的丹藥。

我心說,煉製方法就這麼簡單嗎?到底是煉製方法簡單,還是祖師爺法力無邊?

當下祖師爺取過那花妖內丹修煉出來的綠色丹藥,遞給我說,喂他吃下。

眼看師傅就像是迴光返照了一樣,我不敢大意,當下趕緊托起師傅的腦袋,讓藥丸塞進師傅的嘴裏,端起旁邊的一碗水,喂師傅喝下。

過了一會,師傅的臉色竟然慢慢的變黑,看起來就像是中毒更深了,我嚇了一跳,趕緊問祖師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爲什麼師傅服下藥物之後,看起來像是中毒更深了?

祖師爺面色凝重,一言不發,此時死死的盯着師傅的臉面,過了一會,見師傅臉上越來越黑,慢慢的黑的已經看不出師傅的模樣了,祖師爺趕緊讓那黑骨之花煅造出來的黑色丹藥遞給了我,然後對我點頭示意,喂師傅吃下。

我將黑骨之花煅造出來的丹藥,小心翼翼的喂到師傅的嘴裏,剛開始喂下去的時候,沒啥反應,過了一會,師傅猛然瞪大了眼睛,忽然一側身子,朝着牀下就吐出了幾口黑色的鮮血!

那鮮血落到地面上之後,尼瑪,竟然還冒着黑煙,顯然並非是一般的劇毒,就在此時,師傅臉上的黑氣逐漸消散,但這越消散越快,直到最後師傅的臉上反倒是越來越白,白如薄紙一般,那虛弱的樣子,好像吹口氣都能讓他吹死。

祖師爺這纔將火山雪蓮鍛造出來的丹藥遞給我說,快,喂他服下最後這顆丹藥!

我趕緊把這顆一般紅色,一半雪色的丹藥塞進師傅嘴裏,這一次不用溫水來餵食,師傅自己就一仰頭給嚥了一下。

祖師爺喘了口氣,隨後對我們說,行了,都出去吧,沒事吧。

等我和七師叔走出去之後,正巧看到葉子在抱着一本書,苦苦的讀着,我以爲是師傅曾經給她的絕學,然後就伸手拿過來看了看,沒想到我剛拿到手裏,封面上那四個字就讓我雷在了原地。

尼瑪,竟然是傳說中的玉女心經!

我說,師妹,這本書你從哪弄來的?葉子說,在地攤上買的啊,我看挺便宜的,還以爲是什麼武功絕學,然後就買回來了,師哥,這上邊許多絕學都需要男女一起赤裸着修煉,抽空咱倆試試吧?

我一愣,當下還真以爲是什麼絕學,然後就翻開看了看,尼瑪,剛看了兩頁,我瞬間感覺小腹涌上來一股熱氣。

臥槽他大爺的,這是個狗屁修煉典籍,這他媽就是一本地攤上賣的黃書,裏邊寫着各種姿勢,還他媽畫的有配圖,最後還不忘說一句,一男一女,照此圖進行,可飛昇天界,爽到不行。

師妹正好也在伸頭看,她指着那行文字說,師哥你看,這武功真有那麼厲害嗎?能夠飛昇天界?

我說,按照這上邊的姿勢修煉,哦不是不是,按照這上邊的指示來練,那確實能飛起來,不過不是因爲法力和功力。

葉子一愣,乖巧的問我,那是因爲什麼?

我淡淡的說,是因爲太爽。

師妹驚訝道,練功夫竟然很爽嗎?我怎麼不覺得。

我靠,我真是差點趴在地上,我說,修煉開天封魔錄自然不爽,但修煉這玉女心經,尤其是一男一女一起按照上邊的姿勢修煉,那絕對很爽,這玩意不適合你看,諾,給你,開天封魔錄,借你爽兩天,這本書就先放在我這吧,等我研究透徹了,抽空教你。

葉子一拍雙手說道,好啊好啊,師哥對我最好了。

我笑着說,那當然了,必須的。

說話間,我學着小智那yd的嘿嘿嘿嘿,讓師妹的那本玉女心經塞進了懷裏。

過了一會,祖師爺從裏邊走了出來,我趕緊上前問他,祖師爺,那什麼,師傅現在沒事了吧?

總裁,小蜜也要談戀愛! 祖師爺點了點頭,隨後坐在了我旁邊,先是重重的喘了口氣,隨後才說道,游塵沒事了,靜養兩天就可以了。

我說,祖師爺,你剛纔用的什麼辦法?竟然可以那麼快凝鍊出丹藥?

