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提醒一句就好了,還不想卷進這種是非,她只是路過。

釋羽薰端起茶茗了一口,隨手拿起一塊糕點吃起來,這裡的糕點很好吃,甜甜糯糯,回味無窮。

給宇文笑笑也遞過去一塊。

「來,這個糕點可好吃了。」

「薰兒!」宇文笑笑氣鼓鼓的彈開釋羽薰遞過來的糕點,問了她那麼多,突然又被涼開了,這個跳躍的思維是怎麼回事!

「做什麼,你不吃?你不吃一會我打包,浪費可恥!」釋羽薰說著,又把一塊綠豆糕送進嘴裡。

宇文笑笑看著釋羽薰顧左右而言他,半響不說話。

釋羽薰抬頭時便見宇文笑笑正淚眼朦朧的望著她,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把她把她男人偷了。

她放下綠豆糕,嘆了口氣:「我可以幫你找你的雙雙,但是經過還是得由你們自己去查。」

宇文笑笑眼睛一亮,迅速擦乾快要漫出來的淚水:

「好薰兒,你有什麼法子?」

釋羽薰看著眼前這個破涕為笑的傢伙,有點哭笑不得。 釋羽薰看著眼前這個破涕為笑的傢伙,有點哭笑不得。

「我需要她的生辰八字,和她那隻鞋子,或許我可以找到她」

「真的嗎?你也是天修?怎麼沒聽說還有這樣的本事,不管了,雙雙的生辰八字我知道,鞋子,便得去找伯父伯母了!走,我帶你去!」

一想到有尋到尹雙雙下落的可能,宇文笑笑立刻花兒似得笑開了,興奮的拉著釋羽薰就走。

「哎,哎,宇文小姐,茶錢,茶錢還沒有付呢!」

八字鬍掌柜唯恐這兩位姑奶奶這樣白吃白喝一通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偏偏這位宇文小姐還不好惹,難不成要他去宇文將軍府討要?

那是萬萬不敢的呀,正在掌柜欲哭無淚捶胸頓足的時候,一錠銀子飛過來,穩穩停在剛剛她們的桌子上。

遠方傳來宇文笑笑清脆的聲音:「不用找啦!」

八字鬍掌柜鬆了口氣,收起桌上的銀子呵呵傻笑了起來,看來這宇文小姐今天心情不錯。

釋羽薰驚訝的看著宇文笑笑,剛剛她很清楚的看到宇文笑笑不知使了什麼術法,讓那錠銀子穩穩的落在桌子上。

原來這小麻雀竟也是天修者。

兩人來到振威將軍府,已是日落黃昏。

守門侍衛見到釋羽薰也是一愣,大小姐三個字剛要喊出口就聽宇文笑笑一聲:「進去通報,我來看看尹伯母!」

宇文笑笑並沒有挑明她們的來意。

一名侍衛微微一頓,急忙轉身進去通報,

另一名侍衛好奇的望著釋羽薰,自家小姐為毛不直接進去,還要在門口候著?是要給夫人驚喜么?

嗯,一定是,夫人和將軍也一定會很高興的,將軍似乎進了宮,可惜不能和夫人一起為小姐的歸來驚喜到了,不過等將軍回來也是一樣的!

釋羽薰不理會直盯著她傻笑著腦洞大開的侍衛,自顧自打量著,將軍府,

朱漆大門上方,懸挂一塊黃金鑲邊的紅匾,龍飛鳳舞「振威將軍府」幾個斗金大字,氣勢磅礴,讓人一見便不由精神抖擻。

門前兩邊威風凜凜的猛獸,身型似虎,傲然而坐,

釋羽薰略一思索,便猜得這是神獸狴犴,龍生九子,狴犴排行老七,憎惡犯罪的人,急公好義,懲惡揚善,是正義的化身。

釋羽薰記得古代狴犴或飾於監獄的門楣之上,或飾於公堂之上,維護公堂的肅穆正氣,為何戰場殺神的將軍府也會用狴犴為鎮宅之獸?!

正想著,便聽見一串凌亂的腳步聲。

釋羽薰回頭,只見一位衣著華貴的中年女人跌跌撞撞的跑出來,釋羽薰腦後一滴碩大的汗水,那侍衛必定是和尹夫人說他們小姐回來了。

她和尹雙雙當真有如此相像?!

「雙雙,我的雙雙……」

「……」果然……

婦人頭上盤桓髻斜插翡翠玉釵,著了一身深蘭色織錦長裙,裙裾上綉著的五色月季爭相開放,足可見衣裳的工藝精製。

風韻猶存的臉上卻是滿眼的淚水,那是振威將軍尹木唯一一房內室茹意。 尹木與茹意,他們有兩個優秀的兒子,有一個溫和有禮的女兒。

而尹雙雙一直如珍寶般被他們夫婦以及兩個哥哥捧在手心,是他們的公主。

此時女兒失蹤,生死未卜,做母親的如何安得下心?

