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在那裏,想起末世的陳少澤,還有這裏那位聚線炮下屍骨不全的陳少澤,突然忍不住眼眶一熱。

哭了起來。 “你是周霜霜?”

在她埋頭大哭的時候,身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她擡頭,臉上淚痕猶存。

但這種悲傷的情緒,在看到眼前這人時,卻立刻消失無蹤——

“陳……”

她脫口而出!

但對方卻截斷了她的話:“看來,你認得我?”

眼前這位中年男人,雖然形容憔悴,但五官,分明是上個世界見過的陳伯倫啊!

怎麼他也……

莫非,之前陳衛庚所說的陳將軍,就是他?

不然,軍營重地,也不可能有陌生人會穿着便裝到處走吧!

尤其是,還一個人來到了他們特戰營。

………………

看着眼前中年男人眼中淡淡的疑惑,周霜霜這時才反應過來,這個時空中,原本的她,根本沒見過陳將軍的。

那麼,原來的她,又到哪裏去了呢?

她剛準備找個藉口對這位中年版的陳伯倫解釋,就見陳衛庚突然出現了。

見到這位中年男人,他的表情很是驚訝——

“陳將軍,你怎麼會……”

話音未落,就聽陳將軍低聲說道:“衛庚,我已經不再是陳將軍了。”

陳衛庚沉默了一瞬,最終點了點頭。

…………

陳將軍碰到周霜霜,並不只是巧合。

“我聽說,前幾天的戰爭,是由你最先開場的?”

周霜霜點點頭:“陳將軍,是有處分下來了嗎?”

在大公約和談開始後,不顧戰場秩序,肆意挑起戰爭,同時間接導致三百七十八人死亡……

周霜霜在捋清“她”的人生後,險些眼前一黑!

但換個立場,恐怕……她還是會那麼做。

陳伯倫搖了搖頭:“我已經不再是將軍了……叫我先生就行了。”

他看向周霜霜:“不,沒有處分。”

“戰爭結束後,我們就接到了這場戰役存活士兵的聯名書,他們一力要求,共同承擔這一切……”

他笑了笑,眼角的皺紋深邃。

“我雖然已經不再是將軍了,可這件事,從上到下,都不覺得你應該接受處分。”

“甚至,我想對你說一句——”

“做的……非常好!”

………………

陳伯倫對她笑了笑。

“我們人類,雖然已經進入了‘大公約和談期’,可以說是對外星人屈服、投降了。”

“但是,這不代表,從此我們就要像畜生一樣任人宰割。”

“屈服是因爲我們技不如人,但在藍星,在我們的祖國,挺直的脊樑才能代表一切!”

他笑着笑着,就忍不住又嘆息起來。

“只是可惜了……那麼多的好孩子……”

周霜霜沒法回答。

不投降,他們將在對方的強武力值之下走向滅亡。

而投降……最起碼,可以爲全人類延續一段時間的生機。

這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

“那……”

周霜霜疑惑道:“陳先生這次過來,是想要做什麼?”

陳伯倫看着她:“你們一直奮鬥在最前線,想必對艾米法爾人的行爲模式,多少也有些瞭解了。因此,我想……”

他沒有說完剩下的話,但陳衛庚和周霜霜卻都已經明白。

“您是想……接近艾米法爾人?還是說……”

周霜霜看着他,腦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您是不是,想找到機會,直接混入他們的飛艦?”

邪醫相公:寵養暖心甜妻 陳伯倫點了點頭:“如果可以,混入飛艦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是這個難度太大,我想要的是,你們配合我,趁機引誘一個艾米法爾人出來,然後,把他抓回來!”

艾米法爾人並不算多,整支侵略軍加一起,也纔不過兩萬人。

冷少太無情:虐戀失憶前妻 在雙方的對戰中,一開始,並不是沒有人接近他們,但可惜的是,對方的身體實在太過特殊,哪怕面對面,也沒有武器能夠傷到他們……

反而被對方趁這個機會,直接包裹消化致死……

………………

艾米法爾人儘管勝券在握,可單獨個體出行時,依舊很是謹慎。想要悄無聲息的帶走一個人,對他們來說,並不比直接進入對方的飛艦更簡單。

而且,對方每次出行,都是有目的的。

比如說,他們想吃東西的時候……

陳衛庚敏銳的察覺出這個問題,此刻看着陳伯倫,輕聲問道:“既然是引誘對方出來的話,那麼,誰來做這個誘餌?”

陳伯倫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此刻直接點了點頭:“對,我就是誘餌。”

………………

“不行!”

陳衛庚斷然否決。

“您……不行,如果需要誘餌的話,我來!”

然而此刻陳伯倫看着他,神情慈和,語氣卻堅定。

“我今年四十五歲,就算曾經有過戎馬歲月,可到底已經老了。”

“不管是意志力,還是精神和身體條件,甚至身手,都遠遠比不得你們。”

“而如今,我提出這個建議,沒道理還叫你們去犧牲……辭去將軍的職位,我真正想做的,就是這件事。”

這一刻,這位憔悴滄桑的中年男人,顏色淺淡的雙眸中,竟顯現出奪目的光彩來!

