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上極少有會提及赤霄宗,因為這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宗門,沒人敢去招惹,而一旦招惹,必定後果非常可怕!

據她所知,赤霄宗一向不介入封瀾大陸三大帝國的事,宗主寒夜暝更是神秘莫測,實力是整個封瀾大陸最強,傳聞他冷酷無情,從不出手幫助任何人、任何勢力!

這樣一個組織,這樣一個宗主,怎麼會忽然擠入兩單帝國的戰爭,而且幫的是九幽帝國?

就在蘇淺沫震驚的時候,洛眉兒忽然大叫一聲:「赤霄宗怎麼會管九幽的事?這該死的到底怎麼回事?在我率領魔鬼軍到了邊境,即將把九幽打得落花流水的時候,你竟然告訴我,赤霄宗忽然介入兩大帝國的戰鬥?」

忽然,洛眉兒狠狠的眯起了眼眸,指著洛神就怒吼:「是你對不對?一定是你!是你去找赤霄宗幫忙了?你知道父皇一定會忌憚赤霄宗的勢力,所以為了保護這個賤人,你竟然去了赤霄宗?」

「眉兒!」洛眉兒重重的叫了一聲,惱怒的反問:「你以為赤霄宗會給我面子嗎?赤霄宗那神秘又高深莫測的宗主會見我嗎?你太高看我了!」

他倒是希望是他,可他沒那麼大的面子!

在找到五大尊者之後,他的確是想過去找赤霄宗,然而赤霄宗那麼高高在上,根本不是他能進去的,最後是喬幽娘親自去了赤霄宗! 至於她為什麼能見到赤霄宗宗主,甚至請求他幫忙,他也不知道,直到現在他還一頭霧水!

「那這該死的到底是怎麼回事?」洛眉兒憤怒又震驚的大吼,「寒夜暝瘋了不成還是他其實是個好色的老東西,因為貪圖蘇淺沫的美貌,所以才會幫她?」

聽她越說越不像話,洛神忌憚的看向了站在空中的男人,正要開口阻止洛眉兒繼續說話,卻聽這時候,空中的男人忽然開口了,「誰說本宗主是好色的老東西?」

他的聲音異常低沉渾厚,彷彿具有極強的穿透力,能輕易刺穿胸腔,在人的心臟上留下震蕩,而這聲音,蘇淺沫無比熟悉!

蘇淺沫順著洛神的目光看過去,寒眸緊緊的眯起,牙縫裡擠出一句陰寒的問話:「你就是寒夜暝?」

男人沒說話,薄唇微微一揚,然後翩然落在她身邊。

這時候,洛眉兒似乎是被氣瘋了,完全忽略了這個人是大陸最強的男人,容不得別人一絲一毫的忤逆,她怒指寒夜暝,「很好!既然你說你是宗主,那本公主就要問問看,你為什麼會幫她?」

「就因為她是本宗主的女人!」男人忽然摘下臉上那張精緻的面具,露出一張絕世無雙的俊美容顏,而那張臉,不正是凌熠辰?!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他,儘管夜幕深沉,可他身上就彷彿自帶發光體,沒人會不認得這大陸第一美男!

他們如何想也不到啊,大陸最強的寒夜暝竟然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男人,他們更加想不到的是,凌熠辰竟然就是寒夜暝?!

蘇淺沫的臉上彷彿覆蓋了一層冰霜,冷得嚇人!

在聽到他開口的一瞬間,她幾乎就已經肯定他就是凌熠辰,可是她心裡卻有個聲音不願意承認,如今看到這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她還能怎麼騙自己?

所以,剛才那神秘的組織就是赤霄宗?難怪他們那麼強,竟然能輕易把獵絕宮那麼龐大的勢力逼得不得不撤退,同時,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赤霄宗會幫助九幽帝國,因為寒夜暝就是凌熠辰!

寒夜暝,呵呵,真不錯啊,以凌熠辰的身份一直跟在她身邊,看著她跌跌撞撞的變強,作為大陸最強的男人,他一定從中得到了不少樂趣吧?她甚至懷疑他那些所謂的喜歡,其實不過是逗弄她的,他只是喜歡看她手忙腳亂!

