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厲默川臉上沒什麼異常,所以喬思語也沒懷疑。

只是有些驚訝,「哪個小偷那麼大膽子竟然敢偷你的手機啊?而且你竟然還沒發現?」

「老婆,行行出狀元啊,況且快過年了,人家小偷也要過年嘛……」

喬思語的眼角微微抽了抽,「第一次見你這麼大方……」

厲默川將喬思語拉到陽台旁低頭咬了咬她的耳垂,「在你眼中我很摳門?」

喬思語紅著臉推了推厲默川,「有人……」

「我和我老婆親熱又不犯法,有人又怎樣?」

「好啦好啦,我老公才不摳呢,只是今天你沒聽到溫婉心的鋼琴聲,太可惜了……我告訴你啊,那個溫婉心不但人長得漂亮,彈彈琴也是一流的,她……」

厲默川看着喋喋不休的喬思語,心中一疼,一把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裏,「老婆,你在為夫面前這麼誇一個女人就不怕為夫移情別戀嗎?」

「哼,你敢……你要是敢移情別戀我就打斷你的腿!」

厲默川什麼話都沒說,卻將喬思語抱得更緊了。

宴會結束后,喬思語和厲默川帶着Sweety先離開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Sweety突然驚喜地叫了一聲,「爸爸媽媽你們看,那個姐姐就是剛剛彈鋼琴的姐姐,長得好漂亮啊!」

厲默川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只見對方看到她的時候朝他微微一笑。

厲默川皺了皺眉,可當看到那女人身邊的司機時這才瞭然,也朝對方點了點頭。

「呀……那個姐姐看着我們笑了,她笑起來的時候更漂亮了。」

喬思語也忍不住讚歎,「景騰有佳人,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啊!」

厲默川看着一個一小兩個女人花痴一個女人的模樣,輕笑了一聲,「走吧。」

「嗯,回家咯……」

晚上等喬思語給Sweety洗了澡之後,厲默川和喬思語一起給Sweety講睡前故事。

溫馨的一幕,卻讓厲默川心中無比難受。

「Sweety,你已經五歲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堅強知道嗎?」

「知道啦,爸爸,我一定會很堅強的!只是……」

Sweety說着,默默地低下了頭。

「怎麼了?」

「爸爸,天琪哥哥是個壞人,那天我被壞女人抓走的時候,他沒有救我還想讓我死……」

聞言,喬思語和厲默川互看了一眼后,都微微皺了皺眉。

那次的事情喬思語和厲默川都已經知道了。

靳子桐利用靳天琪帶走了Sweety,可如今靳子桐已經改過自新了,天琪也在那天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后帶着靳元東去了墓地,所以不管是喬思語還是厲默川都不希望Sweety記恨他們。

。 季柚兩眼發光:「林樂樂到底比我強在哪裡?」

說起來,季柚對這林樂樂,是真的一點也不了解,只知道跟自己一樣是自費班的,花錢進的學校,且是典型的進來混文憑的,平時也不咋愛學習。

季柚與林樂樂接觸過幾次,即使靠得很近,都沒感覺到她的精神波動,這證明林樂樂的精神力等級應不咋樣。

光憑自己瞎猜,哪裡比親自認證好?

季柚直接給盛清顏打電話。

盛清顏接通后,露出滿臉的不高興:「幹嘛哦?人家正蹲在青釉大師的店鋪哦……萬一就因為你打擾了我跟大師的偶遇你負得起責任哦?」

季柚聽了,十分無語:「青釉大師有這麼閑?」

盛清顏皺著臉,說:「那個網紅阿大都能被大師選中去做售貨員哦,人家這麼優秀這麼可愛怎麼不行哦?我蹲守店鋪就是想找大師自薦一下的哦。」

季柚:「……」

季柚忍不住道:「得了吧,人家大師看見你,眼睛都辣瞎了,怎麼可能選你做售貨員?」

盛清顏一臉不開心,不接受的表情,說:「我不聽哦!我不聽哦!我不聽哦!」說著,他突然狐疑地問:「死窮鬼哦,你到底找人家幹嘛哦?先說明一錢不借二積分不借三魂器不借四……」

