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雀使出低空鑽,身體高速旋轉成為一個鑽頭撞向菊石獸。菊石獸跳起落在大嘴雀身上,騎著大嘴雀飛在空中,然後伸出觸手對大嘴雀使出撓癢。大嘴雀全身發癢無法攻擊,菊石獸接著使出原始力量擊中大嘴雀,不過原始力量也中斷了撓癢,大嘴雀雙翼發光使出鋼翼朝背上的菊石獸拍去。菊石獸立刻使出滾動像電鋸一樣旋轉,直接將大嘴雀從空中擊到地上,滾動的傷害加上落地的摔傷讓大嘴雀失去了戰鬥力。

老大放出臭臭泥,李欣放出炒勺胡地。

炒勺胡地使出精神干擾,臭臭泥上來就使出變小,不過由於炒勺胡地速度快,所以臭臭泥先挨了一招才使出的變小。

臭臭泥使出挖洞鑽到地下,然後突然鑽出對著胡地使出舔舌頭,不過胡地炒勺一擺使出鋼鐵尾巴將對手打飛,然後又補上了一記精神干擾命中,臭臭泥倒地。

老大輸了,君莎小姐們也倒了,立刻將暴走族一一抓獲。君莎小姐們看見二人的陷阱很滿意,某君莎小姐誇獎道:「你們竟然用挖陷阱對付暴走族,真不簡單,這次算你們合格了。」

接著又說道:「好,現在你們和我們一起回3號島警察局休息,你們今晚早點睡,絕對要休息好。明天一早就要趕去果實森林,果實森林裡蚊蟲眾多,你們要準備好驅蟲物品。」

另外一位君莎小姐說道:「更重要的是此次行動,你們要聽我們的指揮,不能擅自行動,否則你們會有危險。」

李欣和夏美點點頭,李欣終於明白自己才是小號。的確有要做好事情是需要經驗的,這正是自己缺少的東西,看來自己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李欣和夏美跟著君莎小姐來到警察局,不過君莎小姐們沒閑著,她們一路上在仔細的觀察著二人的一舉一動,有的君莎小姐對二人很滿意,有的則不知所以的皺起了眉頭。

到了警察局,皺眉頭的君莎小姐叫住二人問道:「你們有沒有進行過偵查與反偵查,還有法學之類的警察訓練。」

李欣和夏美搖頭說道:「沒有,我們本來就沒想幹警察,所以沒經過這些訓練。」

君莎小姐說道:「那我們今天就得訓練你們如何偵查與反偵查,因為明天是要偷襲火箭隊,偷襲要的就是隱蔽。否則你們明天肯定會無意間暴露我們的行蹤的。」

李欣說道:「偵查與反偵查技能的確很有用,不過怎麼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訓練好吧,要不我們明天不去了。」

君莎小姐說道:「沒問題,我們輪流訓練你們,聽大木博士說過,你們的體力很好,恐怕一晚上的訓練可以堅持過去。」……

第二天一早,李欣和夏美(還是君莎小姐的模樣)帶著黑眼圈和幾個君莎小姐一起出發,李欣與夏美昨晚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君莎小姐也是各有分工的,有交通警,普通刑警,片警……等等,像今天和自己來的這幾個都是特種兵,而昨天看兩人不順眼,訓練二人的也是她們,果然是特種兵,眼光獨到。

君莎小姐和兩人來到果實森林,她們先去拜訪素利普的棲息地,她們先前已經來過這裡知道確實有素利普被火箭隊抓走,這次是來複查一下。

結果在這裡竟然找到了一個迷路的小女孩,小女孩是2號島嶼的居民,已經被困在這裡幾天了,幸虧有素利普照顧她才沒餓死,搜尋到此結束,君莎小姐們必須先把小女孩送回城市讓別的姐妹護送她回家。李欣和夏美則留下向素利普詳細詢問關於火箭隊的情況。

李欣和夏美很奇怪,素利普家族只吃夢,那麼它們是靠什麼餵養小女孩的的呢?在素利普棲息地找到很多樹果等普通食物,二人很奇怪心說素利普不是只吃夢嗎?她們就此事詢問素利普:「你們不是只吃夢嗎?怎麼你們家裡還有普通食物。」

