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剛剛走進會議室,熱烈的掌聲就跟著響了起來,每個人都在賣力的鼓掌,就跟手不是自己的似的,那麼用力的拍不疼嗎?

就在秦少腹誹的時候,幾個將軍已經開始呲牙咧嘴了,手疼。

魏擎天覺得臉上有光,剛要開口說話,何大叔不甘寂寞的先一步說:「大家都看到了嗎,那是我女兒,還有我未來的女婿。怎麼樣,郎才女貌吧,哇哈哈!哎呦……」

何大叔被老爺子在後面踹了一腳,滿臉尷尬。

老爺子瞪了他一眼:「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什麼你女兒女婿,那是我外孫女和外孫女婿好不好,都這麼大人了,怎麼還沒學會淡定。」

何大叔敢怒不敢言,你先淡定一個我看看?

教訓完女婿,老爺子笑著說:「下面,晉陞儀式正式開始,小孫你來宣讀命令。」

被稱之為小孫的人,看起來比何大叔還要老不少,肩膀上扛著兩顆金星,他拿起一份文件,正色道:「秦烽!」

秦大少抬起頭,何慕晴趕緊動了一下他的手臂,他才意識過來,站直身體朗聲道:「到!」

「何慕晴!」

「到!」

「舒雅靜!」

「到!」

「羅曼!」

「到!」

四人動作整齊的站成一排,男的陽光帥氣、女的英姿颯爽,周圍的人全都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心想自家的孩子要能這麼優秀就好了。

孫姓中將朗聲念道:「鑒於特別行動小組多次為國家、軍隊和人民立下汗馬功勞,華夏**委、國防部領導經過商討,達成一致意見,現為小組成員舉行升遷儀式。秦烽,身為小組的精英,勞苦功高,特批晉陞兩級,為共和國少將;組長何慕晴,晉陞兩級,為共和國大校;舒雅靜、羅曼各升兩級,為共和國上校,特此嘉獎,華夏軍委、國防部xxxx年xx月xx日。」

這次輪到四個當事人瞪大眼睛,連升兩級啊,這樣的事情從自打建國到現在,一共也就出現過幾次而已。

絕對算得上驚世駭俗,但四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修真者的身份,別說是連升兩級,想要升一級都不知道還得熬多久呢。

何慕晴拽了拽秦大少的衣角,哼道:「行啊秦將軍,二十歲出頭就當上了共和國少將,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呢。」

這話聽起來酸溜溜的,雖說大家都升了兩級,領導們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但大校和少將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身為組長是大校,組員卻升了少將,她心裡當然不舒服。

「嘿嘿,老話不是說嘛,軍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我是少將怎麼了,不照樣要聽你這個大校的命令,你是領導我是兵嘛。別說是少將,你老公我就是當上了元帥,你照樣能領導我。」秦少小聲說。

對於這樣的回答,何領導表示很滿意,不動聲色的對著他做了個鬼臉。

魏擎天見秦烽把孫女拿捏的死死的,心中泛起一種說不清楚是高興還是失落的感覺。

何政鈞從剛才的尷尬中走出來,笑呵呵的說:「小烽,晴晴,以後你們可得再接再厲,咱家今天又多了一位將軍,我可是等著再多一個呢。」

何慕晴嬌聲道:「您放心吧,我保證再立新功,把肩章換成將星。」

「哈哈,真是虎父無犬女……」何大叔剛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卻被老爺子很不給面的打斷了,說:「你們別愣著,趕緊給四位晉陞的軍官換上新的軍銜,今天中午我請客,咱們去最好的酒樓。」 當天下午,五個人組成的偵查小隊,按時出發.

沒錯,是五個人,除了秦烽、何慕晴、舒雅靜和羅曼之外,還有那位自投羅網的血族首領。(鳳舞文學網)冰@火!中文

說他是首領,實在是太抬舉了,估計此刻歐洲的血族已經被屠殺殆盡了,光桿兒司令怎麼好意思自稱首領,難不成去領導那些他們從來都看不起的吸血鬼嗎?

