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突然問道:「這就是你已經知道了艾斯提尼那被斯瓦迪亞人攻破了,仍然堅持要去那裡的原因嗎?」

愛德華心想:我該如何回答自己撒下的謊言呢?用謊言回應謊言?「是的,」他只好回答道。「為了我心愛的女孩,我必須去艾斯提尼那!」

「我相信,你能夠救出你心愛的女孩。」

「我會救出她的!」他又一次的撒謊,欺騙了一個單純的女孩。

「我聽過這樣一個傳說,」艾莉亞說。「流星雨是上蒼的精靈,在流星雨劃過天空時許個彩色的夢、許個彩色的願,那精靈會幫助你實現的——」

「——於是,人們成群結對的去看流星,等待精靈劃過的那一刻,許下最美好的心愿。」愛德華替女孩說完關於這個傳說的下半句。

女孩有些意外的問道:「你也聽說過這個傳說?」

愛德華輕微的點點頭,然後笑著說:「吟遊詩人們總會想盡辦法將那些古老的故事傳遞到卡拉迪亞大陸的每一片角落。」

「那你剛才許了願嗎?」女孩問道。

「沒有。」愛德華搖搖頭。在流星劃破夜空的那一刻,他就在想,對流星許願真的能夢想成真嗎?可他想要實現的願望太多了,多的他不知道該選哪一個。

「為什麼?」

「因為我當時在想流星許願真的能夢想成真嗎?」愛德華苦澀的笑道。「所以我錯過了在流星消失之前,許下願望的那個瞬間。」

「我許了一個願望!」女孩告訴他。

「希望它能夠實現!」愛德華回應道。

兩人沉默了片刻后,女孩突然問道:「你想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嗎?」

「有點好奇,」愛德華回答道。「但人們不是說,說出來的願望就不靈嗎?」

「我的願望反正也實現不了,不如就告訴你好了!」

愛德華有些糊塗了,既然是無法實現的願望,為什麼還要許下呢?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個小鎮,共享無盡的黃昏,和綿綿不絕的鐘聲。在這個小鎮的旅店裡:古老時鐘敲出的,微弱響聲,像時間輕輕滴落。有時候,在黃昏,自頂樓某個房間傳來笛聲,吹笛者倚著窗牖,而窗口大朵鬱金香。此刻你若不愛我,我也不會在意。」最後女孩大聲的說。「這就是我的剛才許下的願望!」

「艾莉亞……」愛德華喊出女孩的名字,卻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我……」

「我已經知道你有心愛的女孩了,」艾莉亞望著難以啟齒的對方,自顧自地說。「但在我許下願望的那刻,我並不知道你已經有了心愛的女孩。」

愛德華有些歉意的解釋道:「是我沒有告訴你。」

艾莉亞卻反駁道:「是你沒有想到我會愛上你!」

女孩靜靜地走開了,留下愛德華獨自站在那裡望著女孩漸漸消失的背影。

也許這些精靈圓了一些人的夢,也許有些人沒有受到這些精靈的眷顧,也許夢想實現的人今夜沒有對流星許願,也許這些精靈根本就沒有降臨人間。

太多的童話,太多的傳說,這些童話和傳說寄託了人們的希望,人們的希望也便成了童話和傳說,於是精靈也應孕而生。

如果流星能實現人們的夢想,那麼流星本身也成為了一種夢想。如果流星是為願望而墜落,那麼只要一抬頭,你就能發現人生有如流星雨一般燦爛。

夢想也好,現實也罷。人生其實就象流星一般轉瞬即逝,只要能留下一瞬的光輝與燦爛,那就不妄此生!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lt;/agt;lt;agt;lt;/agt; 本章人物:(愛德華·哈倫哥斯)、(拉姆塞)、(艾莉亞)、(提莫)。≡≡≡≡≡≡≡≡≡≡≡≡≡≡≡≡≡≡≡≡≡≡≡≡≡≡≡≡≡≡≡≡≡≡≡≡≡≡≡≡≡≡≡≡≡≡≡≡≡≡≡≡≡≡≡≡≡≡≡≡≡≡≡≡≡≡≡≡≡≡≡≡

第032章:(謊言欺騙)