素利普的頭目素利柏回答:「我們是光靠吃夢就能維持身體需要,但是我們吃普通食物同樣可以做到這點,所以我們為了換口味,夢和普通食物我們都是混著吃的。」

李欣接著問道:「素利普你們中間和火箭隊走的是什麼人呢?」

問到這,素利柏哭了,它說道:「是我兒子把火箭隊的人帶來,然後把族裡的一些居民抓走的。」

李欣很驚訝問道:「你兒子為什麼這麼做?」

素利柏回答:「我的兒子從小就比同齡人強大的多,在同齡人中沒有對手,由於其很好鬥經常找同類戰鬥,而同類又贏不了它,所以大家都躲著它,慢慢的,它和大家就疏遠了,開始怨恨自己的同胞。」

李欣愣住了,接著她想了想,拿出個錄放一體的攝像機向素利拍演示了這東西的用法,素利柏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李欣是想幫自己拍段錄像給自己的兒子,於是和李欣合作拍了一段錄像,錄像里把自己想說的話都說了一遍,希望這錄像能讓兒子改邪歸正。……

二人和君莎小姐來到火箭隊的基地門口,這基地外面看上去是座山,入口就是山洞十分隱秘。大家溜到裡面四處偵查,最後找到了……廣播室。李欣和夏美很高興,君莎小姐不明所以,但是她們還是幫二人佔領了廣播室。

李欣和夏美壞笑著將廣播室的音量調到最大,然後給了君莎小姐們耳塞,讓她們集體堵上耳朵,對著麥克風嘴一張使出~蟲系的音波攻擊絕招。蟲系的音波攻擊被稱為超能力最廢物攻擊絕招,因為它只能從嘴裡發出,並且使用前必須深吸一口氣,冷卻時間太長。不過這次由於環境,音波攻擊派上了大用處。

只見音波攻擊隨著廣播系統的增幅放大傳遍整個基地。只聽一陣超級噪音立刻響徹火箭隊基地,火箭隊隊員們全被震得鼓膜出血,躺在地上哼哼。

大家立刻從廣播室出來,抓住幾個頭目問出了關押素利普的地方,朝那裡趕去。果然到了那裡,有不少素利普正被關在鐵牢里,有一隻素利普在看著它們。素利普見到一群「君莎小姐」進來立刻使出精神干擾攻擊。

不過兩隻鐮刀盔從地底轉出將其頂到天上,這等於素利普先挨了兩次挖地洞,接著兩隻鐮刀盔跳起使出十字剪,素利普又挨了兩次十字剪失去了戰鬥力。

李欣知道這傢伙就是素利柏的兒子,就給它放了素利柏的錄像,但是素利普看完錄像后依然不悔改,它說道:「這些傢伙嫉妒我,我只是很強而已,為什麼要嫉妒我、疏遠我,嫉妒我,疏遠我的傢伙都要付出代價。」

李欣回答:「要是你遇到一個比你強得多,又喜歡挑釁你的同胞的傢伙,你會不嫉妒、不疏遠它么?」

素利普愣住了,它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那就是凡是從別人身上找原因,而不是反省自己。他立刻撲向籠子想將同胞放出來。

大家也想過去幫忙,但是這時候警鈴大作,籠子和籠子附近的鋼鐵變形,將素利普和他的同胞鎖在了裡面,接著角落的房間里走出了不少機器衛兵,大家只能和素利普商量出一個暗記以便知道它們的位置,然後先逃出這個地方,等以後再來救援素利普們。

大家走後,一個火箭隊頭目帶著一群來火箭隊隊員看素利普們,他看見素利普的眼神就知道素利普已經背叛了火箭隊,他陰狠的說道:「雖然由於燈火溫泉出了事情,我們弄不到強壯劑,但是現在機器已經準備好了,你也只能上去試著操縱它了。」

素利普面無懼色嚴厲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那人奸笑著擺擺手,後面的火箭隊隊員立刻舉起了手中的機槍,那人說道:「你是不怕機槍,可以安全逃走,但是你的同類就沒那麼好的本事了。若你和我們走,我就放了你的同類。」素利普點點頭,和火箭隊的人走了。……