由於帶著他這個拖油瓶,華夏軍方專門派了一架高速度的噴氣式運輸機,直接將他們送到相應的空域,沒辦法,這貨的飛行速度實在是太慢了,要是靠扇兩個翅膀的話,估計得飛很長一段時間。

機艙里,他表現的很老實,甚至可以說是低三下四,誰讓在五個人當中,他的實力是最弱的呢。

伊莎貝拉按照秦大少的吩咐,從另外一個方向趕去,負責策應的工作。

飛行員從前面走過來,朝著四人先敬禮,然後說:「何組長、秦將軍,我們已經到達了指定位置,請你們做好跳傘準備。」

跳個毛的傘啊,不過他們還是裝模作樣的背上了傘包,要是直接跳出去的話,估計飛行員會吃驚到死,而且還會馬上把情況進行彙報。

飛機開始降低高度,機艙門隨即打開,秦少呵呵一笑:「老婆們,我們走。」

說完,他第一個跳了出去。

三女也跟著跳下來,血族首領被排在了最後。

飛機劃過長空,機長有些奇怪的問:「我怎麼沒看到降落傘打開,你看到了嗎?」

剛才負責傳話的飛行員一愣,說:「怎麼可能沒打開呢,他們可都是咱們軍方的精英,一個少將一個大校外加兩個上校,要是沒點兒真本事的話,能年紀輕輕就當那麼大的官嗎?」

「也是。」機長點點頭:「可能是今天的雲層太厚,沒看到降落傘打開。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打道回府。」

他沒有看錯,五個人的確都沒有打開降落傘。

秦烽他們四個腳踩飛劍,血族首領奮力扇動背後兩個巨大的膜翼,他們降落在距離魔族前進基地十公里遠的山頭。

「四位,注意隱蔽。」血族雙腳落地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說:「這裡有魔族的巡邏兵,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有三隻飛天蟑螂組成的編隊,來到這裡巡視。」

秦少笑嘻嘻的看著他,說:「你知道的不少嘛,去找我之前,肯定做過偵查了,說說看,你是怎麼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的?」

血族老臉一紅:「秦先生說笑了,我怎麼可能敢在它們面前搞小動作,我也只是偷偷過來過一次而已。之所以沒被它們發現,是用了裝死的方式,每次都把自己埋在土裡,這才沒被它們發現。」

何慕晴馬上說:「意思就是,那幫飛天蟑螂的嗅覺和視覺並不靈敏,對嗎?」

「也不能這麼說,要不是我把生命特徵降到最低,恐怕早就被發現了。」他很謙虛的說。

呼呼……

遠處的天空中,出現了三隻飛天蟑螂,它們飛在一百米左右的高度,龐大的身軀加上醜陋的長相,以及兩個不停晃動的觸角。

「不好,它們出現了,我們是不是快點兒藏起來,不然的話肯定會倒霉的。」血族首領有些著急的說。

秦烽點點頭:「那你趕緊藏起來吧,我們一會兒也藏起來。」

「好。」事關能不能活下去,所以他是不會客氣的,手腳並用在地上刨了個坑,然後把自己埋了進去,不忘做上偽裝。

不得不說,乍一看還真看不出什麼。

飛天蟑螂越來越近,秦少彎腰放下一個黑色的長方形物體,心念一動,四人同時消失,下一秒他們出現在小鼎里。

看著面前投射出的畫面,羅曼問道:「老公,剛才你放下來的是什麼東西,看起來有點兒像最新型的炸彈。」

他嘿嘿一笑:「沒錯,就是炸彈,別看它體積小,爆炸力很驚人哦。最突出的效果,就是能在地面上造成一個深深的彈坑,用來模仿炮擊留下的痕迹,再合適不過了。」

何慕晴眼睛一瞪:「深深的彈坑?也就是說爆炸過後,藏在土裡裝死的那個傢伙,就會顯露無疑,對嗎?」

「對啊。」秦少回答的很乾脆。

三女同時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不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是說那個血族留著有用嗎,為毛還要讓他暴漏在魔族面前?