拂曉時分,東方晴朗,整個天空卻雲霧漠漠,十分陰沉,似乎那雲霧會聚來同太陽作對。

西天起了烏雲,波濤洶湧,前推后擁。一團團烏雲,像一群專事毀滅的精怪,趁著風勢在混亂一團的天空驟馳。

這天早上,愛德華告訴提莫:「我們需要趕到【艾斯提尼那】去為伯爵大人打探更多的情況。」

他又一次撒謊,即使這有損他的榮譽,違背了他的意願,但卻是迫不得已。

我曾發誓真誠地對待我的朋友。可我現在卻一再的欺騙他們。愛德華心想。可我總不能如實的告訴他們:我是一名斯瓦迪亞人,而且還是制裁騎士團第二旗營的指揮官——愛德華·哈倫哥斯。

恐怕下一刻,面前的提莫就會朝他拔劍相向,然後再拼個你死我活。這是愛德華最不願意見到的場面。他們救了他,他卻有可能為了活命要殺了他們。

愛德華深知羅多克人仇視著斯瓦迪亞人,他們痛恨且畏懼欺壓他們已久的制裁騎士團,他們更痛恨曾經用橫徵暴斂,血腥殘酷手段統治他們幾百年的哈倫哥斯家族。

儘管羅多克人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獨/立了,擺脫了哈倫哥斯家族的殘暴統治,但他們仍然仇視且痛恨哈倫哥斯家族和制裁騎士團,更忘不了他們曾經遭受過的那段永不可磨滅的痛苦和災難。

提莫沉默了許久之後,方才開口勸道:「那裡很危險,我勸你們還是別去了。」

對於羅多克人來說,被斯瓦迪亞人佔領的【艾斯提尼那】確實變得很危險。但他是個斯瓦迪亞人,是制裁騎士團第二旗營的指揮官。可……可那裡對於『羅多克雜種』來說同樣危險。

羅多克雜種,愛德華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侮辱他的人。可羅格斯如今成為了第二旗營名副其實的指揮官,而羅格斯在第二旗營待得時間比他還要長。他沒有把握能夠從對方手中重新奪回指揮權。

『快劍』歐文爵士,『苦鋼』加拉哈德爵士,還有英勇的加雷斯·迪曼爵士,這些強大的騎士,他們以前都唯羅格斯馬首是瞻。即使叔叔任命我成為他們的指揮官,但他們卻仍瞧不起我這個私生子。

當他出現在【艾斯提尼那】,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那一刻,他不能保證這些人會不會相信自己控訴羅格斯弒親者的行為,他甚至不能夠保證他的兄弟們還會不會聽從他的命令。

同樣是哈倫哥斯家族的子嗣,但在卑微的私生子與高貴的男爵之間,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相信後者。愛德華緊緊的握著拳頭,心裡憤怒的想著:就因為我是個私生子,是個野種,還是個羅多克雜種。

「不,我必須去。」愛德華堅定的回答。即使那裡充滿危險和未知,但那是他所熟知的,他必須回到他們身邊,回到屬於他的世界。

「你很勇敢,可你沒必要為此付出性命。」提莫強調道。「你只要將我告訴你的消息帶回去就夠了,瑞齊森伯爵不會因為你沒有打探到更多的消息,而責罰你的。」

「提莫先生,謝謝您的好意,」愛德華遲緩的回答他。「您也不用再勸我了,我已經下定了決心。」謊言!謊言!他在心裡自責道。我一直都在用謊言欺騙著他,欺騙著艾莉亞,還有蘭尼德。

愛德華你要記住,騎士要想得到別人的信任,就得誠實。坦然面對自己的靈魂,要經得起神的審問。無論在何處,誠實都是值得稱讚的美德。作為一名騎士,誠實也是一種必須必備的品質。

他的腦海里突兀想起了叔叔曾經的教導。因為騎士在斯瓦迪亞王國貴族階級里是最低的一級,一名騎士要想有不錯的人際關係,就要有很好的信譽,這必然要求他誠實不欺詐。而他一直誠實待人。

大部分的騎士團規章里在顯眼的位置上也註明了一條:騎士必須忠於自我的靈魂。我的靈魂?我真的忠於我的靈魂嗎?愛德華在心裡問自己。不,我用謊言欺騙了他們,我背叛了我的靈魂。

當天晚飯後,當愛德華進到帳篷里時,卻發現艾莉亞在等著他。愛德華看見了艾莉亞眼中的悲傷目光——原來女孩捨不得他離開。

他什麼也沒有說,一種突如其來的衝動使他緊緊抱住了她。沒等艾莉亞反應過來,他就這樣痴痴的把自己的頭低了下去……

那溫熱的氣息撲在了她的臉龐上,更是讓她的心裡開始有些悸動了。隨後愛德華又慌亂地鬆開手,她身上散發的淡淡香味,讓他有些迷茫有些痴獃……

女孩微微的抬著頭,半眯著眸子,她發現自己似乎有些期待這個男人的深吻……

艾莉亞微微的有些傻眼,卻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這個男人,深吸口氣,她一抬起頭,小臉與他靠得極近,那張誘人的唇瓣近在眼前,只要他往前移,就能吻住她。

