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手指敲打著桌面,她自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告訴他們,她有涅槃丹的配方。

她這麼問,是因為他們如果知道涅槃丹的話,肯定也會有所了解,如果從他們口中搜集一些東西,她就可以多了解一些經驗,走最快的捷徑,少浪費一些時間。

畢竟她也沒有煉製過涅槃丹。

「各位大師也不用覺得惋惜,雖然涅槃丹失蹤了,但是我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只要我們不斷的鑽研,早晚會超越涅槃丹。

我希望從各位前輩的身上得到更多的知識,希望各位前輩多多指教。」

聽著她的話,天大師猛然一拍桌子,眼睛亮亮道,「你說的不錯,學無止境,青出於藍勝於藍,一代會更比一代強,我們時時刻刻有著一顆爭強好勝的心,那麼遲早會有所突破,甚至可以煉製得出來比涅槃丹更加出名的丹藥。」

聽著天大師的話,夜冰依也瞬間好像找到了共鳴一樣,頓時激動的上前,學著他剛才那樣激動的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天大師,我覺得你說的太好了。涅槃丹雖然不凡,但是我們只要不斷的鑽研,早晚就會有創新有突破,不用每天守著老本,我們也要自己研發才好!」

她這一巴掌沒輕沒重的,桌子都直接被打了個裂縫,水杯的水都晃了出來,幾位大師嘴角抽搐的看著她,眼神怪異。

夜冰依也察覺了不對勁,尷尬一笑:「不好意思,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大家不要在意。」

夜瑾瀾看著她,眼神寵溺。

幾位大師愣了片刻之後,也不禁哈哈大笑,這丫頭真是可愛。

「幾位大師,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教,不知道你們可知道哪裡可以尋找得到神級的煉丹爐嗎?」夜冰依問道。

幾位大師聞言,面面相覷,然後搖了搖頭,「神級的煉丹爐確實有,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它的蹤跡,就連我們煉丹堂,也只是才有一個次等的半神級煉丹爐。」

聽著他們的話,夜冰依不由有些喪氣,那意思就是她們找到了藥材之後,沒有煉丹爐,也是不行的?

看來想要煉製成功涅槃丹,真的比她想象中的還要難多了。

「那不知道各位前輩我了解過它長得是什麼樣么?跟普通的煉丹爐又有什麼不同?」

「既是神級的煉丹爐,自然跟普通的是不一樣的,但是在正常的情況下,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特徵,在使用的時候,它會散發出聖潔的光芒。

那個時候會有一股神聖的氣息從裡面散發出來,只要一體驗,就能夠認得出它的級別。」天大師道。 陳志凡眼神迷離,彷彿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一般,喃喃的道:“造化弄人啊!”

玩到這裏,混沌知道在玩下去可就沒意思了,緩緩開口道:“得了,逗你玩的!”

“嗯?什麼意思?”陳志凡沒搞明白混沌的意思,淡淡的道。

混沌撇撇嘴,不以爲然的道:“我是讓你小子也試試這個難過的滋味!其實從他們兩個剛來這落霞山,我便想到了這個,所以給他們吃了這裏的一種野果,保證他們不會被仙氣入侵!”

陳志凡聽到這裏,才才轉憂爲喜,急忙道:“我的混沌前輩,你可嚇死我了!”

混沌輕輕嘆了一口氣,略帶疲憊的道:“其實我早就知道,天庭裏面的勾心鬥角,比之人間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小妹妹這麼天真爛漫,我又怎麼忍心送她上去!”

陳志凡點點頭道:“前輩說的是,晚輩擔心的,也正是這個!”

混沌說的沒錯,就算葉詩瑜因爲吸了仙氣,成了神仙,那也只是最低等的神仙。這樣的神仙,在天庭裏面的地位就和人間打雜的差不多。

堂堂一個葉家的大小家,讓她失去自由不說,還要讓她去做一些打雜的事情,怎麼想都不是一件好事。

陳志凡這會才徹底放下了心,好奇心卻也起來了,對着混沌道:“前輩,你剛纔說的那種果子,叫什麼名字啊!”