強迫自己收回定在他身上的目光,蘇淺沫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剪斷腦海里凌亂的思緒!

現在不該想這些!不管怎麼說,有赤霄宗插手,對九幽來說是件好事,這場帝國之戰,應該能結束了!

蘇淺沫再把目光轉向了洛眉兒,而此時洛眉兒只是沉默的咬緊了牙關!

原來凌熠辰就是寒夜暝!整個大陸都知道,凌熠辰愛蘇淺沫,所以,赤霄宗才會幫助九幽帝國、幫助蘇淺沫!

赤霄宗不是青玄能招惹的,這她知道,可這口氣她怎麼咽得下?她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麼蘇淺沫會這麼幸運?別人見寒夜暝一面比登天都難,可實際上,這個被整個大陸敬仰畏懼的男人,卻時刻在蘇淺沫身邊保護她?! 這憑什麼?

眼底浮現一抹怒色,洛眉兒咬牙切齒的說道:「本公主可以放過蘇淺沫,只要她能做到我說的,本公主立刻撤兵!」

「眉兒,宗主在此,別胡鬧!」洛神忽然皺眉呵斥。

蘇淺沫就知道洛眉兒不會這麼容易就鬆口,她抬手制止洛神,往前走了兩步,冷聲問:「你想讓我做什麼?」

「如果你能讓本公主的魔鬼軍停手,那本公主就撤兵!」說罷,她忽然後退幾步,大喝一聲,「魔鬼軍,給我殺!」

青玄那十萬精兵深知洛眉兒的狠毒,聽到號令,毫不猶豫的繼續沖向九幽大軍,短暫停頓的廝殺再次上演!

而聽到洛眉兒那句話,蘇淺沫卻是只是凜然一笑,想要贏這場戰爭幾乎是不可能,但想要青玄的人停手卻是不是難事!

猛的騰空而起,她揮動著離火七翎刃,讓魂元珠釋放最大力量,鋪天蓋地冰霧的隨著她的動作落下,空氣中的溫度瞬間降至冰點之下,極寒之地的寒氣使得那些原本還在廝殺中的人們和幻獸全部僵硬了身體,立刻完全不能動彈!

十幾萬人全部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他們只能看到她妖嬈的身影不斷飛舞,彷彿天女散花一般,灑落冰霧,所到之處全被凍結!

這就是蘇淺沫的目的,她不想殺了青玄這些人,而是透過魂元珠的極寒之氣,讓他們徹底失去感覺,在手腳都凍僵的情況下,他們根本無法使用幻力和幻術!

漂亮的落地,蘇淺沫挑釁的看著洛眉兒,唇邊一抹挑釁的笑,「洛眉兒,現在可以帶著你的人……走了嗎?」

蘇淺沫想說「滾」,但看在洛神的面子上,她用了「走」這個字!

洛眉兒無比憤怒和不甘,她做夢也想不到,蘇淺沫竟然厲害到這個程度!她那把離火七翎刃怎麼這麼邪門,分明是火系戰器,卻能釋放冰雪系的力量?

震驚之後,她不甘心的攥緊了拳頭,現在大陸最強的男人寒夜暝就在跟前,她瘋了才會硬拼,除了撤兵還有別的選擇嗎?

「蘇淺沫,這件事沒完,總有一天,本公主會找機會殺了你!」

說罷,洛眉兒沖著青玄十萬精銳大吼一聲,「撤!」

洛眉兒那一聲令下,青玄皇家傭兵立刻訓練有素的整理隊形,然後調轉方向,浩浩蕩蕩的朝著青玄帝國方向行進,這不禁使得九幽這邊的人都暗暗的鬆了口氣,其中當然也包括蘇淺沫!

倒不是她膽小怕事,而是肩上背負了太多人命,她自己可以玩命,卻無法讓四萬人和她一起冒險,這就是責任的份量!

