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山道而下,一路上未曾留下任何腳印。白雪在陽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讓人不能用眼直視。就如她美麗的臉龐,絕美中透出威赫。

自從她醒來。整個自然門沒有一個人在看她第一眼後還敢再看她第二眼。她的表情始終帶着親和的微笑卻讓人感覺她比這漫山白雪更冷更難以讓人接近。所有的人對她都望而生畏,只敢看着她的腳尖說話。

她要讓他主動把《天魔錄》交出來,爲了這本《天魔錄》,梵靜庵失去太多,一時的心急掀起武林屠魔大會,殺戮太重,血腥太濃以至於墜入宿道。

讓她生氣不解的是面對最後一個魔教弟子居然如此有骨氣另可死得骨肉分裂也不肯交出《天魔錄》。她瞭解的魔教就是一羣十惡不赦的東西,像骨氣,志氣這些只能是正道人士所擁有。他們不配更不可能有。

可是在殺他們的時候,梵靜庵回想着在自己斬殺那些魔教衆生時,在那血腥恐怖的場面時他們中沒有任何一個顯出驚慌恐懼的表情,沒有。甚至表現出比正道人士更加的勇敢不畏。 當年就殺魔教衆生而看,他們所露出來的冷靜,勇敢,義氣以及保護弱小的擔當都不比正道人士差,甚至比某下三流門派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事過後,她就在思考爲什麼魔教衆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樣十惡不赦,難道是她錯了?所有她要受到這沉睡近千年的玄冰之朔所帶來的沉睡。

更讓她不能釋然的是最後斬殺的這個魔弟子楚離居然帶着對她的仇恨及光復魔教的重任。僅憑凝結一縷不散的怨氣。居然能與自己一樣重生在這個星球並且得到源始魔尊的傳承。成爲真正的魔尊子。

死到底是不能解決問題。

《天魔錄》必然在他的身上。擁有《天魔錄》以自己的天賦必然很快就能劃破空間,以肉身而遊歷各個星球之間。到達帝星再次修煉即可破開層層天幕去到夢寐以求的地方。

楚離的怨力如此清靈純勁。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真正的,讓他毫無怨言的奉上《天魔錄》呢?梵靜庵這些天一直在思考着這個問題。依她現在的實力只能跟楚離打個平手。但是如果穿上倉雲海的那件夢闌衫就不一樣了。向她提及過,可是雲海沒有答應。

楚離會找自己報仇已成定局不可避免,平手已成定局。這是因爲楚離無法將自身的諸多不同的能量開發到極致的原因。他的心在俗世。

想到這兒梵靜庵不由的妒火中燒。這一刻她忘記了冰朔千年的原因。妒火燒燬了她純粹的靈魂:一個魔教弟子一個爲世人所不能容忍的惡魔憑什麼這諸多好運都落在他的身上。偏偏他又不珍惜而甘願心向俗世這不是白白浪費了。

而我懷着斷天下之大惡的胸襟斬殺惡魔卻落得個千年沉朔的下場,憑什麼?上天太不公平了。我擁有至高無上的天賦卻不能得到《天魔錄》這種助功力以破虛空的玄奧祕籍。想我梵 靜庵爲了正義可以讓天下之太平卻得不到祖師爺的半件寶物。她倉雲海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得到祖師爺給予的“夢闌衫”這件仙界重寶。而我付出了這麼多卻只能沉睡於玄冰朔。

如果真正說我錯了,不就是殺了幾個惡魔嗎?惡魔有什麼不能殺,只能說他們最狡猾臨死之前還要裝的勇敢承當。他們怎麼可以有勇敢,承擔,兄弟手足之情,師尊教化之愛。他們只是羣惡魔會做作的惡魔。

