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四人之中,唐三是第一個排隊的,那魂帝先摸了摸他的手臂,又摸了摸他的腳,等唐三釋放出武魂時,那魂帝的眼睛裏散發出灼灼精芒。

「十二歲三十級的魂力,竟然還是藍銀草武魂……

你可真是個小怪物!」

他不由驚嘆一聲,後面排隊的人臉上也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唐三卻搖了搖頭,淡淡道:「和身後這兩位比起來,我可算不上怪物。」

他話音剛落,站在她身後的便小舞踏出一步,接着武魂附體,兩黃一紫三個魂環出現在她腳下。

「這,又是一名三環魂尊!」

「這小姑娘看起來可比剛才那高個子年輕多了!」

報名老師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小舞,鼻樑上的眼鏡都差點掉下來。

「你的魂力竟然是三十五級!

該不會已經超過入學年齡了吧?

不過沒關係,就算你現在十三歲,能有如此魂力也是不折不扣的怪物了,我會轉告院長,破例讓你入學的。」

回過神來的報名老師如是說着,小舞卻是偏頭笑了笑,眨眨眼道:「老師您還沒測過我的年齡呢,怎麼就篤定我已經超過十二歲了?」

她輕笑着把手伸出,報名老師輕輕在她手骨上捏了下,臉上表情變得更加驚詫,喃喃道:「你居然只有十二歲!

十二歲三十五級魂力,史萊克學院開辦幾十年,卻從來沒有收過你這樣的怪物!

簡直是怪物中的怪物!」

「嘻嘻。」

小舞聞言開心笑了笑,隨後轉頭看着星河道:「哥你聽到沒?老師說我是怪物中的怪物。」

「聽到了聽到了。」

輕笑着柔柔小舞腦袋,星河也將武魂釋放。

他腳下並沒有任何魂環顯現,可身上那股劇烈的魂力波動,讓在場的人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你的魂力是,三十六級!」

報名老師不得不再次震驚了一回,站在星河身後的朱竹清,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異樣。

「才三十六級的魂力……

可他在落日森林時,輕輕鬆鬆就將六千五百年的白虎魂獸給制服。」

這時報名老師也摸了摸星河手臂,隨後喃喃嘆道:「怪物,這也是怪物中的怪物!」

此時戴沐白也已經回到了這裏,在感受到星河身上釋放出的魂力波動后,不自覺的眯了眯眼:「又是一個十二歲的魂尊……

看來以後,我得加倍努力修鍊了!」

這時跟在星河身後的朱竹清也已走上前來,老師測試骨齡后,四人一齊由戴沐白帶領着,往第二輪考核地點走去。

戴沐白的目光深深看了朱竹清一眼,小舞瞪着他道:「看什麼看?前兩天還跟兩個雙胞胎在一起,現在又對我們竹清有想法了?

你就做夢吧你!」

「呃……」

戴沐白有些尷尬的低頭笑了笑,然後抬眼看向星河與唐三,轉移話題道:「沒想到你的魂力也達到了三十六級,還有你,也是三十級的魂力。

你們這一屆學員,可真是給學長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呀!

還沒正式認識過呢,我叫戴沐白,你們呢?」

「我叫星河,這是唐三。」

星河說着指了指身旁的小舞,笑着道:「她你前兩天就認識過了,叫小舞。」

接着星河又轉眼看向身後的朱竹清,道:「她的名字叫,朱竹清。」

「嗯,很高興認識你們!」

戴沐白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正在這時,一個軟綿綿的聲音響起。

「賣香腸,賣香腸了。瞧一瞧,看一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報名限時大優惠,只要三銅幣一根,十銅幣三根!

奧斯卡牌香腸,味美香甜。價格便宜量又足啊!」

星河小舞幾人不由轉眼看過去,只見在旁邊不遠處,一個人推著一輛車正在那裏叫賣。陣陣肉香從車上傳出,已經有些排隊的學員走過去買了。

「三銅幣一根,十銅幣三根?