看到洛神還在跟前,蘇淺沫微微一笑,語氣倨傲卻不再冰冷無情,「洛太子,你為我做過的努力,我不會忘記的。」

洛神英俊的臉上浮現一抹尷尬,他苦笑著回答:「我什麼也沒做過,況且兩大帝國的國戰,原本就是青玄三大家族最先惹起的,九幽和青玄的大戰也不過是連鎖反應,沒道理讓你承擔一切。

還有,這件事恐怕還沒徹底結束,眉兒的個性,她一定會想辦法為難你……」 頓了頓,他才表情凝重的說:「恐怕……你極有可能會被三級院開除!」

自己的妹妹是什麼個性他最清楚不過,今天這麼撤退,這丫頭回去必定大鬧一番,所以父皇為了安撫眉兒,早就已經做出了決策,會聯合三大帝國對三級院提出請求,開除蘇淺沫!

喬幽娘的確是喜歡她,但面對三大帝國皇室的壓力,恐怕最後也只能妥協,畢竟三級院不是喬院長一個人!

這件事他阻止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她早作打算!

聞言,蘇淺沫只是挑了挑眉尖,心中暗暗的冷笑:洛眉兒這個人的個性她已經充分了解了,當然知道那個刁蠻跋扈的九公主不可能就這麼乖乖的撤兵回去!

不過,無論洛眉兒對她做什麼,她都有辦法應付。比狠,那小公主還不是她的對手!而且如果只是讓三級院開除她,這不會對她造成致命打擊,無論在哪,她都一樣可以變強!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

洛神皺了皺眉頭,這是她第二次跟他道謝了,他寧願她把這一切當作理所當然,就像她依賴凌熠辰……目光看向凌熠辰,洛神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他怎麼忘記了,那不是凌熠辰,那是寒夜暝,赤霄宗的宗主,他這個青玄帝國的太子怎麼能和那個男人相提並論?

抿緊了唇,洛神點點頭就轉身離去!

看著青玄大軍走遠,蘇淺沫才轉向凌熠景,「帶著你的人回帝都!」

「現在還不行!為了確保整件事順利結束,我們還是先回到無垠鬼域。」

凌熠景說話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擔憂之色,顯然是不認為這場帝國之戰就這麼收場。

蘇淺沫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隨你!」

兩天之後,所有人都回到無垠鬼域,蕭雲飛帶著人開始各自休整,而蘇淺沫則回到了寢殿,身後自然還跟著凌熠辰。

蘇淺沫疲憊的坐在床上,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凌熠辰……不,或許她現在應該叫他寒夜暝,然後嘲諷的勾起了嘴角,「所以,我是該叫你寒宗主,還是……辰王殿下?」

「……隨你喜歡。」他當然知道這個小女人是在生氣,她覺得他欺騙了他,所以現在處於憤怒之中!

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的,所以他才會讓赤霄宗出現在這場不該出現的戰爭之中,一方面是阻止獵絕宮傷害她在意的人,而另外一方面,則是讓她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小女人又怎麼會知道,為了她,他做出多大的改變?原本他並不打算這麼早和獵絕宮正面衝突,至少在查出獵絕宮的勢力究竟有多大、它背後的的勢力到底是誰之前,他不願意讓赤霄宗成為獵絕宮的眼中釘肉中刺,但為了她,他這個宗主,做了錯誤的決定!

蘇淺沫看著眼前的男人,覺得如此陌生,凌熠辰喜歡穿著華麗的紫色長袍,渾身上下都充滿貴族氣息,他的臉上總是掛著一抹邪肆不羈,他喜歡時不時吃她豆腐,說一些不正經的話。 可眼前這個男人呢?他一身黑色錦袍,看起來那麼高高在上,不可侵犯。同樣還是那張英俊的臉,可他刀鑿的五官上已經沒了邪魅,取而代之的凌厲嚴峻,同樣是那雙漆黑無比的眼,可此刻冰冷無比,而不是邪笑盈盈。

他不是凌熠辰!她甚至不清楚,她看到的,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她更不明白,堂堂的赤霄宗宗主為什麼會成為凌熠辰而呆在九幽帝國?寒夜暝是凌熠辰的第二重身份,還是凌熠辰是寒夜暝的第二重身份?

此時此刻,蘇淺沫表面上淡漠冰冷,內心卻是無比憤怒,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憤怒的是什麼!

她之前就猜測他不是真正的凌熠辰,他應該有更強大的身份背景,她不該驚訝,不該憤怒,她只是……只是怎麼也想不到,他竟然是寒夜暝,是整個大陸都聞風喪膽的赤霄宗的宗主!