大家這時邊在火箭隊基地里亂轉,邊想辦法收集信息營救素利普們,終於她們俘虜了一個火箭隊科學家,從這傢伙口中知道了火箭隊的計劃,大家立刻趕往那機器的所在地。……

請假王從沉睡中醒來,四周一片白色並傳來微微的震動,它知道自己的在精靈球里,精靈球掛在主人腰上,有主人陪著自己,它感到無比的安全。他忘不了幼年時的情景。那時它剛掙開眼睛,突然被從母親身前拿開被推入一個車裡。它迷迷糊糊的聽到了如下對話。

「新之助,這就是我們火箭隊的培育中心,隊員們的精靈都從這裡來,這地方對我們十分重要。」

「真壯觀啊!……姐夫,那人推著一個推車幹什麼?那車裡還有東西在動。」

「我看看,……那是被淘汰下來的不合格精靈,很快就會被扔掉的。」

「啊,為什不合格,我看看……這精靈看上去挺健康的,怎麼不合格?姐夫,你知道嗎?」

「我小舅子問你這精靈為什麼被淘汰呢?還不如實回答。」

「坂木老大,這精靈是因為體重過輕才被淘汰的。」

「姐夫,這好像有有點苛刻,我出生的時候體重也過輕啊!現在不是活的挺好,算了,這精靈和我有緣,我收了它了。我會向好好培養它,用它的強大向姐夫證明,體重過輕絕對不能作為淘汰精靈的標準。」……

請假王是被裝進精靈球后才知道這些話的意思,當然,知道這些談話的意思后它更感激主人,因為正是主人把它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為了主人,它可以去死!……

大家正在趕路,但是有人擋在前面,大家只能停下,李欣定神一看,這傢伙是帶出超夢的人,聽他和坂木的對話,他應該是坂木的小舅子。

那人說道:「終於等到你們這些入侵者了,我叫新之助,你們還不趕快投降。」說著他拿出一個精靈球,只見白光一閃,放出了一隻請假王。

李欣放出菊石獸迎敵,請假王雙手按地使出地震,菊石獸跳起躲開地震,然後想對著請假王使出撓癢,結果被請假王接著的劈瓦打飛掉在地上受了傷,李欣愣住了心說這請假王不是懶惰特性嗎?兩次攻擊間有很長的攻擊間隔,怎麼這隻請假王的攻擊間隔和普通精靈一樣啊,她趕緊將菊石獸回來。

看到這一幕,新之助笑了他說道:「我這請假王是稀有的變異體,它的特性不是懶惰,而是過動猿的幹勁,這在科學上稱為特性變化停頓,特性變化停頓對於某些精靈有害,對於請假王來說卻是福音。完全彌補了它的弱點。所以這隻請假王的攻擊沒有間隔,哈哈哈,你們準備迎接死亡吧!請假王,上,殺了他們。」

請假王使用了一次巨大化增強了能力后,朝著大家撲來。結果跑到大家身前十米時身體突然猛地下墜掉入一個沙坑中。

那是大鋼蛇使出流沙地獄做成的大沙坑,請假王只顧向前跑掉在裡面被困住,李欣指揮水系精靈們往沙坑裡噴水再次將沙坑弄成泥潭,而且大鋼蛇在地下用挖洞繼續挖深沙坑,務必要降請假王徹底困住。

請假王在沙坑裡依然不老實,雙手交握出現一個紅球對著李欣發出一道紅光,這紅光就是技能破壞死光。

李欣拋出一個精靈球,接著身前突然出現一個鋼岩混合的長著五官的盾牌,這盾牌就是護城龍,護城龍準備好金屬爆破準備硬抗一擊,破壞死光正打在護城龍的臉上,護城龍臉上的金屬片全部炸開,反彈回請假王身上。請假王全身被金屬片割傷,依然不服全身放電對著護城龍使出十萬伏特,十萬伏特重傷了護城龍,但是護城龍卻放出了更多的金屬片,這次的金屬片更密集,將請假王割得遍體鱗傷。請假王終於知道不能這麼打,不再貿然進攻而是揮動四肢想從沙坑…不,現在是爛泥坑裡出來。