梵靜庵被妒恨燃燒着怒火想着楚離的各種奇遇,想着他所拿到的各種寶物武功祕籍。想到這兒她好恨,好恨……

“如果他珍惜這諸多機緣好好修練將這些能量開發殆盡,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即使如此死在他手裏,死在這些祕籍武功之下又何妨。楚離啊!楚離!爾當真是要我拿爾家人的性命相挾嗎?”梵靜庵自言自語一路走上玉帶峯,舉頭仰目看看腳下孤峯聳立與城市的邊緣儼然一個孤獨的孝婦素裹寒衣,此時此景與自己冰冷怨恨的心情何其相似。

怒極的楚離,可會速修體內能量與我相抗?我若真能拿到《天魔錄》何需死在你手裏,豈不枉哉!想到此處能幫我的必是那警神化世的夢闌衫。倉雲海啊!倉雲海!你與楚離有緣爲夫妻,其祕在夢闌衫。我必要在你等醒覺之前穿上夢闌衫。否則,我豈有資源能量與源氣至巔峯的楚離相抗。

山下一道黑影急速向山腰而來,聽其呼吸觀其腳步梵靜庵斷定他必有急事相報。遂身影虛晃幾個花影,人已站在黑影前方三米處。

來人是自然門第四代清門殿殿主範清遙,一身V字領黑袍這是自然門按等級制度所穿的袍服,短髮,身材瘦長年約四十五六歲,圓形耳廓厚大的耳垂讓人看一眼就能記住。

“稟聖師。據玄異祕案組組長張紹清來報,案犯妙若兒與楚離……”

範清遙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聖師輕輕嗯了一聲,明白聖師有話要訓,所以不再往下多說了,兩手垂直各放一側,頭部微低一副恭上卑順的樣子立在一旁。

“妙若兒居然被抓?這點事何以驚動玄異祕案組。以楚離的智慧是絕對不至於讓事情發展至此。一定有人從中搗鬼。這個人算是幫了我們了。”梵靜庵頭部優雅的向右微側,右側峯頂火山口此時在她眼裏看上去是多麼美麗的風景。

梵靜庵笑起來眼睛下眼斂中間會微微上揚,美麗的眼睛因此變成兩彎月亮,因眼神的不同而讓整張臉有着不一樣的美麗。

腦子裏迅速的想着楚離因要救林瑾而在大西密海洋與五位首席將軍一戰的事情。他爲了一個妻子可以搏命,那如果同時爲了幾個妻子,他還會選擇博命嗎?楚離啊!楚離!死也不肯將《天魔錄》交予我。也不可能心甘情願的將《天魔錄》交予我。那麼被迫交予我手,等你等死後,吾已破開空間。看你等一縷怨魂何處尋我。

“傳話下去,將妙若兒提至火山底洞。”梵靜庵腦海裏想到火山底那沉睡未醒的岩漿…嘴角彎出一絲似笑非笑的泓溝。

聖師的美妙空靈的聲音尤在耳邊,而範清遙的身體已然被梵靜庵送至山下。範清遙回頭看看玉帶峯若是自己下山,少下也要半個多鐘頭。而聖師僅僅袍袖一揮,範清遙就覺得背後一陣清風推至山下不過數十秒的時間。這讓範清遙驚歎不已。朝直往祕案組準備調人前往西平沙湖……

沒有烏海麻絲的束縛,妙若兒隨時可以離開西沙平湖底,只是若要與楚離長伴相守,不被通緝必要過‘死亡’這一關,這對妙若兒來說是容易的。

看着湖底因水獸而噬咬的血腥,妙若兒一陣心煩,亦想看看靈力恢復得怎麼樣。這樣想時雙臂推出暴雨菱花掌,湖底的水巨多的水分子瞬間形成一個個銅錢大小的花朵瓣蕊歷歷分明,以格行空間向前方的推進,每格每花所聚焦的能量將湖裏的水藻,污濁物,血腥零碎統統沖刷的一乾二淨。

這一區域的整片湖底乾淨清雅就像一個水下廣場。

…………………………

“楚離,關姨的電話告訴你,玄異祕案組要將妙若兒帶往火山底窟。”