混沌沒直接回答陳志凡的話,玩味的道:“你先看看小姑娘,這一年多的時間,有沒有什麼變化?”

陳志凡想到自己從天庭下凡,還沒有仔細的瞧瞧葉詩瑜,便急忙盯着葉詩瑜看了起來。

當初陳志凡走的時候,葉詩瑜因爲跟着陳志凡東奔西走,臉被風霜吹的乾燥了許多,皮膚粗糙。又因爲時而憂心,目光無神,疲態盡顯。

可現在的葉詩瑜,眼神清澈,皮膚光滑細膩,說是出水芙蓉那是一點錯也沒有。

葉詩瑜被陳志凡盯的不好意思了,紅着臉道:“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陳志凡回過神,笑嘻嘻的道:“沒有,一年不見,你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一邊去,我可還沒原諒你呢!哼,不久前罵我罵的那麼狠,看樣子你是憋了好久了吧!”葉詩瑜嘟起嘴說道。

雖然她這麼說,但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會根本沒有生氣,便繼續厚着臉皮道:“對不起對不起,剛纔發生了什麼,我真是一點也不知道!”

“算了,我沒那麼小心眼!”

看着葉詩瑜臉上帶着小女孩的那種嬌羞,陳志凡再也忍不住了,衝上去就在葉詩瑜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陳志凡突然襲擊,葉詩瑜一時沒反應過來,愣在了哪裏。轉眼間,葉詩瑜羞的罵了一句:“不要臉!”便紅着臉跑開了。

混沌和葉九重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剛纔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

“發現什麼了沒有?”混沌漸漸止住了笑聲。

“嗯…確實有變化!這一年多的時間,葉詩瑜的皮膚比以前細膩的多了,狀態也比以前好很多!快說說,你給她吃了什麼果子!”陳志凡催促着問道。

混沌這會賣起了關子,淡淡的道:“還記得當初你走的時候,我對他們兩個說的,我這裏有種花草,和人間的那種不一樣!”

“記得記得!你騙葉詩瑜說,你這裏的含羞草,比之人間的可是好玩的多了!”

“什麼叫騙!明着告訴你,那天我說的,沒有一句假話!葉詩瑜吃的這種果子,便是含羞草結出的果實!”混沌淡淡的說道。

陳志凡這才仔細的尋思了起來,想着葉詩瑜的變化,心下好奇,繼續問道:“這玩意有這麼神奇?”

“那當然,我堂堂一個上古的神獸,又怎麼會騙葉詩瑜這種小女孩呢!”

陳志凡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晚輩說錯話了,前輩又怎麼會騙我們呢!”

混沌緩了緩,繼續正色道:“這含羞草的果實,是落霞山靈氣凝集而產生的果子,其中包含着的靈力,若是修道之人吃了,雖不能讓他的法力有所提高,但久而久之,也能提升他修煉的效率!”

陳志凡好奇的道:“那若是平常的普通人吃了,又會如何?”

“那可就神奇的多了!若是一般人吃了這含羞草的果子,美容養顏自不必說,若是時間久了,便身輕如燕,若是想學習道術,比之其他的普通人修道,速度可不知要快多少倍了!”混沌一說起自己這落霞山上的事物,便滔滔不絕,一時難以住口。

“不光這樣,那些海鷗你也見了,對這些果子那可算的上是垂涎欲滴,若不是有了仙氣護着,只怕早都被他們搶個精光了!…”

看混沌這樣吹下去,還不知要到什麼時候,陳志凡急忙道:“不錯不錯,待會我一定要嚐嚐你這果子!”嘗果子是假,主要的目的是爲了讓混沌閉嘴。

陳志凡這次來落霞山,本來就是衝着打聽精靈族的消息來的,逗留的時間也不會太久。他還想多和葉詩瑜待一會呢,可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和混沌說話上。

混沌也看出了陳志凡的心意,冷哼一聲,便對葉九重道:“走,我去教你幾招新功夫!”

