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聯賽結束之後,等待着山貓隊的是馬上即將開始的轉會市場,以及十月份便將火熱展開的nba季前賽,在季前賽到來之前,爲了幫張若寒更加容易的走上挑戰nba列強球隊的道路,山貓隊肯定會爲張若寒,專門去挑選幾名適合圍繞張若寒而展開進攻戰術的新鮮血液球員,因此,這幾天都是張若寒一人在訓練,而山貓隊教練伯尼,則在忙着挑選新球員的事情。

當大口大口喘息着空氣的張若寒,呼吸漸漸平穩下來時,已經恢復一點力氣的他,強行技撐起身體,向訓練館外面緩緩走去,昨天晚上已經好久沒有時間陪江娜散步的張若寒,決定在今晚訓練後第一時間趕回家裏,陪江娜在月夜下散散步。

至於白天的時候,張若寒已經不大敢公然在夏洛特街頭露面,當那些瘋熱的山貓球隊迷們以及無所不在的美國記者們,如人潮一般,迅速將張若寒完全淹沒的時候,張若寒的心中總會涌起一種恐怖的感覺,頭暈腦漲的說不出一句話,只能用力的從人山中擠出,拼命的從人海中泳出,然後展開自己無人能及的速度,一抹煙似的溜之大及。

……

和訓練館的保安人員打過招呼,張若寒縱身從籃球館側面的小門中走出,剛一出門,便看到不遠處一名在潔白的月光照下,全身彷彿被鍍上一層夢幻光暈的月之女神,正閃爍着柔情似水的目光,向着自己飛快的走來,那完美的嬌好面孔,絕對會讓所有見到她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會爲之驚豔不已。

“娜,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好,你在家裏等我,然後一起去散步嗎!”

面帶疑惑的張若寒向宛如月之女神的江娜,快步迎去。

“陪你一起走回家,走慢一點的話也要十幾分鍾,已經算是散步了啊!”江娜伸出手輕輕的攙在張若寒右臂上,非常習慣的依在張若寒肩上,一臉滿足的說道,雖然,她很喜歡和張若寒一起漫步在美國街頭的感覺,但是,在張若寒結束了這麼辛苦的訓練後,她真的不捨得再讓張若寒陪她散步,希望張若寒能多休息一點時間。

“娜!”

張若寒心頭一顫還想說點什麼,卻已被江娜推着向前緩緩走去,兩人在露燈下越來越長的身影,更是親密無間的相擁着。

……

夏洛特市位於美國東南部的北卡羅萊納州,北臨華盛頓,南近亞特蘭大,現市區內共有人口五十一萬人,郊區共有人口一百四十萬人,氣候溫和溼潤,四季分明,年平均氣溫十二攝氏度。即使是在工業高度發達的市區裏,也滿是鬱鬱蔥蔥的樹木和綠草如茵的草地,是美國最富盛名的綠色城市之一。

山貓隊分配給張若寒的一套小別墅距離訓練館非常近,同樣位於市區內,兩者之間大概只有不到兩千米的路程,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正好夠張若寒一家四口人平均分配!

每人都能得到一間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本來按照爸爸的意思,是想把江娜的那間房間作書房用,讓江娜和張若寒睡一起算了,但是,已經把江娜當成心頭肉的媽媽,卻不同意爸爸的這個建議,認爲在兩人婚前便睡在一起,十分的不妥,會委屈江娜,堅持每人一間房,於是,爸爸想要一個書房的想法,便只能暫時擱淺。

然後,停聞此事的皮特向爸爸媽媽建議,他們可以用張若寒桌下桌上得到的合約薪金,購買一套非常豪華、寬敞的別墅,然後,還可以挑選一輛代步用的汽車!但是,向來節省慣的爸爸媽媽,非常反對這種將錢一下子花光的做法,認爲房子夠住便好,而錢嗎,放在銀行裏留着以後萬一有到用錢的地方,拿出來急用纔是正道!

皮特聽到張若寒爸爸媽媽的想法後,不禁輕笑起來,美國人的生活觀念和中國人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如果讓張若寒的爸爸媽媽,知道美國某些大牌的球星們,爲了尋找刺激,情願花上近百萬美園,偷偷跑到戰火瀰漫的國家,痛痛快快的轟上幾發火箭炮,真不知道他們會是一種何等的反應啊!呵

…….