楚離剛進家門就聽到清湛告訴自己這些話。沒有吭聲,這些天他回到東海市藍啓已經將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自從王天成將錄相帶將給媒體之後。

有一對洛氏兄妹夫妻四人帶着孩子在若兒發彪的對面房間裏給孩子開生日小宴會。結果是兄嫂俱亡,死相難看,妹妹的丈夫也重傷,兩個小孩無恙但被嚇成精神病和癡呆。

當時妹妹正彎下腰撿孩子失落的酒杯,因此逃過一劫。但恰巧是這個妹妹,略通伽南巫術,在守護丈夫的那天晚上看到一道青光降臨,自己就暈倒了,醒來後所有的傷患者,包括自己的丈夫兒子和侄兒統統好了,奇蹟般的好了。因此她就懷疑與那道青光有關係。

正在此時,王天成因被楚離氣壞又妒恨楚離諸多美女在旁,於是就想給警察施加壓力,讓死亡者的親屬給警察施加壓力,得以重判妙若兒也泄自己的憤恨。老子睡不到的美女你也別想睡。看你楚離有多少財富可以救下這個女人。王天成報着這種報復的念頭將那天的錄相帶交給各大媒體,這樣正好幫了那個洛家妹妹一個大忙,看到錄相後,她確認妙若兒不是異能而是妖孽之流。

於是就回師門找到師尊稟明此情況。隨後她師兄就跟着她下山施用烏海麻絲當衆本想讓妙若兒現原形。沒想不曾如願。卻無意間讓整個案子變得複雜,本來下月底就可以槍決妙若兒也還清衆怨。沒有想到去被玄異祕案組接手。查妙若兒的事件順帶還要查楚離以及楚離身邊所有的人。

因爲要查妙若兒是什麼?祖籍何處,楚離是通過什麼方法認識她,並讓她跟着自己。跟着自己僅僅是因爲她的美貌或是這中間還有什麼別的原因?這樣一來本是件單純的無意兇殺案變得複雜得不得再複雜。

“火山底窟?”楚離聽慕警司說起過那兒離自然門總部很近,可以說就是左右鄰居。

自從上次血洗東海市自然門分部以來,整個自然門就把楚離視爲仇敵,只因他也是高武修練者所以自然門內未把他交於警方,交了也沒有用。對於這種人事的發生就算是警方插手最後還是要移交玄異祕案組。

最後因爲自然門內部的原因始終沒有人問罪楚離,倒不是因爲別的,只因爲楚離太特殊,非聖師而不能捕。至少在自然門內是這種想法。

可是這次就截然不同,因爲妙若兒的案子。人吧!天生一張嘴巴兩張皮,怎麼說都行。加上楚離財富公開,諸多的美女在身側種種的疑惑使很多人都對他是妒恨交加。藉着這個案子……楚離已經嗅出暴風雨來臨的前期濃重的燥氣。

這次自然門可以公開以明正嚴法的態度調查楚離及他的家庭。

楚離看着面前四個身穿警察制服的中年人,那眉眼之處蓄滿了怨憤,簡直就跟楚離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樣。從左到右一個胖子面部稍黑,左二是個瘦子看着就陰險,臉上的表情看楚離就像是個死人。

右邊是兩個白白淨淨的人,右邊的中年人長着大暴牙。楚離覺得他長得跟恐龍似的,好玩。想像着他的牙要是被打掉了,不知道是什麼面相了。想到這兒楚離不由得笑了起來。

“楚離生於東海市民營麪粉廠,父母雙亡跟一個姑姑長大,父母其祖輩皆是農民根本不符合家有傳家寶諸多財富的說法。楚離,老實交代你的財富珠寶是從哪裏得來。”從暴牙的嘴裏吐出來的話,還沒等楚離諷刺他,就聽見左二的陰險臉發話了。

“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瘦高個子狹長的雙眼透出點點陰險精芒,配上他的大馬哈狹長臉真是說不出的怪異。

