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擡手一道光球砸過,梅洛伊德則利用樹林裏無處不在的蛛網將克洛澤往回拉。

夜風的魔法球在靠近盔甲時自行炸開,那副盔甲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照這個架勢來看,詛咒盔甲應該是自帶魔法免疫的。

而克洛澤在被梅洛伊德往回拉的時候,卻已經被盔甲伸手拽住了胳膊。

這可把兩女嚇了個夠嗆。

夜風也顧不得許多,她伸手也攥住蛛絲,跟梅洛伊德一起將克洛澤往回拉。

但沒拉多久她們就看到,自己竟是連帶着把那副盔甲也給拉回來了!

“見鬼!凱恩!你發什麼神經?快點鬆手!”

梅洛伊德皺眉怒喝,因爲之前的盔甲應該算是他們四位魔王中性情最“溫順”的一個了。

基本上是屬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這次…不僅主動露面如此接近城堡,而且還伸手拽住了克洛澤!

鎧甲拉着克洛澤的手腕,被拉扯的雙腳在地面都拉出一道溝壑來。

“喂喂喂!別拉我呀!”

克洛澤被兩邊拉扯的痛不欲生,他現在甚至都有些理解那些被“五馬分屍”的古人們。

在拖拽的過程中,克洛澤被腳下一塊石頭一拌,頓時腦袋朝後,仰面倒了下去。

而那鎧甲好死不死也跟着倒了下去,卻正對着克洛澤的身上倒下。


克洛澤心中暗罵一聲,心想可別給我砸出個內傷什麼的。

“咣噹~!”

克洛澤和盔甲一起倒地,傳出一陣陣的金屬撞擊聲。

夜風和梅洛伊德都傻眼了,兩女鬆開手快速跑到了克洛澤身邊,試圖把那沉重的盔甲搬開。

可讓兩女傻眼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

就在兩人伸手去搬那鎧甲的一刻,卻發現這副鎧甲已經和克洛澤融爲了一體!?

“克洛澤!?”

夜風試着將盔甲卸下來,但即便她用上了最大的力氣,可那副盔甲仍舊紋絲不動。

“不對…這太不正常了!莫非….詛咒鎧甲奪取了主人的身體!?”

梅洛伊德這句話差點沒把夜風的魂嚇出來。

可忽然間,那副盔甲說話了。

“哎呦…我說夜風姐,你輕點~好疼的!”

“啊?克洛澤?你…你沒事吧?”

夜風面前的盔甲嚯的坐了起來。

“這…這盔甲自己穿我身上了?!好輕呀,幾乎都沒有重量!”

克洛澤站起身,活動了幾下腿腳。

他發現這副盔甲穿在身上,幾乎跟自己的皮膚一樣舒適,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而且不但如此,克洛澤還感覺到了一股力量!一股從未有過的力量!

“呼~咚!”

克洛澤握住拳頭,朝着身旁的一棵樹打了過去。

在並沒有出全力的克洛澤一拳之下,那顆一人都無法環抱的大樹竟然被轟出了一個大洞!

再擡起一腳,橫掃向被轟出大洞的樹幹,竟是被克洛澤這一腳生生踢斷!

“嘶….這…我變超人了?”

克洛澤捏了捏拳頭,感受着這股明顯不屬於自己的力量。

這到底怎麼回事?先前的魔鷹堡也好,此刻的詛咒鎧甲也罷,爲什麼都讓自己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莫非….自己其實早就穿越到這個世界?只不過後來失憶了??

不會吧?這也太扯了…

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克洛澤試着將頭盔給摘下來。

可是他懵了,卸不掉?

這….總不能讓他以後都穿着這麼一身睡覺吃飯洗澡把?自己還是處男呢!

就在克洛澤心中焦急之際,那盔甲卻緩緩自行脫離開他的身體,重新又變回之前的那副模樣。

“這…”

克洛澤和兩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無法解釋眼前這一切。

“喂,梅洛伊德,不管怎麼說你們都是老相識,你怎麼也跟我們一樣露出這種表情啊?”

克洛澤本來還想從蜘蛛身上得到點有用的信息,可看到她那比自己還懵逼的表情….克洛澤氣就不打一處來。

“呵呵…”梅洛伊德尷尬的笑笑:“它之前不是這樣的,在我們四魔王中,這凱恩是最少出來活動的,也是最安靜的一位,我也沒想到….”