請假王嘴巴大張使出凍風,將身體四周的爛泥凍成凍土,伸手按住凍泥想把自己拔出來出來。李欣立刻讓鴨嘴焰龍噴火將凍土化開,鴨嘴焰龍使出噴射火焰凍土漸漸化開,請假王眼看就要失去借力的凍土徹底陷進沙坑裡。

不過新之助看情況不妙,立刻放出一隻鎧甲鳥搭救請假王,鎧甲鳥飛到請假王上方抓住請假王的背部往上飛,李欣立刻發出一記閃電將鎧甲鳥擊倒,不過請假王藉助鎧甲鳥的力量往上一跳,眼看就要跳出泥潭,不過夏美的姆克鷹飛了過來對其使出近身拳,請假王被擊中打回了泥潭。請假王這次沒處借力只能陷下去。

新之助見此逃跑了,李欣立刻拔腳想追他,但是泥潭裡竟然伸出一隻大手抓住她的腿將其往下拽,請假王忠心救主,不顧自己陷入泥潭想要將李欣拖入泥潭,李欣被抓住的腳用力踩住地面,腿表面浮出鱗片變粗發出白光,李欣使出普斗龍三系能力力量大增將腳牢牢粘在地上,菊石獸跳到請假王的胳膊上使出撓癢,請假王渾身發癢力氣一泄,李欣趁機把腳從請假王手中拔了出來。菊石獸接著對請假王連續使出滾動把請假王徹底壓進泥里,請假王沉入泥潭失去了戰鬥力,菊石獸很激動全身發光進化成多刺菊石獸。

在李欣和請假王較勁的功夫,新之助已經被其他人抓住了,不過他首先說道:「先把我的請假王和鎧甲鳥治好放出來,我帶你們去找控制機器。」李欣治好了他的精靈,然後把他的精靈全催眠了收回精靈球里還給他,新之助就想頭前帶路,不過君莎小姐們不聽他的,把他綁好了堵上嘴放在原地。

幾個人在基地里轉了幾圈,終於找到了素利普留下的暗記,暗記直指一道大鐵門,鐵門很結實,鴨嘴焰龍無法將其燒化,李欣和夏美最後只能動用了日能增加火焰攻擊破壞大門,只見二人紮起馬步咬緊牙關,單手冒出火炎,身體慢慢閃出白光,火焰在二人手中快速長大,而且由紅轉青再到白。但是二人的身體卻因日能的侵蝕越來越疼,終於二人推出了火球將大門炸開。

裡面的素利普已經被綁架上了機器,被機器控制像木偶一樣向大家發動攻擊,第一波攻擊地上就多了一個大溝,而且餘震把大家震得站立不穩,大家只能躲到隱蔽處火箭隊對峙。

火箭隊自然不會停止攻擊,素利普在機器的控制下連續發出精神波攻擊將掩體打得粉碎。

大家只能四處躲避精神波攻擊。君莎小姐試著朝機器開了幾槍,不過幾顆子彈打不壞機器,而且火箭隊頭目和科學家都在機器後面藏著打不到。機器發出的精神攻擊力量卻越來越強。

火箭隊的頭目見此笑道:「君莎小姐們,你們輸定了,現在快投降吧!」當然回答他的是君莎小姐的子彈。

李欣最後想了辦法,對著素利普放出一束超能力精神力加持它,希望幫其擺離線器的控制,超能力精神力由於不是攻擊,所以輕鬆突破了機器的防護落在素利普身上。素利普接受了精神力進化成素利柏,素利柏力量大增反而控制了機器,操縱機器幫助大家將火箭隊頭目催眠,這些壞蛋被毫不費力的一一抓住。