葉九重和葉詩瑜不同,他已經是修道者,以後成仙只怕也這只是時間問題,所有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混沌教給了他很多絕活。這也是爲什麼陳志凡走的時候比葉九重的法力高強的多,可一年之後葉九重竟然可以在陳志凡手底下撐那麼久的原因了。

陳志凡這會沒心思想那個,看混沌識趣的叫葉九重走,心中催促他們道:“快點,快點啊!”臉上卻裝出了若無其事的樣子。

好不容易捱道他兩走了,陳志凡才急忙尋找起葉詩瑜來。

這個海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陳志凡順着葉詩瑜剛纔跑開的方向,一邊走,一邊輕聲道:“詩瑜,你在哪裏啊!”

可走了好久,都沒有葉詩瑜的聲音。 「還有一種神聖的氣息從裡面散發出來?」夜冰依挑了挑眉。

她平時用的那些煉丹爐,也都是上等的,可也就是質量好,沒有從裡面散發出來不同的樣子。

她知道了這個,就好辦了,只是要到哪裡去找呢?

「神級的煉丹爐,我們沒有見過,但是卻聽說過早年在這個大陸上出現過。

但是後來又不知道被流傳到了哪裡去了。

有人說它早就在煉丹的時候被天雷摧毀,也有人說早就在亂世當中不知道漂泊到哪了,江河湖海,還是被土地埋沒。」夜瑾瀾道。

「沒錯,它甚至還有可能在兩個大陸交通的時候,流到了別的大陸當中。」天大師道。

夜冰依眼睛不由一亮,真的有這個可能么?別的大陸,那豈不是說她們之前在神魔大陸?

畢竟跟這個大陸流通過的只有她原來在大陸。

要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麼就要從這上面下手了。

她師父對那個大陸比較了解,就問問他有沒有見過。

夜冰依心中又是微微一沉,就算見過又怎麼樣呢?回去的方法她知道,但是這一次回去恐怕沒那麼簡單。

搖了搖頭,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目前先準備好藥材再說。

眾人又商量了幾番之後,夜冰依和夜瑾瀾兩個人一起打道回府。

還沒有走進府邸,便聽到幾道慘叫聲響起,兩人快速到院子里,發現是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正在跟自己的獸寵鍛煉。

帝玄胤站在他們的身旁,正在監視著,對他們不時的進行指導。

「大哥,你要記住,永遠不要把自己的背後交給敵人。」

「寒夕,你出招要快,准,狠。」看著他們兩個演示了一番之後,帝玄胤很快的就找出了他們的短處,進行指導。

突然瞥見進入院子里的兩個人,帝玄胤挑了挑眉,讓他們兩個人自行發揮,便朝夜冰依和夜瑾瀾走了過來。

「你們練兩個時辰之後,今天就到此為止了。」

「不,我要求再主動多加兩個時辰。」帝玄御對著帝玄胤的背後說道。

「我也跟他一樣!」玉寒夕也道。

兩個人都主動多加時間,帝玄胤回頭,狐疑的看了他們一眼,他們莫不是受了什麼刺激?還是在發瘋。

平時起床都懶得起來,居然還主動要求多鍛煉身體。

不過他也懶得管他們了,「好,如果你們堅持得住的話,隨便。」

他走過去,目光落在兩人的身上,率先開口說道,「多日不見,夜兄的武功似乎又精進了不少。」

夜瑾瀾也望著他,微微頜首笑道,「帝兄你的實力也同樣又提升了不少。」

帝玄胤勾唇一笑,不可置否。他渾身充斥著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氣息。

夜冰依左右看了看兩人,不明白帝玄胤為什麼對夜瑾瀾的態度就不一樣,或許這就是他們男人之間的交流吧。

「你們的女兒呢?在哪裡,我想看看她。」夜瑾瀾目光染上一層溫柔。

帝玄胤道,「剛剛醒來,她哥哥在屋裡陪他玩兒。」說著,他朝夜瑾瀾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落霞島上環境優雅,仙氣環繞,根本沒有毒蟲猛獸的生存空間,所以陳志凡卻也不怎麼擔心葉詩瑜會有什麼不測。

