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身形帶車四道紅芒,將吳運兒圍在了幾人中間,而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有著一群奇異的生物同樣被封在屏障之內。

這些生物外形似狼,但體型要比普通的狼大上數倍不止。

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些巨狼竟是前爪離地,有如人形一般直立起來,將六組的眾人團團包裹,但卻並沒有輕易發動攻擊。

「嗷嗚。」一聲狼嚎在叢林之中忽然響起。

緊接著盆地之上的巨狼,紛紛仰天長嘯,如似接受到了命令一般,慢慢地向著盆地中央靠近。

在距離六組眾人,不到三丈之時,巨狼群忽然停下,無數雙陰森的獸瞳,死死地盯著前方的幾人。

吳運兒此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些巨狼極為詭異,如同有著很高的靈智一般,此時忽然停下並非是不打算攻擊,而是準備給他們最後之名的一擊。

「衛崢,幫我托住十秒。」吳運兒全身真氣暴漲,手中的藍劍發出一聲悅耳的劍鳴。

衛崢四人聞言,幾乎沒有半點猶豫,離開將全身的氣息之力,全部融入了雙臂之中,眼中的紅芒此時更盛了幾分。

四人中央的吳運兒,此刻身形一躍而起,手中藍劍翻轉同時脫手而出。

「潛龍式。」

「御龍擊。」吳運兒體內的真氣,此刻也是遠轉到了極致,游龍劍訣兩式齊發,成敗可謂在此一舉。

若是不能將屏障擊碎,他們這些人怕是無一能夠活著從此地走出去,那些巨狼的數量極多,衛崢他們顯然撐不了不多久。

隨著吳運兒的出手,四周盆地上的巨狼,如似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竟是在同一刻張開那血盆大口,如同浪流一般眾人瘋狂湧來。

衛崢與六組的其他三人,此刻同時大喝一聲,身形帶出血霧,揮動這雙拳砸向前方洶湧而來的狼群。

「砰…轟隆!」拳鋒帶起陣陣爆響,四人此刻也有如狼群一般,陷入了瘋狂狀態。

不懼身上的傷勢,不斷地揮動著雙拳,以衛崢為首阻擋著狼群,他們的身形沒有後退半步,彷彿化作一道人形屏障,將吳運兒保護在其內。

狼群雖然數量眾多,但攻擊力卻是有限,一時間並沒有突破衛崢等人的防禦。

就在這時,前方洶湧的狼群之中,一頭體型巨大的黑色頭狼,似乎在狼群中早已埋伏許久,此刻忽然一躍而起,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黑影。

這些人形巨狼,速度本就極為恐怖,其中的這頭黑狼更是強悍無比。

那速度之快,已然超越一般的化境宗師,黑狼劃過半空之中,便是一口咬在衛崢的左臂之上,六組的其他人此時根本來不及反應。

「咔…咔擦。」一聲骨裂聲,在衛崢的耳邊響起。

手臂上傳來的劇痛,讓他的面容此時不禁變得有些扭曲,反手一拳之下,轟在了黑狼的身軀之上,將其震出了數十米遠。

「衛…衛隊。」一旁的六組三人,此刻都是忍不住轉過頭,臉上露出了悲憤之色。

此時衛崢全身已然被鮮血染紅,整條左臂被生生撤下,他的臉上此時布滿了汗珠,但身形卻是始終沒有倒下,眼中那股不屈之意,讓人為之動容。

六組的幾人,論實力或許不如一些武道強者,但身為隱龍成員,他們的意志力絕非是常人所能相比的。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隱龍成員便不會後退半步,這是基地的傳承,也是他們一生所要堅守的心念,因為在他們的身後是整個華夏大地。

「我,沒事。」衛崢咬緊牙關,身形儘管有些顫抖,但依舊沒有後退半步。

而此時前方的狼群之中,那條黑色巨狼,居然很快地爬起身來,衛崢的那一拳沒有給它實質性的傷害,可見這些巨狼的防禦力同時極其驚人。

此時的半空之中,吳運兒面色嚴肅至極,她看了下方一眼,深知衛崢他們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她手中劍訣已然成型,只見忽然發出一聲輕喝,抬手玉手向著半空之中一指點去,體內洶的真氣,全部凝聚在了吳運兒的指尖。