“我是牢犯嗎?我犯了什麼罪?我做出了對國家有傷害,有違法的勾當嗎?你們憑什麼審我?我家爺爺是農民。農民就不能有傳家寶了嗎?我爺爺奶奶沒有武功高強的人保護,他敢露財嗎?不怕人殺嗎?我爺爺奶奶被人殺死了,你來負責!你們賠命!”楚離坐在對面的椅子上面,右腿放在左大腿,斜着身體,一副吊兒郎當的德性,絲毫不把面前的這四個玄異祕案組的人放在眼裏。

“佛家有云:貌有心生,看看你們四個長相,一個不如一個,賽着比着難看。我現在懷疑你們進祕案組是賄賂而來。……”楚離斜眉吊眼,嘴角掛着一道深深的挖苦諷刺

“楚離!放肆。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收起你的那一套流氓行爲,老實回話。”狹長眼的中年人一副死死壓住楚離的態度,好像楚離就是他的盤中餐,他想吃便吃,想扔便扔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樣。其實這是裝出來的氣勢他自己也知道,楚離並非他們這一行人能對付得了。

楚離聽了一不氣二不怒,一雙明亮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他們四個祕案組警察。楚離臉上張揚出的表情給他們的感覺自己好似四隻小老鼠張牙舞爪面對獅子一般。

楚離有心氣死他們不償命:“放肆,哼!老子看了你們只會放屁,要不要來一個你們嚐嚐。”話剛說完。就聽見楚離的後放傳出‘噗—騰’,滿屋大肆彌滿着充滿菲菜味的臭屁。實在難聞。面前坐的這四個人掩面捏鼻離開椅子躬着身體像大蝦一樣跳撲向窗前,打開窗戶大口哈氣。全然管不了屋內的楚離發出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聲。

良久。



四個祕案組成員對望了一眼。眼神默契四人心靈神會。 四個祕案組成員面色難看的雙手拿着記錄本使勁扇着屋裏的臭氣。然後四人對望了一眼。眼神默契四人心靈神會。留下一人,其餘的魚貫而出。

又過了一會兒進來個年齡較大的警察大約在五十歲上下,紅光滿面一副和氣的面容。富態的身體踮着八字步走了進來,看他肩領上的並沒有玄字。

楚離換了個坐姿,這回是左小腿放在右大腿上面。半靠在椅子背上,眼睛瞪的大大滴並晃動着脖子上他那顆俊美的腦袋。玩味的看着這個富態的警察踮着八字步走進來。

“嘿嘿嘿嘿………”富態警察對着楚離一陣和氣的善笑。開始自我介紹


“我!王得亮瓊都總警察暑警司協助玄異祕案組調查妙若兒一案,請你好好配合。”

楚離也衝着他發出一聲似笑非笑的:“嘿嘿嘿………自我介紹,本人楚離特等善良公民,不知因何被抓,請王警司協助調查還我清白以告世人。謝謝。”

王得亮看着楚離的滑皮相,想着在來之前受到關海萍的親自接見,祕密談話讓他從心眼裏對這個楚離是百般的好奇,千般的不想攬事在身,各種傳聞如流水般不絕於耳。他只想隨便瞎話幾句草草了事就得了。越馬虎就越對得起關海萍的囑託。剛好那前面四個吃完楚離屁的傢伙出去,看見他來了就把他給推進來。推進來之前也給王得亮上了一番課程。這堂課對在警界混了數十年的老油條王得亮而言基本上等於對他吹了一口空氣,沒用!

“王警司,你們警察局審訊案犯就是這樣審的嗎?還陪着笑臉去審嗎?”從楚離身後走出的大暴牙,雙手放在背後一副以上位者的嘴臉訓斥着王得亮。像他們這些玄異祕案組的人一向不屑於與警察局的人相交往,總覺得他們低自己一等。

“劉組長,我只是來詢問楚離一些事情,他是案犯嗎?我怎麼不知道。爲什麼檔案沒有寫明?他是鬼魅還是狐狸精?他不過是一個尋常公民,因爲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他才被牽連進來。我不對他客氣我能對誰客氣?”