但是李欣和夏美還是渾身疼痛,不過二人的助手說道:「初次使用日能促進了你們體內的能量平衡,你們現在身體里多了日能這種能量,會慢慢提升對日能傷害的抗性,今後你們用日能就不會這麼痛苦了。」二人聽到這個只能苦笑,這算是因禍得福嗎?不過路還得自己走啊,二人無奈的驅使著依舊有些痛的身體跟上君莎小姐們的腳步。…… 在君莎小姐們(包括李欣、夏美)的後面,是被解救出的素利普和欣進化的素利柏,它們得意洋洋的押送著火箭隊頭目與科學家壞蛋們。當然這只是少數呆在隔音房間里,未被李欣和夏美的音波攻擊震暈的傢伙,其他被震暈的傢伙現在還昏迷不醒呢。不過為了防止他們醒來逃走,李欣和夏美已經讓果實森林中的精靈暫時看守他們,等把這次的捷報通報警察局后,自然會有其他警察把他們帶走。現在它們只能先把這些清醒的大壞蛋押送回素利普棲息地,在那裡由素利普們幫助看押,自己則在那裡休息等待援軍。

到了棲息地,素利普們看見同胞回來了高興得像過年,趕緊抱住自己的親人問這問那,當然也沒忘了順便踢火箭隊的俘虜幾下發泄怨氣。

安頓完俘虜,君莎小姐一行人受到了素利普們的接待,素利普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她們,並且都想聽君莎小姐們解救同胞的過程,整個素利普棲息地陷入了歡樂的海洋。

不過李欣和夏美除了高興則還有事要忙,這就是弄清楚使用日能的副作用是什麼?副作用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怎樣的影響?現在二人的身體雖然不痛了,但是還有點不太對勁。對於這事,二人只能詢問球球。

二人問道:「球球,使用日能除了讓我們渾身酸痛,還有沒有其他副作用。」

球球帶著笑意說:「沒什麼其他副作用,就是為了方便用月能療傷,所以把各位的妹子強制期限延長了而已,男性形態使用日能,變身妹子療傷時間為使用日能時間的10倍。女性形態使用日能傷害加倍,所以的變身妹子療傷時間加倍,為使用日能時間的20倍。現在是強制變身時期,所以相應延長強制變身時間。要是在自由變身時期,男性形態也可用月能療傷,不過能耗和療傷時間都是女性能耗和療傷時間的兩倍。所以最好變成男性使用日能承受反傷,然後變回女性療傷。」

兩人傻了,心說要是一直用日能那就只能一直當妹子了。球球大笑著接著說:「哈哈哈,剛才你們在女性形態使用日能時間為2分鐘,也就是二位的強制變身時間延長了40分鐘,相當於一節課。哈哈哈……」球球大笑不止並且將這消息告訴了嘎啦嘎啦,兩個使者一同發笑。

球球接著嚴肅的說道:「不過要是你們受到的傷害超過限度,就會陷入像這樣的強制變身女性期,為了更好用月能療傷無法變回男性。」

李欣和夏美看見這情景氣壞了,不過二人冷靜下來又發現一個問題,於是接著問球球:「使用日能會造成傷害強制變身時間會延長,不過儲存日能不會延長變身時間吧?那我們平時是如何吸收日月能的,吸收的能量儲存在哪裡呢?」

球球回答:「吸收能量靠的是你們的皮膚,吸收過程很慢,日能在體內濃度很低不會造成傷害,而使用日能時濃度高所以會造成傷害。至於儲存日月能量,你們用脂肪儲存脂肪里,你們的脂肪裡層存日能,外層存月能,兩層之間有層膜將其分隔。由於和你們的身體接觸的為外層,也就是月能貯藏區,所以儲存日月能對你們的身體沒有傷害。」

球球繼續說道:「不過身體長期接受高濃度日能會對日能傷害產生抗性,你們要是想訓練抗性我有現成的訓練方案,不過事先說好了,這訓練會讓你們的身體酸痛十分痛苦,不過放心,這訓練造成的傷害可隨時用月能治療,不會延長強制妹子時間。」

兩人聽了愣在原地消化信息,心說創世神竟然給了自己一個新器官來儲存能量,還想得真周到,不過為什麼這玩意是長在屁股里呢……還有忍受日能、對日能產生抗性的的訓練,這也得快點進行,畢竟日能是種有用的能量,這次隨便一用就讓火的威力增加10倍以上。……

