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要不是鄭壹想護住其上生靈沒有誰能他讓忌憚的。

現在來四隻蟲頂多影響到他行動,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鄭壹沒有猶豫只要拉開距離就是能量光束伺候,可是鄭壹發現這些光束打在他們身上就跟一道光照到他們一樣,完全不痛不癢。

「……這是什麼玩意?居然比那個鐵疙瘩還要硬。」接二連三的攻擊並沒有給鄭壹帶來有效的回應,這讓鄭壹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的四隻人形飛蟲。

鄭壹有理由相信世界屏障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破開的。

錯吻霸權總裁 就在鄭壹束手無策的時候突然響起水晶球的聲音:「大人我們這邊搞定了,現在要去你那裡匯合不?」

小妖相公別害怕 鄭壹一愣問道:「向問天也在你身邊?」

「對啊!」

鄭壹喜道:「讓他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前線,對了帶上他的數萬大軍。」

向問天的手下大軍都是附身得來的,既然小甲殼蟲能被附身那麼大甲殼蟲沒理由不能被附身。

只要把這四隻搞到手那麼反推他們大本營也許不是夢。

而後鄭壹想盡辦法要控制他們行動,可是無一例外全部失敗了,城牆困不住,能量抓不住,世界的植物同樣纏不住。

鄭壹感覺這些東西簡直就是無敵的。

「大人我們已經到了……」

他們到了鄭壹也知道,可是向問天是到了可他怎麼擺脫這些東西去找他們……這是個大問題。

這時候水晶球的聲音又傳來了:「大人……向問天他要佔領那四個機器人,他想要你幫忙。」

鄭壹不驚反喜:「他有辦法?」

水晶球嘆息:「他能有什麼辦法,無非就是大人引他們下來,他帶人衝上去……」

「…………」好吧,鄭壹服了,不過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讓向問天做好準備之後鄭壹就瞬間來到地面,那四個人形甲殼蟲同樣尾隨其後,然後向問天的幾萬大軍也一併天下跳下城牆。

鄭壹往向問天方向而去,而向問天同樣往鄭壹方向而來,雙方碰撞難以避免。

至於結果是什麼鄭壹也無法預料。

一瞬間鄭壹就到達向問天的位置,靠近向問天的一瞬間鄭壹直接就把向問天帶離甲殼蟲背上。

「誒?」向問天看著騰空的自己愣了一下,隨後大叫:「鄭壹你在幹嘛?我還沒搶下他們……」

「你有病是吧……」鄭壹冷冷道:「你這麼衝過去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向問天哭喪著臉:「我妹好不容易不在這……而且以我的天賦加現在的能力躲過必殺是沒有問題的。」

鄭壹醉了,以向問天這種玩命的性格,小時候絕對沒少干跳崖這種事,而且還是頭朝下。

不過不管向問天怎麼自信鄭壹也不可能放任他去試險,這四個疙瘩可不是一般的厲害,向問天身死道消的可能性基本是百分百。

帶著向問天離開之後,後面馬上就傳來撞擊聲。

原本以極速移動的四個人形甲殼蟲瞬間速度變得緩慢無比,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居然停頓了下來。