張若寒和江娜漫步到別墅門口時,非常異外的看到皮特正斜靠在他的那輛寶馬車上,大口的吞吐香菸,不禁向皮特問道

“皮特,你怎麼站在門口,爲什麼不進去?”

皮特聽到張若寒的聲音後,立刻將香菸扔在地下,用腳踩滅菸頭後,擡起頭,向張若寒急問道:“我的貓王啊,你的速度可真慢,從訓練館內走出,然後走回到裏,竟然發了五十多分鐘!”

“呵呵”,張若寒笑了笑,爲了陪江娜多散一會步,他執意帶着江娜繞了好幾條大街,才走回別墅的。

“我們在散步,所以慢了些,你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張若寒一邊推開家門,一邊向向皮特問道。

“是的!有大事情發生,所以我心急如焚的在門口等你,沒有進屋,想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你!”皮特向張若寒非常着急的說道。

“皮特大哥,你和若寒這裏商量事情吧,我先進去幫阿姨做晚飯!”江娜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到了媽媽天天做飯的時間,既然她已經到家,還是去幫媽媽做飯吧。

“恩。好的!”皮特向着江娜笑了笑,然後轉過頭,扶着張若寒的肩膀,向張若寒說道:

“若寒,因爲你是我強力推薦到nba的,所以某些認識我的人,以爲我是你的經濟人,然後,今天傍晚的時候,一名大人物的祕書突然打電話來找我,說這名大人物想見見你,他對你非常感興趣!”

“誰啊?”張若寒不解的問道,實在想不出這名大人物,到底是哪位?

“艾裏克;斯塔門格!”皮特突然兩眼光芒大作的說道。

??

不知道皮特說的人是誰的張若寒,小心翼翼的向皮特問道:“他是做什麼的?很有名嗎?”

我暈!

皮特的頭上冒出一滴冷汗,看來小貓王除了打籃球外,對別的很多事情,都是一無所知啊,於是,他開始詳細的向張若寒解釋起,這到底是一位何等程度的大人物!

../..

吒吒風雲的阿銳時代的頭號人物,即將誕生! 兩個人牽著手,在這條長巷上走著,逐漸越走越深。

有一棵參天大樹在那裡,李雙希不禁咋舌稱奇。本來,她以為她小院子的那棵樹已經算很高了。沒想到這裡還有一棵更高的樹。樹齡應該已經很大了吧。

「好高的樹啊。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不知道啊,我出生的時候,它便在了。」

她的臉上帶著雀躍的神采,讓看著這一切的九皇子有了更深的感覺。可愛的姑娘,看到喜歡的有趣的事情,就把其他忘得一乾二淨了。明明剛剛她還很害怕的樣子。

掌珠 真的是這樣嗎?李雙希只是在藉此轉移自己的恐懼罷了。如果不裝作一切如常的樣子,如果她太害怕了。她就會屈居於下風。只會被人牽著鼻子走了。

目前的狀況而言,她必須保持冷靜。千萬不可顯露自己的慌亂。不過,也不能什麼都不說。李雙希下定決心,鼓起勇氣,她一定要掌握先機。

「本來我去看哥哥的。」李雙希繞到更遠的地方,以便逃離,雖然昨日證明了她這種舉動的無用,「但在路上遇見了你。你看起來好像有很多話想和我說。」

不然也不至於拿刀逼著她一起來了。她不想不知道太多事情,然而勢逼人為,她不得不做。既然出現了,她只能面對了。

好在,李雙希現在仍然確定,九皇子不會真的去傷害秦暮暮。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秦少嶺被打傷,她不知道何人所為,但是如果九皇子想要殺她。那麼昨天就可以殺了,不至於等到現在。

「你不害怕我了嗎?」

九皇子看著眼前的人,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但不論真假,他倒不是很在意。本來求娶她,早在他的計劃之內。昨天的事情,無非是推進提早了這個計劃。

她看起來還是不願。九皇子是明白的,本來他並不想逼她,但又能如何呢?

「我怕你也沒用啊。」李雙希走近了九皇子,牽起他的右手,「至少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的。」

用的是肯定句。但是李雙希現在心裡慌的,小心臟打起了鼓。真的好害怕的,但不能不做。

早點確定這件事,對她來說就越有利。她總不能跑去跟皇上說,九皇子有問題,您注意下,順便保護我吧?

