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秦穆然面前,連布朗家族都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命,杜邦家族這種貨色,他秦穆然又豈會注意?

杜邦特臉色刷的一下陰沉下來。

哇靠!

杜邦家族在格蘭塞堡城的影響力,也算遠近聞名,居然被秦穆然說成算什麼東西?

杜邦特瞬間惱火,他受不了一個東方人,如此不把自己和杜邦家族放在眼裡,雖然在秦穆然看來,自己只是實事求是,有口無心說了句實話,可在杜邦特眼裡,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視呀!

「小子,你說什麼?」

「我么杜邦家族算什麼東西?」

「給你一個機會,收回你剛才的話,並且立刻向我們杜邦家族道歉,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杜邦特冷聲說道。

秦穆然靠在餐廳座椅上,翹起二郎腿,順便悠然點上了一根香煙后,朝杜邦特噗的一口,吐出一個圓圓的煙圈兒。

「收回剛才的話?」

「我這個人有個習慣,向來一言九鼎,說一不二,說出去的話從來不會收回來,至於道歉,呵呵……你們什麼狗屁杜邦家族,沒資格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因為我沒說錯什麼。」

秦穆然笑道。

連布朗家族這種格蘭塞堡城的頭號世家,都沒資格跟秦穆然交手。

杜邦家族算什麼東西?

在格蘭塞堡城,或許算得上一流家族。

可在秦穆然眼裡,根本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角色罷了。

聽到秦穆然的話,杜邦特心中的怒火,幾乎燃燒到了極點。

「小子,看來你是一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你們東方的骨子裡,都透著一股自大而卑劣的氣質,你也不例外……」

「不過,你馬上就會後悔自己剛才說的話了。」

杜邦特說道。

言罷,杜邦特直接掏出了手機,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隨即撥下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德威斯,你帶人上來一下,這裡有個垃圾,需要你來清理一下。」

杜邦特對著電話得意說道。

「明白,杜邦少爺,我立刻帶人上去,幫您清理一下礙眼的垃圾。」

德威斯在電話中回道。

……

秦穆然全程面不改色,同時打了個響指,喊了聲服務生。

一名服務生立刻拿著餐單走了過來。

「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服務生問道。

「幫我點一份雙人套餐,待會兒我可能要活動一下,需要先補存一下體力。」

秦穆然笑道。

此刻,坐在秦穆然身旁的格林睿芸,終於打破沉默,輕拉了一下秦穆然衣角。

顯然,她似乎有些害怕。

女孩子,在這種情況下,難免會有些心理不踏實。

秦穆然一笑,伸手將胳膊搭在格林睿芸肩膀上,低聲安慰道:「親愛的,放心,有我保護你,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雖然,秦穆然的舉動和言語,不過是為了將這場戲演的逼真而裝出來的,但是格林睿芸,似乎已經有些入戲太深。

她身體微靠,依偎在秦穆然懷裡,內心瞬間感覺到慢慢的安全感。

……

幾分鐘后,服務生將一份雙人套餐擺在秦穆然面前。

與此同時,從華美西餐廳樓梯下,走上來幾名身穿西裝的西方大漢,其中還有幾個黑人,個個五大三粗,體型碩大。

「德威斯,本少爺在這裡!」

杜邦特大喊一聲,那幾名西裝大漢,立刻朝杜邦特走了過來,滿臉橫肉,氣勢囂張。

「杜邦少爺,垃圾在哪兒呢?」

德威斯恭敬問道。

「那,那個陪格林小姐,正在用餐的東方傢伙就是,他居然敢說,我們杜邦家族算什麼東西,你用拳頭告訴他,我們杜邦家族,到底算什麼……」

杜邦特得意說道。

「少爺,這個垃圾,交給我來處理就可以了。」

德威斯說完,帶領幾個手下,站在秦穆然身旁,兩手一叉,擺出一副大佬的氣勢出來。

秦穆然陪格林睿芸繼續用餐,似乎並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

「垃圾傢伙,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你是想自己跳進樓下的垃圾桶里,還是我把你扔進垃圾桶里?」