「這麼猛?這麼快?」鄭壹可是看到向問天的大軍基本都已經稀巴爛了。然而對方直接被逼停這可是了不得的。

要知道鄭壹用了那麼多辦法對方都停不下來。

向問天擔憂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鄭壹無奈:「你問我?我問誰……」

向問天急道:「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么……」

「轟隆……」

隨著一聲巨響一道天雷從天而降直劈向問天……

鄭壹雙目一縮毫不猶豫的擋在向問天上方,這道雷在遇到鄭壹的時候瞬間瓦解煙消雲散。

看著心有餘悸的向問天鄭壹提醒道:「這種話以後不能說……尤其是對我……」

鄭壹是真正的世界主宰,不管向問天是怎麼認為的,但是主宰就是主宰……沒有給向問天許可權他就不能說,尤其是大庭廣眾之下。

這個雷來自天道法則。

當然只要不是對鄭壹說那就無所謂了,怎麼罵怎麼說法則都不會管。不過身為公務人員就不能隨便罵了,比如七夜……

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法則是錢八留下的,根據資料來看還是錢八特地加上去的。

面對這樣的法則鄭壹也不懂,這麼腦殘的法則加著究竟有什麼用。

重點是還不能當被動技能來用,用了就等於違反了天道基本法則基礎條例,這是要警告記過的。

有句話叫啥來著……公開的秘密,八成就是這麼個意思了。大家就是都知道也不能開口說。

這一次向問天就是再傻也知道鄭壹的異樣,更何況他不傻……

「鄭壹……你……」

「動了你們看他們又動了。」向問天剛開口就被城牆的吵鬧聲打斷了。

果然等鄭壹跟向問天轉頭的時候就看見那四隻人形甲殼蟲快速往這邊而來。

看著他們過來鄭壹已經做好防禦跟攻擊的準備了。

向問天卻是鬆了口氣笑道:「放心,是我們的人。」

鄭壹一愣,這還真的被拐過來了,看來那幾萬光球還真不能小覷。

果然那四個人形甲殼蟲很快就列隊站在向問天面前。

鄭壹帶著向問天來到這巨大的人形甲殼蟲腦袋上問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他們說那些蟲子裡面有個發光的東西只要把它弄壞自己換上就可以了。」

鄭壹難以置信:「就這麼簡單?」

向問天攤手:「就這麼簡單……」

鄭壹一把抓回水晶球:「掃描……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人您現在不是在管理這個世界……」

「沒掃描功能。」

「…………」

水晶球也不多說馬上開始掃描,很快水晶球就投射出相等的人形甲殼蟲視圖。

這視圖包含了人形甲殼蟲的基本結構以及基礎原理。

隨後視圖中有出現了很多小點,其中中心位置有個巨大的亮點。

「大人,光球佔領的位置正是最中心的那個位置,哪裡是核心驅動。」水晶球猶豫了下對鄭壹說道,「大人這些光球絕對不是普通的魂那麼簡單,不然他們是不可能做到這點的。」

鄭壹擺擺手:「這種東西以後在研究,你就說現在使用他們有沒有隱患。」

「有,」水晶球選出鄭壹腳下的人形甲殼蟲作為示例:「這個機器屬於戰略武器,除了核心驅動以外他們身上還有不同數量的備用核心,這些核心遍布全身在關鍵時刻對方依然可以奪回控制權。」

鄭壹跟向問天並沒有說話,而且等水晶球繼續說完。

「這隻機器備用核心有136顆,想要杜絕隱患就得把這些備用核心控制起來,記得只能控制,不然會觸發自毀裝置。」水晶球把四個立體圖各自放在對應的人形甲殼蟲身前,並且標誌好所有的備用核心。

之後的事就只能靠向問天了,不過也很簡單,一共多少個備用核心向問天就讓多少個光球出來看一眼然後各自去控制備用核心。

沒過多久所有的備用核心都被控制起來了,這個時候這四個人形甲殼蟲才算徹底到手。

轟……轟……

對方四方形的建築也終於完全降臨在大地上,原先的鐵柱也早已被壓進土裡,繼續堅守它地基的職責了。

「吼……吼……吼……」

瘋狂的怒吼聲遂不及防的在所有人耳邊響起,光聽這聲音鄭壹就能腦補出對方是憤怒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鄭壹直接開啟了一道屏障隔離的聲音傳播。

向問天這時候才緩過勁來:「他這是怎麼了?難道知道我搶他鐵疙瘩了?」

剛開始的一瞬間鄭壹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貌似時間對不上,如果他要憤怒的話早在核心驅動被破壞的時候就應該憤怒的,畢竟他不可能出現網路延遲這種不靠譜的事。

