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林家總有陰暗手段,讓家族的每一個女人就範!林蒹葭不想過早告訴她,家族內的隱祕醜聞。

秦羿的出現,無疑是她們姐妹的救星! 林蒹葭相信,他一定可以改變她們姐妹二人的命運。

這也是她不但不反對林夢梔與秦羿談戀愛的原因,她也是藏有一點點私心的。

“希望如此吧!”

林夢梔低頭甜蜜笑道。

驟然間,她又想到了那個心疼她,把她當做寶貝,揚言要帶她飛上蒼穹的可愛傢伙。

他會不會赴約而來呢?

她內心是堅信的,因爲從見到秦羿第一眼起,她就有種相識很久的錯覺,就像是從前便是那般的水乳交融。

“對了,我今天還請了一位神祕的朋友,來給你和秦羿的合唱伴舞,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林蒹葭賣了個關子道。

演唱會在熱烈的掌聲中,開始了!

一身藍色美人魚長裙的林蒹葭,以絕美妖嬈之態,乘坐着升降雲臺,緩緩出現在會場,輕啓歌喉,頓時天籟之音飄蕩全場。

多家媒體直播的平臺,現場直播演唱會,全民紛紛一片叫好。

秦羿一直在臺下人羣中,等待着那一刻的到來!

終於在演唱會進行到尾聲的時候,林蒹葭不得不流淚向現場狂熱的歌迷,作最後的謝幕詞:“感謝每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今天這場演唱會,是屬於你我的。人生匆匆,願你我萍聚,相逢不相忘!”

舞臺上的燈光,瞬間變成了浪漫的江南三月煙雨朦朧雨景!

在悽婉、迷離的煙雨美景中,一道柔婉似水的聲音,緩緩自舞臺底下飄了出來。

“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你我曾經相聚過……”

溫婉的聲音,就像九天之上的一道清泉,溫潤了每個人的心田。

原本狂熱的歌迷、喧囂的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閉上眼睛聆聽這突如其來的離別曲!

林夢梔一襲白色長裙,撐着油紙傘,緩緩出現在衆人的視線內,仿若三月天西湖畔邊的九天仙子,不沾染絲毫人間煙火。

她唱的是一首很經典的老歌,是她母親最喜歡的歌!

在唱的時候,她的心中瀰漫着一種憂傷的情愫!

她不知道那個人會不會來。

是不是歌詞中那般,只是她人生中的一個過客,只能一輩子存在記憶之中!

“羿哥,你會來嗎?你我僅僅只是萍水相逢嗎?”

林夢梔心中一酸,歌聲愈發悲慼,現場觀衆爲歌聲所引,仿若回到了初戀時光,想到了那許許多多曾在生命中,來過,愛過,最終離開的萍聚之客。

第一段音樂結束的時候,她已是淚流滿面!

音樂的節奏依然在飄揚着。

她已是喉頭哽咽,再也無法出聲!

望着這個宛若天仙的少女,現場觀衆心中也是莫名一酸,歌聲、淚水,完美契合觸發了他們心中最柔軟的一點!

此刻,只有緬懷、珍惜!

突然臺上的伴樂不約而同,戛然而止,只剩下一道猶如清泉過澗般的古琴清脆之音!

伴樂老師們與全場觀衆同時望向會場的頂棚!

在漫天紛飛的雨點光幕中!

一道青色長衫的身影虛空緩緩而降,在他的身前擺放着一架古琴!

他就像是瀟灑的東華天君下界,青衫如霧,十指輕釦琴絃,每一個動作,每一絲神情,都是那麼的恰到好處,演奏着天地間最美的樂章。

原本沉浸在離別之殤的觀衆,心頭突然像是瀰漫起一股甜意,每個人不自覺的從回憶中抽離了出來。

腦海中不自覺的想到了生活中點點滴滴,是每天回家妻子做的一碗雜醬麪,是女朋友不離不棄的懷抱,是男人自覺交付工資卡的尋常之景。

然而這些不平凡的事,在琴聲中是如此的真切,美好!

似乎生命中那些曾經的離去,再也不重要了,有的只是眼前的美好!

“小梔,過去十八年終是別離!此刻起,你我執手,願天下再無心殤,蒼天不負白頭!”

秦羿清朗的聲音,飄蕩在場中的每一個角落!

言罷,臨空輕旋,緩緩落地!

右掌真氣一吐,古琴凌空翻轉,秦羿十指虛空急彈!

一段段激昂、甜蜜、悅耳的音調,如千萬只愉快的精靈,飛向場中每一個的心中!

觀衆們閉着眼睛,美美的享受着這從未聽過,也從不敢想象的妙音。

林夢梔捂着小嘴,已是泣不成聲,她的臉上滿是幸福的淚花。

他終究還是沒有失約,如期而來。

西州的一幕不是一個夢,這個人許下的諾言也絕非隨風而散的戲言!

這不是一段萍聚,而是人生的開始。

“小梔,我來了!”

秦羿拂袖一甩,古琴飛在半空中,無數道真氣有節奏的伴奏着。

秦羿在漫天雨點光幕中,走向了這個深愛的女人。

“你真的來了,我不是在做夢嗎?”

林夢梔望着秦羿,已是哭成了小花貓。

母親離去的孤獨、清苦的陰霾,彷彿在此刻一掃而空。

秦羿認真的望着她的雙眼,牽勞她的手,在萬千觀衆的矚目下,朗聲道:“天地爲證,爾等爲鑑,從今天起,林夢梔就是我秦羿的女人,但有所負,天地不容!”

“在一起,在一起!”