可愛德華沒有往前移,他有些痴痴的愣在了那裡。艾莉亞開始俯身向前,輕輕地壓在愛德華的身上,愛德華一動也不動。到最後,艾莉亞開始緩慢地上下移動,頭朝後甩著。

她抓起他的手,把它放進她連衣裙上身的裡面。愛德華只是讓手留在那兒,仍然沒有移動,儘管她移動的節奏越來越快。

艾莉亞看得出,這個男人在忍耐,可她不想他繼續忍耐,她也在渴望著……

當女孩想喊出聲時,愛德華迅速地把她拉倒,粗暴地吻著她的嘴唇。他就這樣狠狠的吻住了女孩那嬌艷的紅唇,而他熾熱的吻突如其來,女孩反應不及,只能感受屬於他的氣息。

不,也許應該說她也在期待,期待這個男人的深入,期待這個男人給自己更狂野的感覺吧?

她輕眨眼,美眸掠過一絲黠光,小嘴輕啟,熱情又羞澀地回應他。

濕熱的舌尖狂肆地探入檀口,掃過小巧的貝齒,舔過齒顎,吸吮著小嘴的甜美,將她的氣息全數掠奪,彷彿讓她有些無法呼吸,

「嗯…………唔…………」

熾熱的男人氣息讓女孩氣息急促,微微的眯著眼,艾莉亞享受這個男人給自己帶來的幸福和快感,輕輕的低吟著,舌尖不意碰到他的,惹來他一聲粗吼。

火熱的舌迅速纏住丁香,挑逗著她的情/欲,攪弄著甜美香津,激烈的吻讓兩人都開始有些忘情了。

而愛德華的另一隻手也跟著覆上另一隻飽滿,隔著衣服放肆地搓揉著飽滿……

大概半個時辰過後,愛德華精疲力竭地重新躺下來,不知自己是否傷害了女孩,直到後來他睜開眼睛,看見了女孩臉上的表情。艾莉亞倒在愛德華的肩膀上,滾在一邊,酣睡過去。

愛德華睡不著,他站起身來,將一條毯子輕輕蓋在女孩的身上,然後出了大篷車,散起了步。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讓他產生一種罪惡感,他的行為不僅傷害了善良的艾莉亞,更背叛了他心愛的露茜。

這個小小營地的夜晚是如此寂靜,有的人已經上車休息了,有的人在外面的火堆邊干著一些雜活,也是在為營地不受盜匪的襲擊而值夜。愛德華看見提莫在一輛車後點數著一些貨品。

他慢慢踱著步,轉過一輛車,看見了讓他吃驚的一個景象:一個近五十歲的獨臂漢子,**著上身,只憑著一隻手,正在劈柴,更令人驚奇的是,獨臂漢子劈柴用的不是斧頭,而是一柄三尺長的雙手巨劍!

這時,漢子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人的存在,他轉過頭來,看到了愛德華。漢子沒有說話,只是又轉過頭,開始劈又一塊柴。

「您好,我叫愛德華。」愛德華開了口,「我之前沒有遇見過您。」

「是的,你不省人事,躺了很久,現在剛復原。」獨臂男子說。「我是拉姆塞。」

「我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夠單手使用巨劍,還能運用這麼自如,更讓我吃驚的是您不是在大開大合地砍敵人,而是在砍小小的柴,這種大劍舞得粗放的人我見過,但用得這麼細緻的人,我是頭一次見。」

「劈柴和殺人沒有很大的區別,」拉姆塞繼續劈著說。「劈柴可以讓我心靈沉靜,可以讓我更熟悉這柄劍。用雙手巨劍,看似威風,實則危險。劍勢一出,就給身子留了破綻。」

看著眼前這個把雙手劍當作單手劍使的獨臂漢子,愛德華敏銳地覺得這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他很想知道斷臂男子之前到底經歷過什麼,他的斷臂又是怎麼回事,但左思右想,不知道怎麼開口。

