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等待,等待着剩下的那名殺手和狙擊手開始行動。此時對方別無選擇,只能現身才有勝利的可能。

“真不愧是林婉寧的計劃,從頭到尾都將殺手耍得團團轉。如果當時林婉寧能小心一點的話,或許她就不會死在殺手手裏。”初中生心想。

初中生信心滿滿!

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周圍一點動靜也沒有。不僅狙擊手沒有行動,殺手那邊也安靜的出奇,就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

“怎麼回事,爲什麼什麼事也沒發生,那些殺手難道傻了不成,原地等死?!”初中生漸漸不耐煩起來,雙腳不住剁地。

“他們不可能知道我們的算計,所以一定會讓最後一名殺手現身,孤注一擲的賭一把。

但爲什麼他們直到現在也沒有行動?他們怎麼這麼沉得住氣?”

初中生越想越覺得不對,到最後冷汗已經浸溼了衣服。

“不行,我要讓大家都彙報一下情況,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初中生最終掏出手機,先撥打了捲髮的電話。

嘟嘟嘟……

陣陣嘟嘟聲傳來,捲髮始終沒有接電話。初中生的臉色更難看了,情況果然有變!

“我就不信還都打不通!”初中生不信邪,於是又撥打了衣角的電話。

但還是一陣陣嘟嘟聲,沒有人接聽。

“怎麼了,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了!”

初中生氣得大吼,就在這時外面突然“轟”得一聲巨響,初中生的心臟一陣抽搐,連忙跑到窗前向外看去。

只見不遠處的一棟高樓上已經燃起了火光,刺眼的紅色與翻滾的濃煙讓周圍像極了傳說中的地獄。

“這……這是……”初中生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那棟樓她知道,是之前教師所在的地方。

爆炸發生的地方位於高樓的第16層,是一個很微妙的數字。初中生雖然不清楚衣角等人具體在哪裏,但她可以肯定,那個爆炸的第16層絕不是殺手隨便決定的。

嗡嗡嗡!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初中生嚇了一跳險些脫手。那震動聲還在像催命付一樣不停的叫着,彷彿在嘲笑初中生一般。

初中生無比猶豫,但最後還是顫抖着接起了電話。

“喂!”初中生顫聲說。

“喂,怎麼現在才接電話呀,是嚇傻了嗎?”名偵探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充滿戲謔。

“果……果然是你們!”初中生大吼道。

“對,是啊,你以爲我們大意上了你的當,殊不知真正大意的是你們!”名偵探冷笑說。 初中生深吸一口氣,強行將自己從震驚的情緒中擺脫出來。

“你們到底幹了什麼?”初中生艱難的問。

“幹了什麼?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清楚你的計劃已經失敗就好了。剩下的,等你死後變成鬼再慢慢想吧!”名偵探冷笑着說。

他倒是沒有說謊,在遊戲裏死亡確實會變成厲鬼。

至於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劇烈的爆炸又是從那裏來得?這還要從地下區域入口那裏說起。

時間回到教師將名偵探他們關入入口內的時候。

教師和藝術家盡情的諷刺完名偵探和江雨煙,入口裏再次沉默下來,一絲動靜也沒有。

“怎麼,又不說話了?還是說你們已經徹底絕望,放棄了抵抗?”教師開口問到。

裏面依舊沒有反應,周圍寂靜的嚇人。

“哼,居然不說話了,該不會是太害怕所以暈掉了吧?”藝術家皺皺眉猜道。

“不用管這麼多了,反正他們也出不來,咱們就在這裏看着,他們絕對出不來的。”教師接道。

“是嘛,你們覺得我們絕對出不來?”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從教師二人背後響起。這聲音十分悅耳,讓教師二人覺得十分熟悉,但突然出現在這裏還是令人毛骨悚然。

教師和藝術家嚇了一跳,連忙回過頭來。但爲時已晚,那聲音剛剛結束,就聽得“嗖”地一聲,一個東西飛快向教師他們抽過來!

“啊!”

“不要啊!”

