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啟隨即龍行虎步的帶著陸軒往內庫走去,一出門,便是遇上了一名守候在這附近的侍女,看到夏啟,這名侍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的喊道:「陛,陛下?」

看到這名侍女震驚的眼神,夏啟不由得龍顏大悅,哈哈大笑,這無疑是證明了他傷愈之後變化極大,連這名侍女都幾乎認不出來了,不過他的變化的確是極大,若說之前是那種垂暮老人的感覺,現在看起來也就是五十歲左右的年紀。

一路走向內庫,夏啟親自拿出一塊令牌似的東西打開了大門,這內庫之中頗大,一眼看過去,幾乎是擺滿了各種東西,陸軒一時間不由得有些眼花繚亂,這種情形,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似乎他曾經也到過某種類似的地方一樣。

我在大明當助攻 「朕的內庫之中,可謂是包羅萬象,功法武技,刀槍棍棒,靈丹妙藥,珍稀材料,應有盡有,哈哈,朕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收集。」夏啟頗為自得的朝陸軒炫耀。

「這邊是各種武器,人階上品之下的寶器,是進不了朕的國庫的,便是人階上品,那也得是具有奇特效用才行。」夏啟帶著陸軒在這內庫之中信步閑逛,指著幾處武器架說道。

陸軒掃了一眼,這些武器自身所攜帶的氣勢果然不凡,人階上品的的確屈指可數,大多都是人階極品,還有不少地階以上的武器。

「陸軒,你可需要什麼趁手兵刃?朕這裡的東西,你可以挑一件。」夏啟挑了挑眉毛說道。

陸軒搖了搖頭道:「謝過陛下好意,不過在下還是習慣了自身的佩劍。」

陸軒有蒙塵劍在手,當然看不上這些武器,更何況,他來這裡挑東西可是要承夏啟的人情的,與其挑一柄對自己沒用的武器,還不如留著機會,待會兒去挑別的。(未完待續)

… 夏啟聞言點了點頭:「既然你有趁手的兵刃,那就作罷。.」

說完他指著另一邊的書架道:「那邊,是各類功法武技,你可要去看看?」

看著那一排排的書架,陸軒微微一琢磨之後,便是搖了搖頭,九龍皇朝雖然乃是四品勢力,但想必其中最頂尖的武技最多也就是地階下品的樣子,而且還極為珍稀,夏啟不會這麼輕易的拿出來,而玄級上品的武技對於一般武者來說雖然極為強大,但對陸軒來說,著實有些雞肋。

「我們還是先去看看靈材吧。」陸軒出言直接說道。

夏啟明白陸軒的心思,呵呵一笑道:「看來你對自己的功法武技很是自信啊,朕這裡的收藏竟然都看不上,也罷,那就直接去看靈材,朕這內庫之中的靈材,全都來自於天南地北,珍稀之物,應有盡有。」

夏啟越是自誇他這裡的收藏,陸軒心中便是越是心癢,靈材這種東西不同於功法武技,靈材乃是消耗品,所以珍稀的靈材,比強大的功法武技甚至更難弄到。

跨過這個大殿,夏啟領著陸軒來到了另一處大殿之中,這裡擺放了好些柜子,每個柜子之上都有著不少的抽屜,而每個抽屜之上均布有隔絕氣息的陣法,這是防止靈材的氣息外露,引起衝突只用,可見夏啟對這內庫的布置的確是下了一番力量。

「這裡的材料有點多,朕就不一一介紹了。上面都有記載這些物品的名字,陸軒你自己慢慢看。」夏啟說道,示意陸軒自己尋找。

陸軒點點頭,他正好看看有沒有什麼自己可以用得上的東西,當下他便是走到一處柜子之前,仔細的審視這柜子之中所存放的材料。

很快,陸軒便是看到了一種十分眼熟的礦石,蘊含火系力量的離火晶,離火晶是用來煉製武器的上佳材料,若是技藝高超的煉器大師。甚至能夠在武器之中將離火晶的特性保存完好。使得武器具有特殊的效果。