前方的屏障邊緣,原本消失在空氣中的藍凌劍,在這一刻陡然憑空而現。

隨著吳運兒的一指點下,一道藍色的劍芒乍現,帶著彷彿要破開空氣之勢,猛然向著半空之中的無形屏障斬去。

「成功力。」吳運兒此時臉上擠出一抹笑容,此時心中忍不住暗道。 她能夠感應到,只要她的御龍擊,斬在屏障之上,六組的眾人就能夠立刻脫困。

按照衛崢之前所說的,只要他們在試煉之地內受傷,就能被傳送出去,而此刻六組的眾人,全身早已經傷痕纍纍。

「咦…劍訣不錯。」

「不過,你真以為這麼容易就能出來?」屏障之外傳來一道聲音,此刻清晰地落在六組眾人的耳邊。

原本稍有些放鬆的吳運兒,此時也是身形一顫,猛然轉頭向著前方望去。

隨著她的目光望去,只見此刻的屏障外圍,出現了四道人影,為首的那位身形修長,相貌略顯冷峻,身穿一套但青色長袍,顯然是一位武道中人。

而其他三人,身上的氣勢同樣不凡,四周空氣中的壓迫之力,在瞬間增強了數倍不止。

「是你們。」吳運兒雙眸內,頓時被一片怒意籠罩。

這四個人就是將他們趕如此地的幾人,特別是為首那位青衣男子,在吳運兒的感知之下,此人的實力至少是築基後期,還有可能更強。

這次的試煉大比,六組的成員除了吳運兒之外,其他的五人並非第一次參與。

他們在進入此地后,行事可謂極其小心,在成功淘汰了其他組員后,他們便是遭到了這四人的追殺,根據衛崢所說這幾人根本不是隱龍成員。

「陣凝。」此時半空之中,那青衣男子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塊泛著靈光玉牌。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只見前方的陣法屏障,忽然發出一陣微顫,一股奇異的力量,在屏障邊緣凝聚。

同時吳運兒的御龍一擊,也是剛剛斬在屏障之上,但卻是很輕易地被那股力量抵消,二者之間彷彿不是一個量級的力量。

「轟隆。」強悍的反震之力,向著吳運兒橫掃而來。

在下方六組四人的目光之下,此時的吳運兒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身形也是直接從空中摔落了下來,砸在了下方的盆地之中。

一時間,盆地內的狼群,有如瘋了一般,再度向著幾人襲卷而來。

只不過大部分的巨狼,都是向著吳運兒衝去,顯然它們也知道,這個人類此刻處於虛弱狀態。

「隊長!」衛崢全身氣血一凝,此時不顧身上的傷勢,衝到了吳運兒的身旁。

六組其他的三人,此刻也是沒有任何猶豫,身形閃動之下,將身上重傷的二人圍在了他中間。

而此時陣法屏障之外,那四人卻是並沒有再度攻擊,而是負手而立彷彿在看戲一般,觀察著陣內幾人的情況。

「王兄,我賭這幾人最多只能撐再十分鐘。」後方一位身形肥胖,一臉橫肉的男子,此時走上前望著前方的陣法,笑著開口說道。

「十分鐘…你太高看他們了,我賭最多三分鐘,他們就會被啃得只剩下渣。」

後方另外的一人,此刻也是忍不住笑著調侃道。

為首的青衣男子,此時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臉上的笑容,此刻更是了幾分,眉宇之間帶著些許的殘忍之意。

沉默半響之後,此人向前緩步移動,站在了陣法的邊緣。

「陣內的吳家小輩,將你劍訣與那幾個廢物的功法告訴王某,我可以讓你們死的痛快一點可好?」青衣男子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緩緩開口道。

似乎在這幾人的眼中,六組的眾人,此刻已經淪落為他們的玩物。

陣內的六組眾人,此刻目光都是通紅無比,心中的怒意不言而喻,四周的巨狼還在虎視眈眈,隊長與衛隊都身受重傷,他們已經撐到了極限。

「你們到底是誰?」

「這裡是隱龍基地,就算殺了我們,你們也絕對走不出去,教官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盆地中央的衛崢,此時咬牙切齒地開口道。