教師二人來不及閃躲被打了個正着,頓時倒在地上,此刻他們纔看清楚背後的人是誰。

奇異人生之快穿之旅 只見江雨煙和名偵探手裏拿着兩根鐵棍,正冷笑着看着教師他們。

“你……你們怎麼會在這裏!”藝術家嚇得一哆嗦,指着江雨煙顫聲問道。

“不可能,你們不是已經進去了嗎?!”教師也激動的回頭看向鐵門,見鐵門依舊完好無損的關着,沒有一絲被破壞的痕跡。

這不可能啊,這兩個人究竟是怎麼出來的?

“哼,白癡,你們能用地圖上的紅點來坑我們,我們就不能用厲鬼來坑你們?”江雨煙不屑的冷哼道。

“厲鬼……你們說剛纔進去的……是厲鬼?”藝術家不敢置信的問。

“是啊,可惜你們太相信自己的計劃了,覺得我們一定會上當。殊不知我們早就已經看破了這裏面的祕密,就等着反過來將你們一軍呢!”名偵探說。

“剛纔爲了不讓我們發現,你們根本沒有仔細觀察進去的是誰吧?如果你們仔細看兩眼,就會發現那兩個‘人’是穿着黑袍的,爲的就是不讓你們看到!

而我們現在已經暴露,根本不用穿黑袍!這種細節都會錯過,也難怪你們會輸!”

名偵探說完搖搖頭,藍海辰早就跟他們提起過,再好的計劃也要有好的人去實施,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若是把聖騎士換在教師這個位置,江雨煙他們絕對不敢這麼草率的讓厲鬼進入。

可惜教師不是聖騎士,很輕易的便將這個細節漏過去了。

“你……你們想幹什麼……”教師終於也怕了,她向後挪了挪身體,一臉恐懼的看着江雨煙和名偵探。

“放心,我們不會殺你們,至少現在不會。因爲你們還有用,有大用!”江雨煙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看得教師心中發毛。

不一會兒,江雨煙和名偵探悄悄的回到地面上。他們對視一眼,臉上都帶着笑意。

目的已經達到,現在只差最後一步,他們就能鎖定勝局!

……………………

同一時間,密室中,王叔和高富帥時刻監視着對方,不敢有一刻放鬆。只有藍海辰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坐在地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我說你們不要這麼緊張好不好,放鬆一點嘛。”藍海辰搖搖頭苦笑着說。

“這怎麼可能,萬一殺手突然暴起傷人呢?”高富帥依然盯着王叔和藍海辰,甚至連眼睛都儘量不眨。

“什麼呀,我告訴你,從醫生定出這個計劃開始,今晚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藍海辰又說。

“註定了?你是說殺手根本破解不了這個計劃?”高富帥臉上閃過一絲喜色,看着藍海辰問。

藍海辰在心中罵了一聲笨蛋,搖搖頭表示高富帥錯了。

“不對,這個計劃根本起不到作用,醫生和警察很難躲過去。”藍海辰說。

“你什麼意思,你難道是想說警察會被殺不成?”王叔警惕的看了一眼藍海辰,對方的臉在手電的照耀下,顯得有些陰森。

“別忘了醫生可是有方法進入地下入口的,他們一定不會死!”高富帥也說。

“進入地下入口?你們真的清楚這個計劃的真正目的嗎?”藍海辰不屑的一笑,“讓我來告訴你們,這個計劃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於是藍海辰將整個計劃的真實目的說出,王叔和高富帥二人聽後目瞪口呆。

“你是誰,又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王叔站起身來後退兩步,他的身體一驚開始微微顫抖。

“是啊,你爲什麼要對我們說這些?”高富帥也站起來問。

“爲什麼?因爲就在剛纔,我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我知道這個計劃已經被破解了!”藍海辰依然淡然的坐在地上,他從懷裏掏出一部手機,這纔是他真正使用的那一部。

手機上顯示着一條信息,說計劃已經被破解,一切順利。

“而現在,我想讓你們當個明白鬼!”藍海辰說完看向王叔和高富帥,眼神已經變得高深莫測。

“你是殺手!”王叔顫聲問道。

“不錯,我就是殺手。這輪遊戲中,從林婉寧的死到蘇傾寒的死,這些都是我策劃的。我就是你們說的,殺手隊伍裏的大腦!”藍海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

“他、他承認了!”高富帥感覺自己快要崩潰,這個時候承認身份,絕對不會有假的。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突然傳入密室中。這聲音雖然沒有外面聽起來那麼震撼,但也足夠駭人。