全場觀衆同時歡聲大叫。

“小梔!”

“準備好了嗎?”

秦羿笑問。

“準,準備什麼呀!”

林夢梔仍然沉浸在幸福的旋渦中,暈乎乎的。

她沒想到,這個冷酷的侯爺,會如此浪漫!

“做我女朋友!”

秦羿笑問。

“嗯!”

林夢梔低下頭,紅着臉嚶嚀了一聲,快速在秦羿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我帶你去個地方!”

秦羿微微一笑,抱着林夢梔,在觀衆們的呼喊聲中,騰空而起,蕩在半空,藉着威壓一點,消失在體育館鏤空的蒼茫夜色中。

雲海市,東方明珠塔尖!

夜風呼嘯!

林夢梔靠在秦羿的懷裏,一秒鐘也不想分開。

一番熱吻後,秦羿指着遠處的燈火闌珊,朗聲笑道:“小梔,我有一份禮物送給你!”

“你就是我的禮物,還有比你更好的禮物嗎?”

林夢梔吐舌俏皮笑問。

“唪!”

秦羿從懷裏摸出一個信號彈,綠色煙火沖天而去。

緊接着!

全城響起了煙花之聲!

但見無數禮花沖天而起!

煙花一波接着一波!

點亮了整座城市,照耀着它無盡的美! 煙花持續了整整一個小時,最後在半空中凝成了一行大字!

祝林夢梔小姐生日快樂,與秦羿先生天長地久!

“秦羿,你,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

林夢梔雙眼一紅,幸福的再次流淚。

事實上,自從母親消失後,她再也沒有過過生日,整個家族除了堂姐林蒹葭,根本沒有人能記起她這個大小姐!

她沒想到秦羿如此有心,不僅給了她愛情,也給了她一個完美的生日!

“我不僅僅知道你的生日,我還知道你是這世上最勇敢、最善良的女孩!”

秦羿朗聲道。

“答應我,忘掉那些不快樂,忘掉那些拘束,有我在,我會陪着你,你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說話間,他用力把她擁入了懷中,漆黑的瞳孔中,一絲淚花一閃而沒。

他發誓,這一世絕不讓悲劇再重演!

無論是小妍,還是小梔,他都要給她們最溫暖的手心,牽着她們看遍滄海桑田!

……

這場完美的演唱會,足夠讓每一位觀衆銘記一輩子。

然而有三個人,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演唱會後臺,一身羽衣,嬌美如畫的雲瀟瀟此刻淚流滿面。

她就這麼看着秦羿與那個女孩海誓山盟,最後消失在視線內!

原本作爲伴舞嘉賓的她,終究還是沒有勇氣走出去!

她的心太痛了,沒有理由!

她知道自己沒資格心痛,但依然抑制不住,疼的淚流滿面。

林蒹葭回到了後臺,當她看到雲瀟瀟眼中的落寞時,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還有一個人是溫雪妍。

秦羿與林夢梔離開很久後,她依然坐在貴賓間望着那空蕩蕩的舞臺發呆,努力咬着嘴脣,不讓眼淚掉下來。

她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秦羿與那個女人在臺上海誓山盟,他難道不知道這是一場全網直播的演唱會嗎?

還是這本來就是他的真實面目,一個外表冷酷,實則花心浪漫的情場老手?

坐在她身邊的是夏子川等雲海大少!

每個人的嘴巴都張的大大的,尤其是夏子川,更是滿頭冷汗。

他原本想討好溫雪妍,刻意在高鐵站截住了東州代表團,邀請她觀看演唱會!

溫雪妍等人都是林蒹葭的粉絲,自然是樂的答應。

誰能想演唱會快要結束了,竟然會發生這麼狗血的一幕。

要知道秦羿剛剛把東旗銀行送給了溫雪妍,雲海大少只要眼不瞎的,都知道這位溫小姐乃是秦侯的正牌女友。

這下好了,全搞砸了!

夏子川只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溫雪妍站起身,面寒如冰,轉身打開包廂門衝了出去。

“溫小姐,你幹嘛去啊!”

夏子川鬱悶的大叫道。

“我想他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溫雪妍頭也不回的跑開了,那一刻,壓抑在心頭的淚水,終是奪眶而出。

……

秦羿與林夢梔,漫步輕語。

看着小梔開心幸福的笑臉,秦羿好幾次欲言又止,想把溫雪妍的事告訴她。

但一想今天是她的生日,又忍了下來。

等合適的機會,再告訴她吧。

直到凌晨三點,街道上冷清了,秦羿這才牽着林夢梔回到國際賓館!

當他走在走廊上,遠遠看着抱着膝蓋蹲在門口心碎、無助的女孩時,他的腳步再也邁不開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一種超越生死的痛楚在他的心頭瀰漫開來。

他從未像此刻這般不知所措!

他能在千軍萬馬中談笑風生,能在天崩地裂時,面不改色!

唯獨此刻,他完全懵了,腦子裏一片空白!

他能清晰聽到溫雪妍心碎的聲音!

“怎麼,羿哥?”

林夢梔不解的問道。

秦羿很想打退堂鼓,領着林夢梔快速離開,然後再單獨向溫雪妍解釋。

但咬了咬牙,遲早這一關是要過的,擇日不如撞日!

“沒事!”

“我帶你認識一個人,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秦羿微微一笑,壓抑住內心的翻涌,邁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了門口。

溫雪妍看到了他,站起了身來,就這麼看着他與那個可愛、美麗的女孩一起走了過來。

越靠近門口,他的心越緊張,林夢梔也感受到了秦羿內心的起伏,忍不住看向了門口的女孩。

“小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