人家是嫡親父子,不是她能夠左右的。雖然她現在是丞相之女,但丞相不也得聽皇上的。

並且最重要的!她沒有證據啊!隨時就成了誣告皇子,那就更加麻煩了。唯一可以信任的秦少嶺,目前還在昏迷中。

商量肯定是要商量的。不過,也得等到秦少嶺大好才成。

「暮暮。」九皇子抓住她的肩膀,「你可以相信這句話。我肯定不會傷害你的。」

的確是他最真心實意的話。他沒有想過,在發生了昨天那種事情后。秦暮暮居然依舊相信他。不管真情還是假意。

他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嗯,那可以說了嗎?」

唉,果然還是因為她旺盛的好奇心啊。如果昨天直接跑了,現在是不是就沒有這種麻煩了呢?

還是既來之,則安之吧。先聽聽九皇子是怎麼解釋的。

「暮暮,對不起。」

對不起?為何要對她說對不起啊?難道是為了拿刀頂著她那件事嗎?

「你是說用刀劫持我的事情嗎?」李雙希其實並不關心這個舉動,她關心的是這背後的狀態,「你不用說道歉的話,只要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就行了。」

畢竟做都做了,她還能說什麼呢?大哭大鬧嗎?還是罵九皇子,「無情無恥無理取鬧!」那種都很幼稚……

她愛哭是因為她要宣洩情緒,並非是要通過眼淚謀算什麼東西。所以,她真的只是想知道,這背後的原因罷了。

但是看著九皇子那副樣子,好像她不原諒他,他就不說了一樣。男人啊……有時候就是像小孩子一樣。

這也是李雙希從話本子上看來的東西。她現在莫名覺得很有道理。果然文學啊,來自生活又高於生活。不可能那麼離地了。

李雙希這樣想著,深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得先原諒他了。沒事,要是發現他真的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人。她再繼續怪就好了。誰說這次原諒了。下次就不能怪他了?

「好了,好了。我原諒你就是了。」

李雙希拍拍九皇子的肩膀,示意他放輕鬆些。不要為這種事拘謹了。最重要的是,趕快告訴她為什麼啊!

「那就太好了。」

九皇子心裡安定下了,整個人也鬆弛下來。於是他也開始告訴李雙希,到底什麼是真相。

「那個人是我三哥的人。」

三哥?就是那個害她進宮的!該死的!三王爺!

「所以呢?」但李雙希還是不明白,三王爺的人為什麼要來偷走她,「他一直說我是命定之人。」

到底什麼是命定之人啊?李雙希一直對這件事很好奇。

「所謂命定之人……」九皇子好像有點難以啟齒,「就是有皇后命格的人。」

……

什麼……皇后命格?秦暮暮有皇后命格?這李雙希倒是不意外。不過這和要把她偷走有什麼關係?

「就算如此,也沒有必要劫持我吧?」

「他……是前朝遺孤……」

前朝遺孤,她是知道什麼不應該知道的事情了嗎?不過……前朝遺孤?到皇上這代,明明已經是第六代了。怎麼會還有前朝遺孤?

「不懂……」

所謂不懂就要問。李雙希也要做一個謙虛好學的學生。不過……好學的地方不太對……

她應該專註在廚藝和體能鍛煉上。要麼成為一個專業的廚子!要麼成為一個專業的宮女!就是不可以怠惰……

就在李雙希瘋狂給自己打雞血的時候,九皇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幾經思考,他還是說了。

「他是我三哥收留的遺孤,現在是三王爺府的暗衛,一心復國。」

嗯……這下聽懂了,不過更糊塗了。

「暮暮,你願意與我結成同盟,一起保守這個秘密嗎?」

額……李雙希有點懵,這什麼跟什麼的……她是聽懂了,但這麼快就要結成同盟? 然後,在今年八月份的時候,剛剛在美國本土舉辦完兩場冠名爲銳步xx聯賽的全球第三運動品公司銳步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保羅費爾曼,連同阿迪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赫伯特海納一起出現在世人的面前,並告知世人,他們倆人剛剛代表兩大運動品牌公司,簽下了一份合約,正是那份另全世界各國媒體譁然大驚的收購合約!