季柚額頭青筋直跳:「行了行了,我啥都不借!我問你那個林樂樂,是什麼天賦?精神力多少來著?」

「這點子是幹嘛不早說哦……」盛清顏很不客氣的翻個白眼,道:「她能有啥天賦哦,也就是個雙B級的天賦哦……菜的不行哦,人家一隻手都能捏死哦!」

季柚:「……」

季柚無語道:「吹牛不打草稿,謝了!」

說著,她就要掛斷通訊。

盛清顏突然問:「死窮鬼哦,要不要跟人家一起來偶遇青釉大師哦?沒準咱倆中的一個會是下一個售貨員哦……」

季柚不感興趣道:「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可不是做一個小售貨員的,你愛去就去,別拉上我。」

語畢,季柚直接掛斷。

看著掛斷的通訊,盛清顏罵罵咧咧一句,「沒見識哦,抱上大師的大腿還愁踏遍不了星辰大海哦?」

當然,這句話季柚聽不見了。

季柚琢磨著,道:「林樂樂是B級體質,B級精神力,但——好弱呀!完全感覺不到她這個人有什麼威脅力。」別說是盛清顏,就是季柚自己都覺得她一隻手,不對,兩隻手,估計都能把林樂樂揍趴。

林樂樂這個人,典型的就是空有天賦,但缺乏鍛煉,且毫無戰鬥技巧……這麼一個空殼子,看著唬人,只要稍微來個實力強一點,輕易就能解決她。

季柚在仔細回憶了下林樂樂這個人,以及她打掃兔舍時的情況,眼睛一亮,笑道:「我明白了。她是因為精神絲清理度太低,且根本不會使用精神力,導致她的精神對小動物而言,完全無害。」

兔子們感受不到危險,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恐懼或者異常,當然也就不排斥林樂樂了。

小柚點點頭,也道:【姐姐,應該是這樣。你的幾條絲絲,都太……太活潑了。】

本來,小柚想說太可怕太貪吃了……但想想,還是找了一個委婉的形容詞。

季柚也有點苦惱,說:「它們這麼活潑,我該怎麼控制它們呢?讓它們看起來跟林樂樂的一樣無污染無公害呢?」

小柚:【咳咳……】

季柚嘿嘿一笑,說:「開個玩笑,這點,感覺很難啊。」

因為,季柚就算簡單粗暴的威脅精神絲,要扣掉它們的口糧,但這些精神絲還是沒法完全隔絕它們的威懾力……不是這些精神絲不聽話,而是它們真的已經儘力在收攏身上肆意散發的威懾了……

想到這一點,季柚突然開始羨慕穆劍靈老師、洪校長他們。這些大佬般的人物,精神力釋放那個自如啊,說收就收,說放就放,尤其是穆劍靈老師,平時在訓練室看狗血電視劇時,也就是個沉迷煲劇的中年大媽,完全無害……可一旦發飆,整個訓練室都能感受到她那無孔不入的精神威壓!

季柚想一想,就很羨慕: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做到穆劍靈老師這般呢?

關於這個問題,小柚也有點苦惱:【姐……姐姐……我也不明白。怎麼辦啊?】

季柚擺擺手,道:「這個先不管吧,只能一步步實驗了。」反正,未來很長的日子,都要被迫打掃兔舍,整個兔舍的兔子,都是季柚的實驗對象……咳咳!是一起玩耍的小夥伴。

說完,季柚突然一臉鄭重道:「小柚,我打算近期正式向徐思雨發起挑戰,你覺得呢?」

小柚驚了一跳:【啊?】

季柚神情嚴肅,輕聲道:「這件事,無法再拖了。我們在學校里無意再起糾葛,但時不時的,學校里總會傳出我們以前剽竊的事情出來,這裡面,如果說沒有人推波助瀾是不可能的。這個人,不論是不是徐思雨,他的目的一定是不想讓我好過。既然如此,那就徹底拔掉這個污名吧。」