德威斯冷聲說道。

秦穆然輕抿一口紅酒,將手中的高腳杯淡然放下,嘴角露出几絲笑意。

「垃圾傢伙,我在跟你說話,你耳朵塞驢毛了嗎?」

德威斯不耐煩說道。

秦穆然目光冷瞥一眼,微微搖頭。

「你們幾個貨色,還沒有資格讓我理會,在我沒有發火前,最好趕緊滾蛋。」

秦穆然淡然說道。

「還真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垃圾,死到臨頭兒,還能說出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話來。」

「等我把你扔進垃圾桶里,你就知道,我到底有沒有資格了!」

德威斯冷聲說道。

於此同時,他右手一拍,落在秦穆然肩膀上,碩大的手掌,猶如一面芭蕉扇,力道極大。

用力一提!

德威斯神情瞬間愣住了,秦穆然居然紋絲不動,自己的大手,根本提不動秦穆然。

「小子,塊頭兒不大,還挺重啊!」

德威斯惡狠狠說道。

言罷,他近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來,可在秦穆然感覺,簡直就是在跟自己揉肩膀。

「啊呦,你原來是做按摩的吧,手法不錯,就是力道還不夠……」

秦穆然戲謔笑道。

德威斯臉色一沉,他終於意識到,秦穆然也是個練家子。

「找死!」

太古聖王 德威斯言罷,直接揮拳打來。

秦穆然目光不移,手掌一抬,瞬間握住德威斯的拳頭,隨手一甩。

啪嚓!

一聲窗戶破碎的聲音后,德威斯被秦穆然單手直接從窗戶甩了出去,像丟垃圾一樣,沒有絲毫吃力。

德威斯被甩出餐廳,不偏不正,剛好一頭栽進樓下垃圾桶里。

秦穆然餘光瞥了一眼,微微一笑。

豪門慕少 「啊呦,忘記垃圾得分類了,你是不可回收垃圾,我居然仍到可回收裡面了。」

「不過沒關係,下次我會記住垃圾分類的,哈哈……」

秦穆然開懷笑道,惹得依偎在自己懷裡的格林睿芸,都不禁噗嗤一笑,露出兩個迷人酒窩。 這是一片荒蕪的戈壁,四周雜草叢生,灼熱的太陽散發的高溫將遠方的地平線變得扭曲,而在地平線的盡頭一輛沾滿了血污的皮卡緩緩前行着。

在皮卡上面上,五六個黃髮碧眼、衣衫襤褸的大鬍子米國人手中各自握着一把衝鋒槍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而在中間則是三四名外國婦孺正在閉眼休息着。

“嗨!傑克,你覺得我們可以活下去麼?”一個男子忽然開口問道。

車上的人聽到後,齊齊看向皮卡最前面抱着一挺重機槍的男子,他就是傑克,是一名警察。

當然那是他以前的身份,畢竟現在米國已經被行屍佔領,根本沒有政府的存在了。

“當然,我們當然可以活下來!”傑克說道:“只要我們有信仰,就一定可以活下來!”

人們聽到傑克的話,眼神漸漸變得堅定起來。

不得不說,傑克是一個優秀的領導人,但是卻沒有人發現傑克說完這話後,便轉過頭去,似乎在躲避着衆人的目光。

“活下去?誰知道呢?這個操蛋的世界最後會變成什麼樣?我怎麼踏馬的可能知道?”

傑克心中暗道,神情有些沮喪。

忽然,就在這時,他看到前面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行屍!