“算了,就這樣吧,看來它對我似乎沒什麼惡意。”

克洛澤擺了擺手,如果暫時想不通,那麼就不去想。

這就是他的處事之道!

雖然說跟鴕鳥也沒什麼區別…


只是…

克洛澤往前走了幾步,發現鎧甲也跟着他走了幾步。

他又往左手邊挪了幾步,鎧甲照舊跟着他挪了幾步。

“嘿!它這是在學我啊?”

克洛澤又做了幾個高難度動作,比如奧特曼發射光波,金剛捶胸口等。

沒想到,那鎧甲全都一樣不差的學了下來!


“呵呵~這豈不是像影子一樣?我做什麼它就跟着做什麼~那以後我如果結婚了要洞房….那可要不得啊!”

就這樣,克洛澤他們走進樹林的時候是三個人,可出來的時候卻變成了“四個人”。

再次回到自己的臥室裏,詛咒鎧甲凱恩就跟一副裝飾用的普通鎧甲一樣,靜靜地矗立在臥室角落裏。

“這…”

克洛澤看着這幅盔甲,心想難道自己以後睡覺這傢伙都要站在自己身邊?

時刻被一雙眼睛盯着,這誰受得了啊?

四處看了看,克洛澤乾脆從超市取出來一條牀單,蒙在了盔甲的頭上。

“恩…呵呵~這樣還能防止落灰,一舉兩得~”

梅洛伊德看到克洛澤的騷操作也是豎起了大拇指。

“主人,我真的不得不佩服您,竟然如此輕易就收服了一位魔王?嘖嘖嘖…”

克洛澤不免有些臉紅,這也算自己收服的?太勉強了吧!

夜風坐在牀邊,一手放在下巴上沉思道:“我覺得…小克洛澤肯定是什麼讓魔物親近的特殊體質!也只能這麼解釋了。”

對呀,梅洛伊德也比較贊同這個說法。

克洛澤摸了摸自己的臉,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如果自己真的擁着這般特殊的體質….那麼這個所謂全大陸最危險的魔林荒淵…豈不是變成他的桃花源了?! 這一夜,矮人們鬧到很晚才憨憨睡去。

克洛澤雖然人躺在牀上,可腦子裏卻還在想着剛纔發生的事情。

詛咒盔甲就立在房間裏,不由得他不去想。

但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一個答案,索性就先這樣吧,就當身邊多了個跟班。

第二日大早,顧問傑西卡就跑來敲門。

這一次她倒是學乖了。

看着腿腳還是不太利索的御姐顧問,克洛澤揉着惺忪的睡眼,有一句沒一句的聽着對方說話。

“殿下,我已經挑選好土地了,您準備要種些什麼?”

“哦…我想種些中藥…”

“中藥?”

克洛澤解釋道:“就是給你腳上抹得那種藥裏面的成分。”

克洛澤之所以要試着種植中草藥,是因爲他發現超市裏拿出來的中成藥在這個世界效果出奇的好!

不管是給梅洛伊德療傷的雲南白藥也好,還是給傑西卡抹腳的紅花油也罷,基本都是立竿見影!

而且梅洛伊德說,自己的傷口是帶有灼燒魔法印記的,可一瓶雲南白藥下去,魔法印記也消除了!

這就有些太牛了!

所以克洛澤想要在自己的領地上專門開闢出一塊地方,用來種植中草藥。

現如今傑西卡這位藥劑大師已經選好了地,那麼下一步就要開始試種了!

克洛澤從超市裏取出一些中藥材的種子,一樣樣給傑西卡講解。

“這個是黃芪,這個叫麻黃,還有當歸、田七、蒼耳子….”

傑西卡像個第一天進學校的學生,聽天書一樣聽克洛澤說完了藥名。

“殿下…這…這些都是什麼藥?我怎麼…一個也沒聽說過?”

她已經徹底懵了,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宮廷藥劑師頭銜是不是買來的?

“哦,不必太過在意這些名字,也許在咱們這裏不叫這個名字呢?你只需要記住它們的長相就可以了。就比如這個陳皮,其實就是橘子皮製作而成的。”

克洛澤本想直接扔給傑西卡一本《本草綱目》讓她自己研究,可奈何這裏的人看不懂簡體中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