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負荷運動之後,是不能夠停下來休息的,尤其是坐在地上。

因為身體就像是一台機器,高負荷運動之後,坐在地上,就相當於直接將正在高負荷運作中的機器電源關閉一般。

他需要逐步的慢下速度,不斷地走動,讓原本高負荷運動的身體漸漸停下來。

夏波在車前不停走動,用一塊精緻的布匹不斷的擦拭著自己身體上的汗水。

汗水實在是太多了,擦了一遍之後,又會再度冒出來。

這樣的時間維持了五分鐘,夏波才坐在自己鋪的乾草地上,躺在那裏,一動也不想動。

累癱了!

夏波現在的感覺就是,雙腿發軟,身體彷彿被掏空。

【姓名:夏波】

【職業:無】

【性別:男】

【等級:3】

【經驗:47/50】

【力量:14(1.4)】

【敏捷:10(1)】

【體能:9(0.9)】

【精神力:6(0.6)】

【健康值:97】

【掌握技巧:初級格鬥術專精(隨着鍛煉不斷提升力量)、初級迅捷、初級靈敏、狩獵狀態】

調出自己的系統面板,發現敏捷和力量都增強了一點,只不過現在肌肉酸痛,無法明顯的感覺到。

「太特碼累了,若是每次突破都像這次一樣,那還玩個毛線,現在都如此,是不是等到屬性突破二十,就要在死亡的邊緣突破!?」

夏波感覺身體好受了一些,然後坐直身體,罵罵咧咧。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初級的技巧很難在為自己提供屬性的增長,就必須要讓技巧進階。

本以為技巧的進階是讓自己突破自身極限。

現在看來,有些搞笑。

這件事兒,還得從長計議。

夏波休息了一會兒,然後站起身從副駕駛上拎出來一大桶水來。

剛剛突破身體極限,流了太多的汗水,體內水缺失的嚴重,現在只感覺口乾舌燥,渴的要死。

此時,距離排位比賽的開啟,也已經開始,不少人都參與了直播。

也有不少的人還是在等待一些大佬都上去之後,再開始匹配,他們流竄於各大直播間,觀看目前等級排行榜上的人直播,學習他們的技術,然後拿到現實中去練。

這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

「夏波大佬還沒有開啟直播,怕是今晚的排位賽要錯過。」

「可能是傷的十分的嚴重,現在在養傷。」

「有道理。」

不少直播間都在對夏波進行推測,畢竟夏波大佬可是目前遊戲的第一人,排位賽唯一一個百分百勝率的人,而且實力強大,至今沒人能夠頂住夏波第一次進攻。

更沒有人讓夏波出第二刀。

隨着時間流逝,現在看來這要成為絕唱了。

然而對於世界上的議論,夏波是完全不知情的,他很少在變天去看世界上的討論。

也就是晚上熬時間的時候看一看。

休整完畢,讓自己的狀態達到非常完美的程度,夏波打開系統看了眼時間,排位比賽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

還好,沒有錯過太多。

坐在這裏,夏波選擇了進入排位賽里。

眼前隨之一黑,視線回歸,便是在那個熟悉的空間里。

巨大的屏幕上是直播的畫面,在屏幕一側,是自己的排位個人信息。

【夏波】

【排位等級:2】

【戰績:10勝0負】

【勝率:100%】

「很完美的戰績,今晚以最快速度達到三級!」

夏波表情變得冷淡,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他很清楚自己的人氣十分恐怖,一旦自己表現得多愁善感,情緒飽滿,會引起一些人的揣度。

所以自己保持冰冷的狀態,殺伐果斷,給其他人心中留下一種不可磨滅的印象,讓他們明白,自己不好惹。

當然,這也有副作用,那就是很容易入戲!

這是不可避免的,目前自己沒有任何辦法避免。

心態調整完畢,夏波神情變得更加冰冷,然後這才選擇開啟直播。

然後,一條消息瘋狂傳到各大直播間!

夏波開啟直播了!