「嘿嘿,過一會兒再解釋。」他故意買了個關子,說:「蟑螂已經飛過來了,咱們看好戲。」

三隻飛天蟑螂長的及其醜陋,它們用晃動的觸角,來感覺周圍任何有生命特徵的物體,一旦被發現,就是死路一條,不管是什麼樣的動物,哪怕只是一隻蒼蠅,它們也不放過。

「壞蛋老公,魔族長的也太丑了吧。」舒雅靜最討厭的就是蟑螂,現在看著三隻身形超過二十米的龐然大物,實在是太煎熬了。

「長得丑不是它們的錯,但是出來顯擺就不對了。」秦少哼道:「一會兒要睜大眼睛,仔細觀察他們的攻擊方式,然後咱們衝出去滅了它們。」

何慕晴好像猜到了什麼,但她還是強忍著沒有發問。

三隻大蟑螂搖搖晃晃,眼看就要飛過去了,它們再一次沒能感應到藏在地下的血族首領。

秦少的嘴角不自覺的上翹,這時外面響起一聲爆炸。

轟……

頓時煙塵滾滾,周圍的地表被掀起一大塊,泥土四散飛射,場面十分壯觀。

三隻大蟑螂被爆炸聲吸引,轉動圓溜溜的眼睛,朝著這邊看過來。

土坑中,血族全身身體躺在裡面,他有些疑惑的抬起頭,這才發現原本蓋在身體上的土不見了,直接可以看到正降低高度的大蟑螂。

「怎麼會這樣?」他有一種上當的感覺,只不過自己鑽進土裡之後發生了什麼,他並不知道。

呼呼……

三個能量球同時飛過來,他傻眼了,這還躲個屁啊,根本躲不過去。

轟轟轟……

隨著爆炸響起,他變成了一堆碎肉,而且是馬上被完全蒸發的那種。 秦烽哈哈大笑,三女幾乎同時明白他這麼做的目的。

首先,血族首領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從他嘴裡再也挖不出有用的情報,既然是這樣,也就沒有了活下去的必要。

這貨要是繼續活著,因為沒有了正統的血族,他肯定會收編散落在歐洲各地的吸血鬼,不甘寂寞的搞一些事情出來,說不定就會危及到華夏國呢。

既然是死,當然要死的有價值,誰讓你是把魔族放進來的罪魁禍首之一,死在它們手裡是應該的。

而且死的時候,還能讓咱幾個看一看魔族的攻擊方式,你算是死得其所呢。

何慕晴白了他一眼:「你這傢伙,不給人挖坑會死嗎?」

他停住笑,說:「當然不會死,但我會很難受。老婆們,剛才你們都看清楚了吧,大蟑螂吐出的能量球,很霸道呢,不但速度快,而且爆炸威力極強。」

羅曼點頭說:「沒錯,我們三個的實力比那傢伙強不到哪裡去,他都扛不住,估計我們也扛不住。」

「我能抗住!」秦少拍著胸脯說:「一會兒小鼎交給你們,見勢不對你們就馬上躲進去。」

「好!」三女一齊點頭,這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命才是最重要的。

外面,三隻大蟑螂圍著爆炸過後的區域盤旋著,它們想不明白怎麼會有人藏在下面,這件事也讓它們十分的懊惱。

嗖……

一道人影憑空出現,正是腳踩飛劍的秦大少。

「醜八怪,你們去死吧!」他懷裡抱著一門無後坐力炮,炮膛里裝填的是最新式的底部排氣彈,彈體採用貧鈾金屬,內部裝填新型的搞爆炸要。

嘭……

一枚炮彈射出,高速旋轉的彈丸瞬間命中位於南邊的大蟑螂,在它的背上爆裂開來。

轟……

彈片紛飛,有不少命中了周圍的兩隻大蟑螂,發出叮叮噹噹和噗噗的聲音。

被直接的命中的那隻,背部出現一個明顯的凹痕,外殼也被炸的龜裂開來,露出裡面黃綠色的體液和內部組織。

有效啊!