不過對於陸軒來說,離火晶還有一個更大的作用,那便是用來凝聚丙火神紋。

現在陸軒的儲物戒之中,尚且留存了一些離火晶沒有用完。若是能夠再得到一些離火晶。陸軒便是能夠用來嘗試著凝練三星丙火神紋了。一旦三星丙火神紋凝聚成功,那對陸軒煉體實力的提升大有幫助,金焰爆的實力。也將進一步提升,此刻,陸軒已經動了一些心思。

「陛下,這內庫之中五行礦材的存量可充足?」陸軒轉頭向一旁的夏啟問道。

夏啟微微一怔,本以為陸軒是來看藥材的,沒想到他倒是先看上了礦石,當下他好奇問道:「莫非你還會煉器?」

「煉器倒是不會,不過這具有五行屬性的礦材對我來說還有點別的用途。」陸軒如實答道。

「原來如此,既然你有需要,那你便取上一些吧,只要不將朕的存貨全給搬空了就行。」夏啟大方的擺擺手,這些事物放著也是放著,既然陸軒有用,那就送上一點也無妨。

陸軒聞言一喜,連忙一拱手道:「那陸軒先謝過陛下。」

他當然不會將夏啟的內庫給搬空,他只需要弄一點足夠他凝練神紋的材料就行,多了也無用。

隨即陸軒二話不說便是拉開了這存放離火晶的抽屜,一片火紅色的礦石頓時映入他的眼帘,果然全是火系力量極為精純的離火晶,晶瑩剔透的紅色,看得人有種目眩神離之感,這些離火晶絕對不是那種次品,而是礦脈深處真正的精純離火晶,效果遠勝於礦脈外圍的那種參有雜質的礦石。

陸軒自然是喜不自勝,越精純的離火晶,便是能夠提供越精純的火系精華之力,使用這種離火晶,無疑能夠大幅度提升凝練神紋的成功率。

伸手在其中抓了一把,陸軒隨即手掌一翻,這些離火晶便是被他收入了儲物戒之中,沒好意思繼續拿,陸軒關上了這個抽屜,開始搜尋下一個目標。

夏啟這裡的材料的確多,陸軒看到了不少難尋的珍稀材料,不過對他來說都沒有什麼用,也不去想著佔為己有了,他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具有五行屬性的材料之上,若是能夠在夏啟這裡集齊足夠的材料,說不定有希望將他體內的五大神紋全部都突破到三星。

三星煉體者,實力堪比歸元境強者,而五大神紋齊聚的三星煉體者,更是足以達到歸元境中後期的實力,若是能夠掌握對應的煉體神通,可戰歸元境巔峰!

陸軒如今所掌握的煉體神通僅僅只有兩道,一道攻擊型的金焰爆,一道防禦型的荊棘之牆,不過三星神紋凝聚成功之後,帶來的力量提升,也是極為巨大,他之所以能夠跨境界對敵,神紋之力所起到的作用不可忽略。

緊隨其後,陸軒接連找到了甘霖花露,絕情竹,流星秘金三種材料,甘霖花露是水系的靈材,乃是一種名為甘霖花的植物身上所產生的露水,這種花極為奇特,每個月僅僅只在月中的時候產生一滴露水,而且只存在十息時間,若是十息之內不將其取走,便是會被它自己給吸收掉,算是頗為難得了,夏啟這裡也僅僅只有三瓶,陸軒取走了其中的一瓶,看得出夏啟還是頗為肉疼的,甘霖花露的作用可是很廣泛的。

再造登神之門 絕情竹則是木系靈材,之所以名為絕情,是因為這種竹子每個山頭只能夠生長一根,即便你種上無數根,最終在競爭之下,也只有一根能夠存活,不過正是因為它乃是吸收了無數根絕情竹生長成功的,這才具有大量的木系精華之力,足以讓陸軒提取出來凝聚乙木神紋。

