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牢里,沈子瀟雙手伏在石壁之上,額頭正抵在石壁上頭。

鮮紅的血液沿著石壁之上流淌下來,緊接著落到腳下的地面,沿著地面流去……

城主府內,沈子楓終於見到了洛老夫人,卻是並沒有如同他想象的那般同意放過沈子瀟。

洛老夫人端坐於上,一雙眉眼輕輕挑起,看向下方沈子楓的同時一股淡漠之氣也隨之湧出。

沈子楓本以為洛老夫人乃是救沈子瀟出去的救命稻草,不想今日洛老夫人的態度這樣冷淡,分明就是不想放過沈子瀟的模樣。

「老夫人,子瀟她雖然頑劣了些,不過絕對不會潛入城主府害人,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沈子楓也有些慌了,此時看著面前神情淡漠的母女二人,手掌已然暗暗收緊。

洛重雪一向不喜沈子瀟,在她看來沈子瀟的脾氣太過驕縱,此番正好趁機敲打她一番,因此下聽到沈子楓開口仍舊神色不動,只是站在洛老夫人身旁。

至於洛老夫人眼下卻是並不想管這件事了,之前她雖然疼愛沈子瀟,卻也不能因為她而違了城主府的規矩。

「子瀟那丫頭的事情我自會考量,只是眼下卻是不能夠輕易放她走的。」

洛老夫人開口,言下之意已然明確。

沈子楓卻是還不死心,他向前邁出一步,隨即又俯身問道:「還請老夫人子瀟多年陪伴的份上放過她這一次。」

洛重雪看著沈子楓不依不饒的模樣,頓時皺了皺眉,然而就在她上前準備開口之時,那由著門外猛地便是傳來侍從的驚呼。

「老夫人,不好了,地牢那邊出事了!」

侍從未曾想到沈子楓會在,因此下還沒走進就開始呼喊起來。

只是等到他進了前廳,看到那正站在廳中的沈子楓后,整個人便是一驚。

「沈家少主……」

洛重雪在聽到地牢兩個字的瞬間便是感到背後一涼。

地牢,此時的地牢之中可是只關著沈子瀟一人,若是出事的話,豈不是說沈子瀟出事了?

想到這裡洛重雪整個人便是一怔。

「你先下去,事情待會再說。」

慌忙抬眼,洛重雪當即示意那侍從趕緊退下。

侍從自然也是個聰明的,聽言當即就要轉身退出去,卻是還沒等到他動作便是感到身後一股寒意襲來,緊接著整個人竟是被人拉了過去。

「你剛才說什麼?地牢?我妹妹她可是在哪裡!」

沈子楓瞬間也明白了一定是出了大事,因此下哪裡還顧得了其他,乾脆將那侍從一把拉到跟前厲聲問道。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侍從沒想到沈子楓竟然敢在城主府沒貿然出手,此時被拎到沈子楓跟前,整個人頓時慌了。

「沈子楓你想要做什麼?城主府上豈容你放肆!」洛重雪見到沈子楓出手的瞬間便感到眉心一跳。

然而沈子楓又豈會如此輕易就範,今日若是得不到沈子瀟的消息,他斷然不會放棄。

「還不快說,地牢出了什麼事了?」

不給那侍從緩和的機會,沈子楓猛地一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那侍從的臉上。

侍從被大的腦袋一歪,若不是沈子楓此時還抓著他的衣襟,恐怕他已經栽倒在了地上。

坐在一旁的洛老夫人見此倆呢一沉,沈子楓竟然敢在城主府撒野,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