陣法外的青衣男子,此時一臉的不以為然之色,他們進入此地自然早有計劃。

而且這裡不算是在隱龍基地,他們想要殺這些小輩,無人能夠阻止他們。

「教官,你說的葉家那個小輩,此刻他就算來到此地,也是死路一條。」青衣男子大笑一聲,顯然完全沒有將葉飛放在眼中。

後方的另外三人,此時也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隨即均是緩步走到了陣法的邊緣。

他們的目光,紛紛投向了陣法之內,六組的幾人邊臨絕境,在這些人看來彷彿是一場精彩的好戲。

前方的盆地之內,四周圍繞的狼群,此刻似乎發從最後的攻擊,那頭巨大的黑狼,緩步走出狼群,仰頭髮出一聲長嘯。

「衛崢,你們不用管我,想辦法擊碎屏障。」吳運兒艱難地爬起身來,她此時面色蒼白至極,體內的真氣幾乎耗盡。

僅僅憑藉化境宗師的實力,連續施展兩式劍訣,在加上之前對付狼群的消耗,此時的吳運兒已然失去了戰力。

比起她來說,六組的幾人要稍微好一些,只要他們不死,就能將體內的氣血之力轉化為力量,這也是戰神訣的玄妙之處。

「隊長,在你沒來六組之前,我們兄弟幾個,有著一個共同的誓言。」衛崢此時臉上反而露出了笑容,似乎看淡了生死一般。

他的話音剛落,六組的其他三人,此刻也是同時開口,目光隨即落在了吳運兒身上。

「隱龍六組,誓要同生共死。」連同衛崢在內,四人可謂異口同聲,在這一刻這句話,已經不單單隻是一個誓言。

吳運兒微微一愣,隨即嘴角露出了笑容,只是這笑容此刻卻是略顯得有些凄涼。

她畢竟來到基地時間不長,在進入六組之內,哪怕是成為了六組的隊長,與這些成員之間多少都會有些隔閡,似乎直到這一刻,吳運兒才真正融入這個團體之中。

「同生共死嗎。」吳運兒輕嘆一聲,眼中那抹熟悉的堅韌之色,此時再度顯露出來。

這一刻無論是她,還是衛崢,已經隱龍六組的其他三人,彼此之間彷彿多了一層奇妙的聯繫,也正因為有了這次的試煉經歷,才成就許久之後那場大戰之中,華夏龍魂小組的赫赫威名。

吳運兒的命運,也因為隱龍六組,此刻正在悄然中發生的改變。

此時陣法屏障外,那位青衣男子,掃了陣內六組的眾人一眼,只見他忽然抬手一揮。

前方的陣法屏障,再度發生了變化,四道無形的光幕,此時從天而降,分別落在了衛崢已以及六組其他三人身上。

唯獨將中央吳運兒,暴露在狼群的視線之內。

「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不然王某要你等親眼看著,你們的隊長被狼群撕碎。」青衣男子臉上的笑容無情,望著六組的四人緩緩開口說道。

他這忽然的舉動,頓時讓後方的三人眼前一亮,忍不住拍手叫好。

而在陣法之內,有如陣法屏障的護體,盆地上的狼群,忽然竟是直接泛起了攻擊六組的四人,而是紛紛向著吳運兒圍繞而來。

「你…你這個畜生。」衛崢緊握這雙拳,用盡全身的力量,攻擊著周身的屏障。

但這道陣法屏障,可謂是非同小可,能夠將六組眾人困住,同時將此地的狼人群封在其內,絕不是一人之力能夠將其撼動的。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嗷…嗷嗚!」盆地內的狼群中,那頭巨大的黑狼,再度仰天長嘯。

同時狼群瞬間將吳運兒的身子位置,黑色的巨狼獨自走出,向著前方這個人類緩慢靠近。

陣法邊緣的四人,此時臉上的笑容,也是更加濃郁了幾分,那頭黑狼似乎引起了他們的興緻,根據他們所知,這些生物並不僅僅是狼。

「哈哈…哈哈,有好戲看了。」後方的那位身形肥胖的男子,此時眼中竟是多了幾分興奮之色。

青衣男子嘴角露出邪笑,此刻也是不在多言,目光落在了陣內的吳運兒身上。

此時的陣法之內,那頭巨大的黑狼,已然走到了吳運兒的身邊,它的雙瞳之中,似乎閃過一道異光,顯然並沒有直接選擇攻擊。

「哼。」吳運兒輕哼一聲,揮手之下將藍臉,立在了她的跟前。

同時她將體內最後的真氣,全部湧入了藍凌劍中,劍身之上瞬間爆發出耀眼的藍光。

這一舉動,似乎激怒了黑色巨狼,只見它猛然抬起前爪,便是準備一爪揮下。

只是那巨大的狼爪,在落在的半空,便是忽然停頓了一下,黑狼的雙瞳之中,隱約閃過一絲驚恐之色,抬起他碩大的頭顱,望向了陣法外的叢林之中。

「吼!」就在這時,遠處的空氣之中,陡然傳來一聲低沉的嘶吼。

這吼聲極為渾厚低沉,同時卻又是震徹心神,彷彿其內蘊含這無窮之力,讓人但凡聽聞,都是忍不住身形微顫。

陣法盆地之內,黑狼的身子蹲下,瞳中露出警惕之色,向著後方慢慢退了兩步。

後方的狼群,此時也是顯得有些躁動不安,那些靠近陣法邊緣的巨狼,更是一頭撞向陣法屏障,彷彿是想要逃離此地。

盆地之內,吳運兒微微一愣,一臉的不解之色。

一旁被封住的六組四人,面色也是有些愕然,忍不住抬眼向著吼聲的方向望去。 「能夠震懾人狼群,在這片叢林內,似乎只有那個怪物了。」陣法邊緣的青衣男子,似乎對此地很是了解,此時轉頭望向後方。