祖師爺搖頭道,我什麼辦法都沒用,就是讓這奇藥的精華全部都聚集到了一起,壓縮成一顆丹藥,就這麼簡單。

我哦了一聲,但聽祖師爺話裏的語氣,似乎不怎麼高興,當下就問道,祖師爺,你有什麼心事嗎?

祖師爺點了點頭,隨後又對葉子和七師叔說到,老七,你帶她先上樓吧。

七師叔多聰明,當下恩了一聲,對葉子說,葉子,走,我教你開天封魔錄當中的絕學,葉子點了點頭,歡快的跟着七師叔一起上了樓。

隨後祖師爺對我小聲說,我所擔心的,正是陸吾這傢伙。

我說,祖師爺你不是打跑他了嗎?還擔心什麼?

祖師爺淡淡的說,我是將他打敗了,可那不滅金身中所謂的十方破,只是我自己臨時想出的注意,他陸吾只是一時半會被嚇到了,緊接着又被打蒙了,跟他一交手,我就知道此人修爲不淺,至少也得六七百年的道行。

臥槽,我嚇了一跳,當下趕緊說,六七百年?媽的,豈不是比我師傅還屌?祖師爺點點頭說,游塵被偷襲的時候,陸吾並沒有現身,只是被天池七魔偷襲,如果當時陸吾也現身,並且祭出魔神骨臂,估計游塵應該回不來了。

我說,那祖師爺的擔心之處,正是害怕陸吾回去之後想明白了你十方破的道理,然後想出剋制的方法,重新來到我們開天教找茬?

祖師爺點了點頭,他說,陸吾手中的魔神骨臂,我沒見過那是什麼東西,同樣歷史上也沒有出現過這等邪物,實打實的說,那魔神骨臂真心厲害,我不滅金身中的法力在與他剛交手的時候,之所以會消耗很快,全部都是被魔神骨臂給吸走的。

我說,那我們該怎麼對付魔神骨臂?用魔劍可以嗎?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你們那把魔劍,畢竟是人間之物,煞氣再重也比不上魔神骨臂,那魔神骨臂我估計根本就不是人間的東西。

我靠,那我又說,文法照天鏡呢?這鏡子乃是周文王所鑄,應該能收拾掉魔神骨臂了吧?

祖師爺想了好久,最後說道,文法照天鏡殺妖捉鬼鎮殭屍,那自然是厲害的緊,問題是這魔神骨臂不同於三類,上邊不知有煞氣和陰氣,還有妖氣,我實在想不明白在這六道輪迴之中,爲何會有這等邪物的存在。

祖師爺這麼一說,我徹底驚呆在原地,尼瑪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聽祖師爺的語氣,這魔神骨臂可真不是一般東西啊。

我說,那我們怎麼辦啊?不可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吧?

祖師爺說,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我想起了一個傳說,一個遙遠的傳說,如果這個傳說是真的,那麼,我們就能對付陸吾了。

我趕緊問,祖師爺,快告訴我是什麼傳說?

祖師爺說道,中華大地,萬年文明,歷朝歷代,皇帝輪番做,你道是爲何?

我一愣,我說,那就是皇帝當的不好唄,整天就知道自己享樂,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老百姓活不下去了,自然要造反了,造反了纔有飯吃。

祖師爺笑道,這話不假,可你知道爲什麼有些人起義成功,有些人起義失敗嗎? 我說,這多簡單啊,有些人腦子聰明,或者力拔千鈞,那自然能起義成功,有些人腦子笨,憑着一腔熱血起義了,但隨後就被正規軍給剿滅了,是這樣吧?

祖師爺眯眼笑了笑,隨後搖頭道,非也非也。

我說,那是怎麼回事?祖師爺你跟我說說啊。

祖師爺笑道,天下大川,山河璀璨,中華文明當中,有多少玄機奧祕是你所知道的?

我說,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中國嘛,地大物博,未知的祕密還多着呢。

祖師爺點頭道,沒錯,跟你直接說吧,中國這些皇朝氣運,興衰皆有一樣東西來主宰。

我疑惑道,什麼東西?

祖師爺此時站起身,從門口朝着遠方天際看去,淡淡的說道,龍脈!

龍脈?啥樣的?血管嗎? 重生之庶女心計 我站在祖師爺身後問他。

祖師爺說道,你可以把龍脈理解成天下山川河流的血管,這個理解也不算是錯的,而這天下靈氣之來源,正是從這龍脈當中源源不斷的輸送出來,每當一個皇朝即將隕落,龍脈便會暫時封閉自己的靈氣,當下一個皇朝崛起,龍脈再次開啓,就是這樣。

Www☢ тт kan☢ C 〇

我靠,我驚訝道,還有這回事?