一些正在匹配的人,選擇了取消匹配。

一些正在觀看其直播的人,選擇退出,然後湧入了那個直播間。

直播間的人數也在瘋狂上升。

本以為是帶傷直播,沒想到直播畫面中,夏波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畫面里,表情冷然,屏幕中已經開啟了匹配。

而且還匹配到了人。

「夏波沒事兒!!!」

「不可能,為什麼無盡模式他會缺席呢!?」

「夏波大佬,無盡模式你為什麼沒有參加?」

直播中,彈幕瘋狂滾動。

然而夏波基本上不看彈幕,根本沒有注意。

很快,匹配開始,他依舊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用的刀。

第一個匹配到的人看到夏波,直接愣住了。

「夏,夏波大佬,你,你不是受傷了嗎?」那人渾身一顫,忙說道。

原本就要發起攻擊的夏波愣住了,眉頭微皺,冰冷的吐出三個字:「誰說的?」

「啊?世界上都在說,你已經失去聯繫一天了,早晨的活動也沒有參加,不少人都以為你受傷才沒有參加的。」那人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他還是時刻提防著夏波,因為昨天他也是看了夏波大佬直播的,知道夏波大佬最喜歡突然發起進攻。

「哦。」

夏波回應,內心卻有些詫異,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不過不着急,等下去看一下活動就知道了。

「說完了嗎?說完我要動手了。」夏波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話只說了一半,他一個箭步沖了過去。

精神集中,獵殺狀態開啟!

面對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全力以赴!

「好快的速度!」那人驚駭不已,頓然感覺到自己彷彿被一頭遠古凶獸盯上一般。

夏波身上竟然有一股莫大的威壓!

那人心駭,也不隱藏,直接施展自己獲得的技巧,握住寬刀的手臂上出現一層層鱗片,一股莫大的力量傳來,技巧施展,他的力量的到了加持。

然而技巧才剛剛施展,一道銀光劃過他的眼睛,他捂住脖子,眼睛裏儘是不可思議:

「你,你不講武德!」

話音落,身影化成了點點星光。「顧明現在還沒回來,電話也關機。不會也被抓了?」方霽遠說。

「他還在西嶺。」

「你怎麼知道?」

「你們都出去前我在你們的身上放了微型追蹤器,你們居然一點也沒察覺。」

「哎~我說尹博士你有這玩意兒,都不告訴我們?」秦欽感嘆到。

「這東西容易讓人感到不踏

《拍電影從諸天開始》第一百三十一章蓬萊 「我沒有抱娃,我在外面逛街呢。」

米小米疑惑的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你那兩個兒子不見了,監控被人做了手腳,值班的醫生護士被下藥弄暈了……」

米媽媽聽到女兒沒有抱走孩子,「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怎辦啊?怎辦啊?嗚嗚……」

米小米的心也咯噔的一聲沉了下去,掛了電話后,急忙的打車沖回醫院。

夜梟動用了能用到的人,包括警力進行地毯式的搜查,但依然沒有任何音訊。

整整七天。

還找不到兩寶貝的蹤跡。

夜梟每天摟着女兒不放手,害怕一放手她就丟失。

在這七天裏,夜梟也沒有合上一次眼,整個人像一下子老了很多。

「我說你們不要擔心啊,我那兩個乾兒子不是天才嗎?就算被人拐走了,到時候也會自己找回來的。」

秦園園安慰著夜梟和米小米說,「你們現在最重要的是該幹嘛就幹嘛,再這樣子下去,別把自己累垮了,別忘記你們還有個女兒要照顧啊。」

她這話剛說完,就聽到「噗通」的一聲人體落地的沉悶聲音。

夜梟竟然倒在地上昏迷過去了。

而抱在他懷裏的女兒,則被他保護得很好,沒着地。

「爸爸,爸爸——」

小九嚇得大叫。

米小米急忙過去,發現夜梟的情況不對路,急忙讓秦園園叫救護車,而她則憑着潛意識裏的醫學知識給他做急救。

*

「夜先生的心臟穿了個洞,看起來不是先天的,也不是外傷導致的。夜夫人,這種情況我們從來都沒有遇見過,我們準備把這種情況發到國際醫學網上,看看有識之士怎樣說,有沒有辦法做手術填補好心臟的空缺,你覺得如何呢?」

院長指著夜梟的心臟圖說。

「給我看看。」

米小米拿過心臟圖。

果然。

他的心臟真的空了一個洞,雖然平時不會影響血液流通,但情緒緊張的時候,可能會成致命因素。

這人也真是的。

明明牛高馬大的,怎麼心臟就多了一個洞?

「這個還是要徵求患者本人的意見,我不大好替他做主。」

米小米說道。

「好吧,那我等患者醒來了,再諮詢他的意見。」

醫生無奈的說。

「他什麼時候會醒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