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王城並非以玄元靈樹為中心,而是以一座看起來很特殊,很奇怪的草廬為中央神廟。

草廬之中,端坐著一個被紫色雲霧籠罩的道人神像,看不真切。不過,草廬外,豎著的一塊石碑上銘刻的文字,大家還是認得的,卻是兩個古老的鳥篆文字。

「天地廬」!

三個斗大的紫金文字,繚繞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神韻,讓人一看之下,頓時忘塵。

在草廬的西側,才是供奉玄元子遺蛻的玄元神廟。說是神廟並不准確,它實則是一座開靈神壇,專門用來給天地王城中的靈植妖類們開靈用的。

玄元子飛升上位星界,他的遺蛻失去了本源,自然也化成了一株乾枯老樹,毫無生機。

玄元仙果會的舉辦地點,就在這裡了。

「天地廬」周圍,方圓數里之內,長滿了參天古樹。

才這些古樹的下方,擺放著一個個的長桌石凳,細數之下,竟然不下萬座。

「飛靈大陸,有這麼多厲害的煉虛境修士大妖嗎?」

剛走入會場,看到這麼多的座位,楊軒便忍不住對一旁的黃空海奇怪問道。

「才一萬個座位而已。你不知道,這一年多來,光是新增加的煉虛境修士,就超過了三萬人,而且,這個數量,還會隨著天地殺劫的繼續,持續不斷的增多。」

黃空海神色莫名的說道。

「哈哈哈,看來天地王城對我們很重視啊,竟然專門給我們準備了座位!」

黃空海目光在會場一掃,很快鎖定了最前排的一處區域,對楊軒和身後的太玄戰隊成員笑著說道。

他們來的還算較早,會場中人數並不多,只有千餘人。

楊軒自然也早看到了那片區域的座位,當看到有一席位上,刻著自己名字的時候,楊軒心裡就是一咯噔。

他的目光,一一掃過所有席位區間,臉色變得更加精彩。

「好傢夥,這是把參加天地殺劫,所有優秀的人才,都計算進來了啊!難道玄元子真有自信,所有傑出的人才都會來嗎?」

不光是他們太玄門的煉虛境修士,被安排在了最前列區域。

一眼看過去,最前排區域,居然羅列了所有參加天地殺劫的天才修士。

最前端的,赫然是「天玄三子」,接著是「天玄十道」,然後是「真靈六神子」,「真靈十王族」。在這之後,才是飛靈大陸的天才修士。

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萬壽山七王族」,接著是「渾天殿神子聖女」,在他們之後,才是「太玄雙星」,太玄門之後則是「真靈宗三傑」。

除了這些之外,余者看來都是在名頭上弱了一層的修士和大妖,至於散修,似乎並沒有席位可坐,但在外圍,卻也有一片區域,卻是為散修們準備的,名為「散位」。

無論從排名,還是從弟子數量看,太玄門似乎都是最弱的一方,僅有兩名天才入得玄元子法眼,分別是楊軒和黃空海。

最多的是真靈百族一方,足有十六人。其次則是通天玄宗,有十三人。

從現場安排的席位來看,此次爭奪,應該就在最前排的四十三人之間,余者或許也有能脫穎而出者,不過暫時卻並沒有被安排在前列席位。

從這座位的安排布局,也能看出,玄元子明顯不懷好意,有心要把人族最傑出的一批修士,拿出來架在火上烤。

瘋狂農民工 眾人入座之後,黃空海的目光,便一直看著會場的入口,打量著一個個進來的修士。

楊軒的目光,卻完全被中央那座「天地廬」吸引。

「怎麼感覺,這個神廟中供奉的神像,好似在那裡見過,如此的熟悉?」

那神像是個道人,一手拄著扁拐,一手拿著蒲扇,腰間系著一條金絲帶,上面掛著一個紫金葫蘆,其面容被紫色霧氣遮住,看不清楚。

「天地廬」的中央,卻擺著一座丹爐,老道看似坐在廬中一側,手中蒲扇對著的方向,卻正是那丹爐。

「天地八卦爐?太上老君?」

楊軒心裡一咯噔,頓時意識到什麼,眼睛趕緊眯上,不敢再去看那「天地廬」。

「我靠,這玄元子拜入的門派,該不會是太上老君的太清道宗吧?」

楊軒暗暗震驚的想道。

自那日在飛靈殘界中見過了截教門徒,楊軒回去后,就特意查過藏經殿中的典籍,意外得知了上位星界一些大勢力的尊諱。

上位星界中,有六大超級門派,分別是太清道宗,玉清道宗,上清道宗,廣寒道宗,大雷音寺和春秋書院。

這六大超級門派,超然物外,不理俗務。地仙星域中,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是由他們聯合組建的下設機構地仙聯盟在管理。