小柚語氣輕顫:【可……可姐姐,我們沒有證據。】

就因為沒有證據,無法自證清白,才會讓事情演變到無法收拾的局面,也……也讓小柚當初絕望之下,無路可走,才選擇了最懦弱的一條。

季柚抿著唇,道:「沒有證據,那就去找證據。」

小柚心尖顫抖:【我……我不知道去哪裡找。】

季柚皺著眉頭,問:「當初,你跟她提起你的設想時,有沒有留下什麼?比如手稿、構思圖……等等能證明你這個構想比她更早一步的?」

小柚臉上泛苦,蜷縮著雙腿,把腦袋埋在兩隻胳膊肘間,聲音里滿是苦澀,說:【有的。是手稿。但……被她借走了,就再沒有還給我。】

季柚問:「就手稿?其他沒有留下?」

小柚回:【嗯,只有手稿,沒有留下其他的。她也知道我沒留下別的,所以才有恃無恐的污衊我。」

季柚眉心蹙起:

這確實有點難辦。

不過——

妙書屋。 面上始終冷淡。

「歡迎來參加本次四藝大會,能進入總決賽的,都是蒼梧界的佼佼者,廢話本尊也不多說,只有一句:只要你有本事,上古神器就是你的囊中之物……」會長頓了一下,滿意的看着大家被吊起來的火熱。

才繼續道,「本次四藝大會,陣道、符道、丹道、器道同時舉行,共分為四個區域,請參賽的各位去到自己的位置……」

此話一出,現場有一瞬的嘩然。

「敢問會長,若是有人同時進了兩項怎麼辦?」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會長睨視了問話的人一眼。

若非不得已,這四藝大會怎會召開?

現在還這麼多話,哆嗦!

得了這麼一句話,同時進了兩項的人臉色大變,十分不好看。

「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包廂里,奚淺都有些佩服四藝協會和孟家了。

這麼明目張膽!

四藝大會實行積分制,參加兩項的人積分也是疊加的。

但他們準備好奪冠的孟九玦和丹姝禾,都只擅長一樣。

當然要杜絕別人積分過高了。

「他們得逞不了。」封瑾修挑眉。

「嗯?你做了什麼?」

「沒做,但你不會讓他們得逞……」

「……」

「玉姨,我下去了!」奚淺沒理他,給鳳玉傾交待了一聲,起身離開包廂。

封瑾修目送她離開!

收回視線時,對上鳳玉傾警惕的眼神。

「玉姨怎麼了?」封瑾修有些疑惑。

「沒什麼!」鳳玉傾鬆了口氣。

本來還懷疑兩人有什麼關係,但看到兩人都是坦蕩、清明的眼神,心裏也放心了。

「煙兒……」鳳玉傾突然站起來,踉蹌了一下,帶翻了椅子。

「玉姨?」封瑾修站起來,發現她含着眼淚,直直的盯着走進會場的那個女子。

封瑾修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

相貌和奚淺相似,玉姨又如此激動。

身份不難猜!

此時,玉晚煙和孟九玦並肩走進來,冷若冰霜的絕色容顏一下就讓人看呆了眼。

本來孟九玦就引人注意!

現在更是讓人紛紛猜測她和孟九玦的關係。

「那個女人是什麼人?」丹姝剛從二樓包廂下來,就看到孟九玦和玉晚煙。

臉色扭曲了一瞬!

「屬下……這就去查!」察覺到她身上陰冷的氣息,身旁的護衛瑟瑟發抖。

「不必!」現在去查有什麼用?

不如她親自去問!

丹姝禾眯了眯眼睛,眼底閃過陰鬱,即使是她不要的男人,也輪不到別人撿。

「九哥,這位是……」丹姝禾揚起一個嫵媚的笑容,走向孟九玦兩人。

隨意一暼,看清玉晚煙的相貌后,丹姝禾瞳孔緊縮。

「你認識煙兒??」最了解丹姝禾的不是別人,是曾經和她一起長大,心心相印的孟九玦,看到她變了臉色,心底升起懷疑。

「噁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