………………

這一刻,陳衛庚的掙扎,還有陳伯倫的豁然,通通都看在周霜霜眼裏。

她脫口而出:“那爲什麼一定要您去做誘餌呢?我不行嗎?”

陳伯倫看着她,失笑道:“傻孩子。”

“我曾經是將軍,就算如今撤職,也只是國家體恤我,給我一點自由時間罷了。”

“當最後的公約談定,所有國家,最頂層的領導人,統統都是要被第一批送上艾米法爾人的飛船的。”

這一點,陳衛庚似乎是知道的。

此刻,他的眼神陡然暗淡下來,低聲道:“周霜霜,投降的選擇,並不只是精神上的屈辱。”

“而是最上層領導的全部犧牲。”

“他們,就是第一批被送上去的犧牲者。”

……………

什麼?!

周霜霜瞪大了眼睛。

她以爲,投降之後,艾米法爾只要求藍星,定期送上一部分人供他們享用啊!

原來……原來他們想的,居然是從上至下,全部蠶食嗎?!

——那羣怪物!!

她咬牙切齒,滿眼的恨意。

陳伯倫卻已經平靜下來了。

“所以啊,我這老頭子,就乾脆先他們一步好了。” 打敗艾米法爾人,是目前所有藍星人唯一的目標。

但是,儘管陳伯倫已經作出決定充當誘餌,可艾米法爾人,也不是就這麼隨隨便便能對付的。

而對於陳伯倫來說,儘管現如今的特戰隊伍還有許多,可他一手培養,並且在戰場最前線與艾米法爾人近距離交鋒過的,就只剩他們兩人了。

養個狼崽子當權臣 其中,陳衛庚的各項能力都相當突出,不然也不會勝任隊長一職。

周霜霜雖然是今年新選拔出來的,但就一直以來的表現來說,她也是不差什麼的。

想到這裏,陳伯倫不由苦笑:如今現役軍人,已經在之前的戰爭中消耗大半,而他的特戰隊伍,如今也僅僅只剩這兩人……

自己還考慮這麼多做什麼?

………………

至於艾米法爾人,他們武器先進,日常也大多數時間都龜縮在飛艦或者飛船上,除非集體覓食,否則不會輕易離開艦船。

偏偏因爲他們身體的特殊性,不管是熱武器還是冷兵器,統統都很難造成傷害——西北軍區的特戰隊伍,哪怕在身上綁了炸藥想要玉石俱焚……最終,對方仍舊在轟炸聲中後,慢慢從碎肉中拼湊起半透明的軀體。

順帶着,也消化了那些碎肉。

這樣讓人束手無措的獨特體質,最終消耗了整個西北軍區的所有特戰隊伍。

也正因爲如此,陳伯倫纔在最後孤注一擲的時刻,仍舊想要帶回一個艾米法爾人,從而找出它們的弱點。

………………

周霜霜所在的這個戰場,位於華國最東邊的桑寧境。

桑寧境雖然在國境最邊緣處,但地勢獨特,平原丘陵相互融合,是整個華國都沒有的獨特地貌。

在以往,這裏就是華國衆多糧倉之一。

又因爲國境外是一片荒蕪的沙漠,所以,這裏的農業發達,其餘經濟卻沒發展起來,相應的,在全國已經進入工業化的現在,這裏的人口,其實較之其他省份,着實是有些少的。

在艾米法爾一支艦隊選擇這裏做暫時的駐紮點時,全國各地,已經再也調不出多餘的兵力前來支援了——

Wшw_Tтkā n_co

畢竟,外星艦隊哪怕只一支,就已經能把他們困死在這裏了。

而華國約千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已經被十二支艦隊,牢牢佔據。

………………

此刻,他們三人留在影音室中,看着從各地調來的資料,滿心不解。

周霜霜看着那些已經重複看過許多遍的視頻,鬱悶道:“他們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構造?”

在之前的戰爭中,藍星對艾米法爾人的攻擊從未停止。

然而,不管是槍炮炸彈,甚至激光武器,對於他們那凝膠一般的軀體,都沒用。

不,也不能說是一點用沒有,而是在接連不斷的爆炸中,他們的身體也是會受傷的。

比如炸飛一點點什麼的。

可是,也僅僅只有一點罷了。

並且,他們的身體雖然也會受傷,但一分鐘不到,那些散碎的肢體,就又能很快恢復……

彷彿他們身體自帶粘合劑,隨時能把自己散碎的軀體重新粘合。

………………

接下來,藍星軍人幾乎是用生命爲代價,在一遍遍的做實驗。

冷先生,請戒色 刀砍,會迅速劃開傷口,但是,同樣在刀子離開後,又迅速癒合。

腐蝕性液體噴灑……腐蝕的速度甚至跟不上他們把液體包起來慢慢吃掉的速度……

電擊、火燒、低溫……

總之,所有能想出來的方法,他們統統都實驗過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