嚴格來說,通天玄宗就屬於上清道宗的下界宗門道場。只是起源星太偏僻,上清道宗並沒有什麼興趣過多關注。

不過,上清道宗脫胎於截教,對外一般還是喜歡稱截教門徒。

從眼前這天地王城供奉的神廟神像來看,楊軒忽然詭異的發現,那位老道神像,竟然跟地球上神話傳說里描繪的太上老君,極其的相似。

也就是說,銀河系洪荒末期出現的那些大勢力,大人物,很可能真的不知道通過什麼樣的手段,全體來到了這玄鳥星系!

「靠啊,若這玄元子是太清門徒,那這玄元仙果會,還能攪擾么?這不是要跟太上老君懟上了?」

楊軒心裡開始打鼓了。

萬一被太清道祖給盯上了,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啊。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好歹我與他們,也有些同鄉之誼,他們應該不會對我痛下殺手吧?」楊軒暗暗安慰了自己一句。

隨著時間推移,一個個派頭十足的天才修士,先後入場。

楊軒端坐在前排,目光不時掃向這些人。

許多名頭響亮的天才,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因此格外留神觀察。

「天玄三少」,「天玄十道」,「六神子」,「十王族」,「萬壽七王族」,「渾天魔神子」,「渾天聖女」,「真靈宗三傑」先後入場,竟然一個不落,真的全來了! 這些天才們,進入會場后,第一時間,自然也都開始打量著其他的競爭對手。

很快,楊軒就成了全場眾人最為關注的焦點。

天地殺劫開始后的這幾年,楊軒著實幹了好幾件驚人的大事,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尤其是大鬧渾天城,一口吞掉了芊芊寶庫的事情,至今還有不少人因此事而對楊軒懷有強烈殺意。

最恨楊軒的,莫過於林芊芊和玄水晴。不過,楊軒很快注意到,玄水晴身旁,另一名有著紫色長發的魁梧青年,似乎看他的眼光,也充滿了隱晦的殺意,還有一些別的特殊情緒,好像,楊軒搶了他的什麼寶貝一樣。

「古赤陽?他就是渾天殿的魔神子,楊師弟,他對你好像很有敵意啊。」

黃空海也注意到了那個紫發青年的眼神,低聲跟楊軒說道。

「莫非他是個混血的雜交種?」

楊軒看著擁有紫色頭髮,身體卻又是人族身體的古赤陽,毫不掩飾,大聲向黃空海問道。

「混血雜交種? 紫藤花戀 哈哈哈,楊師弟,你這個比喻,真是太形象了!不錯,不錯,這個古赤陽,的確是人族和渾天魔族的雜交種。他父親,是渾天殿的地仙,母親是個渾天魔族女奴。」

黃空海前一段時間,帶領太玄戰隊,著實跟渾天戰隊的古赤陽,打了好幾場仗,在他們手中吃虧不少,雙方仇怨很深,根本不可能有開解的可能。

聽到楊軒如此奚落古赤陽,黃空海自然大為興奮,跟著大呼小叫。

周圍不少人,自然也聽到了楊軒和黃空海兩人的話,一個個神色古怪,強忍笑意的看著古赤陽。

古赤陽大怒,騰的跳了起來,就要發作,卻被他旁邊的同門拉住。

「黃空海,有種的待會下場斗一場,我會親手割下你的腦袋當酒杯!還有你……」

古赤陽雙眸血紅,死死盯著黃空海和楊軒兩人,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你敢跟我打么?」

楊軒不屑的撇撇嘴,毫不客氣的呸了一口。

古赤陽的一張臉,頓時漲的赤紅,威脅的話,竟然說不下去了。

他敢么?

他不敢,楊軒沒有收服蠻荒大妖的時候,就敢懟玄水晴,現在強到什麼程度?

「噗!」

古赤陽張口噴出一道血箭,居然被楊軒一句話,給懟的憋出了內傷。

眾人看到這一幕,無不為之側目,看向楊軒的目光,如同看著一個瘟神。

「看什麼看?難道你們敢跟我打么?」

楊軒對著眾人,很傲嬌的撇了撇嘴,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看不起你們所有人的模樣。

「我不只針對你一個,而是想說,你們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你找死!」

楊軒這一句話,如同一顆火星掉進了火藥桶,一下子引爆了整個會場。

有幾個超級天才,已經怒髮衝冠,忍不住就要上來扁他。

黃空海等太玄戰隊成員,一個個傻眼的看著楊軒,那眼神分明在說,楊師弟,說好的低調呢?說好的我們今天只看戲盯梢,不打架,稍後打劫呢?