秦少不由的激動了一下,沒想到第一把實驗的武器,就有所成效,這還是用無後坐力炮發射出來的,要是換成其他大炮,同時增加口徑的話,說不定能一炮幹掉一個呢。

不過,他的這點兒興奮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爆炸和彈片,並沒有對大蟑螂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對方的動作依然敏捷,瞬間就調轉身體,朝著他噴出一個能量球。

「尼瑪!」他罵了一句,不假思索的捏爆手裡的符咒,火龍呼嘯而出,迎著能量球而上。

轟……

火龍和能量球撞在一起,發生爆炸。

要真換成普通士兵組成的突擊小隊,一炮炸不死對方,自己就得暴漏目標,然後被人家炸個稀巴爛。就算是換成固定式大炮或者是自行火炮,雖然火力是增強了,可也只有射擊一次的機會,能不能首發命中是個未知數,同樣逃脫不了被對方反擊。

他馬上換了另外一種大殺器,這是可以裝載在戰鬥機或者是直升飛機上的多管火炮,口徑30mm,一共有七根炮管,理論射速可以達到每分鐘六千發。

炮彈採用鎢芯穿甲彈,能輕鬆擊穿多數主戰坦克的裝甲,火力十分的猛。

噠噠噠噠……

類似撕裂油布的聲音響起,火炮的彈倉容量是900發,相對於一分鐘6000發的射速來說,將炮彈全部打光,只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情。

嘭嘭嘭……

炮彈盡數打在之前中彈的大蟑螂身上,冰雹一般的速度,把對方壓的抬不起頭。

另外兩隻見到同伴挨揍,馬上前來支援,朝著秦烽吐出能量球。

秦少捏爆兩張符咒,將對方的攻擊抵消,再看挨揍那隻,渾身布滿了圓孔,盔甲一般的外殼被打的不成樣子,讓人看了作嘔的綠色體液,正從這些圓洞往外冒。

事實證明,現代武器對魔族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最起碼能讓它們受傷,但能不能置它們於死地,到底能造成多大的傷害,有待繼續考察。

要真是派一隊士兵過來,就算是裝備了最先進的武器,估計也是死傷一片的結果,畢竟秦少可以無視對方的攻擊,士兵們呢?

你打人家一炮,人家沒死,然後還擊,你馬上就扛不住了,結果肯定是一邊倒的。

三女趁著大蟑螂的注意力在秦烽這邊,她們不動聲色的離開小鼎,舒雅靜和羅曼合力抬著一個四方形的物體,前端是類似探照燈的造型,何慕晴站在後面,從容不迫的按下紅色按鈕。

冷藍色的光芒從「探照燈」里射出,正中其中一隻大蟑螂。

這是華夏國最新研製的激光武器,可以滿足中型飛機和艦船作為武器來使用,能在幾十公里的距離上,將20厘米厚的鋼板擊穿,距離越近殺傷力越大。

當然這種武器也是有致命缺點的,首先的是重量太大,其次是耗費能源很厲害。一次照射所需的電能,足夠一個中型小區所有住戶一天的用電量。

還有一個缺陷,就是受天氣影響較大,要是遇到類似華夏國北方的霧霾天氣,照射距離會從幾十公里直線縮減為幾百米,甚至無法發揮任何作用。

歐洲的天氣還是不錯的,天空晴朗萬里無雲。

激光束直接將大蟑螂厚實的身體打了個對穿,留下一個直徑超過半米的傷口。

大蟑螂身體一震,頓時失去了平衡,龐大的身體翻滾著下墜。

「有效!」何慕晴激動的大喊大叫:「原來激光才是對付它們的最好武器,只要給部隊多裝備一些,打敗魔族不是問題。一會兒我就把情況告訴姥爺,讓他也高興一下。」

舒雅靜雖然很不想潑她的冷水,但還是說:「這東西實在是太重了,而且用自帶的電能,只能發射一次而已。」

羅曼接著說:「大蟑螂被打下來了沒錯,但我覺得它好像死不了,咱們還是做好開溜的準備吧。」

何領導大眼睛一瞪:「怎麼可能死不了,就算是沒打死,這麼高落下來也得摔死吧?」 嘭……

受傷的大蟑螂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一股煙塵。

雖然舒雅靜和羅曼已經做好了開溜的準備,但她們和何慕晴一樣,想知道激光武器到底能造成什麼樣的殺傷力。

如果大蟑螂直接死了,那就再好不過。

煙塵散去,大蟑螂竟然站立在地面上,兩隻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她們,嘴巴有張開的趨勢。

「不好,快跑!」何領導一聲令下,三人馬上變得虛幻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