祖師爺說,沒錯,所以很多事情冥冥之中早已註定。

我說祖師爺啊,那你告訴我這件事情是想幹什麼?這跟我們對付陸吾有關係嗎?

祖師爺朗聲道,有關係!陸吾手中的魔神骨臂,我估計乃是上古之物,其威力難以想象,如果想要克服這魔神骨臂,唯有上古神物,才能制服。

哦,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懂了,祖師爺的意思就是說,有一些上古神物,埋藏在龍脈當中,對吧?只要我找到了這些上古神物,就能對付陸吾,是這意思嗎?

祖師爺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他這兩個動作如果單獨做出來,我都懂,但同時做出來,我就不懂了,我說祖師爺啊,你說明白點吧。

祖師爺笑道,龍脈當中並沒有兵器譜上的上古神兵,但卻有一樣東西,足可以比擬所有上古神兵,如果我們得到了這件東西,那絕對能夠打敗陸吾,保全開天教!

我趕緊欣喜的問,什麼東西?我們現在就去找吧?媽的找到以後,咱們弄死陸吾!

祖師爺隨後淡淡的說,此物乃天下龍脈之根本!通天龍脊!

通天龍脊?在哪找?市區裏能找到嗎?

祖師爺眼中狂熱的目光漸漸的平淡了下去,他說,這通天龍脊相傳被冰封於崑崙虛之下,多少年來,多少正派邪派都想得到,只可惜無一例外,到了崑崙虛之下,就再也出不來了。

我靠,我心說這…這不是扯淡嗎?既然這麼危險,那還去個毛?

我心裏這麼想,嘴上當然不能這麼說,我說,祖師爺啊,那通天龍脊肯定不好找吧?不如咱們再去找一個別的法寶?

祖師爺搖了搖頭,他說,我跟陸吾的魔神骨臂交過手,知道那東西的厲害,這世間,唯獨上古神兵才能制服那東西,而傳說中的上古神兵,軒轅劍什麼的,早已下落不明,唯一還有的,就只有通天龍脊了。

我說這通天龍脊是打哪來的?

祖師爺隨後轉身走了回來,重新坐在椅子上對我說,相傳蚩尤與黃帝爭奪天下之時,天上諸神曾委託真龍下界協助黃帝,傳聞蚩尤乃是世間真正不死不滅的存在,他本是混沌中的一團煞氣所化,所以無法徹底殺掉他,只能封印。

後來黃帝封印了蚩尤,真龍害怕以後蚩尤會復活過來,所以就留在了人間,將自己的身軀埋入了華夏大地,龍頭所在位置,正是崑崙虛之下,那條通天龍脊,正是這神龍的脊椎骨!

我靠!原來這通天龍脊正是真龍的脊椎骨?我問祖師爺,那這通天龍脊得有多長啊?一輛五十節的火車能拉出來嗎?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傳說當中自然是這麼說的,但真正的龍脊,只有三尺多長,比人的脊椎骨稍微長出來那麼一點。

哦,這樣啊?那我們怎麼辦?不會是去崑崙虛尋找通天龍脊吧?

祖師爺說,沒辦法,只有尋找到這東西,我們才能和陸吾一拼,不然我們開天教遲早滅亡。

我嘆了口氣,仔細想了想,事情確實是這樣,陸吾不是傻蛋,等他返回無極宗之後,他肯定會感覺不對勁,屆時等他想出了應對祖師爺不滅金身十方破的時候,我們估計就完蛋了,等陸吾提着魔神骨臂殺到開天教的時候,那可真是一個都別想活。

可目前公主還在逐漸的消散智商,媽的,我真是快要急死了,如果讓公主留在這裏,我不確定她的安全,如果讓公主跟着我一起去崑崙之墟,那可能更危險。

哎,我重重的嘆了口氣,祖師爺說道,如果你做出了決定,那就告訴我,我們擇日便去。

我說,別擇日了,祖師爺,爲了咱們開天教的興亡,爲了幹掉陸吾,爲了咱們以後的安定生活,咱們現在就去吧,大不了我帶上公主一起走。

祖師爺點點頭說,那行,咱們現在收拾一下行李,這就走。

隨後祖師爺給師傅還有七師叔交代了一番,讓他們這幾天藏在地下室中,儘量不要出來,這也方便師傅養傷,隨後我上了樓,看到公主還在看天線寶寶,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