聽到侍衛通報,茹意便急忙忙的跑出來,唯恐自己的女兒又消失不見,

這些天她一直擔驚受怕,既是想要快點找到自己的女兒,卻又怕見到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茹意看著眼前這個少女,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顫抖的手將釋羽薰攬入懷中,卻一直流淚,說不出話。

釋羽薰本想退開,卻見茹意一副淚顏,忽然怔了怔,喉頭似乎被什麼堵住,哽咽的發不出聲音,任由茹意抱著。

她是孤兒,從小就被師父收養,雖然那臭老頭對她很好,但是她卻是沒有真正得到過母愛和父愛,她嘴上不說,心裡卻也是非常渴望這樣的親情。

心裡不禁羨慕這個尹雙雙有如此疼愛關心她的母親。

「尹伯母。」

宇文笑笑看著茹意,鼻頭微酸,有點不忍心打斷這揪心的母女重逢。

但是她清楚釋羽薰並非尹雙雙,不但有七香閣的閣主做擔保,且兩人的性格也是不盡相同,雙雙單純溫雅,釋羽薰的隨性洒脫。

更何況,釋羽薰有或許可以找到雙雙,確認雙雙是否安全的辦法。

「笑笑,瞧伯母高興的,把你給忘了。」茹意擦了擦滿臉的淚水,有些不好意思的拉過宇文笑笑:「咱們進偏廳坐。」

茹意將她們引進門內,三人繞過清池假山,沿著曲曲折折的青石小路向偏廳行去。

一路上茹意都未曾放開釋羽薰的手,直拉著她進了偏廳。

「你父親進宮去了,回來見到你也是要歡喜壞了!」茹意拉著釋羽薰和宇文笑笑坐下,吩咐人拿來了糕點。

「尹夫人……」看著滿心歡喜的茹意,釋羽薰一時竟有些開不了口,她不是尹雙雙。

這和初時見到宇文笑笑他們不同,他們是尹雙雙的朋友,雖然有震驚和歡喜,但卻不及這位母親來的強烈。

赫連逸陽雖然知曉真相后,眼中也是泛著濃濃的失望和失落,但畢竟是太子,不會輕易在人前失了身份,何況當時還有七香閣閣主在場。

茹意聽到一聲尹夫人,身體微微顫了顫,心頭那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些,而她卻笑了。

「傻孩子,怎麼叫娘的,別胡鬧!」

看著一臉猶豫的釋羽薰,宇文笑笑反倒自告奮勇起來,心中奇怪釋羽薰為什麼在她們面前一副不慌不恐的模樣,尹伯母面前倒像個悶葫蘆一般不說話了。

「尹伯母,她不是雙雙……」

「笑笑,你也不許胡鬧,她不是雙雙又會是誰,整個藍舟大陸也不會有和我的雙雙長得如此想象的姑娘了」

茹意微怒,想要極力否定心中的那抹不確定,其實她已經覺察出自己「女兒」的不對勁。

那是她的親生女兒,養育了十幾載怎麼會連自己女兒的脾性也摸不透? 但她卻不相信世上會有如此巧合,會有如此想象的人兒,亦或說不願去相信。

「伯母。」宇文笑笑起身走到茹意身旁,輕輕撫上茹意微顫的肩膀:

「她叫釋羽薰,是七香閣閣主的同伴,雖然我也不想相信,但她真的不是雙雙!」宇文笑笑看到茹意眼中又泛出淚光,連忙接道:

「但是她有法子找到雙雙!」

茹意看向釋羽薰,帶著淚光的眸中那抹乞求,讓釋羽薰的心也微微的顫了顫。

「我盡量。」釋羽薰不敢把話說滿,這個世界不是她所熟知的,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她只能儘力而為。

「釋羽姑娘,剛才是我唐突了,你與雙雙……太像了。」茹意垂了垂眼帘,釋羽薰未開口,安靜的等著茹意緩過神來。

半響,茹意抬起頭看向釋羽薰,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光芒,

「釋羽姑娘需要什麼,請直說,我去準備。」

她再經不住這渺茫的等候,不管這位酷似自己女兒的姑娘有什麼法子,不管自己的女兒是什麼情況,她也決定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釋羽薰問清了尹雙雙的生辰八字,又吩咐幾句,茹意便出去準備。

釋羽薰看著遠去的茹意,看著手中寫著尹雙雙生辰八字的紙條,輕輕嘆了口氣,如若不出她所料,這個尹雙雙確實是凶多吉少。

看了一眼默默守在一邊的宇文笑笑。

「如果尹雙雙不在人世了,照顧好尹夫人。」

釋羽薰不等宇文笑笑回答,起身走到庭院,經過一番折騰,已是夜幕降臨。

一道彎彎的月亮高高的懸挂在空中,天空中星星點點,一片寂靜,又有說不出的寧靜之美。

等等,月亮?是彎彎的月牙??