而流星秘金,比前三種材料都更為難尋,因為流星秘金根本就沒有固定的生產之地,也沒有培育的方法,據說乃是天上流星墜落之時所產生,唯有有機緣之人能夠得到,夏啟這裡的流星秘金,也是各地進貢上來的,九龍皇朝畢竟地大物博。

不過陸軒雖然集齊了這四種足以凝練三星神紋的材料,卻還是少了土系的靈材,他看遍了夏啟所有的藏品,最終也只找到了一些流砂岩,按照陸軒的估計,流砂岩的品階可能稍微低了一些,凝聚二星戊土神紋還可以,但想要凝聚三星戊土神紋,成功率頗為低下。

即便是如此,陸軒依舊是取了一部分,嘗試一下也無妨,若是能夠將五大神紋全部提升至三星,那他的戰鬥力將又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怕是足以與歸元境九重甚至是歸元境巔峰的強者有著一戰之力了。

「陸軒,挑完了?」夏啟忍不住問道,看著陸軒一連挑選了五種靈材,夏啟也不由得有些冒汗,其餘幾種還好,但那甘霖花露與流星秘金可是頗為珍貴的,甘霖花露用處極光,而流星秘金則是有價無市。

「呃……挑完了。」陸軒本來還想說再看看,但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頓時改口,能夠得到這麼多寶物,他也應該知足了。

「那就好,那現在,我們去找找藥材?」夏啟舒了口氣,總算是將陸軒給餵飽了,看來自己這內庫還真不能隨便帶人來炫耀。

尋找替夏啟治傷的藥材,才是兩人這次真正的目的,陸軒得到的這些靈材,可謂是意外所獲。

陸軒點了點頭,他現在也沒有確定需要什麼藥材,他得看看夏啟這裡有些什麼東西,才好決定煉製什麼丹藥替夏啟治傷,他所知曉的丹方之中,能夠治癒夏啟的可是有好幾種,但全都是材料極為難得。(未完待續。。)

… 兩人再度往前走之時,陸軒突然看到牆角處竟是還有一個柜子,他不由得好奇問道:「陛下,那裡存放的是何物?」

夏啟看了一眼說道:「那都是各地送上來的一些奇物,用途都不明顯,不過朕看它們稀有,也就收了起來。」

「奇物?」聽到這兩個字,陸軒心中那份尋寶的心思不由得又升了起來,情不自禁的走了過去,夏啟見陸軒有興趣,也就隨著他一起過去了。

陸軒一個個看著那上面標註的名字,果然都是千奇百怪,根本沒有聽說過,不過既然是奇物,說不定都是些沒人知曉的東西,這些名字,怕也是上供之人隨意取的。

當陸軒的目光移到這柜子的頂部之時,看到有一個抽屜被緊緊的鎖住了,其上更是籠罩了一層陣法,似乎防止什麼東西泄露一般,陸軒看了一眼抽屜上標註的名字,上面寫著極光紫雷晶五個字。

極光紫雷晶?莫非是雷系的寶物不成?陸軒好奇想到,雷系的寶物可是頗為珍貴,因為雷電乃是天地之力,比起五行之力更難保存。{

「陛下,這極光紫雷晶應該是極佳的材料吧?怎麼會放在這裡?」陸軒詢問道。

夏啟搖頭一笑道:「的確是極佳的材料,這極光紫雷晶之中蘊含了極為濃郁的雷霆之力,也不知道是如何生成的,朕當初將它交給皇宮裡的工匠,欲讓他們打造出一柄具有雷霆之力的武器。但最終卻是發現,這塊晶體極為堅硬,尋常之法無法破開,而若是強行轟破的話,不但晶體之內的雷霆之力會消逝,甚至會爆裂開來,造成極大的損傷,他們研究一段時間無果之後,朕便是將其放在這裡擱置下來了。算起來,怕是有五六個年頭了。」