王得亮踮着八字步背對着暴牙劉組長。面朝着楚離朝他使着眼色。

如若不是這次關海萍多方努力周旋,根本就輪不到警察暑插手玄異祕案組的案子。因爲從來沒有先例,可以讓警察插手玄異祕案組自建國以來從未有過。第還是姑娘上花轎頭一回。

看見王得亮向自己使眼色,楚離番然醒悟,可是事情來的太突然要怎麼編呢?他可不善於撒謊更重要的是同時被提審的還有清湛及孟氏兄弟二人。想必東海市那邊的行動也是同步。只要一個人說的不圓滿那故事就編不下去了………

“你擋在中間幹什麼?讓開。”王得亮的話讓劉暴牙組長好不氣惱。他什麼意思這不是明擺着偏向着楚離嗎?還有他這態度居然不把我當回事還當着楚離的面質問我。簡直是混蛋。

“嘿嘿嘿……我哪兒擋着你了,你們自然門的弟子個個都是騰雲駕霧能掐會算千里眼順風耳。我一介俗人我還能擋你。劉組長你太高擡我了吧。”王得亮聽着劉暴牙組長讓自己讓開,這語調口吻就跟吆喝一個家奴一樣。擱在別人就生氣了,可是他王得亮是局子裏最滑頭最貧嘴的人。非但沒有如劉暴牙組長的願望讓到一邊去,反而擋得更嚴實了。劉暴牙組長根本看不見楚離的任何表情。

“哼!”劉暴牙冷冷的重哼一聲,扭個頭轉到楚離右邊:“說,你跟妙若兒是什麼關係?你招集一個……”劉暴牙組長說到這兒啃住了,他還真不確定妙若兒是何方妖怪鬼魅。

“說,楚離你是不是跟妙若兒沒關係?”王得亮的問話把劉暴牙組長的鼻子都嫩給氣歪了。手指着王得亮忍無可忍的暴喝一聲:“滾出去,這兒沒你什麼事。”

“滾出去,這沒你什麼事。”王得亮一腳踢在楚離坐的櫈子上。楚離‘嗖’一的聲像陣風一樣旋出房門。

“回來!”劉暴牙待追到門口哪裏還有楚離半點影子。氣得滿臉肌肉抽搐指着王得亮:“你等着,我一定要上控到你你上司面前。讓你們警察局徹底從這個案子裏滾出去。”

“是你讓要他滾出去,還說這兒沒他什麼事。我不過是將你的話重複了一遍而已。”王得亮富態而靈活的身體一扭堵在劉暴牙前面。擺出一副冤枉委屈的樣子大喊:“你口口聲聲說楚離是重案犯。那三個組長爲什麼跑了,是他們瀆職嗎?不要把責任推到我一個人頭上,你去問問倒在我王得亮手上的罪犯有多少?

如果這次不是你們玄異祕案組非要我們警局協助調查,我特瑪才懶得來呢!告訴你,案犯和良民之間你要分清楚點。國家給權利你們是讓你們還公道於民,不是讓你們看着誰有錢就抓誰。”


“你,你你……”劉暴牙組長憤怒之下左拳形成三個灰銀色圓環冒着騰騰冰霧。王得亮也是膽子特大,當即就挺着他那大塊頭就給堵賭上了,賭他不敢出手。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一會兒裏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住手。放開王警司。”馬哈臉跑出人羣左手拉開劉暴牙拎着王得亮衣領的右手。王得亮這才鬆身擠開衆人走開。

半夜兩點多鐘了,楚離還坐在客廳,沒有開燈,面前放着一個小瓷茶杯他正自捏着轉着。他在等小寒回來。事情正如他所料,東海市自然門也向表哥,藍啓他們下手了。藍啓是隻狐狸善詭辯,況且,他與孟氏兄弟早先在國外住,戶口自然也在那邊反正都是假的怎麼查都行。至於斯冰因爲長時間跟人類早有商業來往,早就有人類的各種信息證件也都在國外。幾個外國人在楚離家裏住住難道這是違法的嗎?