這時候君莎小姐們的大部隊已經到了,正在檢查統計火箭隊基地的情況,抓捕剩餘的火箭隊隊員,由於這些擅后工作很麻煩,所以君莎小姐們決定在素利普棲息地停留一晚干這些事情。

君莎小姐干這些善後工作,李欣和夏美只能在旁邊看著。那隻被李欣救下的、改邪歸正的素利柏走過來對李欣行個禮說道:「小姐,謝謝你讓我認識到了錯誤,還幫我擺脫火箭隊的控制,不過我犯得罪行已經讓我沒臉呆在這裡,若是你不嫌棄我的錯誤,請收留我。」

這傢伙竟然向李欣宣誓效忠,李欣望向他背後的素利拍父母,父母二人對李欣點點頭表示他們支持素利柏的決定,李欣扔個精靈球把素利柏收了。李欣挺高興,她知道這隻素利柏就是動畫里的反派素利普,讓一個反派改邪歸正,和收了一個劇情中的精靈都是她高興的理由。

收了素利柏,李欣和夏美再次陷入百無聊賴狀態,夏美突然想起了什麼用心靈感應問李欣和球球:「對了,欣老大上次用自己的翅膀和指甲做成道具和武器,請問我可以這麼做嗎?」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球球回答:「你現在已經是精靈,所以能這麼做,不過你要做什麼?用哪個部位做?」

夏美回答:「我要做魔術杖用來變魔術,至於材料,用我的脊骨好了,那裡的關節多?」

李欣說道:「用脊骨恐怕沒把脊骨抽出來你就掛了,你要關節多的骨頭,那就……用尾骨。」

夏美氣道:「開什麼玩笑,我是人哪有尾巴?」

李欣笑道:「龍變的時候沒有嗎?」

夏美恍然大悟說:「好主意,就這麼辦,走我們去樹林里做,至於誰下刀……欣老大,讓你我的鐮刀盔兄弟幫我下刀好了。」說完,夏美往四周看了看,發現君莎小姐們都在工作,然後自己朝樹林中走去。

李欣放出鐮刀盔囑咐它聽夏美的話,接著放出菊石獸讓它在樹林外放哨,接著和鐮刀盔走進樹林給夏美砍尾巴做道具。

程序還差不多,先用夏美的血畫魔法陣,然後夏美變成各種龍讓球球比較尾骨,最後球球選中了水龍,夏美變成水龍讓鐮刀盔把她的尾巴砍下,斷尾立刻放在了魔法陣上施法,夏美則變回君莎小姐,被李欣攙著捂著屁股站在旁邊看。

很快魔術杖做好了,這魔術杖是骨頭的,可以伸長縮短十分聽夏美的話,而且對於精靈技能有和李欣的星辰捲軸一樣的增幅作用。不過也有和李欣雙刀一樣的缺點,那就是~骨質的工具怎麼能出現在人的面前啊!在人前用絕對會被人問這問那的,到時候怎麼回答啊!

夏美髮現辛苦煉成的工具是個雞肋有些沮喪,李欣只能攙扶她去睡覺,不過由於夏美的屁股受傷只能趴著睡,趴著睡壓著她的胸部很不舒服,她只能和李欣上次被砍了翅膀睡覺一樣抱個枕頭睡。

夏美睡了,李欣沒事做就和君莎小姐們聊天,最後知道了一個疑惑,那就是~君莎小姐原來只能生出女兒,而女兒的樣子和才能十分~統一,所以才形成了一個女性警察家族。當然喬伊家族也是一樣的,只能生出統一的~女兒。李欣心說神奇寶貝世界最變態的看來不是超能力者和精靈,而是這兩個只能生出統一女兒的家族。

第二天一早,大家押著火箭隊俘虜回到了3號島警察局,這裡已經有精靈聯盟的人在等著一起審問火箭隊要犯,去火箭隊基地查看。於是提審要犯……帶精靈聯盟的人視察火箭隊基地……等等每個君莎小姐都忙得很。而李欣和夏美再次陷入無事可做狀態,當然夏美昨天由於屁股疼所以沒睡好,今天早上屁股終於不疼了,在李欣後面找把椅子坐下補覺。

