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個子欣長苗條,雪白的肌膚,妙曼的曲線,無可挑剔,陽頂天完全看呆了,他甚至已經忘了色的衝動,那種美,讓他有一種震撼的感覺。

河水很深,稍微走幾步,就可以淹到她胸部以上,宋玉瓊把身子藏到水下,笑道:“好了,你可以轉身了,你也洗個澡吧。”

這個可以有,陽頂天轉身,往宋玉瓊那邊看了一眼,宋玉瓊咯咯笑:“別盯着我看。”

陽頂天便笑,道:“宋姐,我發現你很小氣的,看我就很大方,免費讓你看。”


“我纔不要看。”宋玉瓊笑。

旁邊還有塊大石頭,陽頂天蛇肉放下,外衣褲脫了,穿着褲頭就下了水,兩個人相隔五六米左右,這讓宋玉瓊很安心,笑看着陽頂天道:“小陽,你會游泳不?”

“男人有不會游泳的嗎?”陽頂天牛氣:“這種小河溝子,我隨隨便便就可以遊個來回。”

這河可不是小河溝子,有好幾百米寬呢,但陽頂天當然不放在眼裏。

“吹牛。”宋玉瓊聳鼻子。

“不信。”陽頂天站起來:“我遊個你看。”

“不要。”宋玉瓊反對:“你遊遠了,我害怕。”

你毫不猶豫的表明自己害怕,這不會讓人看不起她,只會覺得她有女人味,什麼都不怕的女人,真心讓人無語啊。

“要不你跟我一起遊。”陽頂天出主意:“看誰遊得快?”

宋玉瓊有些心動,這河水看着太舒服了,要是游上幾個來回,一定非常愜意,不過她想一想,還是拒絕了,身上光溜溜,總覺得不安心,如果有泳衣,她不會拒絕陽頂天的挑戰。


不過她嘴上不認輸:“我曾經可是拿過大學生運動會的亞軍哦。”

“哦。”陽頂天調戲她:“一共兩個人蔘加是吧。”

“討厭。”宋玉瓊拿水潑他。

她細白的肩部,襯着清靈靈的水,是那麼的性感,陽頂天腹中一時火熱,只好一頭扎進水裏,放開意念一搜索,立刻搜到了附近的一條蛇。

不過心中才一動,突然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跟按摩玩她的腳,還是不同的,尤其是看到宋玉瓊盈盈的笑眼,她是如此的相信他。

“算了,這麼做沒意思,以後回去牛皮都不好吹。”

這麼想着,把這個念頭強行忍了下來。

他還是不太瞭解女人,宋玉瓊叫他一起洗澡,並不是什麼特別信任他。

她的眼裏,有一蓬野火,只是陽頂天雖有桃花眼,卻看不穿。

沒洗多久,宋玉瓊就道:“小陽,我洗好了,你好了沒有。”

“我也洗好了,我先上岸吧。”

陽頂天上岸,道:“宋姐,我給你表演一樣功夫。”


“什麼功夫?”宋玉瓊來了興致。

“你看。”陽頂天說着,一運氣,全身滾熱,內褲給熱氣一烘,一下子騰起一蓬熱霧,彷彿是蒸氣一般。

“哇。”宋玉瓊忍不住捂嘴驚呼:“你這是內功嗎?”

“還可以吧。”陽頂天得意洋洋,吹了一陣,轉過身穿衣服,道:“宋姐,你上來吧。”

宋玉瓊出水,她的肌膚之滑膩,水珠兒彷彿根本停留不住,上岸稍稍扭了一下腰身,手在身上抹了兩下,水就差不多幹了,隨即穿上衣服。

拿了蛇肉回來,比比已經把鹿剖開了,問陽頂天要怎麼吃,宋玉瓊道:“我來,我們可以烤鹿肉,同時做蛇肉玉米羹。”

陽頂天翻譯,比比表示非常贊同。

陽頂天是隻會吃的吃貨,動手就不行了,但宋玉瓊廚藝了得,先燉上蛇肉玉米湯,然後切了鹿肉下來烤,吃了鹿肉,蛇肉也燉好了,這種半原始之地的野味,那叫一個香,陽頂天吃得舌頭都差點吞下去。