“啊,看來警察已經被幹掉了呢。”藍海辰聽後說。

“怎麼會……警察怎麼會被發現……”王叔不敢置信的說。

“當然可以,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們,醫生和警察是怎麼被發現的吧。”藍海辰笑着說。 通過藍海辰剛纔的話,王叔和高富帥已經明白,殺手會假裝進入地下入口,而不是真正的被關進去。

但關鍵是,就算這樣他們也不知道醫生和警察究竟在哪,根本不可能很快找到他們。

但偏偏,剛纔的那聲爆炸擊潰了王叔二人最後的幻想。他們知道,醫生和警察可能真的被發現了。

“其實要找到醫生和警察非常簡單,只要稍微動一下腦筋就可以。”藍海辰又笑了笑開始解釋。

“那兩個去引誘殺手的傢伙是笨蛋,他們既然能在眼皮子底下放厲鬼進入地下入口,就能被殺手威脅着說出一切!”

藍海辰指的是教師和藝術家。

“你們想一想,一開始殺手使用探查能力,發現地下入口那邊多了兩個紅點。

但這有一個前提,就是高樓上的八個紅點一定沒有消失。否則殺手就會意識到這裏面有問題。”藍海辰說完看向王叔,“你說對不對?”

“也就是說,誰出去引誘殺手……醫生和警察就躲在誰的下面!”王叔艱難的開口說。

“正確,你腦袋比較靈光。只有這樣他們才能製造醫生和警察已經進入地下入口的假象。

所以,假設引誘殺手的是沈瑩小妹妹,也就是那個微胖的小姑娘。那醫生或者警察就一定在沈瑩下面藏着!

一開始沈瑩可能並不知道自己被選中了,但醫生或者警察可以在最後一刻主動提醒她。”藍海辰點頭說。

“但……但就算這樣殺手還是不知道具體的位置。況且樓層那麼高,殺手怎麼可能這麼快找到他們在哪一層?!”高富帥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才猶豫着開口問。

“這個也簡單,還是拿沈瑩小妹妹舉例子。你覺得如果沈瑩被殺手拿着刀子抵在脖子上,會不會將自己的位置說出來?

而且別忘了,殺手一開始的探查能力是顯示人名的,只要記憶力不差,就玩全可以將所有人的位置找出。”藍海辰玩味的看着高富帥說。

“至於具體在哪一層,其實也很好解決。”藍海辰說着將身體前傾,有些駭人的看着高富帥,“要是我,我就威脅沈瑩小妹妹,讓她給我錄一段音。

比如‘在嗎,計劃已經完成了,不用擔心了’之類的。我可以拿着這段錄音一層一層的去找,以醫生和警察那兩個蠢貨的水平,一定會忍不住回答的!”

王叔和高富帥只感到一陣惡寒,這個殺手行事簡直沒有套路,什麼招數都能被他想出來。

按理說即使受到再大的痛苦,平民也不能配合殺手進行錄音,因爲這等於是在自殺。

而且殺手是不敢真正殺人的,畢竟他們一晚只能殺一個,沒必要浪費在平民身上。

但王叔和高富帥很清楚,恐怕沒有人能夠經受的住殺手的折磨。在恐懼的影響下,絕大多數人都會妥協的。

“哎呀,這樣用不了多久,醫生和警察的位置就會被揪出來。剩下的就只有幹掉他們了!”藍海辰說着又看相高富帥,“當然,他們還不會傻到自己跑出來,那你覺得殺手會用什麼方法?”

高富帥不敢回答了,此刻他已經怕死了這個殺手,有多遠跑多遠。

“我還是直接告訴你們吧,爲了不讓殺手有機可乘,醫生和警察躲藏的地方一定會將所有門窗封死。

也就是說,那個空間是封閉的,不通風!

你們想,如果這個時候放點什麼氣體進去的話,會不會將他們薰死呢?至少也會暈倒吧?”藍海辰冷笑着說。

“你、你們用煤氣!!!”王叔瞪大眼睛指着藍海辰說。

這個島嶼由於遠離市區,所以很多東西都沒有更新換代。

藍海辰早就發現,這裏面有很多舊時常用的煤氣罐。也不知道爲什麼,那些東西被保存的很好,至今還能夠使用。

所以名偵探和江雨煙便操縱厲鬼將煤氣罐搬到醫生和警察所在的樓層,順個管子從門縫插進去,然後打開閥門!