金牌小助理 「來人,將沈家主請出去!」

猛地一拍桌子,洛老夫人神色一凜,當即怒喝道。

府中侍衛們聞聲湧入,看到沈子楓的瞬間便要出手。

沈子楓心上擔心沈子瀟的安危,當下狠命抓著那侍從喊道:「告訴我我妹妹怎麼了,若是不說我便是先殺了你!」

侍從被沈子楓嚇住,驀地白眼一翻竟是就要昏了過去。

沈子楓見此猛地抬起手來又是一巴掌落下去,卻是這一掌還沒落到那侍從臉上便是半空被人截住。

侍衛們應聲上前,此時將沈子楓團團圍住,與此同時手掌按住腰間,長劍欲出,頃刻間便要向著沈子楓出手。

趁著前廳內混亂的空擋,洛重雪則是快速走了出去。

地牢位於城主府十分偏僻之地,洛重雪快步走去,卻是到了地牢外之時就見得那些負責看守的侍衛一個個臉色難看。

「到底出了什麼事?」

走上前去,洛重雪當即看向那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名侍衛問道。

那侍衛見到洛重雪出現,頓時鬆了口氣,當即走上前去,低聲道:「發小姐,地牢出事,沈大小姐她撞牆自盡了。」

「自盡?你是說沈子瀟她……怎麼可能!」洛重雪猛地抬手,說話間人已經朝著地牢內走去。

方才走近地牢,洛重雪便是聞到一陣濃重的血腥氣。

她伸手掩住口鼻,繼續向前走去。

轉過面前的轉角,洛重雪抬眼間就見到沈子瀟的屍體貼靠在石壁之上,此時仍舊保持著死前的姿勢。

(); 「沈子瀟——」

洛重雪見此忍不住渾身一顫。

她並沒有真的想要沈子瀟的性命,卻是此時那出現在眼前的沈子瀟確實已經是一個死人!

侍衛隨後跟進來,見此小心的上前兩步,低聲道:「屬下發現沈大小姐的時候,她便已經死了,我們不敢隨意移動她的屍體,便是這樣保留著,只希望等著大小姐來處置。」

身形猛地顫了一顫,洛重雪顧不得周圍濃重的血腥氣,狠命的吸了口氣。

「先將人抬出來,總不能讓她死的這般難看。」

……

前廳中,沈子楓心中怒意翻湧,那些府中侍衛竟是拿他沒有辦法。

眼下只見得他身形一閃,徑直越過那些侍衛的包圍,直接朝著洛老夫人的身前而去。

洛老夫人完全不曾想到沈子楓會沖向自己,眼看著那人已經來到自己跟前,洛老夫人猛地閉眼,卻是躲也未躲。

沈子楓一步向前,此時一把拉住洛老夫人的手臂,緊接著便是向著身後追趕而來的侍衛喝道:「還不退開!」

有了洛老夫人這個屏障。沈子楓自然也就輕鬆許多。

他拉著洛老夫人的手臂將人擋在自己身前,一步步的向著廳外走去。

洛重雪由著地牢走出,便得知沈子楓挾持了老夫人的消息,當即快步便是朝著前院走去。

城主府內,沈子楓挾持著洛老夫人,卻是並不打算就此離開。

他的視線由著四下里掃過,似要尋找洛重雪的身影。

「沈子楓你要做什麼?還不放開老夫人!」

由著地牢趕回來,洛重雪此時看著那站在人群中心的沈子楓,恨不得直接衝過去將自己母親救出來。

見到洛重雪出現,沈子楓當即凜然問道:「將我妹妹放了,否則的話你便等著為洛老夫人收屍。」

說話間那拉著洛老夫人的手猛地一緊,似乎當真就要痛下殺手。

洛重雪此番也是急了,她看著面前被挾持的母親,當即向前兩步。

「沈子楓,你先將老夫人放開,我自然帶你去見你妹妹。」

左右沈子瀟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於她來說只要能夠救下洛老夫人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暫時不管。