比比似乎也覺得宋玉瓊的手藝非常好,他吃得非常多,幾乎不比陽頂天少,倒是宋玉瓊吃得比較斯文,只吃了一塊鹿肉,幾塊蛇肉,加半個玉米,就不吃了。

“好吃啊。”陽頂天看她收手,道:“多吃點兒。”

“不吃了。”宋玉瓊搖頭:“晚上太吃多了,容易發胖。”

陽頂天也就不勸,有些女孩子爲了減肥,晚上根本不吃東西的。

吃了東西,比比對陽頂天道:“你們睡小樓,我去那邊樹上睡。”

陽頂天奇怪:“這樓上可以睡啊,爲什麼去樹上睡?”

“我一直都睡樹上的。”比比堅持:“有時候爸爸去鎮上趕集了,我一個人害怕,就爬到高高的樹上,我在上面建了一座樹屋。”

他說着向不遠處一指,大約五十米開外,果然有一棵大樹,至少有三十米高,樹杈上用茅草搭着一個樹屋。

即然比比堅持,陽頂天也就沒有反對,宋玉瓊聽不懂比比的話,看着比比爬到高高的樹上去,然後陽頂天告訴她,比比平時就睡在那麼高的樹屋裏,吃驚得張大嘴巴:“哇,好厲害。”

“靈活得跟猴子一樣。”陽頂天也不由得讚歎。

小樓是一個整體的構成,並沒有間隔,一頭燒火做飯,另一頭就是睡覺的地方,鋪得有草蓆。 陽頂天看了一下,草蓆還算乾淨,對宋玉瓊道:“宋姐,累了一天,要不早些休息吧,你睡這關,我睡那頭,中間劃三八線。”

宋玉瓊聽了笑:“你是美國鬼子。”

陽頂天斜眼看她:“有你這麼漂亮的志願軍女兵嗎?”

“當然啊。”宋玉瓊理所當然的點頭:“那個唱一條大河,就是很漂亮的女兵。”

“那是演員好不好?”

“也許真人更漂亮呢。”

還真有這個可能,陽頂天無力反駁,只好點頭:“好吧,我就當一回美國鬼子好了。”

隨又得意:“現在好多人想當美國鬼子而不可得呢。”

“你小心着。”宋玉瓊笑:“敢越過三八線,我們偉大的志願軍就絕不會客氣。”

“不敢。”陽頂天做了個投降的姿勢,隨又做了一個縮頭縮腦鬼鬼祟祟的姿勢:“偷偷的行不行?”

“偷偷的也不行。”宋玉瓊手上做一個槍的動作:“啪。”

“啊。”陽頂天配合的躺倒,宋玉瓊便笑得咯咯的。

她和井月霜的行禮都丟在酒店裏,只隨身帶了個小揹包,自然不可能有睡衣換,看陽頂天躺下,她也在另一頭躺下了。

過了一會兒,她道:“不知霜霜到了加西婭她們部族沒有,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一路過來,她跟井月霜的關係進展飛快,彼此叫上了小名,她叫井月霜霜霜,井月霜則叫她玉姐。

“有加西婭在,應該不會有事。”陽頂天可不擔保,不過即然沒有叛軍追,想當然應該沒事。

“嗯”宋玉瓊應了一聲,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她道:“小陽,我睡不着,要不,你幫我按摩一下好不好?”