這不是貴了一銅幣嗎?他是不是把我們當傻子呀,這還有人去買……」

星河忍不住低聲吐槽了句。

「只要三銅幣,也不貴呀。

哥,這烤腸聞起來挺香的,你去幫我買一根唄。」

「你確定?」

星河神秘兮兮的看了小舞一眼,小舞點了點頭,隨後用手推著星河道:

「快去快去!我都有些餓了!」

星河只好幾步跑到香腸叔叔的攤子前,「給我來五根香腸。」

「好的馬上!」

見到又來客人了,正忙活的奧斯卡精神振奮的喝了聲,隨後抬起頭來。

他有一身整齊的灰白色短髮,滿臉的絡腮鬍子,再配上那雙大大的桃花眼,看起來有些好笑。

星河抬手給出二十個銅魂幣,接着將奧斯卡遞來的香腸接過,開口道:「多餘的錢就不用找了。

不過這位同學,你這價格是不是有點問題呀?

三銅幣一根,十銅幣三根,這不是還貴了一個銅魂幣嗎?」

「嗯?」

奧斯卡聞言蒙了下,旁邊的同學也是一臉古怪的看着他,低語道:「他說的對呀!怎麼我們都沒發現?」

星河只隨意的開口提醒了下,然後拿着五根香腸回到小舞身旁。

他將手中香腸遞給他們四人,道:「一人一根吧。」

小舞朱竹清唐三都將香腸接過,戴沐白目光微微閃爍了下,然後抬手制止道:

「不行!

這香腸不能吃?」

正要將香腸咬在口中的小舞聞言微愣了下,問他:「為什麼不能吃?這香腸有毒嗎?」

一旁星河搖頭一笑,他倒是知道其中的原因。

在原著當中,奧斯卡身為食物系魂師,在製作香腸時會念一種很奇怪的咒語,而這香腸的咒語,便是有着極大歧義的——老子有根大香腸!

不過星河對這咒語倒是不怎麼在意。

這時戴沐白搖搖頭道:「香腸倒是沒毒,就是有些噁心,你們千萬別吃,等我把那大香腸叔叔叫過來。

千萬別吃啊,不然待會兒吐出來了可別怪我。」

戴沐白邊走邊道,沒過多久便將奧斯卡給提到了星河幾人身前。

「你真給學院丟人,我好像不止一次警告過你,不要在學院裏面賣香腸。難道你想讓所有人都嘔吐嗎?」

戴沐白出聲指責著奧斯卡,小舞聽到後有些好奇的問了句:「這香腸聞起來挺香的呀?為什麼吃了會嘔吐呀?

戴沐白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古怪,「小奧,你弄根新的香腸出來。」

奧斯卡的神色頓時變得尷尬起來,「戴老大,不用了吧。怎麼說我們也同窗了幾年,你這樣會讓新來的小學弟對我有怨念的。」

戴沐白冷哼一聲,道:「少廢話,開學第一天就占學弟學妹便宜,你也好意思。

動作快點,別逼我動手!」

奧斯卡顯然是惹不起戴沐白,無奈之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扎了個馬步之後,右手在自己腰間上下揮舞了兩下,用他那有些猥瑣的軟綿綿的聲音叫了一聲。

「老子有根,大香腸!」

黃色光芒驟然在他掌心之中凝聚,兩個黃色光環從奧斯卡腳下升起。

他的右手仍在腰間忙活着,緊接着,一根和小舞星河手中一模一樣的香腸出現在他掌心之中。

「呃……」唐三在聽到奧斯卡那句『老子有根大香腸』的時候,整個人就有些僵住了。這句話實在是太有歧義了。

尤其再加上奧斯卡那銷魂一般的動作……

就連自認心理承受力不錯的星河也有些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你做香腸的時候說這麼噁心的話也就算了,非得要配上如此猥瑣的動作嗎?

我怎麼看,這香腸都像是你從褲襠里掏出來的……」

褲襠里掏香腸?

我他么直呼內行!

感受着身前眾人開始變得憤怒的目光,奧斯卡趕忙解釋道:

「我這也是沒辦法。食物系武魂在使用的時候,想讓食物發生變化,就必須要配以不同的魂咒,和特殊的動作。

我這句話是咒語,不是我想喊的。這動作也是必須要做的……

但我可以保證!

我的香腸品質絕無問題。」

星河飛快的將手中的香腸放回碳爐上,「你的香腸,還是留給你自己吃吧。戴學長,謝謝你提醒了。」

小舞朱竹清更是用一種要打人的目光看着奧斯卡。

「你妹,我知道他有個噁心人的咒語,卻沒想到還有個更加噁心人的動作,頂不住頂不住!」

星河在心中暗嘆著,小舞有些咬牙切齒的紅著臉道:

「你們這些男生,真是壞死了。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武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