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被逼婚過很多次嗎?莫少離的媽媽好像真的很喜歡湘儀。湘儀那麼好,莫少離為什麼不同意結婚呢?他既然默認了婚約,就是有過結婚的打算吧。

秦湘儀和莫少離之後說了什麼,程七七不知道。又或者說,她一句沒聽進去。現在她的腦袋中全是各種腦洞。之前那些年看過的小說彷彿在這一刻起了作用,一幀幀一幕幕,異常生動貼切!

「七七,七七?」

「嗯,怎麼了?」

秦湘儀的呼聲打斷了程七七的思緒,懵然的轉過頭,瞧著他倆人。

七七的反應,好似印證了剛剛某人的談話,秦湘儀的一句似問非問,讓一旁的莫少離莫名的開心。

那嘴角上揚的弧度,怕是他至今所達到的最大尺度。

秦湘儀的大笑並沒有引起莫少離什麼反應。他只是依舊看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程七七有些尷尬。因為她並不知道自己這時候該回答什麼。

說自己喜歡錢?

她連莫少離的思緒是如何跳到這裡的都還沒弄明白呢。

程七七支支吾吾,下嘴唇已被她咬的有些發紅。

「別咬嘴唇,會疼」。

莫少離出言提醒。自然是知道自己現在無論如何也得不到答案了。

「奧」,程七七答道:「其實……我……」。

莫少離搶在她的前面說道:「今晚來我家睡吧」。

「……」

「……」

猝不及防的入住邀請,直接令程七七懵住,一時之間一個聲音也發不出來。自然,這時候被嚇到的除了七七,還有秦湘儀。

難道是少離哥不打算忍了?準備向莫媽媽公開宣戰?

刺激了!如果洵安哥哥知道這件事估計要興奮的跳起來。

秦湘儀這麼一想,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一來可以看少離哥的熱鬧;二來,如果能早日解除掉她二人之間只不過名義上的婚約,或許魏少征就不會這麼抵觸她。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魏少征之所以不Care她,並不是單單因為他們的婚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魏少征他太過耿直。

氣氛太過於尷尬,比剛剛還要尷尬上百倍有餘。七七想著今日不給莫同學面子的次數有點多。擔心如果拒絕的太直會不會對他今天的心情產生什麼影響,留下什麼後遺症就不好了。

可是,琢磨來,琢磨去,也沒想出個什麼正兒八經的不傷他心的說法。

「不想去?」

莫少離看見程七七很是彆扭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想多了。

「別多想,我媽想見湘儀了。只帶她一個人回家,宿舍里不好說」。

秦湘儀一聽與自己相關,忙錯過去。儼然一副鄰家女孩的樣子。

果然,她們相識已久。程七七這樣想著。心裡卻悟不出什麼滋味。

程七七道:「嗷嗷……是我想多了」

「嗯」

莫少離只是點了點頭,應了聲,並沒有再說其他。

說真的,這事兒也不怪人家七七想多。大晚上的,一個大男人邀請女生去他家,這其中是什麼意思?也就只有他這個大直男想不到其中的意思。

怕是魏少征都知道這樣做不妥!

「莫媽媽見我幹嘛?少離哥,你不會又惹到莫媽媽了吧?又要被逼婚?」

她們被逼婚過很多次嗎?莫少離的媽媽好像真的很喜歡湘儀。湘儀那麼好,莫少離為什麼不同意結婚呢?他既然默認了婚約,就是有過結婚的打算吧。

秦湘儀和莫少離之後說了什麼,程七七不知道。又或者說,她一句沒聽進去。現在她的腦袋中全是各種腦洞。之前那些年看過的小說彷彿在這一刻起了作用,一幀幀一幕幕,異常生動貼切!

「七七,七七?」

「嗯,怎麼了?」

秦湘儀的呼聲打斷了程七七的思緒,懵然的轉過頭,瞧著他倆人。

七七的反應,好似印證了剛剛某人的談話,秦湘儀的一句似問非問,讓一旁的莫少離莫名的開心。

那嘴角上揚的弧度,怕是他至今所達到的最大尺度。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 懶漢得以重生 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莫洵安同徐卿輕的事,程七七始終覺得沒有洵安說的那麼簡單。去問了莫少,這位大少爺別說回答問題,最後成了她來解答。

左思右想,這事還是得回頭同徐卿輕本人探尋一下比較靠譜。

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假期,帶莫少離回家見家長的事近在眼前。對於這件事程七七始終覺得似乎有點太著急。但前幾日同莫老爺子的談話,卻又覺得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相對於她這幾日的不安,莫少離則是興奮異常。到了晚上沒課,就帶她出門買禮物。

嗯……為什麼買了這麼久?因為就連三爺爺家的孫子的禮物他都準備了。 保利大學離程家老家並不遠,開車快的話不過一個半小時左右,加上晚上路上車少,開起來也就更方便,開車也更快一些。

車上的氣氛很安靜也很哀痛。莫少離對程家奶奶的了解並不深。加上程七七平時就是一個對自己家裡的事隱藏的很深的人,她並不喜歡在人前談自己家裡的事情。

而程七七對於得知程家奶奶去世后凝重又複雜的表情,讓莫少離心知程家的這場喪事或許會有些許枝丫。

難道這也是程七七排斥帶自己回家的原因之一嗎?

「二曼,一會兒到家你先去看看爸爸」

程七七的姐姐跟程爸的關係一向比較緊張,雖然程家姐姐很關心程爸,但兩個人性格不對頭,總是互不投機半句多。但七七的性子向來比較討人喜歡,尤其是父母長輩的喜歡,所以跟程爸溝通的事情,通常也都是程七七的事。

保利大學離程家老家並不遠,開車快的話不過一個半小時左右,加上晚上路上車少,開起來也就更方便,開車也更快一些。

情到深處是陌路 車上的氣氛很安靜也很哀痛。莫少離對程家奶奶的了解並不深。加上程七七平時就是一個對自己家裡的事隱藏的很深的人,她並不喜歡在人前談自己家裡的事情。

而程七七對於得知程家奶奶去世后凝重又複雜的表情,讓莫少離心知程家的這場喪事或許會有些許枝丫。

難道這也是程七七排斥帶自己回家的原因之一嗎?

「二曼,一會兒到家你先去看看爸爸」

程七七的姐姐跟程爸的關係一向比較緊張,雖然程家姐姐很關心程爸,但兩個人性格不對頭,總是互不投機半句多。但七七的性子向來比較討人喜歡,尤其是父母長輩的喜歡,所以跟程爸溝通的事情,通常也都是程七七的事。

保利大學離程家老家並不遠,開車快的話不過一個半小時左右,加上晚上路上車少,開起來也就更方便,開車也更快一些。

車上的氣氛很安靜也很哀痛。莫少離對程家奶奶的了解並不深。加上程七七平時就是一個對自己家裡的事隱藏的很深的人,她並不喜歡在人前談自己家裡的事情。

而程七七對於得知程家奶奶去世后凝重又複雜的表情,讓莫少離心知程家的這場喪事或許會有些許枝丫。

難道這也是程七七排斥帶自己回家的原因之一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