可一直找不到葉詩瑜,倒讓陳志凡的心裏有些空落落的。

陳志凡緩緩走着,一邊看着島上的美景,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海灘上。

陳志凡遠遠的瞧見,在海灘邊的一塊大石頭上,坐着一個少女,不是葉詩瑜,卻又是誰?

看葉詩瑜低着頭,坐在石頭上不知沉思着什麼。陳志凡沒有打擾她,悄悄的來到了她身邊。

“傻丫頭,想什麼呢?”知道陳志凡坐到了葉詩瑜的身邊,她仍然沒有發覺,陳志凡這才柔聲道。

葉詩瑜擡起頭,眼中佈滿了淚水。

陳志凡這才着急了,急忙摟着葉詩瑜的肩膀道:“詩瑜,你怎麼了?誰惹你了?”

葉詩瑜默默的低着頭,自顧自的流着眼淚,一句話也不說。

陳志凡若是蠻勁上來,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唯一讓他害怕的,便是這葉詩瑜的眼淚。

看葉詩瑜不說話,陳志凡一時慌了手腳,焦急的在葉詩瑜旁邊道:“詩瑜,你說話啊,是不是我惹你了!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不管葉詩瑜是因爲什麼事傷心的,陳志凡知道道歉總歸是沒錯的。

葉詩瑜淡淡的搖搖頭,一句話也沒有說。陳志凡不知道,女人有的時候,需要的可能只是心上人的一個擁抱。

對於陳志凡來說,從他上天庭到現在來落霞島,只不過是一天的時間。可對於葉詩瑜來說,已經足足一年有餘了。所以,在葉詩瑜的眼中,陳志凡都有些陌生了。

陳志凡看葉詩瑜一直搖頭,知道她不願意說,便摟着她的肩膀,柔聲道:“詩瑜,不管你因爲什麼事傷心,我都會和你站在一起!若是因爲我而傷心,你打我罵我我都毫無怨言!”

葉詩瑜這才擡起了頭,眼中的淚水尚未乾,不過眼中卻充滿了深情,對着陳志凡道:“志凡,我好想你,好害怕失去你!”

葉詩瑜這一開口,陳志凡才總算是放心了一大半。

比起陳志凡來,葉詩瑜的心思要細膩的多,應該是剛纔陳志凡罵她的那些話,深深的傷害到了她,所以才讓她有了這樣的想法。

陳志凡急忙道:“詩瑜,真的對不起,那會我不是成心的!”其實陳志凡心中也自責萬分,在自己沒有了解事情的真相的時候,就胡亂的說了那些傷人的話,才惹的葉詩瑜傷心不已。

葉詩瑜搖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在當初你罵我的時候,我才發現,愛你愛的那麼深!如果失去了你,我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葉詩瑜越是這樣,陳志凡就越難受。想到這次自己衝動的行爲,陳志凡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巴掌。

葉詩瑜接着道:“都說是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我現在真的纔算完全的理解了這句話的真實意思!”

陳志凡撫摸着葉詩瑜的肩膀,愧疚的道:“詩瑜,都是我不好,我對天起誓,今生今世絕對不會拋棄葉詩瑜,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葉詩瑜聽陳志凡突然發此大誓,急忙捂住陳志凡的嘴道:“你湖說些什麼呢!我只求一生一世跟在你身邊,哪怕是做你一個小妹妹也行,只要你別嫌我煩趕我走就行!”

陳志凡看着這個千金小姐,在自己面前,或者說在愛面前,竟是這樣的卑微,不由的心生憐憫,一把將葉詩瑜抱在懷中道:“詩瑜,我今生今世都不會煩你,趕你走!”