李欣則給大木博士打電話詢問以後怎麼辦,這次是可視電話,電話通了,大木博士馬上說:「君莎小姐怎麼親自給我打電話,難道欣和夏美出什麼事了嗎?不對啊,昨天晚上我們通電話你只說摧毀了火箭隊的基地,沒說那兩個傢伙有事,難道昨天晚上出什麼變故了,被火箭隊陰了嗎?」李欣聽到大木博士先問自己和夏美出事沒有,心裡一陣感激。

不過她嘴上說道:「看清楚了,我就是欣。」她忘了自己現在是君莎小姐的樣子,別人根本看不出破綻。

大木博士聽到這話,說道:「你就是欣,……靠,你變這樣子叫我怎麼認,……等會你可不能隨便變警察,這可不好玩,君莎小姐知道了嗎?」大木博士看見李欣後面走馬燈般忙碌的君莎小姐知道君莎小姐一定知道了。

於是他放心的說道:「看你的樣子你和夏美好像沒事啊!這我就放心了,對了,你後面睡覺的「君莎小姐」就是夏美吧。看來你們最近很累啊!」李欣點點頭。

大木博士繼續說道:「你們最近兩次粉碎火箭隊的陰謀做的很好,橘子群島的春樹那邊你們不必去了,由於火箭隊在果實森林的基地被摧毀,所以火箭隊在橘子群島控制精靈的計劃無法實施,昨天晚上他們連夜把人員設備什麼的從橘子群島撤了出來,活動也收斂了不少,所以春樹等少數人就能應付了,以後再給你和夏美什麼任務再另行通知。你們最近愛幹啥幹啥吧。」

大木博士繼續說道:「你們能穿成這樣在警察局裡說明你們已經得到了君莎小姐的認可,警察的很多技能都很有用,你們要好好學學。還有事嗎,我最近很忙,先掛了。」李欣搖搖頭,掛上電話。

這時候一個昨天的「特種兵」君莎小姐走過來,她由於昨天的戰鬥受傷一支胳膊骨折,現在正夾著夾板沒法工作,和兩人一樣是無所事事狀態,她對二人說道:「你們看上去很清閑嗎?那我就接著訓練你們,前天晚上忘了教給你們打靶,現在補上……走,我帶你們去靶場。」說著就在前面帶路,李欣叫醒迷迷糊糊的夏美跟著後面。

君莎小姐在前面邊走邊問:「你們打過槍嗎?」

夏美迷迷糊糊的說:「打過,以前常打。」李欣很驚訝,心說夏美的志向是魔術師,怎麼還練打槍了。

君莎小姐自語道:「常打……大概是模型槍。」接著問:「沒想到你們看起來對軍事不感興趣,還常常打槍,……等會,以前常打?多久沒打了?」

夏美迷迷糊糊的繼續說:「有快一個半月沒打了。」李欣聽到這有種不妙的感覺。

君莎小姐接著問:「為什麼不打了?」

夏美迷迷糊糊的繼續回答:「槍都沒有了,打個毛啊!」李欣終於知道了夏美說的是什麼,立刻撲過去捂住她的嘴。口中學著夏美迷蝴的聲音替她圓場道:「我的意思是我爸爸不准我帶模型槍出來,怕我亂打傷人,所以我出來旅行沒帶模型槍,也就打不了搶了。」說完這話她驚出一身冷汗。

幸虧君莎小姐沒回頭不知道後面的情況,再加上二人都是「君莎小姐」聲音很像,這次順利的矇混過去了。

到了靶場,李欣和夏美繼續開始打得「慘不忍睹」,後來打得「槍槍命中」的「學習」過程,君莎小姐見怪不怪,因為昨天的偵查訓練二人也一樣,開始時純粹的外行,不過訓練到第十次就有模有樣,這樣的徒弟不錯,練習幾次就全會了,只是沒過多長時間就沒東西教給徒弟了。……

