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祖老眸光懾人,身上的神光舞動,驚世的火光衝擊,化作一條條通天般的巨龍,直接焚燒葉楚而去。

葉楚舞動仙女釵,仙女釵紋理閃動,裙擺舞動,將所有的通天火龍給擋住。兩者交鋒的力量,照亮了整個天際。

兩人借著各自的手段,都強大絕人,震懾四方,刺目大的光華不斷的在兩者手中綻放,各種妙術不斷的纏繞交織在一起,劇烈的翻騰,各種力量衝擊震動,把一切都給摧毀。

「死!」

大祖老突然吼叫一聲,有著神威,踏著虛空,周身紋理隨著他飛舞,踏步而前,火焰在手中的天地器下,化作日月星辰般幻化,直接衝殺向葉楚,蒼穹此刻懸挂無數火焰組成的星辰,化作了一片世界,這是何等大的恐怖和霸氣。

星辰扇掃出去,一顆顆巨大的星辰砸向葉楚,讓天地都崩裂,蒼穹滿是流星一般。

「轟……」

這一擊太過恐怖了,如同萬星隕落,捲動蒼穹,破滅一切。

葉楚見到,絲毫無懼,手持仙女釵,其上暴動出一股可怕的氣勢,仙女釵的絕世佳人消失,這時候舞動出璀璨的光華,光華璀璨之間,化作巨大的拳頭,拳頭飛舞而出,葉楚身體中有著青光射入其中,這是一種可怕的氣勢,直接轟向萬星。

天地砸向葉楚的火星一顆又一顆的炸裂開來,在仙女釵化作的拳頭下,被一擊擊打磨滅,直接摧毀。

一次次舞動,把這些星辰一次又一次的拍碎,熾盛的氣勢在仙女釵上舞動,即使葉楚無法暴動出其全部的威勢,可卻也擋住了對方如此攻擊。

葉楚的天帝拳不斷舞動,以奪之奧義藉助仙女釵舞動而出,狂暴的衝擊而出,把一切都給摧毀。

葉楚咬牙,瘋狂的砸向對方。即使五大聖山變幻不定,化作一個世界般,大陣卷向他,讓葉楚也不能等閑視之。

可葉楚卻無懼,一拳又一拳的轟出去,簡單而狂暴。每一次轟出去,都轟碎對方。

「哼!當至尊器是吃素的嗎?今日就打趴下你們五大聖山!」葉楚吼叫,一拳拳直接砸出去,每一次砸出去,都砸的聖山顫動不已。

此刻的大祖老不斷的抵擋,可被砸的連連後退。他此刻匯聚了聖山和無數強者之力,他連連後退,自然會讓聖山和眾多修行者感同身受。

聖山不斷的顫動,當年老祖宗立下的聖山,這時候都開始有著裂縫出現。在聖山中驅動大陣的無數修行者,這時候一口口血液噴吐出來,受到了重創。

這讓一些還勉強能承受兩人打鬥餘威的強者到,他們全身都冒著涼意。他們還指望聖山能鎮壓葉楚,救下他們。

可現在,聖山在葉楚這不可一世鋒芒畢露的拳頭揮舞下,被打的節節後退。連底蘊和聖陣驅動都無用,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他們著這一幕,面如死灰。葉楚這個人太過瘋狂了,也太強了。能把准至尊器爆發出這樣的威勢。他要是手持仙女釵,世上有多少人能觸其鋒芒。

「噗……」

葉楚一拳拳直接砸下去,砸的大祖老都涼氣直涌。他節節後退,終於忍不住有著血液噴吐出來。而在聖山中,有不少強者身體直接炸裂,隨著他這一口血死於非命。

「你的底蘊也不過如此!」葉楚盯著對方,施展的手段更為恐怖。弱水浮生蓮的力量在瘋狂的小孩,因為要驅動准至尊器,需要太多力量了。

葉楚這一次消耗的弱水浮生蓮的力量,都比得上幾次消耗的量了。但葉楚卻不在乎這些,他連動用准至尊器的一次機會都願意消耗,還怕消耗弱水浮生蓮嗎?