這時,拉姆塞開口了,「年輕人,艾莉亞喜歡你,我看出來了。她是我的女兒,我也不想讓她跟著我和提莫再吃苦跑商了,帶她走吧,給她安靜幸福的生活,永遠呵護她。你能答應我嗎?」

愛德華卻沉默了。兩個時辰前,他剛剛奪走了女孩的貞/操,他理應對女孩負責。可他的心裡還住著另外一個女孩,他心愛的女孩。不,我不能辜負她,更不能違背我在羅伊斯男爵面前許下的諾言。

他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的行為傷害了艾莉亞,即使女孩已經知道他有心愛的女孩,可她……她還是把自己的貞/操給了我。可我卻給不了她任何承諾,甚至再也見不到她了。

「抱歉,」愛德華繼續撒謊道。「我得去艾斯提尼那,我奉命為瑞齊森伯爵打探城裡的消息。」除非我離開這裡,離開他們這些人,不然我就得一直用謊言欺騙下去,欺騙這些善良的羅多克人。

「提莫難道沒有告訴你嗎?」獨臂男子問道。「艾斯提尼那已經被斯瓦迪亞人佔領了!」

「是的,我知道!」愛德華點頭回答。他在心裡糾正道:確切的說,那座城鎮是被哈倫哥斯家族的制裁騎士團佔領了,是被我的兄弟們以及我那同父異母的哥哥佔領了。

「那你就應該將這個消息帶回馬拉斯堡,帶著你的士兵和艾莉亞一起回去,」拉姆塞給出建議道。「告訴瑞齊森伯爵,那裡已經失守了,這就足夠了!」

「不,我必須完成我的使命!」愛德華堅定的回應道。復仇的使命!沒錯,受過的凌-辱必須對他加倍奉還;至於,欠下的血債得讓他用血來償還。

「愚蠢的傢伙,你是去送死!」拉姆塞警告他。「不等你們接近城鎮,你和你的士兵就會被那些在城外巡邏的斯瓦迪亞騎士發現的,到時候你們只有束手就擒,不然就會被他們當場格殺。」

這時,營地的另一頭傳來了人們的尖叫聲和哀嚎聲,以及戰馬賓士和鋼鐵碰撞發出的聲音。

「斯瓦迪亞人,是斯瓦迪亞騎士來了!」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本章人物:(愛德華·哈倫哥斯)、(羅格斯·哈倫哥斯)、(拉姆塞)、(艾莉亞)、(提莫)、(蘭尼德)。≡≡≡≡≡≡≡≡≡≡≡≡≡≡≡≡≡≡≡≡≡≡≡≡≡≡≡≡≡≡≡≡≡≡≡≡≡≡≡≡≡≡≡≡≡≡≡≡≡≡≡≡≡≡≡≡≡≡≡≡≡≡≡≡≡≡≡≡≡≡≡≡

第033章:(鮮血仇恨)

鮮血會繼續招來流血,憎恨會繼續招來仇恨。

自第一滴鮮血流下時起,這兵戎相見的命運已經註定。

數十人的騎隊,踱在夜晚蒙蒙的天色下,籠罩著肅殺的氛圍。月光下,那出鞘的鋥亮劍刃折射出了迷離的光芒。

它晃花了人的眼,亦將攪散最後的那份寧靜。黑夜裡,充斥著鮮血和仇恨的味道。

身旁副官沉聲的呼喚讓羅格斯收回了沉湎於過去的思緒。他緩緩揚起了他那握著一把鋒利長劍的右手。

儘管他不知道他所為的一切究竟是錯是對,但是事情走到了這一步已經讓他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就算是錯,那也只能讓他錯的更為徹底一些了。

羅格斯曾經擁有屬於他的榮譽,但野心常常誘使他做出最卑賤的事情。對於權力熱切的渴望,促使他變得不擇手段,同時也變得冷血無情。即使是背負上世人唾棄的弒親者的頭銜也在所不惜。

隨著他那猛然揮下的右手,羅格斯是胸腔中那顆原本高懸著的惶惶不可終日的心也落到了實地。連血溶於水的親人都可以痛下殺手的他,對於這些陌生的羅多克人自然不會心慈手軟。

嗚嗚吹動的沉悶號角聲頓時響徹了天地,攪亂了樹林的和平和寂靜。

一隊黑甲騎士舉著閃亮的長槍,握著鋒利的寶劍,驅使著坐下的戰馬沖向了營地。任何反抗,或者還沒來得及反抗的人不是被無情的踐踏在馬下,就是被利劍刺穿了身體。

勇敢的羅多克人拿著自己的長矛和弩弓反擊,幾名傭兵打扮的漢子也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和盾牌。霎時間,兵刃的碰撞聲,劇烈的撞擊聲,凄慘的哀嚎聲,以及憤怒的叫罵聲充斥了整個樹林。