陸軒倒是對這塊所謂的極光紫雷晶頗為感興趣。這還是他遇到了第一件雷系的寶物。他當下詢問道:「陛下,可否讓我看一看。」

「當然沒問題。」夏啟隨即伸手關掉其上的陣法,拉開這個抽屜,取出了一塊如夢似幻的晶體。

陸軒下意識的將其接了過來。眼神緊緊的盯在這塊極光紫雷晶身上。極光紫雷晶之中的顏色在不斷的變換。極為絢麗,好像其中真的蘊含了極地的光芒一樣,而在它的內部。則是有著一絲不斷閃爍著的紫色雷霆,哪怕有著這塊晶體保存著,陸軒依舊能夠感受到其中這一絲紫雷的強悍氣息。

陸軒毫不懷疑,別看這看上去只是一絲小小的雷霆,但若是將其釋放出來,必然能夠吸收散落在天地間的雷霆之力,造成巨大的破壞!

此刻陸軒的心中突然湧現出一個念頭,不知道他能不能吸收這絲雷霆的力量,太乙歸元訣可是能夠吸收各種能量的,當然,他想要吸收這絲雷霆之力,並非是用來提升自身的元力,而是想要利用這道雷霆之力來凝練神紋。

煉體神紋可不僅僅只有基礎的五行神紋,還有雷震神紋等特殊神紋,這類特殊神紋,往往都會有著特殊的效果。

他想要開口向夏啟索要這塊極光紫雷晶,不過又覺得這種無限制的索取似乎不大好,夏啟肯定也知道這塊極光紫雷晶的珍貴,只是現在沒有合適的使用之地,才將其擱置在這裡而已。

一番思量之後,陸軒下定了決心,轉頭朝夏啟說道:「陛下,這塊極光紫雷晶,對我或許有些用處,我想跟陛下您用東西換取,不知道陛下意下如何?」

「跟朕換?」夏啟饒有興緻的問道:「你有什麼好東西?」

「既然陛下想用這極光紫雷晶打造武器,那我不妨就用武器跟陛下換好了。」陸軒心中早就有了主意。

「哈哈,一般的武器朕可看不上,你得拿點好東西出來才行。」夏啟大笑道,若陸軒真有好東西,他倒是不介意極光紫雷晶給陸軒,反正在這裡放著一時半會兒也用不到。

陸軒也不猶豫,直接就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了一支大戟,他也不大記得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了,但他知道自己這裡好東西還是不少的。

夏啟看著陸軒取出來的這支大戟,頓時就直了眼睛,忍不住直接接了過來,要知道,他最擅長的武器便是戟了,觸摸著這支大戟之上的細膩紋路,感受著它的內部結果,夏啟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

良久之後,夏啟方才睜開眼睛,嘖嘖出聲道:「竟然是地階中品的寶器,而且堪稱地階中品之中的極品了,若非是材料稍微次了一點點,這必然是一件地階上品之中的極品寶器!」

隨即他又道:「能夠以這種普通的材料煉製出如此上佳的寶器,煉製這支大戟之人,必然是頂尖的煉器師,陸軒,不知道可否將其介紹與朕認識?」

陸軒搖了搖頭道:「非是陸軒不願,而是我也不知道這是誰煉製的,陛下也知道,我對以前的記憶十分模糊。」

「那真是可惜了。」夏啟頗為遺憾的說道,摸了摸這支大戟,他又道:「這支大戟朕很喜歡,朕跟你換了,若是你能夠尋到這位煉器師,將那塊極光紫雷晶交給他來煉製,必然能夠煉製出一件地階上品的寶器。」

「那就承陛下吉言了。」陸軒笑了笑,將極光紫雷晶收了起來,他也不去接受他要來是幹嘛的,畢竟他也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夠利用這極光紫雷晶將雷震神紋凝練成功。