難怪他可以這麼強,難怪他像一團謎,難怪他對一切都運籌帷幄,因為他強大啊。

蘇淺沫認慫了,這個男人她招惹不起,也不想再招惹。

「今日的事多謝寒宗主幫忙,他日我一定會報答你!現在既然已經沒事了,我這無垠鬼域廟小,實在容不下您這尊大佛,請回吧。」冰冷的說完,蘇淺沫身子一仰就倒在了床上,隨手拉下了帷幔!

「沫兒……」「小女子和寒宗主不熟,叫這麼親密有些失禮!」

寒夜暝苦笑,她正在氣頭上,到底怎麼才能讓她消氣才好?或許他該把一切都告訴她,只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讓她靈器中那些礙眼的人離開,這可是他們夫妻之間的私密對話,怎麼能有外人在場呢?

「你不放那些人出來嗎?他們在你的靈器中時間太久,可不是好事。」

他這麼一提醒,蘇淺沫才猛的想起來,楚楓和蘇雲瑤他們還在她的流雲血月環里呆著,她得趕緊把他們都放出來!

楚楓等人摔到她的寢殿,還仍舊一臉木訥,事實上,他們還處在震驚中。因為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靈器的事,寒夜暝的事,讓他們足足兩天都沒醒過神來。

楚楓最先爬起來,瞪著凌熠辰就粗聲問:「你******到底是誰啊?」

「幾位,可以離開這房間嗎?本宗主有些話要和小女人說!」寒夜暝的聲音不怒而威,音壓使得顏明澈和楚楓等人不由一顫。

他們臉色蒼白的看了寒夜暝一眼,雖然不甘心,可也只能紛紛出了寢殿的房間。

他們走後,寒夜暝沒有馬上開口,餘光瞄向寢殿門口,他淡淡的道:「慕影,雷獅!」

慕影和雷獅乾笑兩聲,「爺,我們這就去看門,保證走得遠遠的!」

唉,真是可惜啊,他們原本還想看看他們爺怎麼被虐呢,看來沒機會了!

不過,下場應該會很慘,當初就說過他是在玩火,以二小姐的個性,非剝了他的皮不可!嘿嘿,赤霄宗的宗主,被扒皮會是多麼壯觀的場景啊,可惜他們沒眼福了。

確定所有礙眼的人都走後,寒夜暝才笑著說道:「記得你曾問我是誰,我說過你很快就知道了,我是在兌現諾言。」 「以這種方式?」蘇淺沫拔高了音調,聽到他這話,心裡頓時拱起一股火,氣得「蹭」的一下坐起來,一把拽掉了帷幔!

她一向能控制好自己的怒火,唯獨是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時不時就會發飆,尤其是在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之後,更是怒火滔天而又無從發泄,而且她現在不想控制,只想剁碎了他泄恨!

寒夜暝無奈的嘆口氣,「如果直接告訴你,我是寒夜暝,你會如何?」

他這麼一問,直接把蘇淺沫問住了,她反問自己,如果他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凌熠辰的身份是假的,他其實是赤霄宗宗主寒夜暝,恐怕她會比現在還要憤怒吧?!

蘇淺沫努力剋制自己的怒氣,吸氣、呼氣、再吸氣、再呼氣,她想不到,她竟然也有需要靠這種方式來克制怒氣的一天!

幾次深呼吸,終於能讓自己稍微理智一些,她看著凌熠辰,冷冷的問:「你到底是誰?寒夜暝還是凌熠辰,又或者你兩者都是?」

「寒夜暝!」寒夜暝乾脆的回答她的話。

「那你怎麼會成了凌熠辰?你能不能原原本本的把這一切都解釋清楚?不要我問一句你答一句,還是你喜歡被人審問的感覺?是不是我們還得用點刑?」蘇淺沫又火大的吼道。

寒夜暝苦笑一聲,起身坐到她跟前,自然而然的拉過她的手,被她甩來,他就再次拉起來,把她的拳頭輕輕的包裹在自己的掌心,柔聲說:「這件事要慢慢解釋,我……」「很好,我現在很有時間聽你坦白從寬!」

蘇淺沫以為他要避而不談,所以根本沒給他機會說完,就直接打斷他。

豪門寵妻初養成 她其實很需要休息,畢竟在流雲血月環里不分晝夜的修鍊了一整個月,之後又和青玄大戰,她真的很累,但此時再累也睡不著,她只想知道真相!