大祖老咬牙,神情冷冽,身上的精血燃燒,各種意和法舞動,熱浪滔滔,火光滾滾而前,有著絕世之力衝擊,擋住葉楚這一拳拳的攻擊。

他每一擊都狂暴不已,這時候大祖老驅動了他最強的攻擊。瘋狂的吞噬著聖山舞動而出的力量,聖山中的修行者這時候一個個面色慘白,這樣瘋狂的消耗讓他們難以承受。

可他們只能生生的忍著,那個人要摧毀五大聖山,這不可能讓他如願,就算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能。

他們把葉楚恨極了,為了一群凡人,這傢伙真的瘋了。這些凡人而已,億億萬也比不上他們啊!

「哼!以為這樣就有用嗎?」葉楚不屑的著對方,再次驅動著仙女釵,奪之奧義舞動,以奧義驅動,把自己的精氣神和仙女釵完美的交融在一起,拳頭直接舞動,演化出絕世的攻擊,拳頭直接轟出去。

「我要你碎!」這一拳砸出去,摧毀了對方強力的攻擊,五大聖山開始搖晃顫動不斷,巨大的裂縫在上面出現。

大祖老這時候面色劇變,驚恐的著葉楚,內心滿是駭然之色。

聖山四周的強者,瞬加震殺了不少,流淌出一股股血液,滲透到聖山之中,他們用最後的力量,為大陣加持力量。

大祖老見到這一幕,眼睛都血紅了,盯著葉楚吼道:「葉楚!這是你逼我們的,老子要你死!」

大祖老瘋狂了,他手臂一揮,天地突然有著一聲清鳴聲。這一聲響起,葉楚如同被狠狠的砸了一拳,血液直接噴湧出來,連連後退,眼中驚駭,感覺到被一股氣息鎖定,瞬間能要了他的命。–

… 第一零三七章

葉楚連連後退,避開了這驚世的殺機,他摸了一把嘴角的血液,氣血在體內翻滾的厲害。

此刻的大祖老手中,抓著一把金黃-色的匕首,那種恐怖的氣息就是在這匕首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滔滔,震動十方,握在大祖老的手中,有著凌冽的殺意,要把天地都給淹沒在其中。

這件器物在手,面前的大祖老真的有無敵之勢一般。

「聖器!」葉楚盯著對方,倒是沒有想到他族還有這樣的底蘊。

「這是我族老祖宗的兵器!這是我族最強的底蘊,今日卻要用來殺你!老夫真是捨不得。」大祖老盯著葉楚,這樣的至寶是留給後人護族的,不到萬不得已,他不願意動用。可現在卻沒有辦法了,他只能藉助這件器物殺葉楚。

葉楚知道五大聖山的老祖宗是一個聖者,強大無比。要不是後人不爭氣,怕也是一方聖地,他的兵器自然不凡。

此刻大祖老握著它,葉楚心中也顧忌萬分。葉楚不得不顧忌,這樣的器物太恐怖了。要是對方不能暴動出其全部威力到也罷了。可握著它的是其的子孫後代,以燃燒精血為代價,暴動出全部的威勢絲毫不難。

「葉楚,就算你有準至尊器又如何?我等不願意和你計較,但你要尋死!」對方怒吼,盯著葉楚哼道,「你終究無法施展出仙女釵的全部威力,終究要死的!」

葉楚突然笑了起來,和對方手中的聖器說道:「一直以來,我煉器沒有合適的材料,因為我的上的不多。但是能煉製聖器的材料肯定不凡,你手中的東西,我要了!」

葉楚笑的很燦爛,眼睛發光,直直的盯著對方。有著這些材料,能讓他的青蓮器物再上一個層次。

五大聖山的人徹底暴怒了,這是他們最強大的底蘊,這個人是什麼眼神,就如同到一塊肥肉一般。他難道還想打聖器的主意嗎?