一連入手好幾件寶物,陸軒心滿意足,夏啟得到陸軒的這支大戟,亦是頗為滿意,可惜他不知道,這支大戟乃是堂堂天帝所鑄,若是他知曉內情,別說是一塊極光紫雷晶,便是十塊,說不定也得求著陸軒換了,也就只有葉天這種存在,才能夠利用尋常的材料,煉製出地階中品寶器。

隨著夏啟一起來到內庫之中存放藥材的地方,一陣濃郁的葯香便是撲入陸軒的鼻中,稍微嗅了嗅,陸軒便是分辨出了不少種藥材的味道。

「陛下,你這裡可有什麼能夠彌補生命力的藥材?諸如天山雪蓮之類的。」陸軒問道。

「雪蓮沒有,不過萬年雪參倒是有一株,這個如何?」涉及到自己的傷勢,夏啟也重視了起來。

「萬年雪參?這個好,比天山雪蓮的效果都要好。」陸軒有些驚訝出聲,萬年雪參,那可真是頂好的寶物了,隨即他又道:「確定有萬年之久嗎?」

「呃……下面人是這麼說的,具體有多少年頭,朕倒是不太清楚,朕拿給你看看。」夏啟說道。

這內庫雖然龐大,但夏啟記憶力倒是不俗,很快就找到了那株萬年雪參,陸軒揭開盛放雪參的木盒,仔細檢查了一下說道:「萬年可能不到,但至少也有九千年了,的確難得,有了這份藥材,我煉製丹藥的把握就更大了。」

聽陸軒這麼說,夏啟自是喜不自勝,哈哈笑道:「屬下人還是不敢欺朕的,你說說,還需要什麼,朕這裡若是沒有,便找蘇老兄去索要,百草堂的珍稀藥材,可絲毫不遜色於朕的內庫,若是再沒有,朕便發動整個皇朝前去尋找。」

陸軒聞言不由得有些汗然,果然是有人好辦事啊。

「我準備為陛下煉製的丹藥,名為一轉壽元禁丹,可治癒體內創傷,並增添壽元,不過此丹藥需要三味主葯萬年雪參可充當其中一味,用以延壽,還需要銀葉草,用以治傷,以及玲瓏樹根,用以補充身體消耗的血氣。」陸軒說出了另外兩種藥材的名稱。

夏啟微微皺眉:「這銀葉草,朕好像有些印象,但那玲瓏樹根又是什麼東西?」

陸軒苦笑:「我也不知道,但丹方之中是這麼記載的,而且這三味主葯之中,只有第一種延壽之用的藥材可以替換,其餘兩種是無法替換的,唯有這樣,才不會引起藥性衝突。」

「朕記得內庫之中曾經存有一些銀葉草的,但後來被用掉了,不過既然曾經有過,想必不是那麼難尋,但那玲瓏樹根,恐怕需要花一點時間去尋找了。」夏啟思慮一番之後說道,無論如何,他也得想辦法弄到這幾味藥材,這是他能否活下去的關鍵。

「其餘的藥材,可還有所需的?朕一併尋找。」夏啟揮了揮手道。

「其餘的輔葯都不是那麼難找,我已經在陛下這裡看到了,只差這兩味了。」陸軒說道:「對了,陛下,我還需要一些普通的藥材來練練手,不知道這裡的是否可以隨便取用?」

陸軒如今才是三品煉藥師,想要煉製一轉壽元禁丹,還是有些吃力,若是能夠提升至四品煉藥師,再加上太乙鼎相助,那成功率就能夠大大提升了。

「自然可以,那你這段時間抓緊練手,一旦朕將藥材尋找齊全,便是著手替朕煉製那一轉壽元禁丹。」夏啟在這種事情上不會吝嗇,反正普通的藥材只要他需要,一抓一大把。

「陸軒必盡全力!」(未完待續……)

… 既然夏啟都已經開口,普通藥材可以隨意陸軒取用,陸軒自然也不客氣,能夠用夏啟所收藏的藥材來提升自己的煉藥師品階,這可是件求都求不來的好事,若非是夏啟需要陸軒煉製一轉壽元禁丹,怕也不會如此大方。