沈子楓見此捏著洛老夫人的手果然鬆開了一些,不過他卻是不肯真的放人。

誰知道洛重雪會不會趁此機會突然對自己出手,若是那樣的話別說是救人了,就連他自己也要栽在這。

「將子瀟帶來這裡,否則的話我不會放人。」沈子楓抬眼的同時則是向著洛重雪大喊一聲。

洛重雪見此只覺得心上一堵,她去哪裡帶一個活著的沈子瀟來給他,只是若是帶不來沈子瀟的話,她母親……

洛老夫人從剛才開始便是一直十分平靜。

她抬眼看向對面的洛重雪,驀地竟是開口道:「無需管我,既然他敢挾持城主生母,此番已然是死罪,便是讓他與我一同死在此地又何妨,總歸不能丟了城主府的尊嚴。」

洛老夫人一聲落下,周身的氣勢頓時增長了許多。

侍衛們聽言齊齊將目光轉向洛重雪。

他們心知不能貿然傷害老夫人,卻是終歸不能就這麼與沈子楓乾耗著。

洛重雪手掌猛地收緊,指尖刺入掌心血肉,頓時傳來一陣刺痛質感。

「沈子楓,放開老夫人,你大可以挾持我。」

說話間徑直向前走去,洛重雪眼中閃過一抹堅定,連帶著腳下的步子也變得沉穩起來。

沈子楓看著她一步步朝著自己走進,抓著洛老夫人的手猛地一緊。

洛重雪!若不是她的話子瀟也不會被關進地牢,而眼下她竟是主動靠近過來。

心中怒意升起,沈子楓臉色一沉,一雙眸子緊盯著向著自己走近過來的洛重雪。

洛老夫人神色淡定,只是當她看到洛重雪孤身走來的一瞬,眉眼之中竟是忍不住閃過一抹異樣。

然而很快的她便是將這抹異樣收斂,重新露出一副淡然且毫不在意的模樣來。

「重血,誰讓你過來的!」

終於,就在洛重雪將要靠近到沈子楓跟前的時候,洛老夫人開口了。

只是就在她開口的聲同時,沈子楓已然猛地伸出手來,掌心快速一翻,便是朝著洛重雪的手臂上抓了過去。

明明是剩下暖陽,卻是驀地升起一股子冰冷寒意。

洛重雪看著沈子楓的手臂向著自己靠近過來,就在將要抓住她手臂的一瞬,竟是由著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刀。

寒光泛起,短刀橫空落下——

……

七日後——

傾漓與洛重雲等人終於到達了鬼雲境內。

雖然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桂雲境內,不過相比於上一次的行乾山脈的冰山一角,傾漓此番倒是當真領略到了鬼雲的風俗。

鬼雲城內,傾漓看著那遠比北冥好熱鬧許多的街市,只覺得一股子生氣撲面而來。

「這裡比起北冥城簡直熱鬧了不止一點半點。」

北冥城內,那絕對只有東城上偶爾才會人潮湧動,熱鬧一些,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簡直就如同荒蕪的死地一般,毫無生氣可言。

走在傾漓身側,洛重雲聽言猛地皺了皺眉。

「北冥乃是冥域最為富庶強大之地,豈是鬼雲可以比擬的,休得胡說!」

還是第一次見到洛重雲生氣,傾漓聽言側身看過去,果然見到洛重雲臉色凝重。

那感覺如同是受了刺激一般。

傾漓眨眼,在心裡暗暗記下,說到底是洛重雲乃是北冥城主,北冥城便是他的領地,又那個君王會喜歡自己的地方被其他人比下去。

嘴角勾起,傾漓記下了洛重雲的這方逆鱗,覺得以後大可以不去觸及這方面的問題來說。

洛重雲謝絕了鬼雲城主前來迎接的隊伍,而選擇帶著傾漓現在城中轉了一圈。

傾漓覺得好奇,卻也沒有多問,洛重雲這個人的脾氣有些讓人難以捉摸。

相比於之前在行乾山下的狡詐,此時出現在傾漓面前的洛重雲則是顯得更為沉穩。

「我想你很快就會再見到那紫衣人了。」

向前兩步,就在傾漓思考間洛重雲已然甩開了傾漓幾步遠,卻是驀地停下身來,回身朝著傾漓說道。

(); 耳邊傳來洛重雲的聲音。

傾漓聞聲皺眉,紫衣人么,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見了。

「你知道那紫衣人在哪?」

快步向前走去,傾漓站定在洛重雲身前,挑眉問道。

洛重雲似乎料到了傾漓的反應,聽言只是面上一笑。

「我現在還不清楚他在哪,不過想來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落下一句,洛重雲說著竟是邁開步子繼續朝前走去。

傾漓落在他身後,想著剛才他說的話,不由得眉心一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