“全體戒備,準備迎戰!”傑克大喊一聲。

皮卡上的人們立刻行動起來,大漢們將手中的衝鋒槍上滿子彈,婦女們自發的蜷縮在一個角落,爲他們擠出空間。

很顯然,經過了這五天的戰鬥,他們已經知道怎麼和眼前的這些怪物戰鬥了。

然而當他們靠近行屍時,卻發現這些行屍似乎對他們根本沒有興趣,而是擠做一團,不斷地向着最中心撲去,似乎在搶奪着什麼東西。

“傑克,這情況有些詭異,我們是不是繞道?” 絕世萌妹修真記 一名大漢看着眼前這黑壓壓的幾百具行屍,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四周和大漢有着相同想法的人羣不再少數,大漢說罷,很多人都看向傑克。

傑克微微皺眉,大漢說的沒錯,眼前的情況是有些詭異。

這一路上他們遇到的行屍,大多是零零散散的,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龐大的集合羣。

因此這反而激起了傑克的好奇心,回道:“叫司機慢一些,我想要知道他們到底在爭奪什麼?”

人們皺了皺眉頭,感覺傑克有些冒險了。

不過就在此刻,忽然有些驚呼道:“上帝啊!那是一個人麼?”

傑克和衆人聽到驚呼聲,連忙向着行屍羣中望去,不由長大了嘴巴!

只見一個長着東方面孔的年輕人,手中拖着兩條沾滿血污的鐵鏈,而鐵鏈的另一頭各自拴着一個巨大的鐵鉤。

兩個鐵鉤在年輕人的手中如同風車般不斷地轉動着,而鐵鉤的每一次甩動都會帶走身前兩到三具行屍的腦袋。

不一會兒,原本還讓他們感到恐懼的行屍羣便已經被年輕人殺掉了一半,至於車上吃驚的衆人也漸漸反應了過來。

“這年輕人難道是魔鬼麼?竟然如此的厲害,這些恐怖的行屍在他的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啊!”

“魔鬼?不,他肯定是上帝派來拯救我們的,他是天使,是血天使!”

……

傑克聽到四周人們的爭論聲,微微皺眉。

作爲一個無神論者,他自然是不相信上帝和魔鬼的傳說,不過眼前年輕人的強悍卻讓他想到了另一種在部隊中的傳言。

據說在米國軍隊中有一隻神祕隊伍的存在,這支部隊通過科學手段改變他們的基因,從而讓他們獲得超乎常人的身體素質和神祕力量,簡稱基因戰士。

“莫非眼前的少年就是傳說中的基因戰士麼?”

想到這裏,傑克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全體人員準備,任務營救眼前的東方人!”

如果說之前衆人看到眼前龐大的行屍羣還有些顧慮,那麼現在看到年輕人屠殺的情景完全就是給他們打了一劑強心劑。

噠噠噠噠~

每個人扣動手中的衝鋒槍,槍口吞吐着火舌,子彈像是不要錢的撒出去。

行屍羣在年輕人和衝鋒槍的夾擊下,很快便全部消滅。

皮卡車完全停了下來,廣闊的平原上年輕人皺着眉頭看着皮卡上的這一夥人。

兩方人馬對視片刻後,傑克主動走下車,然後向着年青人走去:“嗨,朋友,你要加入我們的隊伍麼?”

……

趙小川坐在皮卡車上,視線隨着兩邊的景色不斷移動着,身旁自稱傑克的外國人咕嚕咕嚕向着自己說着話。

很可惜,那外國人註定是白費力氣,因爲趙小川根本不懂米國語言,還有此刻的他正在消化着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和回想着之前發生的事情。

“鬼城……終究還是沒有得到長生不死的魂術,難道說註定無法復活若曦麼?還有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第一世怎麼樣?牧童又在那裏?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另外,夢中那名成爲第五世的老者是真的是輪迴者?真的已經和我的魂魄融爲一體了麼?”

思潮翻涌,一個個問題不斷在趙小川腦中浮現,不過他根本得不到答案。

就在這時,皮卡慢慢地停了下來,將趙小川從思考中驚醒。

然後他看到傑克一夥人中那些婦女從車上取出了一些鍋碗瓢盆,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好像已經許多天沒有吃過飯了。

趙小川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自從他成爲御鬼師後已經很久沒有嘗過飯的滋味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