「首先,我和凌熠辰絕非同一個人,我們有著同樣的容貌,所以五年前,我頂替了他。」

「你殺了他?」

「當然不是,我沒有理由殺他。莫嫻雅的事一直是他的心結,所以他自殺了,而我在那個時候,順理成章的成了凌熠辰!所以……」

說到這,寒夜暝忽然擒住蘇淺沫的下巴,黑眸里射出極強的佔有慾,「我的小沫兒,從現在開始你要記住,我是寒夜暝,只是寒夜暝,一直愛著你的,不是凌熠辰,而是寒夜暝!」

啪!

蘇淺沫一把打掉她的手,冷冷的嘲諷:「所以,自從我認識你開始,你就不是凌熠辰對嗎?」

「從來就不是。」這一下打的好疼,小女人下手可真夠狠的!

「呵,那我就不太明白了,您是高高在上的赤霄宗宗主,大陸上最強的男人,為什麼要冒充九幽帝國的辰王爺?這太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根本沒道理這麼做,不是嗎?」

寒夜暝的臉色倏地一變,剛毅的眉間瞬間布滿戾氣,使得整個寢殿的溫度瞬間降至冰點。

忽然,他放開蘇淺沫的手,起身背對她,半晌之後,才森然回答:「以凌熠辰的身份,就能更順利的接近你而不被任何人懷疑。」 「接近」兩個字讓蘇淺沫的臉色更加冷若冰霜,她猛的站起身,繞到寒夜暝面前,豪不閃躲的看著他深不見底的黑眸,冰冷的語氣中充滿了逼問的意味,「我倒是很想知道,寒宗主接近我是為了什麼?朱雀嗎?

還是說,我是你生活的調劑?站在巔峰的你,煩了,膩了,厭倦了平淡的生活,正好我這個玩具出現了!看著我從最初的廢物一點點變強,一次次又一次和閻王搶我的命,你覺得無比快樂?」

蘇淺沫的聲音越發冰寒,每說一句,她就會向前邁開一步,直到和寒夜暝已經完全貼在一起。

他們的臉近道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寒夜暝就那麼定定的看著她,「你什麼時候學會如此自欺欺人了?」

他的俊臉上不見一絲怒氣,聲音也平靜得彷彿無波的古井,可蘇淺沫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沒出息的拉開了和他的距離!

她清楚,他生氣了,也該生氣。

她明明知道答案的,他擁有和朱雀一樣強大的遠古神獸青龍,根本不需要朱雀!他是隱瞞了自己的身份,但他對她的好,總是那麼真,她剛才那些比刀子更要尖銳的話,不僅僅是自欺欺人,更是傷了他。

但她需要發泄被他欺騙的怒火!

稍稍平復了情緒,蘇淺沫問:「接近我的目的!」

寒夜暝眼神依舊犀利如刀,忽然肅殺的回答:「為了查到蘇映雪的下落!」

蘇淺沫驀地一僵,他眼底翻滾的仇恨讓她為之顫動,而他的話,也讓她心中頓時湧出一團疑惑,眉頭不由狠狠的皺緊,「我母親?你找她做什麼?」

她能明顯感覺到寒夜暝心中的恨,那種仇恨是他無法掩飾的,可她不懂了,母親到底和寒夜暝有什麼仇恨?

記憶中,母親只是個毫無天份的女人,如若不然也不會淪落青樓,最後被蘇展天利用!這樣一個女人,怎麼會成為他的仇人?

但寒夜暝的話又像是一個提醒,提醒著她,母親身上的不同尋常,比如為什麼生下她之後,母親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去了哪了?怎麼會在走的時候,留下了至尊玄技破天方冥訣?

一切的一切都無從解釋!

寒夜暝既然打算和她坦白,就不會有任何的隱瞞,包括這段仇恨,只是他需要調整自己的情緒,不想她誤會他的動機!

沉默片刻,寒夜暝才又再次開口,只是語氣已經緩和了不少,像是在陳述一件平淡的小事,他平靜的說:「二十年前,蘇映雪殺了我母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