小寒回來看告訴了楚離東海的情況。東海市也拿藍啓他們沒得辦法,統統放了回來。

“你小樓休息吧,小寒。”

“我還沒吃東西呢!”小寒從身上掏出幾個食盒,去廚房拿了兩雙筷子遞給一雙楚離。

“我不餓,你吃吧。”

小寒看了他一眼也沒有說什麼,自已吃了後上樓洗洗睡了。

北方的深夜,風總是吼叫的讓人心驚膽顫。

玄異祕案組審迅處四號室內還亮着燈。裏面有三個人,兩個玄異祕案組成員劉金山和傅日坐在一個棗紅色條桌內。

相隔不足兩米的地方坐着一個身穿白色羽絨服的長髮女子看不出實在的年齡,但是很漂亮,只是眉宇之間焦慮很濃。頭頂上方的白織燈將房間照得通亮。寒意甚濃在北方沒有暖氣的房子裏坐着是非常難受。

“你瑪個臭表籽到底說不說,讓老子陪在你在這兒挨凍。”坐在左邊的傅日不耐煩的站起身來搓着凍的發麻的雙手,跺着凍僵的腳,雙手將身上裹着一件非常厚實的長毛兔皮衣緊緊的包住自己那已經包得不能再包的身體。抱怨着上司不要臉給自己這麼一件破差事。

“你要是再不說,小心老子…”傅日走過來站在長髮女子的面前做了個非常下流的動作,以彰顯他的威猛。

“說還是不說!”


長髮女人伸出戴着粉紅手套的手在臉上擦了一下,真的很厭惡這男人咆哮聲噴出來的口水濺了她大半個臉。

從傍晚被所謂玄異祕案組的人帶進來一直到現在就是這兩個人。旁邊一個像座石雕一樣一聲不吭。這個坐坐起起,起起坐坐來來複復都喊着相同的話。只有一個字“說”

長髮女子只知道他們是身份。可是自己沒幹壞事呀?

她試着說了一句話沒說完,就被眼前這個男人給炸回去了。此後,她不再說話。因爲實在不知道這個男人所謂的說。是讓自己說什麼?

桌面子的那具坐着的乾屍好不容易有了個細微的動作。微微的擡了下眼皮慢條思理:“吼了一個晚上,都沒說出來,你讓她回答你什麼?笨蛋!蠢貨!”

乾屍劉金手握住桌面上早已結了一層薄冰的水。

掌中運功。漸漸冒出熱氣這才端起來清了清喉嚨:“林瑾,我們只讓你回答一個問題,回答了你就可以走了。回答不了也可以走了。但是要有道理。”僵硬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對對對對……對,說,快說”傅日雖然被劉金山罵了,但是不見他生氣只是訕訕了笑了兩聲。

“聽着,問題是:楚離跟妙若兒是什麼關係?”劉金山的兩隻眼睛直直地看着林瑾的雙眼,不放過她稍縱即失的瞬間。

“我和哥哥剛從國外回來什麼也不知道?”

“你是怎麼認識楚離的。”

林瑾再次擦掉濺到臉上的口水,文文雅雅的回答:“我以前是東海市中學的老師,這一點你們可以去調查。”

“你回來後看出他們是什麼關係?比如吃飯時他們兩個人嗯嗯…哦哦…”劉金山做着情侶之間的眉來眼去的神色非常滑稽,可是此時林瑾卻沒有任何想笑的意思。

“確切的說,我根本就不認識妙若兒。這次到學生家裏住只是偶然,我沒有發現你說的那些意思。我只知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