來自於德國的阿迪公司出價三十八億美元的天文巨資收購美國的銳步公司,表面上說是爲了通過兩家公司的長處,而進行互補,但所有明眼人都明白,阿迪公司此次收購銳步的壯舉,便是想兩通兩家公司加在一起zhan有全球運動品兩成的銷量份額,用來拉近代表着最爲成功的美國精神其中之一的耐克公司,霸佔在其身下的全球運動品三成銷量份額的差距!

……

聽完兩眼精光大作的皮特徐徐道出艾裏克斯塔門的身份,以及今年夏天轟動全世界的阿銳風雲的大新聞後,張若寒不禁輕輕的嚥了一口口水,身爲美國阿迪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的艾裏克斯塔門在自己剛剛出名後,沒有多久的此刻,想要見一見自己的理由,已經顯然易見了,他是對自己有興趣,想和自己。。。。。

“他是想和我。。。。”張

若寒的星目中閃過一道興奮的目光,向皮特詢問道,可是,還是沒有說出那個最終的答案。

“估計是這樣的,除此之外,好象沒有什麼其它的理由!”皮特用力的點點頭,然後,大笑起來,拍着張若寒的肩膀,“張,如果真是這樣,那真要好好恭喜你,此事淡妥之後,你的父母即使再不希望你胡亂花錢,但是,向你們中國的那位中姚明鋒一樣,花個五十多萬美元,購買一幢近三百尺的別墅,還是應該能夠接受的吧!呵呵!”

“呵!”

張若寒笑而不語,一件事情沒有落實之前,即使他也爲會這件事情而感覺興奮,但他還是會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正是那種天生的處事不驚之人!

“我要到哪裏去見他?”張若寒向皮特問道。

“拉斯唯加斯!”皮特說道。

“賭城??怎麼會在哪裏?”張若寒不解的道。

“艾裏克;斯塔門格雖然是一名商業奇材,但是他有個怪僻,除了非常重要、一定要在公司內處理的某些事情外,他喜歡和別人在比較休閒的地方淡事情,完全的體現出美國某些享受主義的人們,即要全心工作,更要全心享受生活的宗旨!所以,按我的建議,你明天便動身去哪裏吧,畢竟這件事情越早落實越好。”

“哦,知道了,但是,這些方面的事情我都不太懂,皮特,因此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張若寒收起笑容,直視着皮特的雙眼,問道。

“什麼問題?你儘管問便是,我會知無不言!”皮特拿起搭在張若寒肩膀上的手臂,一邊向懷裏摸索着香菸,一邊隨口說道。

“憑請你當我的經濟人需要多少錢,請你如實告訴我,一分錢也不能少!不要因爲我們之間的關係,而減少你自己的利益,上次你爲了推薦我到山貓隊參加選前試訓,竟然沒有事先收取推薦費用的事情,伯尼教練已經告訴我,讓我知道自己實在欠你太多,所以,這次請你告訴我一個如實的價格,我想憑請你當我的經濟人!”張若寒的星目中閃爍着極其感動的目光,深深的凝望着低下頭,正準備將香菸塞到嘴中的皮特!

聽到張若寒的話後,皮特頓時全身一顫,手中的香菸也因爲這一顫,而脫離手指後輕輕的跌落在地面上,然後,滿臉平靜的皮特擡起頭,拍拍張若寒的肩膀,作輕鬆狀笑道:“傻小子,我事後已經從羅伯特那裏拿到了我應得的薪金,你並沒有欠我什麼,我只是爲錢在辦事,你沒有必要爲這個,而憑請我當經濟人,呵呵。”

“皮特雖然你這麼說,但是,我覺得如果山貓隊看不中我,你爲我而奔波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便有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但你卻從來沒有爲此有過絲毫怨言,反而像我親生的大哥那樣對待我!不爲別的就爲這份恩情,我已經欠你太多太多,所以,這次我想憑情你當經濟人是絕不會嫌貴,你只管開價,因爲除你這之外,我是絕不會在憑請其他人當我的經濟人!”張若寒向皮特真情流露的說道,說得皮特的心頭曖洋洋的,在皮特和張若寒所相處的這些日子裏,爲了皮特自己想要打造出他球探生涯中最輝煌的一件壯舉的夢想,以及被張若寒對籃球的癡迷所漸漸感染,皮特真的只是再爲了幫助張若寒獲得成功而努力,反而沒有怎麼太在意張若寒成功後,能夠爲他帶來多少的利益!