另外的三人,也是很快反應過來,臉上同時露出了嚴肅之色。

「王兄,我們是不是該隱匿起來,那東西不是我們能夠應付的。」後方的肥胖男子眼中露出忌憚之色,此時忍不住開口說道。

那青衣男子眉頭微皺,這片原始森林之中,有些東西是他們不能夠招惹的,那東西就算是先天強者碰到,怕是也要避其鋒芒。

「無妨,想必那怪物只是路過,你等不用驚慌。」青年男子隨即輕輕擺了擺手,看了身旁三人一人開口道。

以他對此地的了解,隱藏在叢林內的強大生物,若不是先天強者進入試煉之力,是不會將其驚動的,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會引起注意。

就在幾人開口之時,後方的叢林之中,傳來一陣陣古樹被撞斷的聲音。

緊接著一個龐大的身軀,有如一輛飛速行駛的大卡車忽然剎車一般,從叢林之內猛然撞出,在地面之上劃出一道深痕。

此獸正是龍獸無疑,出場的氣勢之強震顫心神。

前方陣法之內的巨狼群,此時紛紛向著後方退去,很快都包成了一團,以那黑狼為首正警惕地盯著陣外的龍獸。

「吼!」龍獸並沒有直接離去,而是站在陣法邊緣,忽然發出一聲低吼。

伴隨著吼聲的傳出,陣內的狼群再度躁動不安起來,瘋狂地開始撞擊後方的陣法屏障,它們對於龍獸似乎極為畏懼一般。

一旁的青衣男子等人,也是微微一愣,似乎不太明白這個龐然大物,為何忽然停留在陣法前。

「那凶獸的背上,好像站著一個人…」

「怎…怎麼可能。」

陣法外的四人,此時都是一臉的震驚之色,紛紛瞪大了眼睛,眼中的難以置信見顯無疑。

他們四人並非第一次進入這裡,而且在來此之前,家族老祖向他們詳細介紹過試煉之地情況,關於這頭凶獸他們可謂記憶深刻。

據說此獸防禦力極強,雖然收了重傷,實力可能大不如前,但也絕非是尋常的先天強者所能戰勝的。

想要將其收服,那更是天方夜譚,那是王家老者親自來此,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此人不是那葉飛嗎…他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此處了?」四人中的一位,此時也是認出了龍獸背上那人的身份。

他們四個之前在隱龍訓練場的時候,見過這位六組的教官,對其長相心中自然清楚。

「別慌,你們忘了我們這次進入此地的目的了嗎?」青衣男子此時向前走了一步,他的心中同樣震撼無比,但此時臉上的表情還算冷靜。

此時的龍獸背上,葉飛臉上的表情冷漠,他沒有理會身旁不遠處的那四人,而是抬眼望向前方的陣法屏障。

這道陣法極為不凡,應該是出自先天強者之手,其內蘊含了一絲先天之力。

「難怪呂良的傳送陣無法起作用,此陣內隱藏的力量,與那老頭不分上下。」葉飛在看到陣法屏障之內,心中也是瞬間明白過來。

當他看到陣內的六組幾人之後,葉飛的眼中不禁露出了寒意。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的身形陡然閃動,下一瞬間就踏入了陣法之內,論先天之力他也同樣不屬於一般的先天強者。

葉飛忽然進入陣內,這讓陣法邊緣的四人,眼中再度閃過一抹驚駭之色。

前的那道陣法屏障的威力,他們四人可謂極其清楚,這般輕易地當著四人的面,無視陣法防禦簡直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隱龍六組,見過教官!」此時六組的眾人很快反應過來,眼中頓時露出激動之色。

「教…教官。」

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吳運兒,更是用藍家支撐起了身形,她的眼中有些閃爍,緩步走到了教官的跟前,同時抬手抱拳。

「你做的很好,接下交給我吧。」葉飛微微一笑,體內的靈力湧向,同時將跟前之人的身形包裹。

他與龍獸一起追蹤那道虛影時,竟是恰好發現了六組眾人的身影,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那道身影想要擺脫葉飛的追蹤故意為之。

葉飛此時出現在此,便是表示著搶奪他匕首的那人,已經消失在了他視線之中。

「我…衛崢他。」吳運兒眼角,此時忍不住有淚水划落,她在進入此地之前,從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為了躲避狼群,以及那四人的追殺,江華失蹤不知是生是是,衛崢斷了一條手臂,其他三人更是身受重傷,比起他們來說,她這個隊長倒是受傷最輕的。

體內真氣的消耗,只要經過調理,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葉飛目光微閃,抬手一揮之下,封住衛崢等人的光幕隨即消失,他此刻身處這道陣法之內,就彷彿此陣是他布置的一樣。

「教官,您進入此地,可曾找到江華?」衛崢右手扶著臂膀,此刻連忙走上前來開口問道。

「他沒事,已經安全回到隱龍基地了。」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如實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