釋羽薰不可置信的看了看空中懸挂著的明月,揉了揉眼睛,那彎彎的月牙還在。

怎麼會這樣?

「這……是月亮嗎?」

「薰兒,你壞掉了?這不是月亮能是什麼!」宇文笑笑跟著釋羽薰走到庭院,便聽到她對著月亮自言自語了這麼一句讓她摸不清狀況的話。

釋羽薰忍住心中的狂喜,她第一次覺得那月亮竟是那般迷人可愛,那般潔白溫馨,那般魅力四射。

她愛死它了!

雖然這個時代卻是她聞所未聞的,但是她至少還在地球上。

那她在青雲島時所見的美麗星空是怎麼一回事?

還沒待她想出個所以然來,幾個侍衛便抬著一張案幾往庭院正中一放,拱手施了施禮又回去準備別的東西。

將軍府中的人果然都是訓練有素,做事很利索,不到半個時辰,她吩咐的東西一件不落的放在了那張案几上。

釋羽薰從包里拿出一個烏黑的小葫蘆,葫蘆上刻畫著很多符咒,不細看並不容易發現。

這是現代時臭老頭給她的不備之需,裡面住著五個小鬼,

她在現代包括青雲島時都曾用過,但是都只曾控制一兩個小鬼,運用整個術法同時操控五個小鬼也是很耗費修為的,她也還沒有使用過。

將葫蘆放在點燃的三支蠟燭前方,割破手指將血滴在葫蘆上,雙手現出一個奇怪的手勢,啟唇念出符語。 她將葫蘆放在點燃的三支蠟燭前方,割破手指將血滴在葫蘆上,雙手現出一個奇怪的手勢,啟唇念出符語。

伴著一聲「起」,葫蘆瓶塞應聲彈開,飄出金,棕,紅,黃,青五道青煙,

飄出的五道青煙在釋羽薰的引導下在尹雙雙的鞋子上方停留片刻,分別朝五個方向快速飄去。

宇文笑笑和茹意看的目瞪口呆,不要說茹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孺,便是天修宇文笑笑也是聞所未聞這樣的術法,不禁對釋羽薰的好奇更加濃烈了。

釋羽薰看向呆若木雞的兩人,暗忖,看來這五鬼術法在這個時代也是鮮為人知的,她剛才用的正是御鬼之法。

「薰兒,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知道這樣稀奇古怪的術法。」宇文笑笑實在安奈不住心中那隻小貓爪。

釋羽薰面色淡淡,少了白裡透紅,帶了些嬌弱的美,

「我的家鄉在很遙遠的地方,說了你也不知道。」

「你不說怎麼知道我不知道呢,再說了,就算我之前不知道,你說了我不就知道了?再不濟,我還可以去查典籍呢。」宇文笑笑扶著茹意,一臉的你不告訴我我纏死你。

釋羽薰溫柔的笑了,春末的風吹來,有些涼,宇文笑笑冷不防打了寒磣。

「唔,聽說過花果山么,那裡風景秀麗,有山有水有可愛的小動物,還有吃不完的果子!」

「花果山??似乎是沒聽過呢,好像很好玩。」

「是呢,我們那邊還有個有趣的師徒組合,師傅有一身好肉,是那裡的一級保護人物,

三個徒弟老大性格暴躁,喜歡恐嚇任何有生命跡象的生物,包括花花草草,

老二呢成天想著散夥回老家娶媳婦兒,

老三倒是煮的一手好菜,又勤儉持家,居家必備良男一枚……」

「真是有趣的組合,有機會一定帶我去認識認識他們!」宇文笑笑兩眼放光,那是一個自己聞所未聞的地方,聽著便十分有趣呢!

「唔,還有老牛和紅孩兒一家,小白和小蛛,好多有趣的『人』,你一定會喜歡呢。」

「好!」

兩人又扯了幾句,茹意在一旁顯得有些不在狀況,時不時應一聲,目光一直注意著四周。

半響,五道彩光才幽幽飛了回來,在釋羽薰面前稍作片刻,就飄進了葫蘆中。

釋羽薰眉頭微皺,果然如她所料,尹雙雙已經不在人世,但是奇怪的是五鬼居然也找不到她的屍體?這是怎麼一回事?!

茹意見釋羽薰皺著眉頭,心中的不安更是強烈。

「釋羽姑娘,可找到我的雙雙?」

釋羽薰望向茹意,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