正如張若寒所言那樣,皮特是在以一名異國大哥的身份,份外真誠的用自己的真心去對待爲張若寒。

都市鬼谷醫仙 然而此時,這份真心終於被張若寒向皮特道出,並向皮特表明不論花多少錢都要讓皮特當他的經濟人,真是讓皮特覺得開心和欣慰,但皮特開心的不是他能從張若寒那裏得到多少金錢,而是開心自己一顆默默從天而降的真心,終於被張若寒那顆滾燙、火熱的赤子之心,給緊緊接住了。

“恩好吧,反正我已經不想再做球探,那便做做你的經濟人吧,不過我的價錢,可是很貴的哦,我怕你會爲之變成一個窮光蛋!”皮特將重新拿出的一根本香菸點燃後,用力的深吸一口,向張若寒打趣道。

“我不怕,變就變吧,反正這一切都是你帶給我的!”

…….

一句非常堅定話語,從美國夏洛特市區內一間非常精緻的別墅門口,向着夏夜天空中那顆被幾片浮雲遮掩住少許光華的月亮升去,彷彿在片刻之後便會出現一片風起雲涌的景象。

第二天一大早,張若寒便和皮特坐上了飛往拉斯維加斯的飛機,當破空而過的飛機剛剛飛臨美國西部的內華納洲的上空時,第一次看到這裏景色的張若寒,已經完全被眼前那無比壯觀的大自然景色所震憾住!

在那一望無際的紅土高原上堅立着白雪皚皚的山脈,以及彷彿被上帝之斧強行劈出的萬里裂縫,還有那裂縫底部在烈日照射下反射出碧綠顏色的奔騰急流,正是聞名世界的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

異常壯觀的大自然奇觀、美景,讓張若寒爲之不住震懾,爲之不住驚歎造物主之神奇時,飛機突然飛臨進一片死寂荒諒的沙莫中,瞬間帶給張若寒造物方除了神奇之外的,另一殘忍的方面,正想向身邊的皮特感慨,爲什麼在如此壯觀的背後卻是讓人害怕的死寂荒涼時,張若寒卻突然被機窗外更加難以想象的一幕,而震憾到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如果剛剛白雪皚皚的山脈,橫斷大地的峽谷以及死寂荒涼的景觀都是大自然、造物主的傑作,那麼眼前的這一幕,便是人類向大自然發起的最強烈挑戰。

滿天飛沙黃士的天地之間、大地邊緣,突然出現一座閃爍着夢幻般光芒的城市,正是用全世界資本主義的金錢,強行堆砌起來的人造城市賭城拉斯維加斯!

也許在人一生漫長的歲月中,你爲會爲生命的艱辛而感到勞累,感到生無目的,但是當你看到這坐到處瀰漫着人間極至奢華的金碧輝煌的城市,你纔會知道,人生的享受是什麼樣的,人的奮鬥目標,又是在哪裏。

只要你一踏進人造城市拉斯維加斯閃爍着金光的大門中,你便會將一切的煩惱暫時的拋在腦後,盡情的體會倒人間的一切快樂、歡樂,以及醉生夢死、紙醉金迷的生活,直到你手中的金錢,完全融入進這座彷彿連道路都是用黃金鋪成的城市裏。

但是在這極樂的背後是什麼樣的,還不是目前的張若寒所需知道和了解的,他需要知道的便是,如何在近乎糜爛和極樂的物質誘或前,保持一顆擁有夢想的運動員,所必需要擁有的能夠控制住、壓迎住內心中所有瘋狂的平常心!

“呵,感覺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在爲這座城市裏的每一個景觀,而不停狂熱跳動!”剛剛走下飛機的皮特,帶着張若寒第一時間坐上計程車,向艾裏克斯塔門格所下榻的,即是超級豪華大酒店又是超級大賭場的愷撒皇館趕去。

深深爲拉斯維加斯這座城市宏偉和輝煌而感到炫目、衝動的張若寒,依然一動不動的注視着車窗外揚溢洋着金色流光的街道,緩緩吐出代表着他此時心中想法的幾個大字,

“震憾人心,極度誘惑!”