當即陸軒便是在這內庫之中尋找起來,把幾種丹方所需要的藥材全都收集了一遍,他倒也沒有欺瞞夏啟,所取用的藥材全都是普通的藥材,偶爾珍貴一點的,所需的量也不多,只是充當藥引之用。

也虧得陸軒這只是從三品煉藥師提升至四品,而且蒼穹丹典之中記載有一些利用低階藥材來煉製高階丹藥的法子,夏啟才能夠供得起,若是想要從四品提升至五品,恐怕夏啟將這內庫之中的所有藥材都交給陸軒使用,都稍嫌不夠,不是數量不夠,而是藥材的品階不夠,想要提升至五品煉藥師,陸軒必須得煉製地階的丹藥才行。

三品煉藥師,最高只能煉製人階九品的丹藥,而四品煉藥師,最高則可以煉製地階三品的丹藥,五品煉藥師,那便能夠煉製地階六品以下的丹藥了。

一轉壽元禁丹,乃是地階五品的丹藥,放眼整個九龍皇朝,:3w.也未必有人能夠煉製得出來,便是號稱藥王的蘇鶴軒,也只有四品頂峰,接近五品的層次,運氣好,他或許能夠煉製出地階四品之上的丹藥,但成功率是極低的。

至於陸軒,之所以有信心在四品煉藥師之時將一轉壽元禁丹煉製成功。便是倚仗了儲物戒之中的太乙鼎,這便是一件強大丹鼎可以帶來的助力,可以硬生生的提高煉藥師煉製超出自身等級丹藥的成功率,而太乙鼎,在整個天域都是赫赫有名的。

將一眾藥材取好之後,夏啟便是按照陸軒的要求,給他在皇宮之中安排了一處靜室,本來夏啟考慮到陸軒要煉丹,想把他安排到煉丹房的,不過陸軒卻是拒絕了。他擁有太乙鼎。自身便是攜帶火系陣法,根本用不到這種凡火。

來到靜室之中,陸軒第一時間卻並非是開始煉丹,而是取出了他在夏啟內庫之中所獲得的那些五行靈材。離火晶。甘霖花露。絕情竹,流星秘金,以及流砂岩。

這五種藥材。乃是陸軒體內神紋突破至三星的關鍵,至於那塊珍貴的極光紫雷晶,陸軒暫時沒有動用,他準備將體內神紋先提升至三星,再著手凝練雷震神紋,畢竟他對雷震神紋是否能夠凝練成功,還沒什麼把握。

陸軒率先拿起的是離火晶,這些材料之中,以離火晶的數量為最多,即便是失敗一次,陸軒也能夠接受,不至於影響心境。

雙手各握住一塊離火晶,陸軒閉上雙眼,呼吸開始變得均勻起來,而體內的太乙歸元訣,則是緩緩的運轉開來,開始從離火晶之中抽離出一絲絲的火系精華之力。

隨著火系精華之力入體,陸軒的身體漸漸變得灼熱起來,而體內那已經凝練成功的二星丙火神紋,則是開始變得亮了一絲,似乎是感受到了火系精華之力的氣息。

一道道複雜的靈陣圖,從陸軒的腦海之中閃過,那是太乙歸元訣之中記載的三星丙火神紋陣圖。

當火系精華之力吸收得差不多之時,陸軒終於是動了,一絲太乙之力恍若的陸軒的雙手一般,極為靈巧的在他體內穿梭,很快便是牽引著火系精華之力來到了五臟六腑之間,這裡便是刻畫神紋之地。

陸軒心念一動,火系精華之力便是被抽出一絲,靈活的自動勾畫起來,瞬間形成一道玄奧的符文,準確的印在了那完好的二星丙火神紋之上,隨著這道符文的落下,丙火神紋頓時猛然間閃亮起來。