大祖老神情也徹底變了,這小子這是什麼眼神,這是不把他們老祖宗放在眼裡,這是對他們的侮辱。

「葉楚,老夫承認至尊器絕世無敵。可你終究還是太弱了。也不是至尊後裔,無法暴動出他全部的力量。要不然,今日我五大聖山真要被你磨滅。但一切都是上天註定的,你必死無疑!」大祖老死死的盯著葉楚,「只是,浪費了我族聖器一次使用機會,這是大代價!」

葉楚突然笑了,笑的很燦爛,著對方說道:「你就這麼確信我不能爆發出仙女釵的全部威力?」

大祖老面色劇變,因為他到了葉楚取出一個玉瓶,玉瓶中飛出一滴血液,這地血液出現,讓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境,紋理交織在血液中,雖然眼睛不清,但也能察覺到其中的繁瑣了。

「今天就夷平你五座聖山!」這是清風城那位老人的精血,葉楚原本不願意動用的,因為太過珍貴了。配合它使用,能把仙女釵爆發到極致。

大祖老等人著葉楚驅動力量,精血焚燒起來,一股股力量交織,隨著葉楚的意境沒入到仙女釵中,他神情劇變。

五大聖山的每一個人,這時候都面色一片蒼白。因為他們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在天地之間,仙女釵爆發出讓太陽都安然是的光芒,渾身光華顫動,凌厲無比,這時候不再是絕世佳人的美麗和驚艷,那是一種無敵的風範,九天十地唯我獨尊一般,橫掃這一域,方圓數十萬里內,誰都能感覺到這股無敵的氣勢。

仙女釵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華,照耀了天地,天空被磨滅。可怕無比,流轉神秘的符文,垂落下一道道恐怖的氣息,驚世駭俗,天地都要崩裂。

所有人都獃滯了,天地有著各種紋理交織,仙女釵這時候爆發出他真正的威勢。世上的生靈,這時候感覺到至尊般的氣息,方圓數十萬里的生靈,都匍匐在地上,感受著這氣息。

大祖老雖然手持聖器,可這時候身體被凍結一般,連力量都驅動不了,眼睜睜的著仙女釵涌動的光華把他籠罩,把五大聖山給籠罩。

仙女釵光華所過之處,摧毀了一切,天地都沒有了,都崩裂在葉楚面前。四周死寂一般,沒有一絲的聲音,只有璀璨的光華,籠罩一切,吞噬了一切。

這是九天十地無敵的威勢,在仙女釵下,一切都成為了陪襯,此刻手持仙女釵的葉楚,就是一個至尊。

而此時,清風城老者的一滴精血也只剩下半滴了。葉楚收起精血,剛剛要把天地一切都給葬送的光華,這時候消失了,而此刻,五大聖山和大祖老都消失不見了。

唯有那把匕首懸浮在虛空,其他的一切都被摧毀。

五大聖山,真的被夷為平地了。有一些修行者逃過一劫,他們顫抖的匍匐在地上,著面前的平地。

大祖老都消失了,連灰塵都沒有留下。

葉楚此刻踏步而上,仙女釵包裹著聖器,把聖器收取。葉楚的實力,自然無法收取這樣的東西,可有仙女釵在手,葉楚自然能輕易的收取。

葉楚不由想到在青蓮之中包裹的屍身,上面還長著靈芝。心想,這也是一個聖者留下的物品,自己身上已經有兩種至寶了。

無數的修行者顫顫巍巍的著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望著踏步而下的葉楚,只覺得葉楚此刻就如同至尊一般,雖然全身沒有一絲的氣息,卻讓人心悸。

餘下的人不多,只有數十個,他們因為靠飛凡人近,才僥倖逃過一劫,可見到葉楚的目光掃向他們,一個個面色瞬間慘白了起來,葉楚此刻是死神,誰能擋住其鋒芒?