隨著對方的憤怒無數的甲殼蟲直接從窗口上被吹到鄭壹這邊來。

很快對方又派出了四個人形甲殼蟲,只是他們的目標並不是鄭壹這邊,而是他們大本營的腳下。

「卧槽……」鄭壹現在才想起來主機還在那邊,雖然有規則保護可是誰能放心把心臟放在敵方家門口。

就在鄭壹要去搶回主機的時候「神」開口了:「您不用擔心,我已經把主機轉移走了。」

「……早說嘛,我就不用浪費這麼多情緒了。不過既不是為了主機那對方那麼激動幹嘛?」

「看的見但不知為何……」

聽「神」這麼一說鄭壹才想起來他可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有什麼可以瞞過他的眼睛的。

不得不感嘆鄭壹完全沒有主宰的覺悟。

轉念之間鄭壹就把目光鎖定在對方的大本營門口,他看見那四隻人形甲殼蟲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咦?」這一瞬間鄭壹突然愣住了,他看到一張卡牌正在不停的吸收那邊的紫火。

前妻再嫁我一次 這卡牌正是他的天兵卡牌。

我還以為他被打上天了,沒想到居然還在下面,而且……貌似還吸收了不少紫火。

原先紫火可是鋪天蓋地的涌過來,現在鄭壹連紫火的影子都沒見到幾個。

突然鄭壹似乎想到了什麼:「難道……不會吧?」

看到鄭壹表情怪怪的向問天不解問道:「你發現什麼了?」

「沒什麼……對了你的人習慣了沒?習慣了就出發吧!現在可是大好機會,他們剛剛降臨必定不好受,現在絕對不能給他們休養生息的時間。」

向問天信誓旦旦道:「我這邊沒有任何問題,我們這就出發。」

鄭壹攔住了向問天,這是說風就是雨……好歹是去打戰不帶點人去那不是找虐么。

此時城牆上已經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影,不管是死去的人還是活著的人現在他們已經成為一個戰線的戰友。

城牆上有男有女,有王,有布東,有戰,同樣小白也在上面。

人間極致內山族人除了老人孩子,基本都在這裡了。

「大家都看到了,」鄭壹指了指後面的方塊建築:「那個就是我們真正的敵人,現在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如果錯過了你們基本就等於要搬家了。」

城牆上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安靜的在聽鄭壹說話。

「所以只有一次機會,只有一個選擇……一戰到底……」

「要麼安安心心的活著要麼轟轟烈烈的死去……此行一戰不要想著有生還的可能,希望是自己爭取的,勝利是靠雙手打出來的。」

「那麼……隨我出征。」 最後鄭壹帶走了以戰為首的所有死去的山族人,以及以布東為首的一半活著的山族人。

剩下的一半則以王為首鎮守城牆。為數不多的元素人則留下來輔助王的部隊。

牆內還有無數的小號甲殼蟲,而對付這些蟲子山族人並沒有多少經驗,有元素人的幫助守住城牆也不是太難。

「神」跟小白同樣留了下來,有鄭壹在裡面並沒有他們多少的用武之地,就在外面反而能起決定性的作用,就比如穩定軍心。

…………

隨著鄭壹不斷的靠近母巢的周圍開始聚集了無數的能量炮,面對這些能量炮鄭壹是不擔心,但是他身後的大軍就難說了。

所以為了這些人的安全鄭壹不得不直接面對這些攻擊。

轟——

轟——

無數的光炮瞬間襲來,對此鄭壹不得不架起防禦圈護住所有人。

在鄭壹人間極致力量的加持下幾乎所有人都會飛,遠程攻擊對他們來說更不是事。

所以在對方攻擊中他們自然也少不了還擊。

以對方這種攻擊是完全破不開鄭壹的防禦的,所以現在他們處於絕對的優勢。

嘭……

一隻巨大的身影直接衝破了鄭壹的防禦圈,看著這巨大的身形鄭壹就知道誰來了。

不過還沒等鄭壹開口向問天就主動請戰:「交給我吧!對方就來了一個我有四個怎麼說也可以快速的弄死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