葉詩瑜臉上出現了幸福的神色,激動的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不光這樣,我還要一輩子保護你,遷就你,再也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陳志凡信誓旦旦的道。

葉詩瑜掙脫陳志凡的懷抱,滿眼深情的看着陳志凡,一雙熱辣的紅脣便貼了上來。

此刻陳志凡也心神盪漾,抱着葉詩瑜幾近完美的身軀,深深的吻了起來。

時間在這一刻停止了,在這天地間,好像只有他們兩人一般,享受着這無與倫比的時刻。

過了好久,陳志凡才放開葉詩瑜。

此時葉詩瑜臉上的淚痕早已經幹了,除了幸福,還是幸福!

陳志凡也感覺到,今生得一個葉詩瑜,算是此生無憾了。

葉詩瑜一臉嬌羞,又帶着幾分喜悅,軟軟的躺在陳志凡的懷裏,憧憬着他們的未來。

過了許久,葉詩瑜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嘆息。雖然輕微,但陳志凡耳聰目明,確是真真切切的聽到了。

“詩瑜,你爲什麼嘆息啊!”陳志凡真是摸不透這些女人的心思,剛纔還滿臉的開心,轉眼間卻又傷感了。

葉詩瑜懶洋洋的趴在陳志凡的肩膀上,沒有起身,淡淡的道:“雖然我知道你這些話都是騙我的,但我希望這個夢能永遠的做下去!”

陳志凡一臉詫異的道:“詩瑜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忍心騙你呢?”

葉詩瑜喃喃的道:“我知道,你這次除掉僵王立了大功,去年又上了天庭,肯定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神仙了!我一個凡人,又怎麼能和你永遠在一起呢!”

陳志凡以爲葉詩瑜又再想什麼事呢,見她這麼說,心中已經偷笑了起來。其實對陳志凡這樣的人來說,要給葉詩瑜弄個仙位,根本就不算是什麼難事。

何況就算是不成仙,葉詩瑜也已經吃了這落霞島上無憂草的果子。如果陳志凡所料不差,這果子不但有美容養顏的功效,延年益壽肯定不在話下。

不過,陳志凡想逗逗她,刻意道:“哎,可憐我們一對苦命人,雖然相愛無期此志不渝,奈何總是逃不過生老病死的規律!”

葉詩瑜喃喃的道:“你是神仙,自然不會遵循生老病死的規律,可幾十年後,我肯定會變成一個又老又醜的老太婆,最後變成一捧黃土。”

葉詩瑜突然擡起頭,滿眼歡喜的道:“你是神仙,等我死了以後,你肯定能找的我的魂魄對不對?” 夜瑾瀾走進了屋子裡,看到夜雲澈抱著自己的妹妹,正玩得不亦樂乎,兄妹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雖然小女孩的嘴裡只是咿咿呀呀的。

旁邊還有被皓月與慕容清清兩個人帶回來的夜明月也在旁邊看著,三人有說有笑。

帝玄胤自然而然的摟著夜冰依的腰,也走了過去,看著這溫馨的一幕。

「夜哥哥夜姐姐。」

「漂亮叔叔!」

夜明月和夜雲澈抬頭對他們幾個打招呼。

夜瑾瀾走上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從夜雲澈的懷裡將小女孩給抱了起來,他真的是小心翼翼,生怕把小娃娃給弄壞了一樣。

他從沒有抱過這麼小的孩子,心中忐忑好半天,看到孩子對他笑,小臉上沒有一絲害怕,他才放心的抱住了她。

柔聲說道,「她叫什麼名字?有沒有取名字?」

「取啦,大名叫帝羽凰,小名叫小凰兒或者小羽毛。」夜雲澈這一次並沒有拒絕把妹妹交給別的人抱。

帝玄胤看得心中頗為不痛快,連他這個親爹有時候想抱他的妹妹,這小子都不願意,這會兒怎麼不跟別人爭了。

不過眼前的人不算是別人,他也就不計較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