葉楚收起玉瓶,儘管此次沒有用完一滴精血,可還是讓他心疼。因為,如此精血對他的價值太大了,他用得著的時候太多。為了滅五大聖山使用了一半,終究還是不舍。

被葉楚庇護的凡人望著空蕩蕩的平地,他們都失神獃滯在那,但馬上就興奮了起來,一個個激動的互相擁抱。–

… 第一零三八章

「勝了!大人勝了!」

「他們都死了,我們活下去了,我們真的活下去了!」

「我們不要死了,不要死了……」

無數人激動的痛哭流涕,互相抱著手足舞蹈,興奮的不能自主,陷入了癲狂,這種劫後餘生的欣喜,是外人不能領會到的。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就靜靜的站在那裡,著這一群痛哭欣喜的人,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靜靜的站在那。手中的仙女釵已經暗淡了不少,他收起了這件至寶,嘴角也有著血液股股湧現出來。

這一戰超出了他實力太多,控制仙女釵更是把他的力量要抽取乾淨。戰的十分辛苦,至尊意的衝擊讓他受到了重創,儘管此刻他還能承受並沒有迷失,但對於葉楚來說,至尊意已經狂暴的讓他有些難以招架了。

葉楚抹掉嘴角的血液,走向小玉兒。

「大哥哥!」小玉兒欣喜,向著葉楚撲了過來,那雙哭過的小眼睛還有著紅腫,但此刻卻滿是笑顏,蹦跳著向著葉楚跑來。

小玉兒的舉動驚動了一些人,他們這才從劫後餘生的癲狂中蘇醒過來,他們對著葉楚下跪,不斷對著葉楚磕頭。

「謝謝大人救命之恩!」

「謝謝大人救命之恩!」

隨著一小群人跪倒在地,越來越多的人跪下來,到最後百萬人都跪倒在葉楚之前,對著葉楚磕頭道謝,百萬人的聲音匯聚,震動如同驚雷,在虛空中炸裂無比。

這些人表情十分的虔誠,宛如在跪拜一個神靈一般,不斷地磕頭,口中道謝。

他們磕頭不顧額頭被磕出血液,虔誠的道歉,彷彿只有如此才能把自己內心的感謝完全體現出來,模樣無比的認真,眼神和語氣中滿是感激,虔誠無比。

葉楚讓羽伯讓他們不要如此,但這並沒有阻止這些人。他們跪在地上,固執虔誠的叩拜葉楚。

百萬人的聲音一起呼喊而出,聲音震動,而讓葉楚意外的是,葉楚分明能到這些人虔誠的磕頭中,有著一股奇異的氣息從他們身上涌動而出。

這些奇異的氣息是從他們血脈中湧現出來的,如同絲線一般,微弱的葉楚都不到,但百萬人匯聚,卻能讓葉楚清楚的感知到。

這是一股奇異的力量,葉楚用元靈去感知,在其中感覺到虔誠的謝意,彷彿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們的心意。更新最快最穩定,)元靈觸碰到這股力量,走入了這些人的內心一般。

這讓葉楚疑惑,心中好奇這是什麼力量。

可就在這時候,百萬人身上涌動出來匯聚的力量居然沖入了凡人河中,凡人河猛然的一聲炸響,隨著這一聲炸響,凡人河中有著一條只有手指大小的溪流從其中噴射而出,噴出了數百米之高,而後又射向葉楚的方向,落在葉楚身上。

這條射出來的水流不大,落在葉楚身上閃閃發光,如同夜晚被月光照耀的河水一般,晶瑩剔透。

「聖液!」

有一些修行者認出來,他們不敢置信著從凡人河之中噴射出來的水流。他們清楚的感知到這些東西是什麼,但無法想象的是,這些聖液居然自主的落在葉楚的身上,為他洗禮著體質。

葉楚同樣難以理解,這一條水流落在他身上,洗禮著他的血液和骨骼,葉楚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和骨骼更加的純凈,巫體訣在提升,這是聖液的神效,葉楚在經歷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怎麼會這樣?聖液怎麼會自主的找到我?」葉楚難以理解,這太過匪夷所思了。多少修行者下河都沒有找到一點聖液的端倪,讓無數修行者都死心了,可現在居然自主的為他洗禮身體。