「你這是要鬧哪樣?」黃空海一臉「幽怨」的看著楊軒,無語的嘀咕道。

楊軒吹了吹氣,然後打了個響指,唰,熊大熊二,憑空出現,變成了三米高黑塔壯漢,好似兩個超級打手,一左一右,站在了楊軒身後。

看到這兩個蠻荒大妖,尤其是他們身上那化神期巔峰,和化神後期的兇猛煞氣,一個個表情頓時一滯。

「別以為收服了兩頭蠻荒大妖,我們就會怕……」

通天玄宗「天玄十道」中,一名中年修士,伸手指著楊軒,憤怒大喝。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楊軒再次打了個響指。

唰唰唰!

接連數十頭化神期天罡熊,化作數十個黑衣大漢,瞬間出現在了太玄戰隊眾成員左右。

那中年修士,臉色瞬間發白,指著楊軒,竟然說不下去了。

周圍眾人,神色再次一變。

「卧槽!他難道收服了一支熊族大軍?特么的,全是神變天的大熊啊,這特么的,還怎麼跟他打?」

後方,無數煉虛境修士,看到這一幕,有人壓低嗓門,嘶吼咆哮。

「所以我說,你們在座的都是垃圾,我不是針對某一個人,我是說你們所有人都是垃圾。」

楊軒很欠揍的吹了吹手指,那模樣,好像誰敢再站起了開口,他還會打響指召喚大熊。

「我就是這麼牛嗶的人,唉,沒辦法,真的很想低調啊,有些人怎麼就是不想讓我低調呢。」

眾人無語,紛紛低頭不去看他,因為看到他那副欠揍的嘴臉,生怕一個忍不住,就要跳過去干架。

「楊師弟,說好的低調呢?」

黃空海又驚又喜的看著周圍的大熊保鏢,然後「幽怨」的看著楊軒。

「我也想低調啊,可惜實力不允許啊。」

楊軒再次很欠揍的高聲說道。

前面那群天才們,一個個身體忍不住的都抖了起來,強忍怒火。

林芊芊的指骨都捏白了,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本來她已經邀請了幾個厲害的天才青年,借著今天的機會,要好好教訓楊軒,奪回自己的芊芊寶庫。

哪想到,這個楊軒藏的這麼深,他根本不是收服了一個蠻荒大妖,而是一個族群。

楊軒心裡其實也是有些發苦。

他原本不想這樣,但當他發現,這玄元子很可能拜入的就是太清道宗,他就知道,事情大條了,天地殺劫,根本不是某一個人搞出來的,而是上位星界的六大道宗,聯合搞出來的。

無論願不願意,這個事實楊軒都得接受。

未來他無論朝著哪個方向發展,都繞不開六大道宗。

與其苟且,處處被打壓,不如高調行事,主動參與其中,或許還能渾水摸魚,找到一條出路。

六大道宗背後的那些大佬是什麼樣的人物?自己之前搞的那些小動作,難道真能瞞得過他們的推衍?

為今之計,只有展現出自己的價值,才能在未來獲得更大的轉圜之地。

「你們也不用低調了,有什麼手段,儘可能拿出來展示吧,能奪得好名次最好,奪取不到也不要緊,注意別丟了性命。記住,有命在,一切才都有可能。」

楊軒向黃空海和其他太玄戰隊的成員認真說道。

眾人臉上,一個個頓時綻放出異樣的神采來。 「小友好手段!」

一道黃鐘大呂般渾厚聲音,從玄元神廟方向傳來。

接著,一名身披水火道袍,身上散發出一股奇異道韻的青面老者,從神廟中走出。

隨著他的出現,眾人全都神色一凜,正襟危坐,看向了中央。

在老者出現的同一時間,天地王城如今的城主,有著地仙境修為的玄參靈王,早已帶著十幾名妖族和靈族的王者,來到了會場中央。

他們朝著那青面道人恭敬的參拜行禮,這才隨著道人一起,站在了會場前方。

青面道人大有深意的看了楊軒幾眼,然後向玄參靈王頷首示意。

玄參靈王一禮后,雙手虛壓,正要開口,宣講今日玄元仙果會規則。

忽然間,異變陡然發生。

青面道人面色微微一變,皺著眉抬頭看向虛空。

很快,玄參靈王等人,也察覺到了異常,紛紛面面相覷的抬頭。

他們的這一動靜,自然也讓會場中眾人,神色各異的抬頭,看向了虛空。

很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滿臉茫然無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