陽頂天聽了心中一跳,應道:“好啊。”

他爬起來走過去,宋玉瓊翻身趴好,道:“你可以多用點力,上一次好舒服的。”

“包你滿意。”

陽頂天跪下,先懸掌給宋玉瓊發氣,然後雙手掐着宋玉瓊腰肢,大拇指去穴位上一掐。

“呀。”宋玉瓊腦袋立刻昂起來,發出一聲略帶痛苦的呤叫。

陽頂天就喜歡聽她叫,喜歡看着她略帶痛苦的樣子,手上果然就加了兩分力,宋玉瓊的叫聲便遠遠的傳了出去。

腰部鬆開,陽頂天道:“宋姐,你轉過身來。”

宋玉瓊依言轉身,陽頂天要去按捏她的腳,宋玉瓊突然道:“小陽,你能不能先幫我按摩一下肩部。”

“可以啊。”陽頂天轉過來,道:“要不你還是趴着,這樣更容易鬆肩。”

“這麼躺着不行嗎?”宋玉瓊卻不動,眼光炯炯的看着陽頂天。

她的眼光讓陽頂天一愣,道:“也可以。”

跪近一點,伸手按捏宋玉瓊肩部,宋玉瓊眼光一直看着他,他手一用力,宋玉瓊唷的一聲叫,突然伸手,抓着了陽頂天的手。

“怎麼了宋姐?”

陽頂天看着宋玉瓊,她的眼光讓他心中怦怦跳。

“小陽,你覺得我漂亮不?”

“漂亮。”陽頂天點頭。

宋玉瓊就不說話,只是火辣辣的看着他。

如果這時候陽頂天還不明白,他就是傻蛋了,他先前只是遲疑,因爲他有些難以相信,宋玉瓊這樣的女人,會喜歡他,到這一刻,他再不遲疑,一俯身,就吻上了宋玉瓊紅脣。

火塘裏的火併沒有熄滅,搖曵的火光中,衣服如花雨般漂落。

小樓有些老舊了,動作稍大一點,便會嘰嘰嘎嘎的叫,夾雜着宋玉瓊如夢如幻的申呤聲,在這半原始的荒野裏,傳出老遠—。

陽頂天長長的吁了口氣,起身,摸了根菸,到窗子邊,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月亮這時已經升起來了,銀白色的光芒灑在大地,讓蠻荒的原野披上了一層銀白的紗衣,很美。

陽頂天倚着窗子,回頭。


宋玉瓊早已經疲極而睡,是一個側臥的姿勢,腰臀間形成一個妙曼的曲線,在房間半昏暗的光茫裏,更有一種神祕的美。

她的頭髮給弄亂了,因爲出汗,有一縷短髮沾在額頭上,但這種雜亂,反讓她更具有女人味,因爲,這種雜亂,是陽頂天弄出來的。

陽頂天胸中,有一種非常舒暢的感覺,就如大熱天裏,灌了一灌冰啤酒。

說真的,他從來沒想過,居然能得到宋玉瓊這樣的女人,可以說,宋玉瓊是他這一生中,到目前爲止,所見過的最優秀最讓他有壓力感的女人,她的精明,她的厲害,她的官威,以及她的美,所有一切加起來,一直以來都給陽頂天一種巨大的壓力感。

雖然他偷偷的玩了宋玉瓊的腳,但如果不是宋玉瓊主動,他真的不敢上她的身,甚至想都沒想過,他YY過井月霜,但真的沒有YY過宋玉瓊,因爲宋玉瓊的官威遠比井月霜重。

然而這一刻,在美美的玩過她後,他心裏是那般的舒暢。

這就好比爬山,越高的山,爬上去後,就越有成就感。

女人也一樣,越是美麗優秀的女人,征服她,快感就越強。

是的,在宋玉瓊身上,陽頂天體驗到了遠超越芊芊和白水仙的快感,他自己並沒有想清楚,就是覺得特別的暢快。

這時一陣風來,陽頂天微微的覺得一股涼意,宋玉瓊身子似乎縮了一下,陽頂天走過去,拿過一點被子,搭在宋玉瓊腰間,順手把宋玉瓊額頭上的一縷頭髮抹到腦後。

手隨着她臉滑下來,到嘴邊,雖然在睡夢中,宋玉瓊嘴巴竟也微微張開了,微含着了陽頂天的手指。

陽頂天想起了先前宋玉瓊跪在他身前的情形,得意的一笑。

越是得意,反而就越不想睡了。

身上出的汗太多,他索性拿了衣服,到河裏洗了個澡,卻記起了井月霜。

“企業的官員,官威還是沒有**部門的官威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