在葉楚的驚訝之中,細小的水流化作一滴滴水滴,灑落到百萬修行者身上,小雨瀰漫他們,這些人身上的疲憊和恐懼消失的一乾二淨,傷勢和飢餓也與之消失。

「嗤……」

遠處有修行者撕裂空間而來,他們是為仙女釵爆發的威勢驚動而來的強者。此刻他們正好到這一幕,望著水流化作漫天的雨滴散落這些普通人,他們一個個也愣在原地。

特別是到葉楚居然沐浴在聖液之中,更是瞪著雙眼,眼中都滿是嫉妒和羨慕。

「聖河顯靈了,聖河顯靈了!」

無數的凡人這時候大喜,感受到自己在蛻變,全身力氣飽滿,他們對著聖河的方向也不斷的磕頭。

趕來的修行者著從凡人河飛射而出的聖液,有人忍不住出手,暴動力量向著聖液卷過去。

但結果卻讓每一個人瞪大眼睛,他們的力量卷過去,直接從聖液水流中飛射而過,聖液彷彿不存在世間一般,那是一片虛空,他們卷過去的力量落空。

「這不可能!」幾個修行者一愣,再次出手,但結果依舊,面前飛射而來的水流就如同鏡花水月,根本無法抓到。

「怎麼會這樣?這明明是聖液,分明在眼前。怎麼會無法取走呢?」

有人不甘連連出手,可結果都是一樣。

葉楚在沐浴著聖液,感受著聖液讓身體的變化。同樣也到了這一幕,這讓他驚奇。要是他沒有吸收聖液的話,還會以為這是虛影,可他明明感覺到這是實物,但這些人卻一點聖液都取不到。

葉楚疑惑,取出玉瓶,收取聖液,卻發現聖液能被他收取,裝滿了玉瓶。

「怎麼會這樣?」有人驚訝,難以理解,這超出了他的認知。

葉楚疑惑,不由想到當初在聖崖上發生的一切。當初一路之上,有無數的人虔誠的膜拜而去,很多人因為虔誠而得到各種賜福。很多人的傷病,因為對聖崖的虔誠而痊癒。

剛剛百萬人虔誠道謝,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聖液沐浴他全身,而且還降下聖雨為這百萬人改善體質。

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紅塵女聖對普通人向來偏愛。儘管她手中沾染了無數強者的血液。但在普通人心中,她就如同神靈一般。

以紅塵女聖的性子,真要因為這百萬人的牽扯而賜福也不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 第一零三九章

因為仙女釵暴動的威勢驚動了眾多強者,很多強者都趕到這邊來。望著近在咫尺的聖液,他們都想收取。但任由他們施展何種手段,都無法收取一點一滴的聖液。

也有修行者注意到沐浴在聖液中的葉楚,有人貪婪和羨慕的注視著葉楚。但誰都沒有輕易出手,因為葉楚所做的事從活下來的修行者口中知道了。

這是一個瘋子,沒有人願意去招惹。

也不知道聖液沐浴了葉楚多久,葉楚收取了不知道多少聖液,他雖然境界沒有提升,但體質卻有著脫胎換骨的變化,葉楚心思沉浸下來。向四周趕來的不少修行者,葉楚身體也繃緊,聖液的誘惑太大了,而且他的仇敵太多,儘管剛剛自己夷平了五大聖山,震懾了他們,但難保不會有人心存僥倖,鋌而走險。

「大哥哥!」小玉兒見葉楚身上再無聖液沐浴,她這時候才跑過來,伸手抱住葉楚的大腿。很多趕過來的修行者心懷不軌的著他們,這讓小玉兒畏懼。

「不怕!」葉楚抱著小玉兒,對著她笑了笑,沒有理會這些修行者。對著羽伯等一群人喊道,「你們都隨我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