要先從醫生開始,衣角在聽到計劃成功的消息後一定會大喜過望,警惕心也自然降到最低。

這個時候的他都不一定會發現自己周圍已經滿是煤氣,而且就算他反應過來也爲時已晚。

意識到危險的衣角有兩種選擇,第一是怕死,事先給自己來一針。這正中殺手的下懷,剩下的捲髮便死定了。

第二種是不顧自己的安危,快速去救捲髮。但那時捲髮還沒有被襲擊,救也沒用。

所以無論如何,醫生在面對這種情況時都無力迴天。

而且可惜的是,醫生在面對洶涌的煤氣時很沒有義氣,嚇得立刻給了自己一針。

外面的江雨煙知道了無奈的直搖頭,立刻將這個消息告訴名偵探。

另一邊的名偵探立刻行動,在捲髮的室內充滿煤氣後直接點了根火柴進去。

後面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清楚,火柴進入室內直接引發了爆炸,名偵探身爲殺手雖然也被波及,但並不傷及性命,頂多是受點罪。

但身在其中的捲髮就沒這麼走運了,劇烈的爆炸直接將她的身體轟飛出去,火焰灼燒着將她變成了一具焦屍。

至此所有的警察都已經死亡,平民們已經無力迴天,這一輪遊戲殺手們最終勝利!

初中生等人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剩下的時間的,他們有的呆滯的坐在地上,有的到處瘋跑哀嚎。原本寂靜的遊戲區域突然間變成了瘋人院,充斥着淒厲的嚎叫聲。

江雨煙二人跟墨雅匯合,又想辦法把藍海辰弄出來。藍海辰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王叔和高富帥,搖搖頭跟着江雨煙等人離開了。

“他們想動手?”江雨煙問。

“是啊,可惜被我料理了。”藍海辰嘆了口氣說。

四個人坐在空地上,耳中聽着不時傳來的哀嚎,不知該用何種心情面對。

“mmp,雖然我們勝利了,但這該死的遊戲還真是殘忍啊。”名偵探罵了一聲說。

“是啊,到最後,活下來的還是隻有撩撩的幾個人。”藍海辰也苦笑說。

這次的遊戲他們只死了混混男一個隊友,應該會拿到很高的評價。

不知道在得到三個高評價之後,自己將會面對什麼呢? 時間一點點過去,距離遊戲結束已經越來越近。

法官一步步走入車廂中,看着地上的屍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看來一切進行的很順利,沒有偏離我們的預料。這樣下去下一場試煉就是一切的關鍵。”法官突然開口說,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誰說些什麼。

“不,我不會過多幹預,這樣會引起懷疑。這是我們最大的祕密,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過了一會兒法官再次開口,語氣裏透着一股小心。

“就這樣吧,即使我不插手也不會引起什麼懷疑,畢竟這個成績是說得過去的。

哼,這麼久以來這可是第一次呢,居然這麼這麼順利。看來一切都在朝向有利於我們的方向發展!”

法官又說了幾句,最終又看向那些空着的座位。

“時間差不多了,他們應該要回來了。我就說到這裏,剩下的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了。”

法官最後又說了一句,這時整個車廂裏突然出現一股扭曲的力量,下一秒,一堆人同時出現在車廂裏。

“來了。”法官暗中一笑說。

“啊!死了!她真的死了!!!”

流浪漢一回到車廂就看到了捲髮的屍體,只見此刻的捲髮全身焦黑,身上一點水分都沒有。身上的衣服已經在火焰中化爲烏有,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人會欣賞這具軀體。

“不要!我不要死!”

“你們這些該死的殺手,我殺了你們!”王叔激動的撲向江雨煙,伸手就要掐向江雨煙的脖子。藍海辰一個閃身來到王叔面前,一腳就將王叔踹開。

此時整個車廂已經如同地獄,各種哀嚎哭叫響徹着讓人不寒而慄。

“哈哈哈哈,看來今晚你們的情況很不樂觀啊,即使是聯合起來,似乎也依舊不是殺手們的對手呢。”法官哈哈笑道。

但沒有人搭理他,平民們已經被被強烈的恐懼與不甘埋沒了心智,不可能再理智的迴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