二人完成了訓練,君莎小姐送給二人兩把新模型手槍和兩個槍套,這手槍雖然是模型槍,不過外表、材質、重量,外加後座力和真槍絕對無二,並且可以射出的子彈只要是合適大小都能射出,所以還是頗具殺傷力的。

二人對這禮物很滿意,問道:「君莎小姐,這東西不錯,不過為什麼這模型槍造的這麼像真槍呢?」

君莎小姐回答:「這個是我們為女兒準備的玩具,畢竟教育從娃娃抓起,小時候玩這模型槍,長大就能很快適應真槍。」李欣和夏美聽了無力吐槽,心說難道喬伊小姐小時候的玩具是玩具針管嗎?算了,不管是玩具針管還是這超模擬模型槍都很危險,真佩服能和小時候的君莎,喬伊小姐一起玩的玩伴。……至少我們不想當這種玩伴。

訓練完了,二人覺得在這呆著沒什麼意思,於是去三號島的沙灘做耐受日能訓練,二人變回原形,找了沙灘上陽光最強的地方,放出精靈放哨。擺了兩張躺椅,換上比基尼泳裝(此訓練必須儘可能裸露肌膚吸收日能所以只能穿這個),躺在上面閉上眼睛假寐開始訓練,二人的身體吸入日能,然後集合成小股日能在體內慢慢循環流動,後面是月能直接治療。二人的身體傳來陣陣刺痛,只能咬牙苦忍,由於綳著勁身上出現細密的汗珠。汗珠在她們雪白的身體上滑落顯得十分煽情,弄得沙灘上的青年男子們都想過去搭訕,不過他們被二人那凶神惡煞的精靈擋住了,精靈對戰也贏不了這些傢伙,只能熄了搭訕的念頭。

不過過了幾小時,還是有人突破了精靈的防線,確切的說是其他精靈想將這傢伙趕走但是被隆隆岩攔住了,這人走進二人的精靈圈,將手拍在二人肩上想將「熟睡」的她們叫醒。

李欣和夏美髮現有人拍自己只能中斷訓練坐了起來,兩人睜眼一看,拍她們的不是別人,正是薰子,薰子這盤者胳膊看著二人,當然薰子後面免不了保鏢姐妹和粉絲團等一眾成員。全員都穿著各式泳衣好看極了。

二人問道:「薰子你怎麼來了,客輪不是得過幾天才到三號島嗎?」

薰子回答:「你們跑這曬太陽都不給我打個電話報平安,至於我為什麼在這裡?當然是我為了見你們雇傭快艇跑到了客輪前面了。」

二人心說,也是我們不對,把你忘了。於是說道:「對不起,我們剛執行完任務閑下來,只想休息,一時把你忘了。」

薰子還是生氣說道:「你們真沒良心,不如讓泳衣小偷把你們的泳衣偷了,讓你們**。也給附近的色狼飽飽眼福,不過只能飽眼福,因為色狼打不過你們。……哈哈哈哈」

二人問道:「泳衣小偷,是什麼?」接著惡打趣指指四周的精靈道:「就算我們的泳衣真被偷了也沒關係,我們這麼多精靈呢,讓它們擋住別人的視線我們換衣服沒問題。」

薰子此時氣已經消了一些,解釋道:「這是這個沙灘的傳言,最近這出現了一個小偷專偷泳衣,不管是女生的比基尼還是男人的泳褲。聽說這傢伙喜歡在地下挖洞把人拉下去,人下去不會受傷,但是泳衣沒了。」

二人說道:「真有這麼邪乎的事情,那泳衣小偷恐怕是精靈。」

薰子說道:「你們猜得沒錯,我也覺得應該是個愛挖洞的精靈。只是沒人……」薰子正說著,她的粉絲團就出事了,在粉絲團腳下出現一個大沙坑,所以粉絲團的傢伙都往裡面掉,然後沙坑裡莫名其妙東西開始撕扯她們的泳衣,女孩們邊躲邊嚇得高聲尖叫。李欣和夏美立刻用土系能力穩定沙坑救人,二人已經看出這是精靈技能流沙地獄,所以惹禍的一定是精靈,二人立刻派出鐮刀盔兄弟和隆隆岩挖洞下去對付挖坑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