“呵,說得好,那麼晚上的時候,我便帶你去體臉一下什麼是富人們的快樂和瘋狂吧,在那裏會有令人血脈噴張的激情表演,更有揮豪一擲上百萬的巨賭,只要你有錢,你想象的一切快樂都會應有盡有!不過,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父母和江娜的!”,皮特摟着張若寒的肩膀,故意向誘疑惑道。

“恩不了,不了,我對那些沒有絲豪興趣!”

張若寒滿臉慌張的不停搖晃着腦袋和雙手,說出心中想法,雖然他已身在這個世界上最奢華的地方,但是他只想做一葉漂泊過這裏的過客便好,畢竟,這裏的一切和他的世界是完全沒有辦法接攏的,

在張若寒的世界裏,他只想擁有籃球和他所愛的的人們,便足夠了!

“哦,那真是可惜啊!”

皮特面作可惜之色的說道,可心裏卻在爲張若寒的回答而感到滿意,能夠說出如此之話的運動員,纔是真正前途無量的運動員!

哎,不過,曾有多少一夜鉅富,前途不可限量運動員,便是被這些能夠殘食人類靈魂以及運動員精神的,天使和魔鬼混合體的怪物們,一點一點毀滅的啊!

……

從計程車上走下的張若寒,靜靜的打量着愷撒皇館門矗立的,那個巨大的羅馬戰車斗士的雕像,而皮特剛在通過手機和艾裏克斯塔門格的私人祕書聯繫,片刻後,一個金髮碧眼、身材高挑的絕色女郎,搖晃着水蛇般的纖腰、輕踏着帶有濃濃誘惑力的步伐,向張若寒和皮特迎來。

“你們好,請問是張若寒先生和皮特先生吧!”

“是的,是我們,你也好!”皮特點點頭,面作輕浮之色的握上絕色女郎的白嫩性感的手掌,還裝作被女郎的外表誘疑惑住的樣子,非常失態的深吸一口女郎髮際散發出的陣陣幽香。

“呵呵,兩先生生,請跟我走,艾裏克斯塔門格先生目前正好有時間,可以會見你們!”

人際交往非常老練的絕色女郎,並沒有爲皮特的行爲而從臉上流露出絲豪的厭煩之色,反而一邊更加誘疑惑人心的輕笑,一邊貼進皮特的身體,用縷縷金絲的秀髮輕拂一下皮特的面孔後,非常隨意的抽出被皮特緊握住的手掌,帶領張若寒和皮特向愷撒皇館的大門走去。

惡魔總裁契約妻 “皮特!這就是世界知名人物艾裏克斯塔門的私人祕書嗎,也太。。。。。”張若寒邊走連向皮特低聲問道。

“錯了,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不要小瞧這個女人,她的學歷和智商都和她外表一樣,是世界上頂尖的!”皮特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沉聲道。

“是嗎,原來如此!”張若寒點點頭,望向絕色女郎的眼光中,充滿了驚訝。

……

艾裏克斯塔門格隨手關上黃金打造的水籠頭,從巨大的按摩浴缸站起,穿上柔軟的拖鞋後,拿起浴巾仔細的擦試好全身上下的水珠.對他來說,生活不外乎是去創造和享受,因此,在此個阿迪公司的高層裏,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麼的看重享受二字.

即使阿迪公司的首行執行官赫伯特海納,曾經笑嘆自己這個阿迪的當家人物,還沒有艾裏克斯塔門生活的舒適時,艾裏克斯塔門卻振振有理的說道,那是因爲赫伯特海納是一個依靠絕對的認真,爲了夢想而取得成功的人,而他自己只是靠着享受着生活的同時,爲了享受更加優質的生活,纔去奮鬥的人!

如果沒有了享受,也就失去了他生活的意義.所以,赫伯特海納和阿迪的高層們,只能一邊感嘆艾裏克斯塔門格真是一名怪人,一邊大嘆自己的命沒有艾裏克斯塔門格的命好啊!

如今,阿迪達斯公司,已按照艾裏克斯塔門格的建議,作出一個超大型的手筆,一舉拿下銳步公司,所以,等待着阿迪公司和艾裏克斯塔門格面前的,便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不停的開拓運動品牌的銷售市場,立爭在幾年內,將耐克趕下全球運動品公司第一的寶座.

這不,眼光獨到的艾裏克斯塔門格,在忙完收購稅步的壯舉之後,便將睿智的目光向如今,阿迪達斯和銳步每年在中國的銷售額分別僅爲1.5億美元和3500萬美元左右的銷售額望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