這些負責護衛商隊的雇傭兵和羅多克山佬們根本不是面前這些穿戴著鋼盔鐵甲的斯瓦迪亞騎士的對手,往往一個照面,他們的身體就倒下了。這簡直就是一場血腥的。

驚訝不已的愛德華望著這些熟悉的身影,他不只瞧見了『快劍』歐文爵士,他還瞧見了『苦鋼』加拉哈德爵士,還有英勇的加雷斯·迪曼爵士,最後他在混亂的營地中,看見了羅格斯的身影。

「住手,住手!」愛德華望著這些熟悉的身影大聲的嘶吼著。可營地里已經被羅多克人凄慘的哀嚎聲和鋼鐵碰撞聲包裹著,根本沒有人能夠聽到他的聲音。

他的帳篷被大火燒著了,而艾莉亞睡在他的帳篷里。他毫不不猶豫的沖向了大火中,衝進了他的帳篷里,可女孩卻不在裡面。她去哪了?他大聲的呼喊:「艾莉亞,艾莉亞……」

可他卻沒有聽到女孩的回應,他只聽到帳篷外面的哀嚎聲和兵刃碰撞發出的鋼鐵聲,他還聽到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是蘭尼德,是蘭尼德在呼喚他,可他多麼希望是艾莉亞在呼喚著他。

就在愛德華衝進去的那一刻,蘭尼德在他的身後焦急的呼喚著:「大人,愛德華大人!」蘭尼德不明白騎士大人為什麼要衝進已經被大火燒著的帳篷里,但他知道騎士大人有可能會被燒死的。

戰爭這柄雙刃的魔法劍已經讓羅多克人傷痕纍纍,死傷枕藉,那片生養他們的敦實大地也沾染上了他們傳承於同一個祖先的同樣鮮血。

「停下!停下來吧,我的兄弟們!別將你們手中的刀劍對著這些無辜的人。這是場無謂的,停下來吧!兄弟們,聽我的話啊……」他貫注了氣勁的呼喊聲,讓周遭人的耳中都有輕微的耳鳴。

愛德華歇斯底里的呼號鼓盪在空氣中,被風傳得好遠好遠。幾乎所有的人的動作都因這響徹天地的吼聲而滯了滯。他們的眼神一時間都投注到了那自滾滾燃燒的火球中躍出的戰士。

他的這一出場,頓時吸引了周遭人所有的目光,但是卻沒有多少人理會他說的這些話。更多的斯瓦迪亞騎士是被自他身上鼓盪而出的氣息,以及他的面容所震撼。

而那氣勢和長相但凡是黑甲騎士都隱約感到了一分熟悉。不過在這戰場之上,他們卻沒有心思思考這分熟悉。因為這裡容不得一點兒分神,一個不小心也許付出的代價就是他們那寶貴的生命。

更何況當那被貪婪撩起的嗜血、狂暴情緒重新主導了他們的心志,他們更在意的是自己手中的武器是否能有效地殺傷敵人。敵人瀕死前所發出的慘號在他們耳中已經成了足以讓心情愉悅的快樂。

他們,**在了殺戮所帶來的快感之中,沒有對愛德華震天的呼聲給予絲毫的理會。因為這裡是戰場,沒有人希望自己會死,自然也不會有人願意停手。在這裡,只有一種結局——你死或我亡。

那些黑甲騎士當中有人認出了他,甚至有人策馬沖向了他。一名黑甲騎士企圖撞倒他,但卻被他側身閃過,另一名黑甲騎士揮劍向他砍來,他則不得不舉劍格擋。

愛德華將這名黑甲騎士拉下了戰馬,並大聲命令道:「住手,我是你的指揮官,愛德華·哈倫哥斯騎士。」

黑甲騎士卻默不作聲,並再一次的朝著他揮劍砍來。愛德華毫不懷疑對方認出了他,但對方卻仍舊揮劍砍向他。愛德華心想:他們想要我的命,可我才是他們的指揮官。

又有兩名黑甲騎士加入了戰鬥,兩名黑甲騎士從不同的方向攻向他,這些黑甲騎士配合默契,且攻防兼備。但愛德華曾經在訓練場上有過以一敵五的光榮戰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