這一道符文,乃是連接符,唯有通過這道符文,二星神紋方才能夠進階成三星神紋。

連接符成功之後,陸軒心神已經完全投入到了體內,這一刻,他神情緊繃,元力不斷調動,牽引著火系精華之力不斷的勾勒,一道接一道的符文飛快的刻畫成功,隨後便是如同雨點般的打入丙火神紋之上,凝練神紋,便是如同在刀尖上跳舞,容不得一絲失誤。

此刻那道本已經複雜無比的二星丙火神紋,開始變得更加的複雜,看上去也沒有了那麼的美觀,顯得有些雜亂,畢竟這還只是個半成品。

隨著越來越多的符文落下,三星丙火神紋已經開始初具其行了,陸軒也越來越慎重,現在神紋已經完成了八成,但只要不到最後一道符文成功,便算不得成功,行百里者半九十,便是如此。

一滴滴汗水,從陸軒的額頭滑落,陸軒卻是絲毫不知情,這並非是他緊張所致,而是丙火神紋自主散發力量產生的熱量所致。

終於,隨著最後一道符文落下,丙火神紋瞬間光芒大振,耀眼的火紅色,顯得是如此的絢麗,陸軒心頭一顆石頭亦是在此刻安然落地。

三星丙火神紋,凝練成功!

第一次便是成功,這得得益於陸軒這段時間的積累,以及強大的靈魂力量,體魄越是強大,承受能力便是越好,神紋不易崩潰,而靈魂力量越強大,掌控能力便是越高,不易出現失誤。

城府 舒了口氣,陸軒擦了擦額頭上殘留的汗漬,開始平復心境,著手下一道符文的刻畫。

接下來陸軒需要刻畫的,便是庚金神紋,他所掌握的兩大煉體神通之中,唯有金焰爆乃是攻擊型神紋,此刻丙火神紋已經達到了三星,若是能夠將庚金神紋同樣提升至三星,一拳打出去,怕是足以擊傷歸元境八重的強者,絕不會比他煉神實力弱。

流星秘金,摸上去十分的粗糙,外形一點也不平整,而且因為其蘊含金系之力,鋒利無比,這一塊未經鍛造的流星秘金,論鋒銳程度,絕不遜色於一般的人階中品寶器,若是經過鍛造,可以煉製成地階下品,乃是地階中品寶器,也就是陸軒這等皮糙肉厚之人,放才敢隨意在上面撫摸,不擔心割破自己的手掌。

從流星秘金之中提取出來的金系精華之力通過陸軒的經脈之時,鋒銳的切割之力,使得陸軒都感覺有種經脈被割破的錯覺,相比起來,火系精華之力造成的灼熱根本都算不得什麼了。

不過這種疼痛之感,卻是讓陸軒時刻保持著清醒,每一道符文的刻畫,都是極為慎重小心,大大的減少了失誤程度。

不多時,三星庚金神紋,再度凝練成功。

陸軒情不自禁的運轉了一下這剛剛出爐的三星庚金神紋,瞬間便是感覺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加的強大起來,哪怕不動用金焰爆,他這一拳打在人身上,也不遜色於被寶器捅上一刀了,陸軒對這個效果很滿意,在這個煉體之道流傳不廣的天劍大陸上,他如此強大的煉體實力,絕對是一個出乎預料的殺手鐧。

兩大三星神紋的凝練成功,大大的增強了陸軒的信心,再接再厲,陸軒緊隨其後開始了第三道三星神紋的凝練,這次是乙木神紋。

他所掌握的兩大煉體神通之中,除了金焰爆,便是荊棘之牆,荊棘之牆乃是木系神通,自然要優先凝練乙木神紋。

乙木神通的凝練,比起其餘兩大神紋更加的輕鬆,一路上完全是安全無痛苦,木系精華之力不但不會對陸軒的經脈造成任何損傷,反倒還順便將陸軒剛剛被火系精華之力與金系精華之力所造成的微小損傷一併修復了,真可謂是一舉兩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